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2018年12月11日 北京時間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1/1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1/1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12月1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王岐山的角色或遠不止於所謂“第八常委”

王岐山的角色或遠不止於所謂“第八常委”
 
王岐山在人大會議後 2018年3月5日 路透社

正在舉行的本屆全國人大和政協“兩會”上,選自湖南的“人大代表”王岐山高調亮相,在海內外引起廣泛關注。今天的觀察中國,要向大家介紹有關王岐山復出的分析評論。

新加坡《聯合早報》署名於澤遠的評論稱:“中國今年‘兩會’的看點確實不少,修憲、領導層換屆、成立國家監察委員會等等無一不是熱點話題,但這些都蓋不過中共前政治局常委王岐山重返政壇引發的關注。去年10月舉行的中共十九大上,69歲的王岐山沒有進入新一屆中央委員會,顯示他不會再擔任黨內職務。十九大後,王岐山很少公開亮相,似乎進入退休狀態。但坊間對王岐山的去向一直有各種傳言,直到上月下旬,王岐山在湖南被選為全國人大代表,證實他將在‘兩會’上重返政壇。”“他在主席台上的座次顯示,他的政治地位僅次於中共七名政治局常委。這意味着王岐山將在‘兩會’上獲得一個配得上他政治地位的職務,目前來看,這個職務只能是中國國家副主席。”

  香港《東方日報》“神州觀察”的評論稱:“從官媒的直播畫面可見,鏡頭拍下七名政治局常委後,再近距離拍攝王岐山。第一次露面,王岐山一旁是常委排名第七的韓正,第二次則坐在中紀委書記趙樂際的左邊,且新聞畫面依序播出與會六名政治局常委鏡頭後,緊接着播出的就是王岐山的鏡頭,排位層級分明,證實王岐山在中共高層名次已列第八位。以退休常委之身位居正式常委之列,王岐山顯然是將出任新職,被提名國家副主席一職已無疑義,今後或將列席政治局常委會,外界因此戲稱其為‘第八常委’。其實,從中央對王岐山信任的程度來看,王岐山的角色或遠不止於所謂‘第八常委’。”“實際上,在中共十九大召開前,黨內外慰留王岐山留任政治局常委、繼續主持反腐鬥爭的呼聲就一直高漲,但王岐山為遵守中共‘七上八下’的政治規矩,維護黨內團結,決意求去。如今歸來,既是對其反腐工作的肯定,也是呼應了民意的要求。”

  美國中文《世界日報》的社論稱:“5日開幕的中國13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上,出席的王岐山與現任政治局七常委們平起平坐,出現主席台上,成了人大開幕全球焦點,王被譽為‘第八常委’或‘八賢王’。”“19大上出局的王岐山高調復出,打破中共人事安排和布局先例,被某些評論懷疑是否權重一時、有超越或架空習近平的可能。其實,這是對王岐山和習王關係的誤判與臆斷。”“從各個視角看,王岐山都不可能因權重一時而超越或架空習近平。習王之間只能是上下和君臣關係,而非‘挾天子以令諸侯’之勢。另外,無論從為人處事風格、年齡及與習的關係看,王岐山都無架空和挾持習近平的慾望和可能。而中國當前面臨的困境與戰略需要,以及內部權力關係緊張等,才是‘習王體制’再次出爐與加固的根本原因,這也是‘形勢所迫’。”

  香港《01周報》署名趙觀祺的評論稱:“配合新時代發展中共十八大之後,中國的外交戰略和政策出現顯著變化,拋棄了早年鄧小平定下的‘韜光養晦’外交策略,開始走向‘積極有為’,但中國外交體系格局並沒有大的調整。假若習近平要讓中國成為一個更加有效的全球參與者和治理者,就需要對外交體系進行全方位的‘排兵布陣’。”“習近平之外,預計王岐山將會成為習近平外交戰略的重要執行者,這個角色也將一改此前中國國家副主席在外交工作上比較‘務虛’的情況。”“今年兩會之後,中國外交領域將會出現‘習近平 王岐山 楊潔篪 王毅、宋濤’的金字塔式架構。”“兩會之後即將成形、以‘習王體系’作為支撐的中共外交新體系,相信能夠重新整合中國外交系統,並在國際空間發揮更重要影響力。”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