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8年8月15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廣第二次播音2018年8月5日北京時間晚上19點至20點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5/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5/08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8月1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陳破空:新版歷史教科書篡改文革歷史,危險的復辟潮

作者
陳破空:新版歷史教科書篡改文革歷史,危險的復辟潮
 
文革歷史資料照片

主管教育的中國官方機構今年1月10日推出新版歷史教材。這部供初中二年級學生使用的歷史教科書,將在2019年正式投入使用。這部歷史教科書對多段歷史的定位或內容進行了調整或刪減,引發多方議論。我們請旅美學者陳破空先生來談談他的看法。

法廣:新編歷史教科書最為引人關注的,是關於文革這段歷史的處理。文革雖然已經成為歷史,卻依然可引發巨大爭議。具有“十年動亂”之稱的這段歷史,在新的教科書中被歸入到“建設社會主義的十年探索”內容中。你認為,這種做法寓意何在?

 

陳破空: 我們都知道,文革是大破壞。現在(新版教科書)不僅把“文化大革命的十年”這個章節拿下來,而且歸到“社會主義建設十年探索”中。刪除“動亂與災難”的說法,而改成是“艱辛的探索,十年建設”。把大破壞歸於大建設。這是對歷史的黑白顛倒,是歷史虛無主義的表現。中共本身,在毛澤東死亡和文革結束之後,華國鋒和鄧小平先後主持的中共中央已經對文革做了明確的否認,認為那是十年動亂,使國民經濟瀕於崩潰的邊緣,承認是大破壞,並且在1981年“若干建國以來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中,有了明確的結論,那就是徹底否定文革。現在的習近平當局卻悄悄篡改教科書。不僅是對歷史的篡改,而且是對當時的中央集體決議的否定。這是一個危險的復辟潮。

 

法廣:新版教科書對毛澤東本人的評價及黨內權力鬥爭的描述也都進行了修正。重新評價毛澤東有什麼意義?為什麼要抹掉“黨內權力鬥爭”(黨內修正主義)?

陳破空: 在舊版本的中學課本裡邊,說的是上世紀六十年代,毛澤東“錯誤地”認為,黨內出現了修正主義,認為資本主義復辟是中國的一個危險。但是現在的新編教科書卻把“錯誤地”三個字去掉了。另外把“黨內出現了修正主義”也去掉了,只是說“毛澤東認為中國面臨資本主義復辟的危險“。這個說法就變得,就毛澤東而言,不再是錯誤,而是“毛澤東認為”,把“黨內出現修正主義”拿掉,就遮掩了當時黨內激烈的權力鬥爭。實際上,文化大革命的起源,就是起源於毛澤東跟劉少奇的權力鬥爭。當時劉少奇已經控制了從上到下的黨政系統。毛澤東受到相當程度的架空。再加上,之前毛澤東搞的大躍進、製造的大饑荒,不僅在民間不得人心,在黨內也不得人心。劉少奇恢復經濟工作,在黨內聲望很高。毛澤東跟劉少奇的權力鬥爭是文化大革命的導火索。但新編教科書,用篡改和遮掩歷史的手法,不僅把黨內鬥爭、權力鬥爭遮掩掉、遮醜;另一方面,把毛澤東的錯誤淡化、刪除。而在1981年中共“”關於建國以來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有明確結論說:毛澤東晚年犯了嚴重錯誤。如今的新版教科書,把當初給毛澤東定義的“錯誤”二字拿掉,就好象毛澤東一生都沒有犯錯,這就暴露,習近平當局試圖重塑毛澤東、給毛澤東恢複名譽,甚至給文革翻案,這是一種危險的趨勢。

法廣:新版教科書的審定單位是教育部,教育部是否真有這麼大的權力?

陳破空:表面上,有關教科書的審編屬於教育部,教育部屬於國務院管。但事實上相關渠道的信息顯示,教科書並不能通過教育部重編就能夠成立,尤其是關於歷史和政治類,需要中宣部參與合編,並由中宣部領導和審批。中宣部直接由主管意識形態的政治局常委管理,也就是說,教科書最後的拍板者是政治局常委,那就是現任的政治局常委王滬寧。教育部只是掛名,它必須執行黨的指示。黨不僅管政府、管軍隊,而且也管教育。按照習近平重複毛澤東的話,那就是:“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所以新編教科書最終的拍板權在政治局常委,在中共高層。所以,這個新編教科書的出籠不簡單,它是現任中共高層的某種意志的反應。

法廣:王滬寧究竟是怎樣的一位人物?他為什麼得以服務於三朝最高領導人?
 

陳破空:王滬寧的父親本是解放軍的一位南下幹部,在文革中也受到一定衝擊、受到批鬥。他父親受到的批鬥程度很小。他父親為了保護王滬寧和另外兩個兄弟(三個兒子),就把他們關在家裡,讓他們一天到晚地抄毛澤東選集,另外學習馬恩列斯的著作。所以王滬寧本人在文革中受到的衝擊比較少,但是讀了很多馬列書,同時手抄毛澤東選集,可以說是抄得筋疲力盡。那麼,他是否從中浸染了深重的毛澤東思想和文革氣息?很有可能。因為王滬寧這個人從年輕時代到現在,看上去都比較偏左,但膽子小。如果說,他父親受迫害,他還為文革辯護的話,那就是斯德哥爾摩綜合症,就是受害者愛上了加害者、被迫害者所同化。但實際上他父親受到的衝擊小,相對說來,在那個大衝擊、大迫害的年代,很有可能,受衝擊很小的王滬寧家庭還算得上是文革的受益者,或既得利益者,過着相對比較優越的生活。沒有看到那時他們的家庭出現經濟或者政治上的困難。如果是文革的既得利益者,王滬寧對文革就並不反感。

再有,就是王滬寧本人其實膽子小,謹小慎微,整日里膽戰心驚,慣於察言觀色、見風使舵。他這種性格,會非常小心地看上峰的眼色行事,所以才能夠在三朝存活,成為不倒翁。被江澤民所重用,後來又被胡錦濤所重用,再後來被習近平所倚重。作為三朝智囊、三朝元老,一方面反映他謹小慎微的性格,另一方面也反映他有一定文字方面的功夫,或者說一定的思維長處,能夠為最高領導人所接納。從中也可以看出中國領導層的保守與落後。因為,連換三代領導人,每人都執政長達十年或更長,而他們的所謂首席智囊、師爺、筆杆子卻仍然是同一個人。從中看出中共領導層思想的保守、意識形態的僵化。

正因為王滬寧是這麼一位膽小謹慎的人,所以,有關這次教科書的重編、對文革歷史的篡改和翻案、對毛澤東的重評,有可能是來自習近平的直接指令。王滬寧本人可能還沒這麼大的膽子,私自動手,大概是得到了習近平的某種指示或暗示,王滬寧才敢動手。王滬寧是這樣一個人,無條件執行上峰的命令,不做任何違抗。最早他是江派,到了後來,新主子上來,他由忠於新的主子。忠於胡錦濤,然後忠於習近平,成為胡派、習派。總之,新版教科書這件事情不簡單,也就是說,不僅僅到了王滬寧這個層級,恐怕還到了習近平的最高層級,是習近平意志體現,有意迎合毛左派,助長文革翻案潮,篡改教科書。

法廣:最後請談談,毛左勢力如今在中國起着怎樣的作用,又有着怎樣的影響?

陳破空:從很突出的毛左人物來看,似乎還沒有形成一個很大的勢力。 但是,毛左派本身在中共具有正統地位。一方面,它符合黨章,再一個也符合現行的共產黨憲法。因為不論是黨章還是憲法,都強調共產黨至高無上的統治地位,也強調毛澤東思想。而毛澤東,不僅他的畫像仍然掛在天安門城樓,他的屍體仍佔據天安門廣場,儘管他曾讓億萬生靈塗炭。毛澤東一直是中共的象徵性符號,依然是共產黨的靈魂。

毛左派就是打着毛澤東的旗幟繼續走極左道路,走所謂純粹社會主義道路,反對與毛澤東路線任何相左的東西。他們不僅反對民主派、自由派,反對一個民主自由的社會,而且他們也反對現任的領導層任何現實主義的做法。當然他們也反對現在的大面積腐敗的官場。毛左派的思維非常複雜:即基於歷史的誤會,也基於毛澤東陰魂不散,同時對現實不滿,複雜思維的集中體現。這些人本來為數不多,但是由於占居了黨章和憲法中的合法性,所以就成為一個中共黨內的合法力量,在社會上也理直氣壯。當毛左派和自由派發生衝突的時候,倒黴、坐牢的都是自由派。毛左派不管有多左,基本上不會下到大牢里。在這種情況下,中共當局、最高領導人對毛左派都十分畏懼、有所忌諱、忌憚。最明顯的例子,就是薄熙來當年在重慶,為了叫板政治局常委這個位置,問鼎中央,搞了一套唱紅打黑,其中的唱紅,就是走毛左路線,薄熙來當時的判斷就是:只要走毛左路線就沒問題。一方面,很多人對現實不滿,希望回到毛澤東那種平均主義的時代,他蓄意迎合了中下層那種懷舊的情緒,另一方面他也知道,唱紅,搞毛左這一套是符合黨章、符合憲法,是正統,黨內沒法反對,所以他的唱紅搞得風生水起,動作幅度很大,聲勢喧天。後來薄熙來因為王立軍事件意外倒台。而習近平上來之後,感受到薄熙來對他的威脅,權力的威脅,而且他也感受到薄熙來唱紅打黑那一套管用,可以穩定共產黨的基本盤,這個基本盤實際上就是以毛左派為核心的那些群體。只要穩定這個基本牌,習近平就能顯示自己是共產黨的傳人、是既得利益的維護者、是維護共產黨,藉此鞏固權力。並通過選擇性地反腐,來鞏固權力。

在這個過程之中,習近平實際上走了一條沒有薄熙來的薄熙來路線。那就是另一種唱紅打黑。唱紅,就是往左走,高喊高舉毛澤東的旗幟,打黑,就是反貪、反腐,選擇性反腐。習近平大概覺得,藉助薄熙來唱紅打黑的這一套法術,在權力鬥爭中很有用。在這樣的情況下,在過去五年,毛左派和習近平是互相借重,習近平借重毛左派,讓毛左派認為他才是共產黨的正宗傳人,來打擊黨內任何政敵。反過來,毛左派也借重習近平的大權在握,進一步造勢,聲勢高漲,而且 人數擴大,活動空間獲得空前提升。這樣的發展趨勢,毛左派的氣焰已經逼得中央不得不修改文革歷史的地步。可見毛左派的聲勢影響之巨大。換句話說,毛左派不僅在黨章和憲法中占居了合法位置,而且他們的聲音上、音量上,都以特高的分貝佔據了主流位置。如今的毛左派,可以說是尾大不掉。毛左派成了一把雙刃劍,既可以鞏固極左的統治集團,但稍不留意,他們也可以讓最高領導層翻船。最高領導層正是在這種矛盾心態下,覺得毛左派得罪不起,千方百計要把毛左派收為己用。或許,正是在這樣的氛圍下,才觸動了這種悄悄篡改文革史、偷偷為毛澤東偷偷恢複名譽的倒行逆施。這是一波危險的復辟潮。

  • 首屆中非防務與安全論壇:中非合作跨入新階段

    首屆中非防務與安全論壇:中非合作跨入新階段

    2018年6月26日至7月10日,首屆中非防務與安全論壇在北京舉行。中國軍隊代表和包括12位來自塞拉利昂、南蘇丹等國的軍隊總參謀長、副總參謀長在內的50個非洲國家和非盟防務部門、軍隊代表參加這次為期15天的活動。中非關係近年來飛速發展,2017年中國第一個海外軍事基地在吉布提正式成立,標誌着中國在非洲大陸軍事存在的進一步推進。中國在非洲大陸的軍事存在一直與中國與非洲經貿關係的發展密切相關,中國軍隊開始越來越多地參與非洲地區的維持和平行動,一些中國軍工企業也在那裡參加修路建橋的民事工程。首屆中非防務與安全論壇的舉行是否意味着中非合作在軍事領域出現轉折呢?我們電話採訪了法國政治與經濟學博士、中非軍事關係專家Raphael …

  • 潘永忠:健康的政權需要有制約有平衡

    潘永忠:健康的政權需要有制約有平衡

    旅居德國的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秘書長潘永忠先生所著新書《走進中國新聞出版審查禁地》在台灣出版,引發了對中國新聞媒體業發展的普遍關注。潘永忠先生在這部新書中,詳盡地闡述了自古以來,中國新聞業的發展變遷。特別是1949年中國共產黨掌權以來的巨大變化。我們在今天的本節目中,請潘永忠先生介紹一下中共建國之初,傳媒業的發展歷程。

  • 劉曉波遠行一周年:柏林感同身受的紀念

    劉曉波遠行一周年:柏林感同身受的紀念

    各位聽眾,2018年7月13日,柏林葛策馬尼教堂舉行“劉曉波遠行一周年追憶”活動。活動由葛策馬尼教堂與德國著名人權牧師羅蘭•庫納(Roland Kühne)、獨立中文筆會長廖天琪、德國詩人和歌手沃夫-比爾曼、2009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赫塔-穆勒、旅德中國異議作家廖亦武聯合發起,由羅蘭•庫納牧師與廖天琪共同主持。紀念活動,無論是出席者,還是地點選擇原本就別有深意,而劉曉波遺孀在劉曉波逝世周年到來前幾日突然獲釋更使得這次活動的規模遠超出了組織者的預期,不僅德國媒體悉數到場,香港和日本各大媒體也都專門派出團隊。

  • 廖天琪:劉霞意外獲釋令劉曉波追憶活動盛況空前

    廖天琪:劉霞意外獲釋令劉曉波追憶活動盛況空前

    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逝世一周年祭日的當天,7月13日,在德國著名人權牧師若蘭特-庫納先生及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女士的共同主持下,柏林舉行了一場紀念活動。這場活動籌備已久,尤其隨着劉曉波的遺孀劉霞脫離軟禁、抵達柏林而備受關注,並吸引了多國媒體。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女士接受了本台採訪。

  • 夏明:北京放行劉霞並不是一個具有標杆性的事件

    夏明:北京放行劉霞並不是一個具有標杆性的事件

    7月10日,中國異見人士、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遺孀劉霞獲得北京政府准許,離開中國抵達柏林。近年來,劉霞一直在家中受到軟禁,很難與外界取得聯繫。不過,國際社會始終沒有放棄為劉霞獲得行動自由的呼聲。劉曉波去世一周年的前夕,劉霞獲准離開北京,頗令國際社會欣慰。紐約市立大學教授夏明先生就劉霞抵達柏林的相關事宜向我們闡述了他的看法。

  • 改革開放40周年回顧:星星畫展的破繭而出與落幕

    改革開放40周年回顧:星星畫展的破繭而出與落幕

    2018年是中國共產黨第11屆3中全會啟動改革開放政策40周年。1978年,隨真理檢驗標準的全國大討論,中國社會開始掙脫常年政治鬥爭和意識形態的高壓束縛,迅速活躍沸騰起來。西單民主牆開始集結越來越多的民眾,各種民間刊物不斷出現,星星畫社也在這種衝破束縛的渴望中破繭而出。1979年9月27日,一批藝術家在沒有官方許可的情況下,毅然將自己的作品懸掛在北京中國美術館東側的柵欄上……如果說星星畫展被看作是中國當代藝術道路上的一個標誌性事件的話,它的出現與落幕也記錄著那個年代中國政治與社會變遷的步伐。在今天的公民論壇節目中,我們邀請國際策展人、獨立藝術評論家楊天娜女士和丈夫、自由藝術家楊詰蒼先生談談他們對這一年代中國當代藝術發展的觀察。出生於德國的楊天娜女士80年代中期赴中國留學,她的博士論文關注的正是對1979年到1989年中國前衛藝術創作的符號分析。楊詰蒼先生當時則正在廣州美院讀書,對星星畫派事件記憶猶新,也對此後中國當代藝術的發展頗有獨到見解。

  • 廖天琪談“劉曉波遠行一周年追憶”活動

    廖天琪談“劉曉波遠行一周年追憶”活動

    7月13日,是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逝世一周年紀念日。近一年來,劉曉波的名字絲毫沒有淡出人們的記憶。在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一周年祭日之時,德國將在7月13日舉辦“劉曉波遠行一周年追憶”活動。獨立中文筆會、民主中國陣線、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等民間組織紛紛對這次活動進行了大力的支持。本次活動的組織者之一、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女士接受了本台採訪。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