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1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1月21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1/0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1/0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1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疑似因報道惹禍 浙江媒體人被毆打案至今未破

疑似因報道惹禍  浙江媒體人被毆打案至今未破
 
Bytedance新聞平台關於”頭條“的廣告 2018年1月26日 路透社

1月22日,在江浙滬財經圈子中影響不小的自媒體“浙股”發布消息,《批評上市公司,浙股君遭遇死亡威脅》。本名陶喜年的“浙股君”曾擔任十幾年的多家全國性財經媒體駐浙江財經調查記者。

根據陶喜年披露的消息,1月20日,他到寧波參加一場公開活動時,在寧波洲際酒店門口被帶着黑色帽子的不明身份者毆打,並留下一句“再寫我們、小心狗命”。

而此前,他在自媒體“浙股”上發布一條質疑浙江南都物業的報道後,就多次被不明身份者以各種辦法威脅,甚至直接圍堵家中。截止1月26日,該案仍未破獲,但疑似涉案的“南都物業”公司方已經矢口否認與此案有關。

為何這起在各種監控密布的浙江街頭做下並不複雜的案件,遲遲無法破案,是否與曾擔任原浙江省委書記秘書的原南都地產老大周慶治的潛在影響力有關仍不得而知。

陶喜年自述,他創辦的“浙股”專註報道浙江上市公司的各類新聞,其中揭露性報道的比重較高,難免得罪一些有頭有臉的人物,比如年前發布的某財富公司的新聞,就讓一位“大佬”異常惱火。從事媒體報道15年,也算見過一些世面,深知怕死不做媒體人的道理。但最近發生的種種事情,其手段之猥瑣、惡劣,可謂別開生面,大長見識。

此前的1月3日,浙股公號發表了本年第一篇文章:“物業第一股即將上市,70後美女身家或超20億“”。

文章對1月23日掛牌上市的南都物業董事長韓芳報道相對平實,但根據公司上市披露的資料指出了南都物業的諸多問題,包括收取的物業費整體不高,其中住宅的物業均價在2元左右,而且收繳率很低,且由杭州向周邊地區乃至全國大舉擴張,其收取的平均物業費有逐年下降的趨勢。

另外文章指出,物業是勞動密集型服務,技術含量低,員工流失率高,南都物業亦不例外。除管理層外,公司80%員工學歷為中專以下,公司應繳社保但未繳的員工佔比19.15%,公司應繳住房公積金但未繳的員工佔比53.63%。

文章刊發後,陶喜年開始感到了不正常的氣氛,根據他的說法,“遭遇了各種離奇的事情”。

1月4日,有自稱河北邢台的人聲稱要給浙股君寄“重要物品”。

1月5日晚上,某財經公關公司一位不認識的男子,給陶打來了“莫名其妙的”電話,拉拉扯扯半天,最後貌似不經意地說了一句:“都是朋友,南都物業的稿子,能不能幫忙刪除一下”, 陶沒有理會。

1月8日,中午,“浙股”公號收到南都物業的一個投訴,聲稱《物業第一股》一文“嚴重侵犯我公司領導人名譽權,文章標題也為博取大眾眼球而誇大其詞,內容調侃,嚴重的侵犯他人的名譽權”。

當晚,浙股公號繼續報道,《“趕不走的物業”,何以成為物業第一股?》,曝光了南都物業在杭州過往發生的服務口碑不佳等諸如問題,以及毆打業主、被多個小區驅逐的事情。

南都物業一邊通過各種媒體和上市公司人士溝通,希望跟陶見面。一邊持續通過渠道投訴陶的公號,微信公號的投訴沒起作用,浙股的今日頭條號,“莫名其妙”的被封禁了。

此後,陶喜年推出了第三篇報道《韓芳的的逆襲:從房產公司秘書到上市公司老闆》,

根據該報道,韓芳的成長,離不開一位貴人  南都房產的創始人周慶治。

1982年7月,溫州人周慶治畢業於杭州大學歷史系,在浙江省檔案局任職,兩年後就職於浙江省委政研室;1988年8月,周進入浙江省委辦公廳,曾擔任省委書記秘書。

1992年,周慶治下海,加盟國企浙江華電房地產開發公司,1998年,該公司改制。2006年,南都地產被萬科收購,周套現後轉往上海發展。當年,萬科南都將持有的南都物業90%股權(對應 450 萬元出資額)以640萬元轉讓給韓芳。

此後的2016年5月,周慶治控制的上海南都集團、沈國軍控制的銀泰置地分別出資3900萬元入股南都物業,成為南都物業並列第四大股東。

報道對南都物業改制的時間也提出了含蓄而隱晦的質疑,估計徹底激怒了對方。

根據陶喜年的自述,1月8日下午,一位不明身份者,跑到某政府機關,詢問浙股君在哪裡辦公。當天晚上,兩位男子自稱物業前來陶家敲門,讓晚上12點之前去交物業費,他們都在(後物業告知他們從不上門收費)。

第二天,即1月9日晚上,有陌生男子在陶家門口猛烈砸門,糾纏半天后,此人以找錯人為由離開。1月11日早上7點,三位黑衣大漢守在浙股君家門口,一邊玩手機一邊抽煙,並尾隨出門人,陶喜年當即報案,警方到現場後,三人再未出現。

1月19日上午開始,浙股君的手機突然被來自全國各地的陌生電話襲擊。1月21日,陶喜年在寧波洲際酒店門口突遭不明人士襲擊。

1月22日,南都物業對外聲明稱,“網上傳播的事件,與公司無關。希望社會公眾理性看待相關猜疑和言論,避免受到謠言的誤導。同時公司也迫切希望警方儘快得出調查結果。對惡意侵害企業合法權益的行為,公司將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

1月23日,南都物業成功上市,市值接近十個億。

雖然當地警方表示了高度重視,但幾天過去,並未鎖定任何一位嫌疑人。陶喜年對上海的藍鯨傳媒表示,“不知道真正的幕後黑手,現在只是懷疑,只能等警方破案。”

  • 新京報被公開指責為吳小暉洗地開脫

    新京報被公開指責為吳小暉洗地開脫

    2月23日,中國官方宣布,安邦集團原董事長、總經理吳小暉因涉嫌經濟犯罪,在上海被以集資詐騙罪等罪名公訴。

  • 春晚《絲路山水地圖》的多元詮釋

    春晚《絲路山水地圖》的多元詮釋

    2月15日的央視春晚集結了許多意識形態話語,《絲路山水地圖》作為政治與文化與商業結合的案例,引發的爭論尤為有趣。

  •  國家的海航和南方周末記者的抗爭

    國家的海航和南方周末記者的抗爭

    陷入債務危機的海航集團正在全力掙紮求生。2月3日,海航二把手王健罕見地半公開地發出聲音,稱海航的安全與中國共產黨的執政安全休戚相關。

  • 駐華外國記者們的難堪沉默

    駐華外國記者們的難堪沉默

    幾天來,中國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發言人華春瑩和駐華記者們就外國駐華媒體從業環境等話題發生了直接的言語衝突,可能是出於保住記者簽證的考慮,大部分駐華記者們保持了令人難堪的沉默。

  • 綠色和平發布2017年中國城市PM2.5濃度排名 華北城市有顯著改善

    綠色和平發布2017年中國城市PM2.5濃度排名 華北城市有顯著改善

    1月10日,國際環保組織綠色和平發布《2017年中國365個城市PM2.5濃度排名》。數據顯示,中國政府制定的2017年《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畫》(簡稱“大氣十條”)一期目標基本完成,但全國空氣污染形勢依舊嚴峻,臭氧污染及非京津冀地區的空氣治理問題凸顯。

  • 北航教授涉嫌性騷擾被解職

    北航教授涉嫌性騷擾被解職

    1月11日晚,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官方微博就教師陳小武被舉報性騷擾一事發布調查處理通報。通報表示,對近期關於北航教師陳小武的實名舉報和媒體的有關反映,學校本着高度負責、實事求是的態度,認真細緻地開展了調查核實工作。現已查明,陳小武存在對學生的性騷擾行為。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