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6/03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6/03 11h00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3月26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2019年3月26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從藍衣中國女記者一個任性的白眼說起

作者
從藍衣中國女記者一個任性的白眼說起
 
翻白眼事件中的兩位女記者,穿藍衣的是梁相宜,穿紅衣的是張慧君。 網絡截圖

三月十三號, 一段中央電視台兩會直播畫面在社交網絡平台瘋傳。視頻中一位自稱是“全美電視台”執行台長的紅衣女記者在兩會部長通道向中國國資委主任提問, 一個簡單的問題她做了冗長的鋪墊,拿腔拿調,造作虛假,站在她右前方的一位藍衣女記者似乎忍無可忍地回頭上下打量了她一 番,然後給她 一個狠狠的白眼。

 

這個幾秒鐘的白眼 、瞬間被網友製作成表情包上傳。 不到半天時間,各種爆料、惡搞、評論、 廣告、漫畫, 總之, 自媒體能用的十八般武藝全部搬出,使一個簡單的表情動作,演變成轟動事件,變成了網民熱議的焦點。

為什麼會這樣? 首先, 網民扒出所謂外媒全美電視台似乎是家中資宣傳機構,而紅衣女記者卻站在人民會堂以外媒身份提着與中國百姓生活無關痛癢的問題。 更多的爆料讓網民知曉此類記者會只是一場事先安排好的表演,紅衣女更像 一個被刻意安排來扮演外媒的托 。有網民寫出嘲諷貼說: “早就知道他們安排了一幫人代表我們,現在才知道他們還安排了一幫人代表外國人”。對網民來說,這分明就是一場假戲,所以,那位藍衣中國女記者一個任性的白眼就為這場直播大戲加入了即興的成份, 而這種即興的真情流露恰恰是民眾在官方對言論自由實施高壓狀態下最想看到的東西。
在兩會期間,修憲與國務院機構改革本應是網民熱議的焦點話題,但涉及政治議題的討論大多被屏蔽 ,許多微信微博賬號被關閉,涉及修憲的網文很難通過審核,民意找不到表達的出口, 因此那個鄙視造作虛假的白眼就成了民意的載體。人們藉助這個白眼表達各種不滿。 一個表情包截圖下的 字是這樣的: 在這個沒有話語權的地,這就是我的語言 。

白眼事件發生後不到一天, 網絡上調侃反諷文章鋪天蓋地,但又很快被封殺, 現在能看到的只是一些標題。有些文章只是簡單地表達憤怒,但文章後面的跟帖卻能讓人看到真實的民意表達,比如有跟帖說:  “當大家失去了表達的自由,突然有人告訴我們還有表情的自由!”,另一個跟帖說: “裝假的大會,事先安排好的記者提問,唯有這個白眼是真的,是發自內心的”。 接下來的跟帖說: “有了 這個白眼插曲,才第一次感覺大會和地球上主流國家的大會一樣,有了人間煙火, 自此後,和扭曲人性的假大空語言說再見 ”。 另一個跟帖是這樣說的: “ 一個記者翻白眼搶了兩會的風頭成為熱門 ,是人們的口味變了嗎? 我想不是。越來越嚴格的審查環境和自我閹割,讓人們喪失政治討論的資格,所以都自覺不自覺地去討論看起來更安全的話題”。還有網民留言說: “翻白眼女記者爆紅說明什麼? 說明我們實在太渴望在這虛偽、 浮誇、粉飾太平的修羅場里 ,能有一些屬於人類的反應了 !”。

在一篇題為《 一個白眼背後》的網文中,作者寫道: 中國記者給所謂美國記者一個白眼,瞬間醞釀成大事件......深刻、真實地反饋了社會對於假大空的態 度。...... 一個白 眼,多種解讀,從中可以看到世道人情,真假善惡。

有網民說,白眼不是對女記者翻的,是對謊言翻的,是對檯子下面所有潛規則翻的,是對一意孤行讓歷史悲劇重演的人翻的。

大部分與白眼相關的網文已經封殺,正印證了一篇題為《 一個畫時代的白眼》的網文作者所寫: “ 一個白眼讓 一個時代抱頭鼠竄,一切把自信掛在嘴上的都是那麼弱不禁風 。時代的表情包將隨着歲月永遠流傳......這個白眼將不朽,而一 些號稱不朽,在此刻已經腐爛。...... 一切都在不經意間,一切不經意都是必 然,一切沉默都醞釀著白眼,一切白眼都是一道閃電,一切閃電都會把沉寂的黑夜擊穿”。

另一篇題為《史上最牛的打假》這樣寫道: “為啥藍衣女,雙眼一翻,能翻出如此驚天動地的效應?  就兩個字:打假!”。 文章說: “ 一場華麗麗的盛會,就這樣被藍衣女電眼一翻,翻出了假得不能再假的難堪。當 一場盛會沒幾個是為蒼生說話的,都是為帝王唱頌歌的,那一切就都是假的......”。作者在文章結尾說: “啥叫普世價值? 就是堅決打假,讓人活出人的尊嚴,視說人話做人事為天經地義,而不是上上下下無視人的尊嚴,假到一起,假成了笑話, 假成了悲劇。”

有一篇倖存的  ,題目是《多年以後,我們回憶起這個時代,或許只記住一個白眼》,作者在文中寫道: “事實上,面對虛偽不公,很多人或許已喪失了翻個白眼的能力或勇氣,勇氣歸根到底也是一種能力 ,一種天生具有的自由意志, 一種不該泯滅的天性。......  一種我們喪失了用聲音表達不滿的能力 ,喪失了用眼睛看到真相的能力 ,喪失了面對強權轉身就走的能力 ,喪失了對苦難感同身受的能力 ,喪失了對反抗虛偽不公者賀彩的能力 ,從根本上喪失了判斷何為人的能力 。多年   以後,對於曾經苟活的我們,後來者的歷史課本上或許只有一句話: 無能者,木頭人 ,恥辱者。”

 


同一主題

  •   “響水經驗”

    “響水經驗”

    3月21號下午,江蘇省鹽城市響水縣陳家港化工園區發生一起嚴重的爆炸事故。目前事故已造成47人死亡,90人重傷。根據官媒介紹,陳家港化工園區是蘇北第一家取得環保入戶許可“綠卡”資格的化工園區,是響水縣的納稅大戶,但同時也是爆炸污染事故頻發的工業園區。

  • 年利潤上億的成都七中實驗小學食堂給孩子吃黴變食品

    年利潤上億的成都七中實驗小學食堂給孩子吃黴變食品

    中國兩會期間,官媒與自媒體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官媒就像人民大會堂,一片祥和一片自豪,滿滿正能量,什麼突發群體事件負面新聞一概免談,而自媒體反而變成攸關百姓切身利益的信息載體。

  • 兩會期間 鐵絲網隔離人民和人民代表過分嗎

    兩會期間 鐵絲網隔離人民和人民代表過分嗎

    中國第十三屆人民代表大會及政治協商會議本周在京召開,說北京進入“戰時”戒備狀態一點不過分。人大代表下榻酒店外及周邊居民小區三步一崗五步一哨,隨處可見協警特警的身影,聽北京“的哥”說,每天早上,從人大代表下榻的各個酒店到人民大會堂的行車路線一律封路。

  • 一幅漫畫 一段視頻

    一幅漫畫 一段視頻

    一幅漫畫這兩天刷屏社交網絡,畫面是一輛正在過橋的火車,車頂上坐着一頭舉杯自嗨的豬,火車所經之處,行人車輛為之讓路,一看就是配合越南川金峰會的諷刺畫。川金會不歡而散的結局似乎是中國網民意料中的事,只需看看這幅漫畫投射出的嘲諷與荒誕,就不難對八零後獨裁者金正恩做出一個基本判斷: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 一個視頻引發的爭議

    一個視頻引發的爭議

    近日,中國東方衛視聯手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打造播出了一檔政論節目,圍繞中國政治,社會,經濟敏感議題,邀請中國研究院特聘教授張維為,以討論會的形式予以解答,可以看出,這是中共文宣努力講好中國故事的又一次嘗試。為宣傳這套節目,編導組以編前會的形式拍攝了一個短視頻,這個視頻日前在社交平台引發不少爭議。首先看到的是獨立學者榮劍的發帖:“煞有介事,裝腔作勢,自以為是,一本正經地討論吃屎比吃飯好!”這話聽來粗糙,但觀看視頻後就發現這些用詞並不為過。

  • 中國科幻電影《流浪地球》引熱議

    中國科幻電影《流浪地球》引熱議

    本周,一部國產科幻電影《流浪地球》在社交平台引發熱議。起初在朋友圈看到的是網友曬出的電影票,電影票下方赫然一行文字是這樣的:“只有中國共產黨能夠就地球”,如果這不是高級黑,只能說這樣的宣傳力度一定是納粹宣傳部長戈貝爾望塵莫及的。

  • 春聯 魔術與新春寄語

    春聯 魔術與新春寄語

    乙亥豬年伊始,先與聽眾朋友分享幾幅從微信朋友圈捕捉到的春聯。來自微友“天鵝湖舞曲”的發帖,上聯:送陳年 舉國同心除陋習,下聯;慶新春 神州共識吃包子。橫批:主權歸民。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