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5月2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2018年5月25日 北京時間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5/05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5/05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5月2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劉霞:曉波走了,這世界上再沒有什麼讓我留戀的

media 法國世界報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妻子劉霞的情況,在5月4日星期五下午上市的法國晚報世界報的國際版面上得到了報道。
文章的標題是:劉霞說:“曉波走了,這世界上再沒有什麼讓我留戀的”。副標題寫道,受到禁閉的諾貝爾和平獎的遺孀絕望地表示中國拒絕讓她去德國。

署名Brice Pedroletti的文章寫道,中國詩人廖義武是2017年7月去世的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及其妻子的老朋友,廖義武決定在劉霞無法去德國的這一事情上打破沉默,劉霞本來應該四月份去德國,可後來又不可能了。 自從2010年諾貝爾獎頒給她獄中的丈夫之後,劉霞這位今年57歲的詩人和攝影師,就一直被關在北京的家中,而她又沒有被指控有任何違法的行為。

異議人士廖義武是“黑暗帝國”一書的作者,在這本書中,廖義武講述了天安門事件後他在中國監獄中度過的幾年地獄般的生活。廖義武近日在好幾個網站上都轉述了劉霞4月30日和他通話時所說的絕望的話。 在第二次通話中,劉霞告訴他,她不再害怕任何事情。劉霞說:“如果我不能離開,我會死在家裡,曉波不在了,這世上沒有什麼東西讓我留戀,死比活更容易。” 在4月8日的一次通話中,劉霞已經提到了死的事情,不過劉霞也說,她沒有器材來將死付諸實施,劉霞隨後在電話里哽咽了十六分鐘。

Brice Pedroletti的文章寫道,自劉曉波逝世以來,德國已經向中國當局表示德國希望接納劉霞。 北京首先要求她在2017年10月的中共十九大之後走,隨後又要求劉霞在2018年3月的人大會之後再出發。

廖義武說,4月1日,德國駐華大使給劉霞打電話,轉達了德國總理默克爾的特別問候,表示劉霞很快可以在柏林打羽毛球 ,這麼說的原因是劉霞時常被允許在北京與親戚打羽毛球。

廖義武解釋說,在柏林,接待劉霞的安排,包括臨時公寓,藝術家獎學金,抑鬱症專家門診,等等,都已經準備就緒。 他說,德國外交部甚至在媒體不知情的情況下,做了到機場迎接劉霞的準備,但劉霞卻一直沒有能夠到來。

由於中國當局確認劉霞享有和任何其他公民同樣的自由,所以廖義武要求劉霞再度向中國政府提出離開中國的請求,可是,劉霞憤慨地說:“ 德國大使館完全知道我的處境,全世界都知道,寫一遍,再寫一遍同樣的東西,能有什麼用呢?”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周四(5月3日)表示:“劉霞是中國公民,中國當局將依法處理這些問題。” Brice Pedroletti的文章援引國際特赦組織駐香港研究員William Nee寫道,對中國政府來說,是時候讓劉霞出國,是時候不再假裝劉霞在中國很自由了。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