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第一次播音2018年6月24日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8年6月23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北京時間19:00點-20:00點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3/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3/06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第一次播音2018年6月24日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冰上絲綢之路對加拿大意味着什麼?

冰上絲綢之路對加拿大意味着什麼?
 
中國總理13年來首訪加拿大 (2016年9月22日) Adrian Wyld/CP

1月26日,北京首次發表《中國的北極政策》白皮書,強調中國是“北極事務重要利益攸關方”,“願依託北極航道的開發利用,與各方共建冰上絲綢之路”。作為北極地區的重要一方,加拿大人在中國政策出爐後對加拿大的角色做出了不同的分析判斷。

加拿大《國家郵報》認為加拿大西北航道雖然在全球最新貿易航線中具有傳奇色彩,但它並不是穿越北極的最佳途徑。如果中國要儘快把集裝箱運到大西洋,俄羅斯的東北航行會更好。加拿大《北極年鑒》(Arctic Yearbook)總編希瑟·匹諾特(Heather Exner-Pirot)指“走西北航線是為了到達沿岸目的地,中國船去那裡進資或卸貨,然後離開。”她相信中國在北極的絕大部分投入會“在俄羅斯的北極地區,中國已經在與俄羅斯政府和公司接洽交易”。

《國家郵報》指中國承諾為冰上絲綢之路投入一萬億美元,堪稱人類歷史上最大的經濟行為。白皮書反覆提及可持續性、土著權利、野生生物保護和尊重國際法,承諾中國在北極的存在將會是“人與自然和諧共處”,顯然是為了吸引挪威、加拿大和美國這樣的北極地區自由主義國家。

該報回憶在2017年夏天,雪龍號破冰船成為中國第一艘正式穿越加拿大西北航道的船隻,值得一提的是,北京在啟程前徵得了渥太華的同意。這與美國形成鮮明對比,美國堅稱西北航道是國際水域,可以任意穿越,用不着加拿大許可。不過中國在北極政策中強調了航行自由的重要性,這被視為向美國示好、有暗示加拿大不能單方面控制西北航道的跡象。

加拿大《21世紀問題研究所》所長艾文·斯塔鼎(Irvin Studin)在香港《南華早報》撰文,認為中國的冰上絲綢之路可以使加拿大成為未來的亞洲大國。他認為在中國出台北極政策後,加拿大如果和北京建立更緊密的聯繫,將會大有收穫。因為北京的白皮書已經暗示了加拿大的未來,北京將鼓勵基礎設施建設,開展商業試航“為北極帶來機遇”,甚至呼籲在北極圈進行更多科學研究和環境保護,中國表現出了對挖掘資源,參與治理的興趣。白皮書在環境、科學、經濟、漁業、旅遊、交通等領域為加中在北極合作提供了基礎,如果雙方都明智的話,雙邊關係會進入更深入持久的階段。作為回報,加拿大需要制定一個大戰略,排除道德和意識形態的歇斯底里。

不過,這位曾在澳大利亞和加拿大兩國總理府工作過的智囊發現,北京的白皮書“把西北航道視為國際水域,與渥太華長期堅持的立場不一致”。他認為這是加拿大真正關切的戰略問題。斯塔鼎是加拿大人口一億說的倡導者,中國的北極戰略令他再次擔心加拿大的人口問題,因為加拿大北極地區只有11萬人,將來不僅需要增加數以萬計的人來管理邊界,還需要數百萬人來應對北極遊戲中的兇猛壓力,如果成功,加拿大將成為真正的亞洲或准亞洲大國,就像中國是准北極大國一樣。

加拿大國際法和北極問題專家、英屬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教授邁克爾·拜爾斯(Michael Byers)在接受紐約新聞網站vice.com採訪時表示“中國廣泛的地緣政治野心,特別是與南海鄰國的爭端,有時令人擔憂,但這種擔憂短期內不會觸及北極。目前的北極環境意味着各國必須在航道和科學研究方面進行合作,加拿大北極地區可以從中國投資中受益。中國戰略強調了與北極其他國家合作和尊重國家主權的意願。在北極,中國公司開始像在非洲和拉美國家一樣行事:投資基礎設施,收購外國公司,爭奪石油和礦物開採合約。加拿大馬尼托巴北部港口丘吉爾港因基礎設施問題面臨航運延誤、關閉,影響農業出口,將來可以從中國投資中受益”。他相信“中國投資進入北極會帶來其他擔憂,但加拿大人距離這個階段還很遠。”

  • 一次心不在焉的首訪

    一次心不在焉的首訪

    近30年來加拿大經常成為美國總統的首訪國,但特朗普特立獨行一改慣例,上任一年半後第六次出訪才因七國峰會來到加拿大,且未等會議結束便離開,趕赴新加坡準備12日的特金會,那裡才是他的外交重點,也是被視為可令他摘取諾貝爾和平獎的地方。

  • 渥太華對北京態度發生重大變化

    渥太華對北京態度發生重大變化

    5月23日,中國交建收購愛康建築公司(Aecon)案被加拿大政府阻止,成為加拿大近十年來以國家安全為由否決的第五個外國收購案,但同時也是繼去年渥太華連續兩度批准中國國企收購加拿大敏感的高科技企業後,首個中國國企收購案被否決,輿論認為這意味着杜魯多政府正在改變以往擁抱中國戰略。

  • 印度對加拿大的錫克之怨

    印度對加拿大的錫克之怨

    加拿大總理杜魯多2月印度之行激起的風波持續在兩國關係中震蕩,4月16日,他的國安顧問丹尼爾·讓(Daniel Jean)在國會作證時緩和了“印度情報機構策畫令加拿大難堪”的說法,指因‘信息協調不當導致加拿大政府犯錯’,他本人也在5月22日提前退休。但這並未能平息印度人的怨氣,他們指責加拿大為錫克人的不滿提供空間,在錫克問題上撒楓樹糖漿,加劇印度的傷口

  • 北京再捕加籍華人令渥太華再尷尬

    北京再捕加籍華人令渥太華再尷尬

    4月23日中國政府宣布重慶公安以涉嫌為外逃富商郭文貴偽造國家機關公文的罪名逮捕了加籍華人陳志恆和其雙胞胎兄弟陳志煜,這是一年前加籍富商肖建華從香港被中國警察綁架回大陸後,又一加籍華人因北京高層鬥爭被關押的案例,27日加拿大外交部在回答本台詢問時確認兩兄弟都是加拿大國籍,加拿大正為他們提供領事服務。

  • 熱情和謹慎交雜的加中關係?

    熱情和謹慎交雜的加中關係?

    小杜魯多去年底訪華未能開啟加中自貿談判,1月溫哥華朝核危機峰會把中國隔離在外,3月特朗普宣布加征鋼鋁稅後配合美國對中國鋼鐵採取措施,北京對渥太華屢屢感到不爽。小杜魯多不僅有親華的父親,在競選時更說“一定程度上欣賞中國”,但執政後加中關係為何不平順。 有專家指熱情和謹慎的奇妙組合,令加中關係百年來起伏跌宕。  

  • 中美貿易戰對加拿大的利弊

    中美貿易戰對加拿大的利弊

    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計畫將對中國進口產品徵收600億美元關稅,美中開打貿易戰,與美國關係密切的加拿大會在多大程度上被殃及或從中獲利,或者能否置身局外做個旁觀者?

  • 豁免鋼鋁稅顯加拿大對美外交功力

    豁免鋼鋁稅顯加拿大對美外交功力

    3月1日特朗普宣布將對進口鋼鐵和鋁產品加征高額關稅,8日又公布23日起執行但加拿大暫被豁免,作為對美鋼鐵和鋁製品第一出口大國,加拿大在一個星期里像坐過山車一樣從受傷最重到毫髮未損,它使出了哪些功夫才扭轉了臨頭厄運?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