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5月2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2018年5月24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4/05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4/05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5月2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王岐山出山迷思 誰在忽悠?

media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與中紀委書記王岐山 網絡照片

王岐山來了! 退而不休,成了湖南省人大代表,與同時成了內蒙古人大代表的老領導習近平遙相呼應,引起海內外媒體很大關注。

中共十九大召開前一年多時間,王岐山是議論的焦點。流亡美國的富商郭文貴給王岐山封了一個盜國賊稱號;輿論關心的是王岐山會不會守“黨內約法”在十九大“七上八下“。“裸退“以後,懷疑他捲土重來的說法不斷。對王岐山重視到病態的地步,這是因為最近二十年的北京政權,再也沒有一個比他這麼強大的中共常委了。

他被形容安然度過2008金融危機,在非典時期出任北京市委書記獲稱“救火隊長”,被視為金融、經濟、樣樣都通。2012成為中紀委書記,王又被稱作”反腐沙皇“,助習近平扳倒前任”政法王“周永康,掃除江胡勢力;然而,2017年王氏家族被指向海外轉移巨額資產,中共內部權鬥也到了驚心動魄的地步,王在十九大最終”退下“。退下不過三個月,就傳出北京的王岐山跑到湖南當了一個人大代表,輿論又炸開了。害怕他的,”狼來了“,指其巨貪的,五味雜陳;自然,頌揚他的一如既往大有人在:對美關係需要他,經濟轉型需要他,習近平需要他護航。總之,據說王岐山要當國家副主席了!

七上八下的謀略

王岐山就這樣成為中共政壇罕見的一個“現象”。走時走得讓人覺得不可相信,來了來得讓人不可思議。王岐山為什麼又來了?有分析指出,王岐山根本就沒有走。所謂十九大上“七上八下”那件事,是一次大忽悠。

說道王岐山,就難免遭遇流亡富商郭文貴。2017年大半年,郭文貴都在曼哈頓那座私宅里發動社交網絡敲打王岐山。一時王岐山家族,盜國賊集團,私生子,海航當白手套等等人人耳熟能詳。從北戴河務虛到十九大開會,藉著郭文貴揭發王岐山的機會,許多前高官,現高官,尤其五年來被反貪削弱的狼狽不堪的江曾派,胡溫剩餘派,既不能公開反習,都把矛頭指向習近平的親信王岐山。據說北戴河就有老領導以“不要理郭文貴胡說”這句話來吹耳邊風,敲山震虎。公開的理由就是王已六十八,他不“八下”,破壞黨內約法事大,那麼別的常委們,政治局的好多委員們,中央委員會的江派胡派人馬,如何請人家統統退下。值得指出的是,郭文貴海外日日跟王岐山叫板,其提供的材料的真實性至今還有待證明,但的確構成一個奇特的政治景觀,北京的街頭巷尾,人們相聚必談郭文貴爆料,把一個靠反腐在民間贏得不錯聲望的王岐山搞得人鬼兩面。加之中共的那套隱瞞機制幫倒忙,任憑郭文貴在外面揭露,王岐山就是不接茬,令民間疑心越來越重,黨內的其他勢力也正好藉助東風。

王岐山在十九大“裸退了”。這場裸退現在被一些分析者認為是習王一個心照不宣的計謀。王岐山臨下台還老臣留“忠言”,發表長文可說字句間暴露了習王反腐的真面目。反貪腐起家的王岐山在文中總結反貪成果時表示說穿了政治腐敗才是最大的腐敗,一句話泄露天機。這句話為習王五年反腐註腳,也為王岐山捲土重來埋下伏筆。弦外之音無非就是比起貪腐,政治上立場站穩最要緊,現時的政治立場就是時時靠近習核心,不要妄議黨中央。如果政治上被視為與習核心心不齊,就有兩面人之嫌,在官員幾乎普遍腐敗的情形下,你就保准落入貪腐的糞坑。誰來監管“政治腐敗人士”,一個名義上離開政治局,實際上可以超越政治局,對習忠心,一人之下的王岐山就成了平定疑慮重重的習核心最好的幫手。

王岐山使用的還是習王聯手反腐的舊招數,在謀畫把某個“大老虎“滅掉之前,先神隱几日精心籌畫,此次捲土重來之前,他退休了三個月。然後,他成了湖南省人民代表。習近平成了內蒙古人民代表。

習近平需要王岐山

王岐山為何能重返?有論者舉出習近平回憶當年插隊時有一晚曾在80公里外插隊的王岐山那裡借宿…..其實僅憑這一點並不可靠。劉邦當皇帝前一起地裡頭混過些年頭的農民兄弟可以佐證。習近平自執政以來,有誰能像習王那樣配合默契?習一聲指令,反腐大臣立刻下山。有人弄不懂王論能力超過習,為何對習服服帖帖,這是一個很簡單的問題,若無習近平當政,就無王岐山的風光,王依附於習,才能大顯身手,這一點王心知肚明,因此鐵定心為習近平服務。

這五年,對習而言,王岐山可謂功勞巨大,讓對手“血跡斑斑”,多少山頭被剷平,一時周徐郭令,加上六零後、被溫家寶看重扶植的孫政才,一個個連根拔掉。

經過這一場“浴血考驗”,驗證了王對習的忠誠---不怕秋後算賬。五年時間,一場動搖中共傳統黨派基礎、掃蕩利益集團的大掃貪,讓江曾集團,“悔青了腸子”,眼看着十二年精心栽培的黨政軍大員統統落網;胡溫餘黨,統統式微,黨的接班人基地共青團被打得七零八落,連最後一任團中央書記都被恥辱地封了一個副部打發了事。

現在都在談習家軍崛起,有分析者認為,這裡面誰是習的鐵杆?沒有。真正有事,誰會為習挺身而出,恐怕說不清楚會有誰。比起王岐山為習近平拚命奮力剷除江曾勢力,所謂上海幫,之江派,西北集團都是君臨天下的烏合之眾,看看陳敏爾重慶清除“薄王餘毒”都很吃力,蔡奇北京驅除“低端人口”差點搭上坐直升飛機得來的官位便知。

王岐山堪比古代著名酷吏,故有反腐大臣之稱,從反貪的殺伐決斷到金融出問題時的救場,王都不缺本領,這是習看重王的地方。但根本上習真正要的是王的忠誠,王願為習去發現去掃除與領袖有二心的“政治腐敗”。所謂能力,抹平中美關係,汪洋完全可以承擔,論反腐手段,中共黨內王那樣的酷吏比比皆是。所謂王岐山有處理金融危機的經驗,如果中國真的爆發近年來一些經濟界人士預期的那種金融危機,那會造成政權的地動山搖,區區救火隊長王岐山奈何?

為什麼要當國家副主席

雖然只有到了王岐山真正當上國家副主席那一天才能肯定,許多論者的分析不無道理,作為一個普通黨員,還要留在中共權力中心,就剩下國家副主席這一職位了。

王岐山當國家副主席,比起原來的職務,是降級使用。中國的國家副主席,一般是虛職,榮譽性的,宋慶齡,榮毅仁都當過國家副主席,或者給閑不住的退休老將找點出頭露面的事做做的,是王震副主席的情形。有分析者認為,副主席可以是個擺設,李源潮是連擺設都不如的副主席。王若以普通黨員擔當此職,近20年尚未有過這樣的記錄。

習近平出國訪問喜歡背書單,王岐山被視為讀過幾本書,談論過論說法國大革命的托克維爾,請過歷史終結論的福山到中國對談,也與那位敢罵中國的班農聊天,為何他也熱衷於國家副主席,要那個榮譽名位作甚?官階里,既已做到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見過的海外人物,各界的,遠遠超過了老王震。要榮耀,王岐山也已足夠,擔心下台有人暗算,躲禍?既有習在位,何以堪憂?

”老驥伏櫪“,目前看來,最大的可能仍然是要為習近平“解憂”防變,為習下一步鋪路。國家副主席可以幫閑也可以幫忙,就看做這個副主席的人是誰,就看給他副主席做的這個人是誰。有分析指出,習需要王,讓王在國家副主席這個虛實不清,大小無邊的位子上,進可以在習面前耳語,退可以順便監督中央各委。從王反貪,人人膽顫這一點來看,習要讓王在這個位子上繼續發散震懾力,害怕王等於害怕習。以王反貪的殺伐決斷,誰想搞個小山頭難於上青天。這樣說來,王有點像不管部大臣,習讓王重新出山,等於踐踏了中共所有約法。下一步,王既然能再來,習何以不可續留?五年後,有王岐山在旁秘密籌畫,公開拉攏,找出一個長期執政,終身不退的良方未嘗不可。那麼,王岐山此次回來可能的一個重大目的,為習近平兩屆任滿之後鋪墊。有分析指,王岐山此例一開,習的未來就有無限可能。

本台前面有過報道分析,雖然習近平十九大後權力高度集中,但從急忙召開黨內生活會叮囑各位念念不能忘記黨核心,三令五申要求政治局委員管好家人來看,習的安全感並未隨之增強。這個星期日,中共黨刊『求是』又刊出『旗幟鮮明反對“偽忠誠”』要求“厚植對黨絕對忠誠的政治品質”的文章,在這種疑竇橫生,懷疑人人不忠的情況下,有一個王岐山在身邊,習會放心許多。有種分析認為,國家副主席畢竟是國家副主席,既能強化習的安全感,又不至於讓習近平變成弱勢皇帝,既能在這一位置上為習繼續效犬馬之勞,或許為習長期執政做好墊腳石,黨內膽敢有異議者,即以“政治腐敗”論處,對習而言,何樂而不為?

這種分析可能從習的視角想得多了一點,如果是相反呢?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