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12月19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8年12月18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8/1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8/1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12月19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習家軍兩會亮相 陳敏爾辛苦 王岐山悠哉

media 王岐山與人大代表握手。 路透社

中國全國人大會議進入第三天。雖然結局不會出乎預料,海內外輿論的焦點還是比較注意中共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一事,記者們等到官員代表接待的機會提問,都是答非所問,但周二習家軍亮相的比較多,記者們似乎別的方面也有收穫。綜述各方所見,大體如下:

陳敏爾還在消毒

習家軍中,比較沉重的是陳敏爾。直到新聞會上,他着重要向媒體介紹的還是“清除薄孫餘毒”。他說,為了肅清薄孫餘毒,擬了兩份清單。他還把王岐山的一個理論用在了薄孫身上,薄孫兩位共同點“最突出的是政治腐敗”。陳敏爾此說可謂坦率,應了外界分析,薄熙來自覺才幹勝於習,“有篡權之意圖”,孫政才十九大前三個月還在做“儲君”夢,有礙於習核心終身制,兩位自然統統是“政治腐敗”。陳敏爾為了表示自己馬不停蹄“肅清薄孫餘毒”,擬了兩份清單,根據薄孫“他們的做風、用人、思想等問題,列了十個負面清單,然後對應列了包括用人標準在內的10個正確清單。”他還提出薄孫是“政治生態的污染源”。

重慶官不好做,當地流行一句“要麼入常,要麼入獄”,陳敏爾清楚習近平委任他的意圖,建設成就、藍圖都可以不談。不可不談清除薄孫餘毒,以前叫薄王餘毒。

王岐山悠哉

陳敏爾天天要消毒,兩會也不例外,好像比較辛苦。兩會上有一個不多說話,幾乎不說話,卻吸引鏡頭,人人關注的人物,悠哉悠哉,他就是人們一度誤以為退休了,結果人家“王者歸來”的王岐山。

因為王岐山沒有多說,媒體捕捉到的也是一些鏡頭。不過,這些鏡頭很會說話,路透社拍的王岐山謹慎地從習近平脊背後面走過,別有意味。懼怕習,尊敬習,還是給外人留下一個老臣無限忠於皇上的印象。沒有習近平,王岐山不會東山再起,沒有王岐山,習近平能否打到那麼多大老虎,為自己今天準備當永久主席鋪路,也很難想象。

有觀察人士說,王只是在總書記背後走走,不須說話,人人怕怕。與會的代表,至少是高官們,不會不知習近平修憲取消主席任期,王岐山在其中做出了多大的貢獻。王提出政治腐敗才是最大腐敗,讓官員頭上有一個緊箍咒。他還說工農商學兵,黨要全覆蓋,完全符合上意。王為習鋪平道路,現在還讓許多高官不放心,王岐山未來要做什麼。國家副主席?管什麼?大國外交還是繼續打貪的國監委?王岐山一點也不急。他走來走去,同前同事現在又是同事的代表握手,與熟識習近平的經濟國師劉鶴寒暄….有位官員代表還在向他敬禮,有些報道說那位是範長龍?

李希李強胡春華

星期二出馬接待媒體的習家軍還有廣東李希、上海李強。前者出身甘肅,曾歷任延安書記,上海市副書記,在關鍵的時候,關鍵的地點與習主席發生了交接,因此升得很快,十九大一舉成為政治局委員,隨後成為廣東省第一把手。

廣東受媒體重視,因為之前的廣東省委書記是胡春華。胡春華差點捲入“儲君之禍”,當年媒體報道時,只要提到孫政才,就必提胡春華。原因很簡單,胡春華也是當年指定的二儲君之一。胡在廣東任上,雖然謹小慎微,孫政才倒台後,由於連鎖效應,輿論明白習近平不要接班人之後,目光聚焦到胡春華身上。胡春華雖然丟掉了隔代接班人名分,十九大總算安然過關,繼續保留政治局委員,有人問,他去哪了?原來和王岐山一起去了湖南代表團。胡看起來比較輕鬆,唉,輿論總算再也不把他與孫政才並提了。許多預測都說他要當副總理,再過幾天就知道了。儲君之禍”,當年媒體報道時,只要提到孫政才,就必提胡春華。原因很簡單,胡春華也是當年指定的二儲君之一。胡在廣東任上,雖然謹小慎微,孫政才倒台後,由於連鎖效應,輿論明白習近平不要接班人之後,目光聚焦到胡春華身上。胡春華雖然丟掉了隔代接班人名分,十九大總算安然過關,繼續保留政治局委員,有人問,他去哪了?原來和王岐山一起去了湖南代表團。胡看起來比較輕鬆,唉,輿論總算再也不把他與孫政才並提了。許多預測都說他要當副總理,再過幾天就知道了。

有些媒體觀察,李希表現得很拘謹,回答記者提問言必稱“習近平總書記”,這使得他的語句變得重複、累贅,僵硬,而且所有問題都由他一人回答。有分析指李希可能小心為佳,回答問題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句句不離習主席不會出錯。

上海團的記者會,李強只是回答了“長江三角洲與上海發展”有關的提問,其他問題由上海市長和其他官員回應。比李希好像輕鬆。

王滬寧出言嚇人

有三屆國師之稱的王滬寧被視為中共智囊,深居幕後,似乎不太開口說話。現在,成了中共政治局常委,突然走到前台說話。

六日,王滬寧來到港澳代表團,前面的話似在安撫,“貫徹一國兩制不變形不走樣”,下面的話算是警告:“明白中央對香港有全面管制權”。要港人增強愛國精神和對國家的認同感,最後有一句很厲害的話,對“港獨”零容忍,要嚴厲打擊。

李鴻忠和蔡奇

許多觀察家還在尋找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和北京市委書記蔡奇的蹤跡,後者是習的嫡系親信,前者會吹,也成為習的鐵杆。

找蔡奇,因為自從他要把“低端人口”趕出北京後,海內外都知道了。現在據說他已不大張旗鼓趕人,而是向上海學習,不聲張,但是不停地驅趕。蔡奇名聲不太好,但特別效忠,是習近平的愛將,最近有傳言,他可能要去做統戰工作?

李鴻忠2010年搶女記者錄音筆傳出了惡名,但沒有影響後來的升遷,主要是會見風使舵,花言巧語,比如他說過“我是湖北人民的打工仔”。趕着十九大貼近的時候,他能說出來一大串吹捧習近平的話,比如習的思想氣貫長虹等等。不知他還會有什麼驚人的話語,媒體自然有所期待。

當中共的官會說話很要緊,被稱為屬於習近平西北軍的景俊海,現在當上了吉林省長。現在中國人都對原來的工業大省 東北三省落後於全國頗有微詞,官媒上也能看見有關東三省遠遠落伍的報道,景省長上任時間不長,6日在人大新聞會上對記者說,現在是“投資已過山海關”“客商吉林遍地行”了。這意味着他所在的東北已經不是昔日東北了。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