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9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2018年9月21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1/09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1/09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9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冰上絲綢之路對加拿大意味着什麼?

冰上絲綢之路對加拿大意味着什麼?
 
中國總理13年來首訪加拿大 (2016年9月22日) Adrian Wyld/CP

1月26日,北京首次發表《中國的北極政策》白皮書,強調中國是“北極事務重要利益攸關方”,“願依託北極航道的開發利用,與各方共建冰上絲綢之路”。作為北極地區的重要一方,加拿大人在中國政策出爐後對加拿大的角色做出了不同的分析判斷。

加拿大《國家郵報》認為加拿大西北航道雖然在全球最新貿易航線中具有傳奇色彩,但它並不是穿越北極的最佳途徑。如果中國要儘快把集裝箱運到大西洋,俄羅斯的東北航行會更好。加拿大《北極年鑒》(Arctic Yearbook)總編希瑟·匹諾特(Heather Exner-Pirot)指“走西北航線是為了到達沿岸目的地,中國船去那裡進資或卸貨,然後離開。”她相信中國在北極的絕大部分投入會“在俄羅斯的北極地區,中國已經在與俄羅斯政府和公司接洽交易”。

《國家郵報》指中國承諾為冰上絲綢之路投入一萬億美元,堪稱人類歷史上最大的經濟行為。白皮書反覆提及可持續性、土著權利、野生生物保護和尊重國際法,承諾中國在北極的存在將會是“人與自然和諧共處”,顯然是為了吸引挪威、加拿大和美國這樣的北極地區自由主義國家。

該報回憶在2017年夏天,雪龍號破冰船成為中國第一艘正式穿越加拿大西北航道的船隻,值得一提的是,北京在啟程前徵得了渥太華的同意。這與美國形成鮮明對比,美國堅稱西北航道是國際水域,可以任意穿越,用不着加拿大許可。不過中國在北極政策中強調了航行自由的重要性,這被視為向美國示好、有暗示加拿大不能單方面控制西北航道的跡象。

加拿大《21世紀問題研究所》所長艾文·斯塔鼎(Irvin Studin)在香港《南華早報》撰文,認為中國的冰上絲綢之路可以使加拿大成為未來的亞洲大國。他認為在中國出台北極政策後,加拿大如果和北京建立更緊密的聯繫,將會大有收穫。因為北京的白皮書已經暗示了加拿大的未來,北京將鼓勵基礎設施建設,開展商業試航“為北極帶來機遇”,甚至呼籲在北極圈進行更多科學研究和環境保護,中國表現出了對挖掘資源,參與治理的興趣。白皮書在環境、科學、經濟、漁業、旅遊、交通等領域為加中在北極合作提供了基礎,如果雙方都明智的話,雙邊關係會進入更深入持久的階段。作為回報,加拿大需要制定一個大戰略,排除道德和意識形態的歇斯底里。

不過,這位曾在澳大利亞和加拿大兩國總理府工作過的智囊發現,北京的白皮書“把西北航道視為國際水域,與渥太華長期堅持的立場不一致”。他認為這是加拿大真正關切的戰略問題。斯塔鼎是加拿大人口一億說的倡導者,中國的北極戰略令他再次擔心加拿大的人口問題,因為加拿大北極地區只有11萬人,將來不僅需要增加數以萬計的人來管理邊界,還需要數百萬人來應對北極遊戲中的兇猛壓力,如果成功,加拿大將成為真正的亞洲或准亞洲大國,就像中國是准北極大國一樣。

加拿大國際法和北極問題專家、英屬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教授邁克爾·拜爾斯(Michael Byers)在接受紐約新聞網站vice.com採訪時表示“中國廣泛的地緣政治野心,特別是與南海鄰國的爭端,有時令人擔憂,但這種擔憂短期內不會觸及北極。目前的北極環境意味着各國必須在航道和科學研究方面進行合作,加拿大北極地區可以從中國投資中受益。中國戰略強調了與北極其他國家合作和尊重國家主權的意願。在北極,中國公司開始像在非洲和拉美國家一樣行事:投資基礎設施,收購外國公司,爭奪石油和礦物開採合約。加拿大馬尼托巴北部港口丘吉爾港因基礎設施問題面臨航運延誤、關閉,影響農業出口,將來可以從中國投資中受益”。他相信“中國投資進入北極會帶來其他擔憂,但加拿大人距離這個階段還很遠。”

  • 加拿大應對華為進退兩難

    加拿大應對華為進退兩難

    華為自年初被迫撤出美國後,8月又被澳大利亞以國家安全為由阻擊,接下來加拿大是否會步盟國後塵?總理杜魯多表示將“根據事實、證據及加拿大人的最佳利益做出決定”,9月初加拿大通訊安全局(CSE)承認從2013年以來一直對華為電信設備進行安全測試並已採取措施防範其安全漏洞,顯示加拿大暫無意中斷與華為的合作。

  • 沙特王國孤獨的批評者

    沙特王國孤獨的批評者

    沙特與加拿大兩國關係因一條推文鬧僵,成為當今世界奇聞。8月3日上午加拿大外交部發推稱“對包括薩瑪爾•巴達維(Samar Badawi)在內的沙特公民社會和女權活動家被捕表示嚴重關切。加拿大敦促沙特當局立即釋放他們”。加拿大之所以高調發聲,是因為薩瑪爾•巴達維的兄弟Raif Badawi也被沙特監禁,而他的妻兒住在魁北克,是加拿大公民。

  • 台灣旅行法生效加拿大能否借光

    台灣旅行法生效加拿大能否借光

    美國參眾兩院分別在今年初全票通過了《台灣旅行法》,後經總統特朗普簽字後生效,正當人們把注意力集中在美國是否會有下一步行動時,加拿大人卻發現自己的內閣部長上一次訪問台灣已是20年前的事,有學者質疑加拿大對與台灣高層接觸的嚴格限制,是否也到了鬆綁的時候了?

  • 加拿大能否以禁槍來遏制槍支犯罪

    加拿大能否以禁槍來遏制槍支犯罪

    進入2018年以來,加拿大第一大城市多倫多涉槍犯罪激增,7月22日釀成15人死傷的襲擊在加拿大引發了槍支管制的全國性討論,7月30日杜魯多總理在參加槍案受難者葬禮後表示加拿大政府不排除制定手槍禁令以遏制槍支暴力的蔓延。加拿大《環球郵報》更引述一名高級官員的話說,杜魯多將在8月中旬做出決定是否要禁止手槍。

  • 加拿大情報局對“一帶一路”的審視

    加拿大情報局對“一帶一路”的審視

    今年5月2日,加拿大安全情報局(CSIS)根據3月中國問題研討會內容發表163頁的報告《重新思考安全問題--中國與戰略競爭時代》(China and the age of strategic rivalry),其中第五章專門分析“一帶一路”,指其展示了中國的“擴張野心”,不僅“為地區安全形勢帶來變化,也對西方先進工業民主國家的戰略規畫產生影響”,“仔細閱讀一帶一路可以讓西方了解北京重塑世界秩序的野心”。  

  • 中國是加拿大的威脅還是夥伴?

    中國是加拿大的威脅還是夥伴?

    5月2日加拿大安全情報局(CSIS)發布題為《中國與戰略競爭時代》(China and the Age of Strategic Rivalry)的報告後,加拿大政府以國家安全為由阻止中國交建收購加拿大愛康建築公司( Aecon ),為此中國大使盧沙野5月29日撰文《中國不是加拿大的威脅》為中國辯護,稍後簡氏防務周刊政治事務和國防記者魯本-約翰遜(Reuben …

  • G7是否走到終點?

    G7是否走到終點?

    2018年6月在魁北克舉辦的第44屆七國峰會,在各會員國和美國關係的惡化中結束,提前離開的特朗普指示其手下不要簽署聯合公報,並指責東道主加拿大總理杜魯多“非常不誠實”和“懦弱”。明年G7能否如期在法國舉辦?是否如法國總統馬克龍所說把美國放在一邊成為G6,或是如特朗普所願重新接納俄國成為G8,或是乾脆被G20所替代?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