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第一次播音2018年9月19·日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2018年9月18日 北京時間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8/09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8/09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第一次播音2018年9月19·日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習近平斷後之舉 分析指中共政權暗流涌動

media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中國總理李克強在日前閉幕的人大會議上 路透社

兩會閉幕幾日,議論最多的還是習近平通過修憲取消了國家主席任期限制一事。習近平為什麼要自己一直做下去,不要接班人,不怕中共“斷後”?另外,新一屆“黨和國家領導人”手中實權減少、部委首長年事偏高、江派團派紅二代暫避風頭諸事也引出種種議論。

除了習王常委的權力都在減弱

分析人士之所以把習王體制稱之為斷後體制,關鍵的問題是這一體制的巨大封閉性。首先,中共黨內鄧時代開啟的集體領導制被肢解,香港『明報』有報道分析,中共最高領導已從政治局七常委變成加上王岐山的“八常委制”,但是八常委一點都不意味着集體領導制。“習核心”已經凌駕於其他七人。除去王岐山,另外六名政治局常委的權力也都被習近平大大削弱。王岐山管轄的範圍將會越來越清楚,但普遍認為他將協助習近平主掌外交外,其他諸如政府、監察諸多領域都將有他的影子。

李克強公認已成為“弱勢總理”,現在連經濟政策主導權也已旁落,直通習的劉鶴將主管經濟。排名第三的栗戰書如果不再兼任港澳小組組長,實權也很有限。汪洋被放在視為“清談機構”的政協,被指已失去任何可以跟習政治對抗的資格;排名第五的王滬寧已被證實不管組織人事及中央黨校,權力比前任劉雲山少,分析指他未來可能“就是一個地位崇隆的師爺”。因此,王滬寧與栗戰書雖然同被視為是習近平的助手,身處高位,但權力均比前任有所削弱。排名第五的中紀委書記趙樂際,又有新任國家監察委主任楊曉渡分攤權力,更不可與前任王岐山相比。常務副總理韓正,角色與前任張高麗類似,年齡偏高,也不可能是李克強的繼承人。『明報』的分析稱,很多部委首長年齡偏高,這一屆將可能會頻頻換人。

六零後似也無望接班

“第八常委”也好,實質上的第二也好,王岐山,已經同習近平一樣,獲得了無限期任職的可能性。在這種情況下,其他人,乃至政治局更年輕的委員,都已“繼位無望”。

從目前布局看,假如習王體制持續維持下去,像一些分析人士指出的習再做幾屆領導人的話,即使已進入政治局的六零後習家軍人馬也難以接班。中共面臨真正的斷後風險。

習近平不希望有人接班的願望在十九大之前兩年已紛傳,被視為儲君,與胡春華十八大隔代指定的六零後接班人孫政才被打倒,他的罪過根據習王的意志需要而定,十九大時指他是野心家,顯然是暗指他有當接班人的“妄想”,不久前他的罪名又變成貪腐。大約習近平廢除儲君的計畫已經圓滿實現。

十九大上,孫政才既倒,胡春華已跛腳,儲君不存,習近平也沒有按照前任領導人的做法隔代指定接班人。

“黨的事業要有接班人”,“紅色江山千秋萬代後繼有人”,這是中共的經典話語,因此,元老們要求習確定他的接班人從邏輯上是成立的。據知情人士指出,江澤民等元老一直叮囑習近平趁早考慮黨的接班人問題。在不能完全拒絕這些“忠諫”的情況下,習王想到了修憲,把鄧小平時代唯一一個朝現代政治過渡的重大舉措,廢除國家領導人終身制廢除,從憲法上取締國家主席、副主席任期限制。從此,習近平三位一體,誰再要提接班人的問題很可能落得“妄議中央”之罪。

習近平難道忘記了鄧小平為什麼當年要推動修憲,廢除領導人職務終身制,而且要把國家主席、副主席任期限制寫進憲法的用心嗎?

中共領導幹部的任期制和退休制,是鄧小平基於終身制的毛澤東晚年發動文革,盛行個人崇拜,給中國造成巨大災難的教訓而建立起的制度規範。在無法改變中共黨國一體,一黨專制的情況下,這一領導人退休制度無論在中共黨內,還是在中國社會都得到了普遍共識。

自鄧小平以來實施的接班人制度,也是為了避免毛澤東時代誰上誰下,誰立誰廢,全在最高領導人一念之間,黨內整天都生活在路線鬥爭之中,社會每天都在依賴政治運動進行恐怖式維持,形成人人自危的持久性政治動蕩。

習近平給中共埋設了一顆定時炸彈

習近平廢除了鄧時代的一套規範,毛澤東時代的個人崇拜捲土重來,習已被新任委員長栗戰書連冠五稱號”核心、統帥、領袖、舵手、領路人“。習王通過政變式的修憲,獲得了永久主席及永久副主席的地位,有點類似毛時代的一個”萬壽無疆“,一個”永遠健康“,但毛最終不可能”萬壽”,親密的戰友林彪也慘死在蒙古溫都爾汗。

為什麼習王對中國剛剛過去的這段歷史充耳不聞?官方的解釋是,為了中國夢的實現,為了“實現中國的全面現代化”,官媒還用習近平拯救了黨和國家的危機語言來解釋其長久執政的合理性。但是,這套語言,經過文革的人都是言猶在耳。這套語言暗示,黨就是習,習就是黨,除了習,中共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人大會議剛剛結束,根據港媒報道,官方層面,習近平今後再干三屆十五年的說法盛行,而中共問題專家鄧律文認為習可能會幹十五年至二十年。這其實是一個習近平一直干到老去的灰暗前景。

中央社引述美國福坦莫大學法學院教授明克勝分析指出,習近平集權,意味着中國走上個人集權老路,中國改革時代告終。但是,習依靠激烈的政治性反腐洗牌,以壓制性手段解決中國集聚的問題,可能預示着一個更不穩定,更不可測,更少希望的社會。香港時事評論人士林和立認為,習強行取消國家主席任期,並不意味着他獲得了黨內大部分人的支持。江曾派、胡錦濤的共青團派,以及紅二代三大勢力仍然在黨內。

不少分析指出,習近平指出的中國夢的藍圖是,只能由他來圓夢。為了實現這一目標,中國只能由中共一黨執政,而中共必須聽命於習近平一人領導。習近平可能為自己埋下了定時炸彈。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