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2018年9月25日 北京時間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5/09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5/09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第一次播音2018年9月25日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韓國人看金正恩的小妹外交

media 韓國總統文在寅 (右) 2月11日陪同金與正 (中) 與金永南 (左) 在首爾觀看朝鮮樂團演出 路透社

金正恩的小妹金與正來到韓國,一會兒微笑地跟敵國領袖握手,一會兒下巴高高翹起,她雖然已於周日返回平壤,但在韓國流露的神秘微笑至今耐人尋味。

金與正星期五乘坐一架私家飛機抵達首爾附近的一座機場,飛機上坐着一個朝方代表團。從流露出的照片看,代表團名義最高長官,90歲的朝鮮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委員長金永南表情黯淡,與金與正說話時帶着一臉尷尬恭敬的表情。

金與正來到韓國,這是件不平凡的事,自1953年韓戰終結以來,這是金氏家族的第一位人物踏上韓國土地。金正恩不出國門,金與正能來韓國本身就有一種魅力。不僅韓國,外國媒體也很好奇。金與正的每個細節都被仔細剖析,從她穿的衣服,她的臉部表情,她的題詞都沒有放過。至於她的真實年齡,誰也不能斷定。

金與正微笑的姿態似乎衝淡了他的哥哥金正恩不可一世的橫蠻。金正恩下令殺害姑父,派人在馬來西亞殺死同父異母的哥哥這些極其殘忍的非人事件似乎也已遙遠。人們知道他下令暫停發射導彈,似乎已經萬幸,這至少給冬奧會帶來難得的輕鬆。

金與正出席南北韓聯合組隊出場的冬奧會開幕式,受到韓國總統文在寅殷勤地接待。“投桃報李”,她親手交給對韓朝對話念茲在茲、幼時隨父母從朝鮮逃到韓國的文在寅一封金正恩的親筆邀請函。

年輕的金與正在冬奧會開幕式上演奏韓國國歌時起立聆聽,受到在場觀眾的鼓掌。她的微笑,她顯得輕鬆甚至有點瀟洒的臉色給不少韓國人留下深刻印象。但是,首爾大學一位朝鮮問題專家表示,他不相信金與正的微笑。他說,她微笑了好多次,但是人們一次也沒有看見她微微低頭,即使面對韓國總統也是如此。微微俯首在韓國及一些東亞國家是表示恭敬,向對方致敬的意思。

一些觀察人士注意到金與正會“變臉”,剛才還在微笑,忽然露出傲慢的神色:下巴上翹,一副皇家姿態。在一些觀察人士看來,這種姿態反應出一種“知道自己多麼重要”,自以為超於眾人之上的心態。

開幕式的時候,金正與韓國總統文在寅握手或者就座的時候滿臉微笑。文在寅則對對方表現出罕見的尊重,一種很罕見的迎接外國貴賓的姿態,三日之內,他與金與正及其代表團四次會面。

韓國總統府周日為金與正代表團設宴送別。那個晚上,金與正觀看了朝鮮樂團的演出。然後,開路。

周日宴會上,金與正祝詞:“我從來沒有想過這麼快就來訪,我原以為許多事可能會很奇怪,會很不相同,可是我親眼見到許多事相同,差不多一樣。”

金與正每個動作每句話都被仔細推敲,這不僅僅因為朝鮮是一個封閉的帝國,而且因為金正恩的這位年輕的妹妹外界知之甚少,甚至連她的年齡,是不是28歲誰都難以確定。

一位脫北者認為金與正的表現很輕鬆,平靜。一位韓國朝鮮專家也認為金與正留下一個積極的印象。他認為朝鮮這次選擇了“柔性外交”,還比較成功。甚至金與正的題字也被一些書寫鑒別專家仔細分析,他們從中發現流露出的是“自信與積極的姿態”。

不過,金與正並未讓所有人信服。不少人就認為她“傲慢”、“自以為是”。韓國一位政治科學教授就認為,她仰着頭,略略向右傾斜,目光下視,這反映出她自以為比所有人高超。

朝鮮脫北的一名軍官分析,在朝鮮金氏政權內部,金與正一出生就被視為是一個公主。她也就一直自以為是公主。

金與正在韓國露面,倒是充分顯示了她在朝鮮的真正地位,名義上,90歲的金永南是代表團團長,但卻對金與正畢恭畢敬。在韓國統一部部長舉行的歡迎茶會上,金永南懇請金與正先於他就座。不過,面對攝影鏡頭,金與正請金永南先坐,這一舉動其實不同尋常,誰是真正的代表團團長,一目了然。

金與正回去了,法新社周一在首爾街頭進行的採訪顯示,許多韓國人的疑心佔了上風。一位商人表示,他們還在發射導彈,不久前還進行了核彈實驗。現在突然發動了和平攻勢,我們不可以相信他們。

還有一些人對金與正引發的媒體效應感到遺憾。韓國反對黨批評文在寅總統走得太遠。還有人批評說,人們對流氓的要求總是很低,一旦流氓突然行了一個禮,眾人就顯得受寵若驚。

金與正在韓國三日行程,一路流露着自信。專家指出,她是朝鮮極少的能在金正恩面前自由講話的人物。她極可能對金正恩做出重大決定以及協調大規模行動方面產生的影響比其他任何人都大。

韓國人對金與正在冬奧會典禮上演奏韓國國歌以及韓國國旗升旗時站起來聆聽的細節印象深刻。儘管如此,不少韓國人無法掩飾他們內心的懷疑。他們的感覺是,金氏家族是掩蓋真相的大師,金與正可以根據需要做出合適的舉止,但這不足以讓人們忘記她和她的家族在朝鮮犯下的殘酷罪行。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