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2018年11月17日第二次播音 北京時間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7/1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7/1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8年11月17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時)北京時間6:00點-7:0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習近平要取消就取消 躲躲閃閃作甚

media 3月5日出席全國人大開幕式的習近平,從習近平身後走過的是王岐山。 路透社

中共宣布將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驚天動地”。可是宣布了以後的表現很奇怪,網民的說法,“躲躲閃閃的,一點都不氣壯山河”。法新社報道問:“習近平要當終身總統了?”至少3000多名代表在開幕式上對他報以熱烈鼓掌。李克強做『政府工作報告』,提出來一串數字,“然而64歲的習近平將要當終身總統的前景,佔據了所有人的大腦”。

這應該說是一場輝煌的登基大典,但是,除了請來專門回答記者的人大代表說著同樣的句子:“我支持,我支持修憲”外,號稱網絡最發達的中國網絡卻在被嚴厲地封鎖着。為什麼,因為中共要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制在網絡上引起了超級反彈,甚至有些人具名具姓,公開站出來反對。

網絡遭禁不奇怪。據媒體觀察,就連要舉手通過這一修憲的“議員們”---中國全國人大代表,也盡量對此避而不談,有記者試着請他們發表一點見解,對不起,沒有見解,實在推不過說一句“堅決擁護”了事。他們怕什麼?這次的人大會是長了一點,要開十五天。他們再過幾天就要對修憲舉手表決的,自然會是全體通過。有網友諷刺,當局或者有意把通過的比率說成百分之九十九,避免被人譏諷為百分之百全票通過的“蘇維埃投票”。不能怪代表們,他們身不由己。代表中像申紀蘭那樣的連任十二屆的國寶級鐵杆,連連舉了幾十年手,連眼都不眨的,畢竟不是多數。

就連人大發言人張業遂先生也比較吞吞吐吐。首場新聞會上,記者們最關心的自然是中共要求修憲取消國家主席的問題,南方都市報記者詢問為何選擇現在進行修憲,張業遂拿稿子照本宣科,避而不答國家主席任期限制的關鍵問題,只用“確保反映人民意志,得到人民擁護”,“堅持做部分修改,不作大概”來敷衍。直到CNN記者追問,發言人也不正面回答,只是說中共總書記和中央軍委主席都沒有連任限期,修憲有利於習近平集中統一領導。

有網友說,給人感覺,這屆人大發言人遠不如2014年那一位全國政協大會新聞發言人呂新華。呂新華被香港記者追問周永康是否出了問題?情急生智,撇掉講稿說了一句“你懂的”,一下成了兩會經典。

看來,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這件事讓當權者有點尷尬,既然有心,為何不堂堂正正做來?法國世界報記者在中國各地走街串巷,發現習近平終身領導這件事讓許多人“不太舒服”,這些人中包括中國共產黨員。

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第一時間是由新華社用英文對外部世界公布的,一個小時後用中文對中國民眾公布消息時,把最有新聞價值的取消主席任期制淹沒在長長的報道中,即便這樣,還是在中國引起了“巨大的震撼”。這就說明為什麼整整一周以來,官媒還在消解衝擊波。官媒是半掩飾半強詞奪理,半掩飾的比如人民日報,稱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不是終身制,宣傳中國絕對需要一個偉大領袖來實現中國夢。半強詞奪理的是環球時報,只有這家報紙敢於全天候吼出, “西方價值體系已經崩潰”。這不奇怪,該報一邊抨擊民主,一邊刊文稱“中國才是最大民主國家”。

官媒的宣傳,當局的屏蔽,發言人的吞吞吐吐,這並不是說中國人民拱手歡迎終身制。世界報記者發現,其實,在中國,“有關修憲的爭論雖然都止於私人場所,但是爭論得非常激烈”。與習近平前幾個階段性鞏固權力比如把習思想寫入黨章等等並沒有引發多大關心完全不同,這次的反彈很大。一位不願披露姓名、在教育領域工作,本人是黨員的成都女子對記者說:“太震驚了,我的所有的朋友都在說這件事。有的還說黨自身有調節機制的能力,但是我認為我們已經就是一黨統治,再來一個終身主席…人們總是說,職工要服從規矩,但是老闆可以隨意修改規矩,剛剛發生的正是這樣。”

香港『明報』被視為是比較親北京的報紙,也對終身製表示了懷疑。該報寫到:在建議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通過後,中共面臨的問題是如何保障權力穩定交班的問題。香港評論人林和立認為:“在政權內部也有反對人士,但外界無法聽到他們的聲音”。他指出中共官員中有些人認為習近平這樣做是醜聞,他走得太遠,是在損害中共。

現在當局開動了全部機器,在社交媒體上取消“評論欄”,在網絡上狙擊關鍵詞,狙擊的詞有些你很難想到,比如“倒車”這個詞都不能說,因為影射習近平開歷史倒車。比如連任,終身制,移民,復辟,稱帝,登基,袁世凱,昏君,黃袍加身,司馬昭之心,袁大頭,戊戌變法,習澤東,我的帝王,歪脖樹等幾百個詞都是禁止的目標。總之,當局在做一個防民之口勝於防川的巨人工程。

就連CNN周末轉播美國總統特朗普贊習近平“他現在成了一位終身總統了!”的畫面在中國也都被黑屏。

輿論批評說習近平快要就是一個差不多皇帝。但是,沒想到,猛烈鎮壓言論的中國,還存在着敢於直言的聲音,比如媒體人李大同,言語鏗鏘,自言老矣,還怕什麼! 他在致北京市人大代表的信中說:“取消國家領導人的任期限制,將被全世界文明國家所恥笑,是開歷史倒車,將埋下中國再次陷於動亂的種子,貽害無窮”比如王瑛女士,指責中共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制的建議"是地地道道的背叛,背離,是逆潮流,開倒車",她說作為公民"我連吭一聲都做不到,就無顏面為人了!"趙小莉說出了自己為什麼冒着危險反對終身制的心聲:“我恐懼。如果我發聲,我恐懼我將付出的代價。但如果我不發聲,我恐懼我的餘生將永遠在這樣的痛苦和恥辱中度過。”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