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2018年10月19日 北京時間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9/10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9/10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8年10月19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6點到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陳破空:新版歷史教科書篡改文革歷史,危險的復辟潮

作者
陳破空:新版歷史教科書篡改文革歷史,危險的復辟潮
 
文革歷史資料照片

主管教育的中國官方機構今年1月10日推出新版歷史教材。這部供初中二年級學生使用的歷史教科書,將在2019年正式投入使用。這部歷史教科書對多段歷史的定位或內容進行了調整或刪減,引發多方議論。我們請旅美學者陳破空先生來談談他的看法。

法廣:新編歷史教科書最為引人關注的,是關於文革這段歷史的處理。文革雖然已經成為歷史,卻依然可引發巨大爭議。具有“十年動亂”之稱的這段歷史,在新的教科書中被歸入到“建設社會主義的十年探索”內容中。你認為,這種做法寓意何在?

 

陳破空: 我們都知道,文革是大破壞。現在(新版教科書)不僅把“文化大革命的十年”這個章節拿下來,而且歸到“社會主義建設十年探索”中。刪除“動亂與災難”的說法,而改成是“艱辛的探索,十年建設”。把大破壞歸於大建設。這是對歷史的黑白顛倒,是歷史虛無主義的表現。中共本身,在毛澤東死亡和文革結束之後,華國鋒和鄧小平先後主持的中共中央已經對文革做了明確的否認,認為那是十年動亂,使國民經濟瀕於崩潰的邊緣,承認是大破壞,並且在1981年“若干建國以來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中,有了明確的結論,那就是徹底否定文革。現在的習近平當局卻悄悄篡改教科書。不僅是對歷史的篡改,而且是對當時的中央集體決議的否定。這是一個危險的復辟潮。

 

法廣:新版教科書對毛澤東本人的評價及黨內權力鬥爭的描述也都進行了修正。重新評價毛澤東有什麼意義?為什麼要抹掉“黨內權力鬥爭”(黨內修正主義)?

陳破空: 在舊版本的中學課本裡邊,說的是上世紀六十年代,毛澤東“錯誤地”認為,黨內出現了修正主義,認為資本主義復辟是中國的一個危險。但是現在的新編教科書卻把“錯誤地”三個字去掉了。另外把“黨內出現了修正主義”也去掉了,只是說“毛澤東認為中國面臨資本主義復辟的危險“。這個說法就變得,就毛澤東而言,不再是錯誤,而是“毛澤東認為”,把“黨內出現修正主義”拿掉,就遮掩了當時黨內激烈的權力鬥爭。實際上,文化大革命的起源,就是起源於毛澤東跟劉少奇的權力鬥爭。當時劉少奇已經控制了從上到下的黨政系統。毛澤東受到相當程度的架空。再加上,之前毛澤東搞的大躍進、製造的大饑荒,不僅在民間不得人心,在黨內也不得人心。劉少奇恢復經濟工作,在黨內聲望很高。毛澤東跟劉少奇的權力鬥爭是文化大革命的導火索。但新編教科書,用篡改和遮掩歷史的手法,不僅把黨內鬥爭、權力鬥爭遮掩掉、遮醜;另一方面,把毛澤東的錯誤淡化、刪除。而在1981年中共“”關於建國以來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有明確結論說:毛澤東晚年犯了嚴重錯誤。如今的新版教科書,把當初給毛澤東定義的“錯誤”二字拿掉,就好象毛澤東一生都沒有犯錯,這就暴露,習近平當局試圖重塑毛澤東、給毛澤東恢複名譽,甚至給文革翻案,這是一種危險的趨勢。

法廣:新版教科書的審定單位是教育部,教育部是否真有這麼大的權力?

陳破空:表面上,有關教科書的審編屬於教育部,教育部屬於國務院管。但事實上相關渠道的信息顯示,教科書並不能通過教育部重編就能夠成立,尤其是關於歷史和政治類,需要中宣部參與合編,並由中宣部領導和審批。中宣部直接由主管意識形態的政治局常委管理,也就是說,教科書最後的拍板者是政治局常委,那就是現任的政治局常委王滬寧。教育部只是掛名,它必須執行黨的指示。黨不僅管政府、管軍隊,而且也管教育。按照習近平重複毛澤東的話,那就是:“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所以新編教科書最終的拍板權在政治局常委,在中共高層。所以,這個新編教科書的出籠不簡單,它是現任中共高層的某種意志的反應。

法廣:王滬寧究竟是怎樣的一位人物?他為什麼得以服務於三朝最高領導人?
 

陳破空:王滬寧的父親本是解放軍的一位南下幹部,在文革中也受到一定衝擊、受到批鬥。他父親受到的批鬥程度很小。他父親為了保護王滬寧和另外兩個兄弟(三個兒子),就把他們關在家裡,讓他們一天到晚地抄毛澤東選集,另外學習馬恩列斯的著作。所以王滬寧本人在文革中受到的衝擊比較少,但是讀了很多馬列書,同時手抄毛澤東選集,可以說是抄得筋疲力盡。那麼,他是否從中浸染了深重的毛澤東思想和文革氣息?很有可能。因為王滬寧這個人從年輕時代到現在,看上去都比較偏左,但膽子小。如果說,他父親受迫害,他還為文革辯護的話,那就是斯德哥爾摩綜合症,就是受害者愛上了加害者、被迫害者所同化。但實際上他父親受到的衝擊小,相對說來,在那個大衝擊、大迫害的年代,很有可能,受衝擊很小的王滬寧家庭還算得上是文革的受益者,或既得利益者,過着相對比較優越的生活。沒有看到那時他們的家庭出現經濟或者政治上的困難。如果是文革的既得利益者,王滬寧對文革就並不反感。

再有,就是王滬寧本人其實膽子小,謹小慎微,整日里膽戰心驚,慣於察言觀色、見風使舵。他這種性格,會非常小心地看上峰的眼色行事,所以才能夠在三朝存活,成為不倒翁。被江澤民所重用,後來又被胡錦濤所重用,再後來被習近平所倚重。作為三朝智囊、三朝元老,一方面反映他謹小慎微的性格,另一方面也反映他有一定文字方面的功夫,或者說一定的思維長處,能夠為最高領導人所接納。從中也可以看出中國領導層的保守與落後。因為,連換三代領導人,每人都執政長達十年或更長,而他們的所謂首席智囊、師爺、筆杆子卻仍然是同一個人。從中看出中共領導層思想的保守、意識形態的僵化。

正因為王滬寧是這麼一位膽小謹慎的人,所以,有關這次教科書的重編、對文革歷史的篡改和翻案、對毛澤東的重評,有可能是來自習近平的直接指令。王滬寧本人可能還沒這麼大的膽子,私自動手,大概是得到了習近平的某種指示或暗示,王滬寧才敢動手。王滬寧是這樣一個人,無條件執行上峰的命令,不做任何違抗。最早他是江派,到了後來,新主子上來,他由忠於新的主子。忠於胡錦濤,然後忠於習近平,成為胡派、習派。總之,新版教科書這件事情不簡單,也就是說,不僅僅到了王滬寧這個層級,恐怕還到了習近平的最高層級,是習近平意志體現,有意迎合毛左派,助長文革翻案潮,篡改教科書。

法廣:最後請談談,毛左勢力如今在中國起着怎樣的作用,又有着怎樣的影響?

陳破空:從很突出的毛左人物來看,似乎還沒有形成一個很大的勢力。 但是,毛左派本身在中共具有正統地位。一方面,它符合黨章,再一個也符合現行的共產黨憲法。因為不論是黨章還是憲法,都強調共產黨至高無上的統治地位,也強調毛澤東思想。而毛澤東,不僅他的畫像仍然掛在天安門城樓,他的屍體仍佔據天安門廣場,儘管他曾讓億萬生靈塗炭。毛澤東一直是中共的象徵性符號,依然是共產黨的靈魂。

毛左派就是打着毛澤東的旗幟繼續走極左道路,走所謂純粹社會主義道路,反對與毛澤東路線任何相左的東西。他們不僅反對民主派、自由派,反對一個民主自由的社會,而且他們也反對現任的領導層任何現實主義的做法。當然他們也反對現在的大面積腐敗的官場。毛左派的思維非常複雜:即基於歷史的誤會,也基於毛澤東陰魂不散,同時對現實不滿,複雜思維的集中體現。這些人本來為數不多,但是由於占居了黨章和憲法中的合法性,所以就成為一個中共黨內的合法力量,在社會上也理直氣壯。當毛左派和自由派發生衝突的時候,倒黴、坐牢的都是自由派。毛左派不管有多左,基本上不會下到大牢里。在這種情況下,中共當局、最高領導人對毛左派都十分畏懼、有所忌諱、忌憚。最明顯的例子,就是薄熙來當年在重慶,為了叫板政治局常委這個位置,問鼎中央,搞了一套唱紅打黑,其中的唱紅,就是走毛左路線,薄熙來當時的判斷就是:只要走毛左路線就沒問題。一方面,很多人對現實不滿,希望回到毛澤東那種平均主義的時代,他蓄意迎合了中下層那種懷舊的情緒,另一方面他也知道,唱紅,搞毛左這一套是符合黨章、符合憲法,是正統,黨內沒法反對,所以他的唱紅搞得風生水起,動作幅度很大,聲勢喧天。後來薄熙來因為王立軍事件意外倒台。而習近平上來之後,感受到薄熙來對他的威脅,權力的威脅,而且他也感受到薄熙來唱紅打黑那一套管用,可以穩定共產黨的基本盤,這個基本盤實際上就是以毛左派為核心的那些群體。只要穩定這個基本牌,習近平就能顯示自己是共產黨的傳人、是既得利益的維護者、是維護共產黨,藉此鞏固權力。並通過選擇性地反腐,來鞏固權力。

在這個過程之中,習近平實際上走了一條沒有薄熙來的薄熙來路線。那就是另一種唱紅打黑。唱紅,就是往左走,高喊高舉毛澤東的旗幟,打黑,就是反貪、反腐,選擇性反腐。習近平大概覺得,藉助薄熙來唱紅打黑的這一套法術,在權力鬥爭中很有用。在這樣的情況下,在過去五年,毛左派和習近平是互相借重,習近平借重毛左派,讓毛左派認為他才是共產黨的正宗傳人,來打擊黨內任何政敵。反過來,毛左派也借重習近平的大權在握,進一步造勢,聲勢高漲,而且 人數擴大,活動空間獲得空前提升。這樣的發展趨勢,毛左派的氣焰已經逼得中央不得不修改文革歷史的地步。可見毛左派的聲勢影響之巨大。換句話說,毛左派不僅在黨章和憲法中占居了合法位置,而且他們的聲音上、音量上,都以特高的分貝佔據了主流位置。如今的毛左派,可以說是尾大不掉。毛左派成了一把雙刃劍,既可以鞏固極左的統治集團,但稍不留意,他們也可以讓最高領導層翻船。最高領導層正是在這種矛盾心態下,覺得毛左派得罪不起,千方百計要把毛左派收為己用。或許,正是在這樣的氛圍下,才觸動了這種悄悄篡改文革史、偷偷為毛澤東偷偷恢複名譽的倒行逆施。這是一波危險的復辟潮。

  • 郭育仁:美印太戰略之發展,台灣難脫干係

    郭育仁:美印太戰略之發展,台灣難脫干係

    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一年多以來,美中關係已經迅速轉向,最初的友好熱絡已經隨關稅大戰不斷升級,而日益顯現為一種更為全面的緊張關係。特朗普政府頻繁批評中國政府的貿易行為與政策走向的同時,提出了一項印太戰略設想,希望聯合日本、澳大利亞、印度、越南、菲律賓、新加坡等國,抗衡中國在亞太地區的實力擴展。對於在北京步步緊逼的外交壓力下的台灣來說,這項雛形中的戰略設想似乎打開了一線走出孤立的空間,但其實也不乏風險。特朗普政府對台灣表現出的比其前任更加明確的支持是否只是中美較量背景下的一時之需?美國精英與決策層是否確實有調整對台政策的長遠設想?我們在今天的節目時間裡,邀請台灣國立中山大學中國-亞太區研究所教授郭育仁先生談談他的看法。

  • 陳破空:孟宏偉事件背後的中國政治黑幕

    陳破空:孟宏偉事件背後的中國政治黑幕

    國際刑警組織主席、中國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失聯數日後,在各方壓力下,10月7日,中國中紀委網站發表聲明披露,孟宏偉涉嫌違法,正在接受國家監委監察調查。惜字如金的表態,並不足以解開世人對孟宏偉遭遇提出的困惑。作為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孟宏偉竟然在返回中國時被瞬間失蹤,引發西方輿論的強烈質疑。美國政治評論家陳破空先生就此闡述了他的看法。

  • 夏明:美國大法官的任命將直接影響最高法院的未來走向

    夏明:美國大法官的任命將直接影響最高法院的未來走向

    最近數周來,美國總統特朗普提名卡瓦諾為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加劇了美國國內的黨爭以及美國政治社會的兩極對立。隨着這項提名,很快便爆出卡瓦諾年輕時曾意圖性侵的醜聞,從而導致這項任命嚴重受阻。美國將在11月迎來中期選舉,這項任命目前已成為美國政壇最大話題。實際上,任命卡瓦諾為新的大法官,預示着美國最高法院的未來方向,可能引發新一波的政治鬥爭。

  • 郭育仁:中美戰略關係調整使台灣對美國變得非常重要

    郭育仁:中美戰略關係調整使台灣對美國變得非常重要

    自台灣蔡英文政府2016年5月上台以來,一度熱絡的台海兩岸關係驟然降溫。馬英九總統任期內的所謂“外交休兵”早已讓位於來自北京的步步緊逼,兩年多來,蔡英文領導下的台灣已經連續失去五個邦交國,曾經爭得的國際組織參與也陸續受阻。隨着北京與梵蒂岡近日圍繞主教任命問題達成的共識,台灣能否繼續維持它在歐洲唯一的邦交國也成懸念。但與此同時,2017年上任的美國特朗普政府一方面對北京展開貿易大戰,另一方面也對台灣表現出比歷屆前任美國總統都更明確的支持。夾在世界兩個頭號經濟大國爭奪領導地位的遊戲中的台灣如何自處?台灣外交在何種程度上能夠自主而不是大國遊戲中的一個籌碼?台灣國立中山大學中國-亞太區研究所教授郭育仁先生9月初到訪巴黎時,向我們談了他的看法。

  • 夏明:如果中期選舉帶來強烈信息,白宮運作有望改善

    夏明:如果中期選舉帶來強烈信息,白宮運作有望改善

    特朗普執政兩年後,美國將在11月初迎來中期選舉。如何通過中期選舉進一步鞏固其執政基礎,是美國總統下一步的主要目標。然而近來,特朗普在白宮內部的運作方式成為輿論熱點。隨着長期擔任《華盛頓郵報》記者和編輯的伍德沃德所著新書《恐懼:特朗普在白宮》的出版,以及政府匿名高官在《紐約時報》發表文章、揭露特朗普遭遇政府官員抵制消息的曝光,美國總統的領導力及信譽受到嚴重質疑。特朗普的形象和支持率是否會因此而受到較大影響?陷入混亂的白宮將如何步出危機?對此,紐約市立大學教授夏明先生闡述了他的看法。

  • 潘永忠:習近平發動大規模反腐達到了立威立信的目的

    潘永忠:習近平發動大規模反腐達到了立威立信的目的

    2012年中共第五代領導人習近平掌權,開啟了中國的“新時代”,習近平大力提倡“中國夢”的價值觀,並提出“中國式社會主義民主制”的新概念。旅居德國的獨立中文筆會副秘書長潘永忠先生在其所著《走進中國新聞出版審查禁地》一書中,對習近平時代進行了怎樣的定位?當下的媒體又處於何種境地?潘永忠先生向我們闡述了他的看法。

  • 陳破空:美朝已確立了兩國關係改善的大趨勢

    陳破空:美朝已確立了兩國關係改善的大趨勢

    9月9日,朝鮮迎來建國70周年。像往年的國慶日一樣,朝鮮舉行了閱兵式。按照一般的推斷,70周年是一個值得舉辦重要慶典的日子。但是,朝鮮今次的閱兵規模卻不張揚,金正恩也採取了低調行事的做法。射程可以抵達美國的洲際導彈沒有現身。有分析認為,平壤當局的做法是為了展示與美國舉行和談的良好意願。對此,旅居美國的政治評論家陳破空先生向我們闡述了他的看法。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