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9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2018年9月19日 北京時間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9/09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9/09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9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熱情和謹慎交雜的加中關係?

熱情和謹慎交雜的加中關係?
 
加拿大總理小杜魯4月15日在多倫多 ©REUTERS/Chris Wattie

小杜魯多去年底訪華未能開啟加中自貿談判,1月溫哥華朝核危機峰會把中國隔離在外,3月特朗普宣布加征鋼鋁稅後配合美國對中國鋼鐵採取措施,北京對渥太華屢屢感到不爽。小杜魯多不僅有親華的父親,在競選時更說“一定程度上欣賞中國”,但執政後加中關係為何不平順。 有專家指熱情和謹慎的奇妙組合,令加中關係百年來起伏跌宕。

 

加拿大皇后大學國際與國防政策中心研究員路易-德勒瓦(Louis A. Delvoie)今年1月在加拿大最古老的日報《金士頓標準輝格報》(thewhig.com )撰文《加拿大與中國關係》,回溯雙邊交往百年歷史,發現加拿大對接近中國的熱情比較謹慎的原因,除人權問題外還有其他因素,如加拿大人歡迎中國學生和遊客湧入,但又擔心中國間諜獲取政商信息,加上源自中國的網絡攻擊和中國國企收購加拿大石油和天然氣行業的意圖。甚至連加拿大安全情報局前局長也警告中國正從加拿大政界招募代理人。加拿大人可能反感中國政治和社會的某些方面,但從國家利益而言,中國又無疑是不容忽視的。

在從事外交及安全政策研究前,德勒瓦曾擔任加拿大駐阿爾及利亞大使和駐巴基斯坦高級專員, 他認為加拿大與中國建立親密關係的首要障礙是地理和文化,政治制度迥異又為其增添了意識形態色彩。100多年前兩國人民首次接觸,當時天主教和新教把中國視為傳教的沃土,遠赴中國的數百名加拿大傳教士深入窮鄉僻壤,傳福音辦學校和診所,深受歡迎,傳教士也稱讚中國人熱情好客和智慧。但中國民族主義者懷疑傳教士要顛覆中國文化,1898年興起義和團運動,數百名傳教士和中國皈依者被殺。

1870年代,中國苦力來加拿大建鐵路,儘管從事的工作薪水低危險大,卻遭卑斯省政客和勞工團體敵視,認為中國人衝擊了勞工市場。渥太華屈從地方壓力,從1885年起對中國移民徵收50美元人頭稅,1900年升到100美元,1904年又漲到500美元,1923年加拿大立法削減中國移民,這是加中關係史上的高度歧視階段。

中國抗日戰爭期間,加拿大醫生白求恩不遠萬里去中國救治受傷的共產黨人,毛澤東的“紀念白求恩”一文成為文革期間中國人必讀的文字,令白求恩至今仍受中國人尊敬。但40年代末兩國關係惡化,加拿大跟隨美國拒絕承認北京政府,並連續20年投票反對中國加入聯合國,1950年代頭三年,兩國更在朝鮮戰爭中兵戎相見,關係跌至最低點。

1959年加拿大農業部長訪華達成出口小麥協議,加拿大實業家和銀行家回國後強烈建議渥太華承認北京政府。1970年老杜魯多與北京建交並於1973年訪華,成為歷史上首訪中國的加拿大總理,他與毛周鄧等友好交談,在這個階段加拿大追求與中國建立友好和富有成效的關係。

老杜魯多之後馬爾羅尼政府增加了與北京的商業往來和官員互訪,但1989年天安門屠殺中斷了一切,加拿大中止了所有官方接觸。1990年代中期,中國經濟改革成果開始顯現,經濟跨越式發展令各國矚目。克里田總理率300名政商領袖組成的“加拿大團隊”訪華,兩國關係走上發展大道。2006年保守黨執政後兩國關係再次降溫,哈珀總理 把人權問題放在首位,但北京堅決抵制對其內政的外來干涉,兩國關係惡化。哈珀政府的立場贏得了人權組織的讚譽,但遭工商界譴責,三年後哈珀改變方向,但為時已晚。哈珀到北京時,遭中國總理公開責備。

小杜魯多對中國的態度一向積極,特別是在特朗普要重審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後,他決心加強與中國的經濟聯繫,談判對華自貿協定也成為渥太華的熱門話題,但當小杜魯多向中國提出涉及勞工標準、性別平等和環境保護的“進步貿易議程”後,形勢再度晴轉陰,因為北京反感他國對其內政的干涉。

 


同一主題

  • 加拿大應對華為進退兩難

    加拿大應對華為進退兩難

    華為自年初被迫撤出美國後,8月又被澳大利亞以國家安全為由阻擊,接下來加拿大是否會步盟國後塵?總理杜魯多表示將“根據事實、證據及加拿大人的最佳利益做出決定”,9月初加拿大通訊安全局(CSE)承認從2013年以來一直對華為電信設備進行安全測試並已採取措施防範其安全漏洞,顯示加拿大暫無意中斷與華為的合作。

  • 沙特王國孤獨的批評者

    沙特王國孤獨的批評者

    沙特與加拿大兩國關係因一條推文鬧僵,成為當今世界奇聞。8月3日上午加拿大外交部發推稱“對包括薩瑪爾•巴達維(Samar Badawi)在內的沙特公民社會和女權活動家被捕表示嚴重關切。加拿大敦促沙特當局立即釋放他們”。加拿大之所以高調發聲,是因為薩瑪爾•巴達維的兄弟Raif Badawi也被沙特監禁,而他的妻兒住在魁北克,是加拿大公民。

  • 台灣旅行法生效加拿大能否借光

    台灣旅行法生效加拿大能否借光

    美國參眾兩院分別在今年初全票通過了《台灣旅行法》,後經總統特朗普簽字後生效,正當人們把注意力集中在美國是否會有下一步行動時,加拿大人卻發現自己的內閣部長上一次訪問台灣已是20年前的事,有學者質疑加拿大對與台灣高層接觸的嚴格限制,是否也到了鬆綁的時候了?

  • 加拿大能否以禁槍來遏制槍支犯罪

    加拿大能否以禁槍來遏制槍支犯罪

    進入2018年以來,加拿大第一大城市多倫多涉槍犯罪激增,7月22日釀成15人死傷的襲擊在加拿大引發了槍支管制的全國性討論,7月30日杜魯多總理在參加槍案受難者葬禮後表示加拿大政府不排除制定手槍禁令以遏制槍支暴力的蔓延。加拿大《環球郵報》更引述一名高級官員的話說,杜魯多將在8月中旬做出決定是否要禁止手槍。

  • 加拿大情報局對“一帶一路”的審視

    加拿大情報局對“一帶一路”的審視

    今年5月2日,加拿大安全情報局(CSIS)根據3月中國問題研討會內容發表163頁的報告《重新思考安全問題--中國與戰略競爭時代》(China and the age of strategic rivalry),其中第五章專門分析“一帶一路”,指其展示了中國的“擴張野心”,不僅“為地區安全形勢帶來變化,也對西方先進工業民主國家的戰略規畫產生影響”,“仔細閱讀一帶一路可以讓西方了解北京重塑世界秩序的野心”。  

  • 中國是加拿大的威脅還是夥伴?

    中國是加拿大的威脅還是夥伴?

    5月2日加拿大安全情報局(CSIS)發布題為《中國與戰略競爭時代》(China and the Age of Strategic Rivalry)的報告後,加拿大政府以國家安全為由阻止中國交建收購加拿大愛康建築公司( Aecon ),為此中國大使盧沙野5月29日撰文《中國不是加拿大的威脅》為中國辯護,稍後簡氏防務周刊政治事務和國防記者魯本-約翰遜(Reuben …

  • G7是否走到終點?

    G7是否走到終點?

    2018年6月在魁北克舉辦的第44屆七國峰會,在各會員國和美國關係的惡化中結束,提前離開的特朗普指示其手下不要簽署聯合公報,並指責東道主加拿大總理杜魯多“非常不誠實”和“懦弱”。明年G7能否如期在法國舉辦?是否如法國總統馬克龍所說把美國放在一邊成為G6,或是如特朗普所願重新接納俄國成為G8,或是乾脆被G20所替代?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