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第一次播音2018年7月21日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8年7月20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0/07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0/07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第一次播音2018年7月21日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旅法學者劉學偉談美朝高峰會

作者
旅法學者劉學偉談美朝高峰會
 
金正恩與特朗普 路透社/KCNA handout via Reuters

近年來,朝鮮半島局勢始終吸引着世人的目光。不過,緊張的半島局勢近來出現了轉機。隨着金正恩邀請特朗普舉行高峰會的提議,長期處於衝突邊緣的美朝兩國關係明顯緩解,令世人普遍舒了一口氣。應該說,朝美峰會如能如期舉行,將構成兩國關係的一個重大突破。如何解讀美朝高峰會?此一峰會最終能否實現?對此,旅居法國的歷史學博士劉學偉先生向我們闡述了他的看法。

法廣:金正恩向特朗普發出會晤的邀請,傳達了怎樣的信號?

劉學偉:主要的信息是金正恩可能已經承受不住中國也積极參加的以正式的聯合國名義實施的全面制裁,打算見好就收了。朝方可能認為,他們的核試和長程導彈試驗已經基本完成,已經足以作為正式的籌碼用來交換重大安全利益了。主動,但當然有條件的棄核,是金正恩開出的讓全世界,也包括特朗普/美國都大吃一驚的新價碼。

我現在對朝鮮的意圖的判斷和特朗普一樣,認為他們很可能是有誠意的。

但是有一個重大的不明朗發展是,在美國宣布準備與金正恩會晤之後,朝鮮官方至今沉默已達十多天,沒有任何進一步的呼應出現。本人相信這並不意味着整個事態子虛烏有,韓美兩方自作多情。可能朝方對特朗普的熱情感到有些出乎意外,還需要一點時間來形成正式的和具體的回應立場。

最新的消息是3月20號,朝韓雙方在板門店開會,商定約160人的韓方藝術團將在近期訪問平壤。還聽說4月底的文在寅訪朝的準備工作正在密鑼緊鼓進行中。

法廣:你如何看待特朗普與金正恩將舉行會晤的消息?依照你的觀點,此一會晤最終能否如期實現?

劉學偉:這當然是朝鮮/東北亞核危機的一個重大發展。這個金/特會晤實現的可能性至少還是存在。本人並不認為這完全是金正恩的一個花招。因為如果這樣,特朗普/美國最終還是會發現這僅僅是一個拖延時間的騙局,那個雷霆之怒朝鮮未必招架得住。因為,這樣特朗普/美國的更激烈行動就有了道義上的很充分的正當性。

我發現,很多其他人也這樣認為,金正恩在近年來與美國的核對峙中,表現出一種遠超世人想象的博弈能力,以至於在朝鮮如此孤立弱勢的情況下,面對其它美中俄日韓五個當事方的聯合壓力,居然能不落下風,甚至還能取得相當的主動地位。本人期待他不會把大局玩脫,最終能達成一個各方都可以接受,也符合朝方基本利益的協議。

我對特朗普在此事上的決斷力表示高度讚賞。美朝之間的核衝突已有二十多年歷史,歷克林頓、小布什、奧巴馬三屆總統而無法解決。如果在特朗普總統任內解決,自是大功一件。那對共和黨在美國今年的中期選舉和他兩年後的爭取連任,都會大大加分。甚至諾貝爾和平獎都會大大有望。而且這個獎金正恩也很可能有份。一如1973年,巴黎和談後基辛格和黎德壽共享諾貝爾和平獎。

法廣:你認為朝鮮會信守棄核的承諾嗎?

劉學偉:這是美方接受談判的絕對必要先決條件。我們且看談判開啟以後,會出現什麼樣的變化。有人認為朝鮮會提出“雙方同時棄核”的要求。個人認為這是無稽之談。

一般推測,朝方開出如此高價碼,要求的對價絕不可能低,談判過程不可能一帆風順。但認為“朝方絕不可能棄核”,本人也認為過於武斷。因為這樣一切談判就只能是騙局。除了爭取出幾個月時間之外,對朝方就並沒有其它戰略利益。結果就只能是更嚴厲的制裁和越來越大的動武風險。

中國武聖孫子早就說過:“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在今天東北亞那個群虎環視的環境中,全面戰爭代價和風險都太大,各家都只能至多玩“戰爭邊緣”政策。個人以為,那個不可逾越的“邊緣”差不多都已經被美朝雙方玩到,其餘相關各方也已經陪玩得很辛苦並艱難了。

法廣:他們可能談成一些什麼?有沒有預測?

劉學偉:在安全保障方面,朝方開出的棄核的對價,最高可能是要求美軍撤出韓國。個人以為這不可能達到,但作為開談時的要價未嘗不可。然後更可能的當然是簽訂結束韓戰的正式和平協議和與美國建交。由於朝鮮也是聯合國的正式成員國,這個朝美建交對美國和韓國應當都並非不可能接受的苛刻條件。再然後的很低的價碼就是停止每年舉行的韓美軍演。這個要價似乎太低,不可能成為朝鮮棄核的對價。無論最後達成什麼協議,確保承認朝鮮現在政體的安全合法,都是絕對必要條件。

除了這些安全方面的要求,完全解除國際制裁自是必然條件。此外自然還會有一系列的經濟補償方面的要求。比如給油給糧食,提供不可能產生核燃料的輕水核反應堆等。

談判肯定是一個相對漫長(比如一至二年)的過程。以後協議的實施又會是一個更為漫長的過程。這中間,的確都還可能有各種變數出現。金和特兩位領導人都以不按牌理出牌聞名於世,他們會不會在什麼時候變卦誰也說不準。但萬事開頭難,無論如何,現在出現的這個和平契機對全世界都無比寶貴,大家都殆無疑義地必須全力以赴爭取把它做成。中間若是又出了什麼意外變故也只能大家一起來想辦法解決。

法廣:有觀點指,本次美朝高峰會晤,完全沒有顧及到中國的感受,中國被“邊緣化”,你如何看待此一問題?

劉學偉:這個說法過於誇大。因為“朝鮮核試和韓美軍演雙暫停”,“朝美直接對話”是中國的一貫要求。朝鮮如果真能棄核,絕對符合中國的“朝鮮半島無核化”,“絕不允許在半島生戰生亂”的根本立場,中國不僅沒有理由阻撓反對,也不僅限於樂觀其成,而是應當努力協助這件了不得的事業的完成,並通過積极參与其事去努力維護自己國家的利益。

有意見說,沒準美國會與朝鮮達成放棄長程導彈但不棄核的妥協,因為這樣美國就不會受到核威脅了。個人認為這不可能,因為如此周邊其它四國的安全顧慮就會依然存在。就算朝鮮的主要對手是美國,也絕無可能完全不顧及其它四國的利益與要求。

近年來,朝鮮與中國的關係的確並稱不上融洽,朝鮮發展核武絕不是中國樂見的事態發展,否則中國也不會積极參加聯合國對朝鮮的嚴厲制裁。但在朝核問題的當事六國中,美日韓為一方,中俄朝為另一方的基本態勢並未變化。朝鮮與美國單獨媾和甚至“帶槍”“賣身投靠”,與中國或俄國為敵的可能性並不存在。比如如果要簽表示韓戰正式結束的和平協議,中國直接就是與美國對等的當事方,怎麼可能被迴避?

有人說得好:“數十年後,美國還在不在亞洲並不確定,但中國和俄國一定在。”這是任何一個不瘋狂的謀國者不能不認真考慮的永久現實。

而且除非朝鮮一併放棄發展民用火箭和衛星的權利,否則核彈頭永遠是可以裝上長程火箭向全球發射的。

法廣:如果美朝高峰會談得以實現,中國將如何繼續發揮地區大國的作用?

劉學偉:在這之後,朝鮮的開城和羅先兩個特區應當可以重新開始運營。對朝鮮的制裁都會取消,朝鮮應當得到一個很好的發展機遇。中國的改革開放應當還是朝鮮最可以模仿的成功之路。

再下一步,當然是中國應當努力促進中日韓東北亞自由貿易協定的發展,甚至不妨把三國擴大到四國。總之,只要東北亞自由貿易協定能夠有進展,中國在東亞的棋就會活起來。

中國在東亞地區更遠的目標,10-20年以後吧,應當是支持韓國和日本成為真正獨立國家,美軍撤出東亞,並可以此為條件支持韓國統一。然後是東北亞、東南亞結合成一個包括東亞所以國家的大東盟。

我一貫認為,現在中國的國際發展大戰略“一帶一路”有向西和向東兩個方向。這個向東的方向,比通過中亞的穆斯林地區的向西路線更安全更有利益,至少是兩個方向互不衝突。

  • 廖天琪:劉霞意外獲釋令劉曉波追憶活動盛況空前

    廖天琪:劉霞意外獲釋令劉曉波追憶活動盛況空前

    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逝世一周年祭日的當天,7月13日,在德國著名人權牧師若蘭特-庫納先生及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女士的共同主持下,柏林舉行了一場紀念活動。這場活動籌備已久,尤其隨着劉曉波的遺孀劉霞脫離軟禁、抵達柏林而備受關注,並吸引了多國媒體。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女士接受了本台採訪。

  • 夏明:北京放行劉霞並不是一個具有標杆性的事件

    夏明:北京放行劉霞並不是一個具有標杆性的事件

    7月10日,中國異見人士、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遺孀劉霞獲得北京政府准許,離開中國抵達柏林。近年來,劉霞一直在家中受到軟禁,很難與外界取得聯繫。不過,國際社會始終沒有放棄為劉霞獲得行動自由的呼聲。劉曉波去世一周年的前夕,劉霞獲准離開北京,頗令國際社會欣慰。紐約市立大學教授夏明先生就劉霞抵達柏林的相關事宜向我們闡述了他的看法。

  • 改革開放40周年回顧:星星畫展的破繭而出與落幕

    改革開放40周年回顧:星星畫展的破繭而出與落幕

    2018年是中國共產黨第11屆3中全會啟動改革開放政策40周年。1978年,隨真理檢驗標準的全國大討論,中國社會開始掙脫常年政治鬥爭和意識形態的高壓束縛,迅速活躍沸騰起來。西單民主牆開始集結越來越多的民眾,各種民間刊物不斷出現,星星畫社也在這種衝破束縛的渴望中破繭而出。1979年9月27日,一批藝術家在沒有官方許可的情況下,毅然將自己的作品懸掛在北京中國美術館東側的柵欄上……如果說星星畫展被看作是中國當代藝術道路上的一個標誌性事件的話,它的出現與落幕也記錄著那個年代中國政治與社會變遷的步伐。在今天的公民論壇節目中,我們邀請國際策展人、獨立藝術評論家楊天娜女士和丈夫、自由藝術家楊詰蒼先生談談他們對這一年代中國當代藝術發展的觀察。出生於德國的楊天娜女士80年代中期赴中國留學,她的博士論文關注的正是對1979年到1989年中國前衛藝術創作的符號分析。楊詰蒼先生當時則正在廣州美院讀書,對星星畫派事件記憶猶新,也對此後中國當代藝術的發展頗有獨到見解。

  • 廖天琪談“劉曉波遠行一周年追憶”活動

    廖天琪談“劉曉波遠行一周年追憶”活動

    7月13日,是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逝世一周年紀念日。近一年來,劉曉波的名字絲毫沒有淡出人們的記憶。在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一周年祭日之時,德國將在7月13日舉辦“劉曉波遠行一周年追憶”活動。獨立中文筆會、民主中國陣線、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等民間組織紛紛對這次活動進行了大力的支持。本次活動的組織者之一、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女士接受了本台採訪。

  • 潘永忠談新書:走進中國新聞出版審查禁地

    潘永忠談新書:走進中國新聞出版審查禁地

    在信息高度發達的當今世界,作為社會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新聞媒體承擔著向社會公眾傳遞訊息的重大責任,往往起着主導輿論導向的作用。新聞媒體的自由關涉着廣大民眾利益的大事。但是至今,在全球範圍,新聞媒體自由仍然是許多人夢寐以求的願望。特別是在中國,新聞媒體出版尚受到種種限制。

  • 從李一哲大字報看中國書寫藝術與政治的關係

    從李一哲大字報看中國書寫藝術與政治的關係

    2014年5月,上海外灘美術館舉辦了一場風格獨特的展覽,取名“以退為進”,策展人、獨立藝術評論家楊天娜女士不僅將水墨藝術帶進了當代藝術館,凸出這個中國傳統藝術形式的當代特性,同時也將上個世紀70年代中期在文革末期的中國掀起軒然大波的《李一哲大字報》帶入了藝術殿堂,引人重新思考中國語境下書寫藝術與政治密不可分的關係。2018年5月,策展人楊天娜女士與丈夫、藝術家楊詰蒼先生應邀在安琪主持的巴黎“自由談”沙龍介紹這次展覽的核心宗旨。從展覽籌備過程中的波折,到《李一哲大字報》當事人的感動,再到演講之後的席間談論,兩位演講者相互補充,不僅通過小小的視頻展示將聽者身臨其境般帶回到四年前那次地點遙遠的展覽,更提出了一種藝術欣賞之外的深層思考:我們應當如何面對過去、面對歷史?

  • 夏明談西藏中間道路的價值和意義

    夏明談西藏中間道路的價值和意義

    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流亡海外至今已近60年。數十年來,身在海外的達賴喇嘛始終在努力尋求西藏的生存之路。在經過長時期地探索和思考之後,達賴喇嘛在上個世紀七十年代提出了“中間道路”的主張,其內涵是放棄西藏獨立的立場,在中國的體制架構下,行使西藏真正的自治權。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