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8年10月23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8年10月23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3/10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3/10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第一次播音2018年10月23日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習近平斷了誰的後路

media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3月11日投票 路透社

中國人大修憲高票通過,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 習近平可以無限當下去,一直當下去,像毛澤東那樣?

三月十一號中國全國人大表決通過的這一修憲,高票通過不出預料。即將卸任的張德江委員長在他的最後報告中連續34次提到習近平名字,如雷貫耳,比去年翻了一倍。但從北京當局緊張的程度,以及害怕街頭市民接受記者採訪的程度,以及即使在如此高壓下,仍有一些人站出來公開表示反對取消國家主席任期來看,習近平這次取消任期制,絕非官媒炫耀的從勝利走向勝利,而是埋下了巨大的隱患。

憲法政變

一些分析指出,習近平今後的執政之路會危機四伏,對他人,對自己,取消接班人制度,不僅僅是斷了他人後路,也斷了自己的後路,斷了中共的後路,更重要的是他將把中國引向何方,引起世界輿論關注。有分析人士就用“311事變”來概括事態的嚴重性。

習近平這五年來的表現歷歷在目,對黨內軍內以反貪腐等手段,剷除政治對手或潛在對手,為自己無限連任鋪平道路;對社會禁止討論憲政,不準提普世價值,不斷鎮壓律師,打擊人權活動人士,網路封鎖前所未有。因此,習近平治下的中國社會是一個緊張恐懼的社會。

從這次修憲看,徹底堵死了人們哪怕有過一絲寄託其進行政治改革的希望。紐約時報形容,習以狡詐而隱秘的手法修憲,法國世界報則稱之為“憲法政變”。採取如此詭秘手段修憲,即使在黨內也是秘密運作,然後突然拿到即將召開的人大會上舉手表決。國家主席任期限制取消了,習近平不但當下去,而且可以無限當下去,在中國人面前,對中共內部,都形成了高壓態勢。

唯獨中國靜悄悄

習近平修憲這件事做得很絕。紐約時報評論說,“習近平利用速度、保密和恐嚇,壓制了黨內外潛在的反對者”。法國『世界報』評論稱,“從2月25號宣布修憲到幾日內通過,這一罕見的速度激發了不滿”。官媒以宣傳“人民群眾完全贊同”做掩護彈。南華早報分析稱,這樣做的結果是強化了世界對習近平政權的擔心以及對中國向何處去的擔心,滋長了一種文革快要結束前的氣氛,“讓人想起四人幫”。法新社報道說,“習近平當‘終身主席’,全球媒體都是用大字標題報道,唯獨中國幾乎靜悄悄,透露出當局面對民間不滿的尷尬。”

由於習近平的強勢高壓,致使本次人大所作的修憲,將要通過的機構改革,人事任免都帶有很大的強行性質。黎安友分析,反對習近平的人已經“被有效地隔離、恐嚇並噤聲”。新的國家監督委員會對黨員、公務人員有更大的監督權,反對派的噤聲態勢有可能更加嚴重。

青海省委書記王國生說草原上的人把習近平看作是活菩薩。但從人大表決的結果看,只有象徵性的兩張反對票,許多人還懷疑這兩張票的真實性,說明什麼?說明害怕,並非對習近平充滿景仰和熱愛。民間反對的聲音一直不斷,住在北京的人權活動人士胡佳在推特上表示:“當不義寫進法律,則反抗就成為義務”,他在推上的標誌詞是“我反對”。

毛死了 毛的親信被另外一些毛的親信推翻

一些分析人士認為,取消了任期限制的習近平,強大無比,在社會上,一個禁言路的社會,可能更聽不到任何怨聲,至少習近平本人聽不到,他的隨從不願讓他聽到。在其黨內,可能更少有人敢於提出不同意見。在這種情況下,中國如何運行,只能仗着習近平的“偉大無比”,若出偏差,中國將很危險,一如晚年毛澤東把中國置於崩潰邊緣一樣。即使在當時那種情況下,也沒有人敢於批評毛,只有等到毛死了,然後那些毛的戰友們,被另一些毛的戰友們以政變的方式推翻。 

毛的親信被粉碎,在萬眾期待中重返權力的鄧小平本來有機會繼續“終身制”,但鄧看到了毛的結局,看到了中國封閉到已經破落的結果,他一邊鎮壓要求中國實現第五個現代化的民主力量,一邊開啟了黨內改革,取消終身制,實行集體領導,倡導黨政分開,儘管後者沒有做到,但是前者做到了。

習近平今天為何如此自信,可以永遠執政下去?習近平可能以為五年反腐,加之繼續掃清餘毒,黨內已無成型的反對力量。有分析指出,強人統治下,強人的力量壓制着一切,對手都在偽裝着,但當強人的力量可能削弱時,昨日的親信都有可能站在對立面,歷史上許多政變都是親信發動的。

聯合報引述一位音譯王毅的法律學老師的話說,“取消國家領導人的任期限制,並沒有造就領導人,而是造就了篡位者”。『南華早報』專欄文章寫到:”歷史已經顯示,很多政治領導人尋求終身任職,結果都沒能實現他們的願景。一些人在他們死前很久就被罷黜,其他的人則被政敵刺殺。即使是習近平成功地變成了終身的領導人,他也很有可能在挑選接班人在他死後繼承他的路線、保證權力平穩交接的過程中遇到嚴峻的諸多挑戰。“

習近平成功地打斷了中共的交接制度,官媒稱讚修憲確保黨和國家長治久安,但西方輿論對此並不看好。從習近平五年反腐到十九大,再到本次詭秘快速 完成修憲看,習近平本人一直有着不安全感,習近平三令五申“講規矩”,“政治腐敗是最大的腐敗”,“清除薄孫餘毒”,再到請出王岐山襄助監管,都可以作證。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