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8年8月20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廣第二次播音2018年8月5日北京時間晚上19點至20點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0/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0/08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8年8月20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時)北京時間6:00點-7:0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馬克思誕辰兩百周年專題 --- 鮑彤評中國的馬克思主義熱

作者
馬克思誕辰兩百周年專題  --- 鮑彤評中國的馬克思主義熱
 
在巴黎召開的馬克思主義論壇,2018年2月17日。 法廣RFI:楊眉

2018年是馬克思誕辰兩百周年,法共人道報2月17日在巴黎舉辦了馬克思主義論壇, 揭開了法國紀念馬克思誕辰兩百周年的系列活動的序幕。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西方學術界再度掀起馬克思主義研究熱,馬克思的資本論等著作被重新再版,成為學術界及輿論界爭先討論的議題。與此同時,中國國內也掀起了馬克思主義研究熱潮。中國各大院校,從著名的清華大學,北京大學到各地的地方院校,紛紛成立了馬克思主義研究所。北京大學將於今年五月,臨近馬克思誕辰日舉行第二屆“世界馬克思主義大會”。

如何評論今天風靡全球的馬克思主義研究熱?中國的馬克思主義研究熱同西方有何不同?在今天的馬克思誕辰兩百周年節目中我們請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秘書鮑彤先生談談他的看法。

法廣: 法共人道報日前組織了紀念馬克思誕辰兩百周年的一個討論會,參加會議的多位法共領導人與中國共產黨有着密切的關係。西方在許多學者試圖從馬克思的理論中尋找對今天社會的答案,法國著名的經濟學家皮凱迪撰寫了”二十一世紀資本論“。中國國內也出現了馬克思主義研究所,那麼,中國的馬克思主義熱同西方相對比有何不同?

鮑彤:  我覺得中國的馬克思主義熱同馬克思本身好像沒有什麼關係?好像他的焦點是為了說明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人民是應該的,不可缺少的,不僅過去如此,今後也同樣。中國共產黨是把馬克思當做自己合法性的根據,如果馬克思主義是真理,那麼,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就擁有合法性。馬克思主義是否是真理,今天的馬克思主義熱要強調的就是馬克思主義一定是真理。實際上馬克思到底說了什麼,中國共產黨的主要的領導人並不了解,過去不了解,今天也還是不瞭解。所以他們討論馬克思的目的並不是要討論馬克思,而是要討論他們自己,要肯定自己。

法廣:在法國,人們對馬克思理論的討論十分認真,法共的代表與中國社科院的學者之間也進行討論,儘管法國人也十分清楚,在中國並沒有言論自由,要進行真正的學術討論十分困難。但是他們認為依然有必要同中國學者以及共產党進行交流。您如何解釋為什麼中國著名的學府清華大學,北京大學等都一窩風的開設馬克思主義研究所?中國國內的馬克思主義研究熱究竟意味着什麼?

如果馬克思今天活在中國,一定會被抓起來

鮑彤:國內的馬克思主義研究熱從根本上就是因為共產黨就是靠馬克思主義起家的,    如果當年沒有馬克思主義,沒有成立共產黨,那麼,他就是梁山泊,同宋江與邵蓋就沒有什麼區別。有了馬克思,就把共產黨同歐洲連在一起,如果歐洲也有人相信馬克思主義,那麼,就說明歐洲人也承認馬克思主義是最高的真理。實際上,中國共產黨成立時,一開始研究馬克思的人最多也就看來一本《共產黨宣言》,因為當時這本書已經從日本傳到中國,首先是由日文翻譯的。當時,就知道要消滅私有制,建立公有制,這樣,就是中國人的天堂。當時,就知道這些。當時,馬克思並沒有多少力量,當時最有力量的是俄羅斯革命,因為他們掌握了政權,所以,就可以標榜說是用最科學的思想武裝起來的政權,這就可以使中國共產黨得以吸收知識分子的加入。其實,我一直到現在對馬克思其人還是充滿敬意,因為馬克思是同情弱者的,同情窮苦人的。馬克思曾經有過一個革命的狂飆時期,在1848年,也就是在馬克思三十歲時,馬克思當時認為資本主義已經沒落,所以在共產黨宣言中提出,無產階級的歷史使命是必須埋葬資本主義,而且必須與過去傳統的意識形態決裂,傳統的所有制決裂,也就是走到了極點的觀點,非常革命的觀點。但是,我認為馬克思本人並沒有始終堅持此一觀點,他也在不斷地修改自己的觀點。所以到了1859年,他的觀點就完全改變了。也就是說不能革命了。這一觀點他在“政治經濟學批判”一書中做出了闡述,這本書比共產黨宣言更加成熟,他用最簡單的語言在序言中寫道: 所有一切社會形態,他所基於存在的生產力,如果在沒有完全發揮出來之前是不會滅亡的。任何一個新的社會關係,生產關係,如果他基於建立的生產力在舊社會的母胎里還沒有成熟以前是不可能出現的。根據這兩條,第一,不能革命,第二,不能談新的生產關係,這不僅適合於1859年的歐洲,而且也應該適合於二十世紀初,也就是當列寧說,帝國主義是資本主義的垂死階段,這一論證實際上早已被馬克思所否定。也就是說,列寧說,帝國主義是資本主義的終極階段時,是他的垂死階段,這一論斷實際上早已經被馬克思所否決 。在我看來即使再過一百年,資本主義的生產關係可能依然不會被消滅,因為它基於存在的生產力依然存在。因此,在這樣的情況下,按照馬克思在“政治經濟學批判”理論中第二個觀點,新的生產關係,如果不能在舊的生產關係中成熟,就不可能出現,所以,如果按照這一邏輯,在這樣的背景下出現的社會主義都是假的,因為資本主義不可能滅亡,社會主義也就不可能出現。這些馬克思在1859年就已經提出。後來,到了恩格斯在九十年代,就指出,並不需要革命,無產階級通過選舉在議會得到穩定多數,就可以成為政治力量。實際上馬克思所指出的是目標,而恩格斯則指出了達到目標的方法。但是,這些問題在中國都沒有人討論。

鮑彤: 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一篇談的就是言論自由

我甚至懷疑那些今天站出來大聲疾呼要學習馬克思,恩格斯的人,他們可能連“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一卷,第一篇都沒有看過,因為,中文版的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一篇講的就是言論自由,馬克思當時是抨擊普魯士的書報檢查制度,馬克思當時認為沒有人有資格來檢查書報自由。所有,我認為中國共產黨負責書報檢查的人大概沒有人看過馬恩全集的第一卷,第一篇,所以,這一切完全都是笑話。所以有人說,如果馬克思今天活在中國,一定會被抓起來。

法廣:您既然十分認真的閱讀了馬克思的書,今天在西方學術界,大家對中國的社會體制究竟屬於什麼性質存在一些爭議,有人認為中國是國家資本主義,也有人堅持認為中國是社會主義國家,在您看來,按照馬克思的定義,中國應該是一個什麼國家?

鮑彤: 我認為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這兩種社會形態本身並不存在,這些都是共產黨的語言。共產黨把他喜歡的制度稱作是社會主義,將他不喜歡的稱為是資本主義。我認為今天的中國共產黨已經墮落到了這種程度,或者說的客氣一點,是簡單化到了這種程度。共產黨所作的一切都是社會主義,而共產黨不喜歡的就是資本主義。事實上,什麼是社會主義,什麼是資本主義,這兩個概念用共產黨的語言已經無法定義,儘管他們經常使用這兩個詞。

法廣:今天有許多中國學者在歐洲在美國召開馬克思主義討論會,您覺得召開這些會議的目的是什麼?有什麼特殊的意義?

鮑彤:我不得不欽佩他們的膽量,他們既然敢在國外討論馬克思主義,因為他們不可能不瞭解中國的情況,他們也應該知道馬克思最經典的一些定義,但是,所有的東西到了中國人的語言中就會異化。

馬克思認為人類最高理想是自由人的聯合體

法廣:現在西方有極少個別左翼學者對西方資本主義失去希望,認為中國依然是馬克思主義運用的一個正面的例子,將中國的社會體制稱為是社會主義體制,認為中國的體制雖然並不足夠完美得以對我推廣,但卻依然不乏其可取之處。

鮑彤: 我不知道這些學者是根據什麼做出類似的推論。不過,我認為,今天討論馬克思主義還是有其顯示意義。馬克思曾經將他的理想社會稱為是共產主義社會,馬克思在《哥達綱領批判》中指出,各盡所能,按勞分配是社會主義社會,各盡所能,按需分配纔是共產主義社會。我想就此講一個故事,劉少奇在六十年代曾經說過一句話,新產品是永遠不可能各取所需。當時中國買東西都需要發票,幾乎沒有電視機,只有極少數的高級幹部家裡有電視機,劉少奇就說,電視這種新產品有可能各取所需嗎?他這句話,就說明他根本不相信共產主義有朝一日會實現,他的說法我認為是駁不倒的。因為新產品總是從無到有,在一開始並不能夠滿足所有人的需求,而新產品是層出不窮的,因此人類社會的新產品是不可能各取所需的,各取所需也就永遠是可望而不可及的,雖然共產主義不可能實現,但是,共產主義還是有其價值。馬克思曾經對共產主義做過另外的表述,他說,未來社會是自由人的聯合體,對馬克思來說,共產主義與自由人的聯合體是等同的。

所以,這就是馬克思對我們今天的意義,人類的理想社會應該是一個自由人的聯合體。各取所需是辦不到的,但是,作為自由人的聯合體這是有可能。而馬克思所指的自由人,就是既不受壓迫,又不壓迫人的人,因為受壓迫,當然就不會自由,但是,壓迫他人的人也不是自由人,這樣的自由人的聯合體就是人類的最高境界。自由人如何聯合?我認為只能靠契約,所謂契約,小則是合同,大則是一國的法律,再大,就是國家的憲法,國際條約,自由人在自主的前提下進行討價還價,達成契約,正如奧林匹克運動會規則一樣,每一個運動員,裁判員,每一個觀眾都必須遵守,這樣的自由人聯合體可以在體育世界出現,世界作為政治經濟的地球村應該能夠成為自由人的聯合體,也能夠找到共同遵守的規則。這應該是有可能實現的,我們每個追求自由,嚮往自由的人應該共同爭取。從這個意義上來講,馬克思所講的還是十分有道理的。

法廣: 在您看來,這個八千萬共產黨員中有多少人相信共產主義?

鮑彤: 恐怕八千萬黨員只知道一點,那就是服從黨的領導,對中國共產黨來說,馬克思主義就是服從當的領導。其實,我也沒有閱讀多少馬克思的書,我只是記住了我自己比較感興趣的部分。我認為馬克思同情弱者,從整個社會的出發從整體考慮社會組成,這是十分有必要的,但是,馬克思的這個結論,那個結論,就連馬克思自己都不承認。馬克思自己就說過,我別的不知道,但我知道我不是馬克思主義者,也就是他自己就不認為馬克思主義是一种放之四海皆準的,一成不變的,至高無上的真理。為什麼有人一定要將馬克思主義當做是至高無上的真理,其實是他們所說的馬克思主義是他們的命令,要他人來服從,而服從的人邊把這些當做是馬克思主義來膜拜,這就形成了這麼一個高潮,這就叫做不忘初心,不要忘記馬克思主義。實際上要說的是不要忘記黨的領導。如果當要我們把馬克思抓起來,我們就會把馬克思抓起來,法官也會這樣來審判,指控是資產階級自由化,公安也會抓他,說他顛覆國家政權。報紙上也會做同樣的宣傳,因為我們的報紙都信黨。

感謝鮑彤先生接受本台的專訪。

  • 台灣第一代掌中戲藝術女演師家族劇團亮相Avignon OFF戲劇節

    台灣第一代掌中戲藝術女演師家族劇團亮相Avignon OFF戲劇節

    2018外亞維儂藝術節(Festival d’Avignon OFF)7月6日起拉開帷幕,聚集此地的全球戲劇愛好者,直到29日為止,又能再度欣賞到台灣文化部巴文中心精心推出呈現台灣多元創作的4個表演團體,他們分別是以排灣族文化為主體的【蒂摩爾古薪舞集】、首度參與且是台灣極少數布袋戲女演師江賜美創辦的【真快樂掌中劇團】、融合大圈、呼啦圈與太極身段的【方式馬戲】以及獲得美國劇院編舞大獎的張婷婷【T.T.C. …

  • 專訪:法國馬克思主義研究專家談他在中國如何“受騙”

    專訪:法國馬克思主義研究專家談他在中國如何“受騙”

    法國知名的馬克思主義研究專家,曾經是國家科學研究中心研究員的(Gérard DUMENIL)杜美尼勒先生在法國以及美國出版了多本研究馬克思主義的專著,他本人也自稱既是馬克思主義的“原教旨主義者”,同時又是一位“修正主義者”。在馬克思誕辰兩百周年紀念日的前後,杜美尼勒先生頻頻出現在法國媒體,5月4日在法國文化(France …

  • 王軍濤:29年後、各界開啟六四反思

    王軍濤:29年後、各界開啟六四反思

    一九八九年的六月四日,在北京市中心的發生的天安門事件震驚了世界,不僅影響了中國的政治、社會、經濟、家庭、個人,即使是二十九年後的今天,這一事件仍是很多中國人心中永遠的痛。在六四事件周年之際,世界各地的海外華人都組織活動紀念這一事件。今天本台連線旅居美國的學者王軍濤先生請他談談對六四的感想。

  • 戛納金棕櫚獎片《 小偷家族》關注邊緣人

    戛納金棕櫚獎片《 小偷家族》關注邊緣人

    第71屆戛納國際電影節周六(5月19號)晚上在盧米埃爾電影宮舉行了頒獎儀式,金棕櫚獎由日本著名導演是枝裕和的影片《小偷家族》獲得。在歌星斯汀的歌聲中,持續了12天、一年一度的戛納電影盛會落下帷幕。

  • 影評專家梁志遠對第71屆戛納金棕櫚獎的預測

    影評專家梁志遠對第71屆戛納金棕櫚獎的預測

    周六(5月19號)是第71屆戛納國際電影節的最後一天,在晚上舉行的頒獎典禮前,大家都在評選自己心目中的金棕櫚。而從目前的各方評價看,似乎沒有哪一部影片特別突出,也就是說有好幾部都分別獲得好評,因此使金棕櫚獎的競爭也十分激烈。

  • 電影專家李迅:來戛納就是為世界電影趨勢把脈

    電影專家李迅:來戛納就是為世界電影趨勢把脈

    周五(5月18號)戛納電影節進入第十一天,也是倒數第二天,早上在盧米埃爾電影宮放映的是法國導演yann Gonzalez帶來的新片《心上之刀》。

  • 戛納影展:黑色喜劇《銀湖之底》, 黑色童話《地球最後的夜晚》

    戛納影展:黑色喜劇《銀湖之底》, 黑色童話《地球最後的夜晚》

    第71屆戛納電影節5月15號進入第九天,也是倒數第四天。當天早上與觀眾見面的影片之一是美國導演羅伯特·米歇爾執導的《銀湖之底》,這是爭奪金棕櫚獎的主競賽單元的影片。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