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11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2018年11月21日 北京時間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2/1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1/1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11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視頻:為劉霞吶喊的普通法國人Béatrice Desgranges

media 為劉霞吶喊的普通法國人Béatrice Desgranges接受法廣視頻訪問,2018年5月8日。 法廣RFI

法國世界報網站5月15日刊登四十多位法國政界,文藝界,學術界以及公民社會女性代表聯署發表的致中國主席習近平的公開信,公開信呼籲北京還劉霞自由。

在公開信上簽名的四十位女性中有法國政界輿論界的重量級人物,也包括一些來自法國公民社會的普通女性,例如,居住在法國東部的一位退休的女哲學教師貝婭特麗絲·德斯葛朗日(Béatrice Desgranges),她也是劉霞詩作的法文譯者。

這位同劉霞素不相識,既不是漢學家又同中國沒有任何直接關聯的法國人不僅自學了漢語,翻譯了劉霞的許多詩作,而且還充滿激情的在網上介紹劉霞的詩歌以及攝影,繪畫作品。並且還在https://www.change.org網站多次發動呼籲釋放劉曉波以及劉霞的公民簽署活動。究竟是什麼力量推動着這位法國女士?

請點擊法廣對貝婭特麗絲·德斯葛朗日(Béatrice Desgranges)的視頻專訪

为刘霞呐喊的普通法国人Béatrice Desgranges

除了關注劉曉波夫婦以及中國大陸的人權狀況之外,2016年6月9日貝婭特麗絲·德斯葛朗日(Béatrice Desgranges)還在網上發表聯署聲援香港藝人何韻詩,呼籲全球杯葛法國蘭蔻(Lancôme)的產品,在1日之間已有超過2萬人聯署。何韻詩此前在社交網站貼文,反駁中國官媒《環球時報》早前指她是”港獨歌手”、”藏獨”,批評是亂扣帽子,有如文革。而法國品牌蘭蔻(Lancôme)因受到中方壓力,而決定中止與何韻詩的合作。

以下是Béatrice Desgranges製作的有關介紹劉曉波與劉霞作品的視頻鏈接

 La Force Silencieuse de Liu Xia (劉霞的沉默的力量): https://youtu.be/QbCwdXLbcwM

 Le Dernier texte de Liu Xiaobo(劉曉波最後的作品) : https://youtu.be/9chxI7cWtxs

 Les Chaises vides (空椅子): https://youtu.be/avauDd4yuJ4

 L'hommage de Baiducao à Liu Xiaobo et à Liu Xia (巴丟草向劉曉波與劉霞致敬) : https://youtu.be/sOjSY1J9nZw

Comme un arbre en hiver (dit par Marie Holzman) (冬天的一棵樹): https://youtu.be/WpAV3om8Puc

除了中國人權之外,貝婭特麗絲·德斯葛朗日(Béatrice Desgranges)也是中國文學,中國電影作品的熱情讀者與觀眾,

以下是貝婭特麗絲·德斯葛朗日(Béatrice Desgranges)對莫言作品的評論:

Mo Yan, un naturaliste chinois (莫言,中國的自然主義作家) ? (1) : https://youtu.be/qgdClGr-nw0

Mo Yan, un naturaliste chinois ? (2) : https://youtu.be/UnzDbzs9P7c

Mo Yan, un naturaliste chinois ? (3) : https://youtu.be/JTft8IiJOv4

 

法廣視頻採訪文字:

 

法廣: 首先請您簡單地介紹一下您自己。

Béatrice Desgranges: 我是一位退休的哲學教師,我住在Voges 地區(法德邊界的阿爾薩斯洛林地區)。也是左拉研究專家,左拉在德雷福斯(Dreyfus)事件中仗義執言所掀起的維權活動是法國人權聯盟組織的起源。

法廣:您的職業與生活環境都與中國無關,為何對中國人權如此關注?

Béatrice Desgranges : 應該說主要是因為我一向關注人權問題,我很早就關注二戰時納粹集中營的問題。年輕時歐洲本土依然有多個獨裁政權: 西班牙,葡萄牙,再遠一點還有希臘,當然還有前蘇聯及其盟國,之後,還有智利,阿根廷,以及中國所以,對我來說,關注中國人權是自然而然的事。我的學生們都知道索爾仁尼琴, Pliouchtch,知道薩哈羅夫,他們也知道張戎的書 《鴻》,該書的故事最後結尾時就講述了六四天安門事件,他們也知道吳弘達撰寫的介紹器官買賣的書,他們也知道胡佳 胡佳在2008年獲得薩哈羅夫獎,而且還被前巴黎市長德拉諾艾授予巴黎榮譽市民的稱號,我們期待現任市長伊達爾戈也能夠效仿她的前任,將榮譽市民的稱號授予劉霞。而不是將注意力集中在切格瓦拉身上,切格瓦拉鼓吹的是流血革命,而劉霞與劉曉波推崇的則是和平抗爭。

法廣:您一向關注全世界的人權問題,但為什麼特別聚焦中國?以至於要自學中文並且翻譯劉霞的詩歌?

Béatrice Desgranges :我學中文主要由於兩個原因:儘管我對中國的政治體制十分反感,1995年我曾經去中國旅遊,但我很快發現,我們作為遊客行為並不自由,而且我希望能夠與中國人直接的交流,因此我才決定學習中文。但我很快發現中文比拉丁語系的語言要複雜得多,其次,作為哲學學者我對許多問題感興趣,比如說語言與思想之間的關係,學中文也是為了了解中國文字對中國思想的影響。

法廣:六四天安門事件紀念日臨近,29年後的今天,您有何感想?

Béatrice Desgranges :我作為哲學教師,對自由尤其鍾愛,因為無論人們如何嘲笑,認為說人權很傻,或者很迂腐,但是全世界被關在監獄中的政治犯最明白自由人權的價值。天安門事件對我來說至關重要,因為許多人今天依然在西方,聲稱自由民主是西方的價值。中國人並不嚮往這些中國人傳統上就是順民,而在天安門廣場示威的大學生們證明類似的觀點違背事實。從4月15日開始 他們就在廣場示威,而他們所要求的就是民主自由。天安門事件當然給劉曉波與劉霞留下了深刻的印記,劉霞就寫過一首非常美的詩歌,這首詩的開頭就是:這雙眼睛,今晚會回來,同樣劉霞的攝影,畫作中也留有天安門事件的影子。

法廣: 您翻譯了劉霞的全部詩作嗎?

Béatrice Desgranges : 不,遠沒有, 到目前為止大約有四十多首,但願有一天我能夠完成這項工作,因為她的詩作確實太震撼人心了。完全能夠打動我們法國人,因為劉霞的詩作帶有普世精神,她的作品深受西方文化的滲透:我們可以看到瑪格麗特·杜拉斯 Magaret Duras,她寫過一首非常感人的有關Camille Claudel的詩,還有梵高,蒙克,她有一首詩寫的就是蒙克的吶喊,她也經常談到卡夫卡,卡夫卡經常出現在她的作品中,劉霞的作品可以為全世界分享,她所傳播的是普世價值,所以從這個層面來看,她也是我們的姐妹。

法廣: 您能用中文與法文朗誦一首您最喜歡的劉霞的詩歌嗎?

Béatrice Desgranges :我的中文完全是自學的 所以並不怎麼樣,首先我要說的是,當我想到劉霞時,浮現在我眼前的是大家都熟悉的一副畫面:劉曉波的骨灰被撒入大海時,劉霞輕輕地揮手,這使我想起劉霞的一句詩,這是一句十分簡單的詩句:我做了個手勢,沒有人看見我。

劉霞的描述對我來說是令人難以忍受的,在今天的世界上,我們所有人都關閉在各自的小圈子裡,劉曉波死了,我們稍微說了一下,認為就已經夠了。至於他的遺孀今天怎麼樣了,沒有人了解,也不想了解。

最後,為了表達我對劉霞的敬仰,儘管我的中文很差,我想朗誦劉霞的兩首詩,第一首並沒有標題,我把它叫做:冬天的一棵樹

這是一棵樹嗎?

這是我 一個人

這是冬天的樹嗎?

它一年四季都一樣!

另一首我認為對劉霞來說也十分重要,它同樣沒有標題,我把它叫做 : 走向光明:

未來對我而言

是一扇關閉的窗戶

窗內的夜晚沒有盡頭

噩夢從沒有消失

我想去有光的地方

但願劉霞能夠儘快地走向光明!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