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8月1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廣第二次播音2018年8月5日北京時間晚上19點至20點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3/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3/08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8月1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陳破空:無論美朝峰會如期舉行與否,中共都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

作者
陳破空:無論美朝峰會如期舉行與否,中共都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
 
金正恩與習近平 2018年3月28日 路透社

舉世矚目的美朝領導人高峰會預計6月12日在新加坡舉行。各方不免對峰會充滿各種好奇、期待與猜測。然而,隨着美韓兩國年度軍演的展開,峰會的如期舉行似乎出現了變數。儘管朝鮮領導人金正恩曾多次表示,對美韓軍演持“理解”態度,然而,平壤卻以美韓軍演為由,不僅宣布取消原定5月16日舉行的朝韓高級會談,還威脅美國: 美朝峰會可能無法舉行。我們請旅美政治評論家陳破空先生就相關問題闡述一下他的看法。

法廣:首先請談談,你認為,備受各方關注的特金峰會能否如期舉行?

陳破空:現在看來,這個會談還有變數,只不過,隨着中美達成解決貿易爭端的框架協議,朝美峰會如期舉行的可能性又增大了。特朗普和金正恩的峰會已經確立了時間和地點。地點是新加坡,時間是6月12號。之前也做了大量的鋪墊工作。但是由於中、朝、美各方的演繹,卻出現變數。我們看到:金正恩、朝鮮當局最初採取合作姿態,中途卻出現了變臉的趨勢。一方面,突然取消了韓朝峰會,理由是韓美的軍事演習,但是之前他曾經說過,“不以停止韓美軍事演習為對話的條件”,“不以美國撤軍”為條件。現在卻又把停止軍事演習作為一個條件,提高要價。另外,就在停止韓美峰會的同一天,朝鮮又派出了高級代表團去北京,中朝繼續舉行高級會談。中朝關係開始走上坡。所以,這個時候,朝鮮放出不僅是取消朝韓峰會,而且是放風說,也可能美朝峰會有變化,讓美國小心一點。由此可以看出,金正恩和朝鮮有可能繼續玩弄某種花招。尤其受到中共撐腰之後。

法廣:美韓本次年度軍演,為什麼會引發朝鮮領導人的強烈反響?朝鮮甚至認為:這是一次“入侵朝鮮”的“重複性”行為?

陳破空:我想朝鮮應該是在得到了中共背書的情況下才會說這個話。因為事實上在今年,朝鮮、金正恩打出和平攻勢以來,美韓這邊也降低了演習的調子。比如說,為了平昌冬奧會,美國當時推遲或取消了軍演。平昌冬奧會之後說是恢復,由於一些和談,韓朝峰會及美朝峰會的準備,美國在美韓軍演已經可以說是降了規格,或者降了調子。但是,朝鮮也明確表示過,金正恩前段時間明確表示過,不會要求停止美韓軍演作為談話的條件。因為當時他已經無路可走。經濟制裁和軍事壓力已經讓他無路可走。但是現在他又改變了調子。重新對美韓聯合軍事演習提出質疑。這說明他背後發生了一些變化。但是,如果在這個時候,美韓方面退縮的話,停止軍演,那在北朝鮮,金正恩就算佔了上風,他可以繼續要價。但是美韓不停止軍演,那北朝鮮和金正恩就可能找一個理由,可能中斷美朝峰會的理由,不進行美朝峰會了。這背後,金正恩有很多算計。而金正恩的算計,又來自於中共突然的示好與私下勸誡。

法廣:最近一段時間以來,金正恩一改過去做法,高調登上國際前台,這種轉變意味着什麼?朝鮮真的能夠棄核嗎?

陳破空:金正恩華麗轉身是在今年元旦的時候,新年獻詞開始的。他突然伸出了和平橄欖枝。表示要參加平昌冬奧會,要跟韓國舉行和談,要改善韓朝關係等等。我想金正恩這麼做,主要基於兩個壓力。就是說經濟制裁在各方面都已經壓縮到了極點。美國和聯合國不斷提高軍事制裁來回應他的導彈試射和核試爆,另外中國對朝鮮的援助也受到相當大的限制。在空中、陸上,明的不能來,只能在海上偷偷摸摸地送石油,以船對船的對接方式。對接方式不足以供應朝鮮的食品和糧食等大量需求。朝鮮雖然擁有核武器,它並不敢擅自發動進攻。在沒有受到打擊的情況下,它的核武器沒有用。在這個時候,我想經濟困境是金正恩要華麗轉身的原因,要高調地走到國際舞台,發起和平共識。但隨後卻出現變數,當金正恩確定了跟韓國領導人會談或者美國領導人會談的時候,中共卻突然進來插了一腳。中共怕被邊緣化,怕失去半島問題主導權,因此插了一腳。中共的插腳,中共主要因為手裡有錢、有糧,近水樓台先得月,對金正恩來說,就是近在咫尺的援助,隨時可以到手,可以解金正恩的燃眉之急。因為中共的插手和插足,事情就複雜化了。是原本金正恩站上國際舞台以和平姿態現身,後來卻出現了態度上的轉變,做出有可能發生逆轉的事情。外界期望朝鮮真正棄核,但從歷史來看,從金家政權的信用來看,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當然,如果金正恩繼續耍花招,美國川普政府肯定不會讓他輕易過關。

法廣:金正恩最近兩次到訪中國,是否說明中國依舊是朝鮮的主要靠山?

陳破空:我想金正恩兩次到訪中國,這個事情很不同尋常。到不見得是靠山,到是說中共方面不甘寂寞。因為在過去五、六年,其實習近平和金正恩的關係是非常冷淡,互相不承認。金正恩在2011年上任,習近平2012年上任,處於互相不承認的狀態。因為習近平對金正恩是處於觀察階段,以為他權力不穩,而且做了備案,有親中派的張成澤做攝政王,監控大局,試圖通過張成澤來控制朝鮮。另外又試圖扶持金正日的長子金正男,北京予以保護,隨時準備用金正男取代金正恩。金正恩方面對習近平也非常不信任。一方面開始他也認為習近平權力不穩,再有就是覺得習近平對他有敵意。尤其是習近平對金正男的保護。後來發生的事就是,金正恩跟習近平鬥法,金正恩戰勝了習近平。因為金正恩先後殺死了他的姑父、親中派的攝政王張成澤,後來又謀殺了他的同父異母的長兄金正男。使中共手上頓失兩張大牌。習近平可以說搞得灰頭土臉。

後來,又因為習近平為了解決中美之間的問題,尤其是貿易問題,在朝鮮問題上做了相當的配合,跟美國雖然沒有完全的配合,但是做了相當程度的配合,比以前江澤民、胡錦濤時代走得更遠,對朝鮮收緊了各方面的制裁。當然這種收緊是被動的。是在美國的強大壓力下,是在美中貿易爭端升級的情況下。但是後來事態突然發展了,金正恩要靠攏韓、美,要跟韓國和美國實現和解。在這樣的情況下,習近平和中共急了,所以習近平展開了搶人大戰,搶先在韓朝峰會前、在美朝峰會前,搶先把金正恩搶到北京、搶到大連,先後兩次會談。

我想習近平手上唯一的砝碼就是錢,窮得就只剩下錢。量中華之物力結金正恩之歡心。中共做得到。由於中共的金錢發揮了作用,中國巨大的財力、物力發揮了作用,使金正恩又開始考慮轉向。極可能,習近平給金正恩做了很多工作,叫他不要天真,不要隨便放棄手中的核武器,不要放棄手中的導彈,要看看利比亞,卡紮菲和薩達姆的下場等等。這些話有可能嚇住了年輕的金正恩。在這種一嚇一誘的情況下,試圖誘惑金正恩轉向,而且中共通過抓住金正恩、抓住朝鮮,又增加了手中的籌碼、與美國談判的籌碼,尤其是美中貿易談判中的籌碼。也可以解讀為,在美台關係升級的情況下,中共對美國所做的一個報復。中國對朝鮮有影響力,主要是經濟上的影響力。中朝地緣上緊密相連,中國在經濟上對朝鮮有支配力。這是中共手上最大的籌碼,也可以說是唯一的籌碼。

在中美貿易問題上,習近平需要金正恩;而在朝鮮問題上,川普需要習近平;朝鮮要脫困,金正恩又需要在川普和習近平之間周旋。這就是中美還在談判、金正恩還能左右逢源的原因。

法廣:從美國角度看,中國將在特金會中起到怎樣的作用?

陳破空:我們看到兩個消息,如果說特朗普跟金正恩的峰會如期在新加坡6月12號舉行,如果舉行的話,習近平不會缺席。因為中國的外交部發言人已經說了,暗示習近平有可能同時訪問新加坡,也就是說,可能以某種形式參與到這個峰會中來,扮演一個中間角色。要麼是見證的角色,要麼是擔保的角色,要麼是成為其中次要會談的一方。另外,美國白宮也確認說,有可能出現第三國元首,比如說中國的,或者韓國的領導人,出現在新加坡。另外一個可能就是,如果說這個會談破局的話,金正恩不願跟特朗普會談了,他取消,而且他不願意乘那麼遠的飛機到新加坡去,那我就認為中共的破壞成功了,中共就從反向破壞了金特會。也就是說,不管金特會舉行或是不舉行,中共的陰影都存在,習近平扮演了一個重要的角色。這個重要的角色要麼是監控,要麼是威脅,要麼,純粹地,就起一個破壞的作用,我想他在這裡掌握的籌碼是主要看中美貿易談判進展的如何。如果在貿易談判中,特朗普能夠在一些方面放中共一碼,不逼得那麼急的話,習近平有可能在金特會舉行的峰會上起一點積極作用。(當中共和美國達成了貿易協議,中共對朝美峰會的積極作用更可能顯現)。相反的話,就可能起消極作用,破壞作用。總之,中共是非常現實的、非常有算計的。它沒有別的什麼世界和平的顧慮,也沒有其他考慮。

即便在金錢上,中共跟韓國、美國的處境也不一樣。如果韓國、美國要對朝鮮實行經濟援助的話,它的援助是有限的。因為它要經過國會。它是民主國家,民選的總統。它要經過國會的授權,要經過新聞媒體的監督,還有其他司法方面的監督,並不能為所欲為。它使出的金錢都是要出師有名,都要落到實處。但是中共就不同,是一個專制政權。權力集於一黨,而一黨的權力集於一人,一個人可以決定所有的事情。他要援助北朝鮮多少,可以說要多少給多少,只要他願意。他手上的錢可以源源不斷地到達金正恩和北朝鮮手上。所以金正恩就感受到,從西邊、從中國這邊討來錢容易得多,對比之下,如果要去敲詐韓國或美國,相對難度就會很大。

金正恩在掂量、計算,究竟哪一方對他更有利?他現在左右逢源,處於最有利的位置,究竟向哪一方面他能夠取得更好地要價?如果中國方面、習近平方面能夠慷慨許諾,大量地經濟援助,甚至以金錢達到鞏固金家政權的話,我想金正恩對美韓的敲詐可能興趣就會大減。因此不管怎麼樣,不管這個峰會舉行不舉行,習近平和中共都會在其中扮演一個重要的、不可或缺的角色。

  • 潘永忠:健康的政權需要有制約有平衡

    潘永忠:健康的政權需要有制約有平衡

    旅居德國的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秘書長潘永忠先生所著新書《走進中國新聞出版審查禁地》在台灣出版,引發了對中國新聞媒體業發展的普遍關注。潘永忠先生在這部新書中,詳盡地闡述了自古以來,中國新聞業的發展變遷。特別是1949年中國共產黨掌權以來的巨大變化。我們在今天的本節目中,請潘永忠先生介紹一下中共建國之初,傳媒業的發展歷程。

  • 劉曉波遠行一周年:柏林感同身受的紀念

    劉曉波遠行一周年:柏林感同身受的紀念

    各位聽眾,2018年7月13日,柏林葛策馬尼教堂舉行“劉曉波遠行一周年追憶”活動。活動由葛策馬尼教堂與德國著名人權牧師羅蘭•庫納(Roland Kühne)、獨立中文筆會長廖天琪、德國詩人和歌手沃夫-比爾曼、2009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赫塔-穆勒、旅德中國異議作家廖亦武聯合發起,由羅蘭•庫納牧師與廖天琪共同主持。紀念活動,無論是出席者,還是地點選擇原本就別有深意,而劉曉波遺孀在劉曉波逝世周年到來前幾日突然獲釋更使得這次活動的規模遠超出了組織者的預期,不僅德國媒體悉數到場,香港和日本各大媒體也都專門派出團隊。

  • 廖天琪:劉霞意外獲釋令劉曉波追憶活動盛況空前

    廖天琪:劉霞意外獲釋令劉曉波追憶活動盛況空前

    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逝世一周年祭日的當天,7月13日,在德國著名人權牧師若蘭特-庫納先生及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女士的共同主持下,柏林舉行了一場紀念活動。這場活動籌備已久,尤其隨着劉曉波的遺孀劉霞脫離軟禁、抵達柏林而備受關注,並吸引了多國媒體。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女士接受了本台採訪。

  • 夏明:北京放行劉霞並不是一個具有標杆性的事件

    夏明:北京放行劉霞並不是一個具有標杆性的事件

    7月10日,中國異見人士、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遺孀劉霞獲得北京政府准許,離開中國抵達柏林。近年來,劉霞一直在家中受到軟禁,很難與外界取得聯繫。不過,國際社會始終沒有放棄為劉霞獲得行動自由的呼聲。劉曉波去世一周年的前夕,劉霞獲准離開北京,頗令國際社會欣慰。紐約市立大學教授夏明先生就劉霞抵達柏林的相關事宜向我們闡述了他的看法。

  • 改革開放40周年回顧:星星畫展的破繭而出與落幕

    改革開放40周年回顧:星星畫展的破繭而出與落幕

    2018年是中國共產黨第11屆3中全會啟動改革開放政策40周年。1978年,隨真理檢驗標準的全國大討論,中國社會開始掙脫常年政治鬥爭和意識形態的高壓束縛,迅速活躍沸騰起來。西單民主牆開始集結越來越多的民眾,各種民間刊物不斷出現,星星畫社也在這種衝破束縛的渴望中破繭而出。1979年9月27日,一批藝術家在沒有官方許可的情況下,毅然將自己的作品懸掛在北京中國美術館東側的柵欄上……如果說星星畫展被看作是中國當代藝術道路上的一個標誌性事件的話,它的出現與落幕也記錄著那個年代中國政治與社會變遷的步伐。在今天的公民論壇節目中,我們邀請國際策展人、獨立藝術評論家楊天娜女士和丈夫、自由藝術家楊詰蒼先生談談他們對這一年代中國當代藝術發展的觀察。出生於德國的楊天娜女士80年代中期赴中國留學,她的博士論文關注的正是對1979年到1989年中國前衛藝術創作的符號分析。楊詰蒼先生當時則正在廣州美院讀書,對星星畫派事件記憶猶新,也對此後中國當代藝術的發展頗有獨到見解。

  • 廖天琪談“劉曉波遠行一周年追憶”活動

    廖天琪談“劉曉波遠行一周年追憶”活動

    7月13日,是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逝世一周年紀念日。近一年來,劉曉波的名字絲毫沒有淡出人們的記憶。在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一周年祭日之時,德國將在7月13日舉辦“劉曉波遠行一周年追憶”活動。獨立中文筆會、民主中國陣線、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等民間組織紛紛對這次活動進行了大力的支持。本次活動的組織者之一、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女士接受了本台採訪。

  • 潘永忠談新書:走進中國新聞出版審查禁地

    潘永忠談新書:走進中國新聞出版審查禁地

    在信息高度發達的當今世界,作為社會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新聞媒體承擔著向社會公眾傳遞訊息的重大責任,往往起着主導輿論導向的作用。新聞媒體的自由關涉着廣大民眾利益的大事。但是至今,在全球範圍,新聞媒體自由仍然是許多人夢寐以求的願望。特別是在中國,新聞媒體出版尚受到種種限制。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