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9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2018年9月21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1/09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1/09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9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六四”29周年:鮑彤披露趙紫陽不可能“振臂一呼”的原因

media 2008年,李南央與鮑彤的第一次見面。 Courtesy of Li Nanyang

八九“六四”29周年前,毛澤東前秘書李銳的女兒李南央5月30日在《紐約時報》上刊發《鮑彤再看六四》談話錄的第二部分,鮑彤在披露自己是如何被抓進秦城監獄的過程中,也回答了多年來一些人對趙紫陽的一個疑問。

當年擔任趙紫陽助手和政治局政治秘書的鮑彤先生披露六四期間趙紫陽所處處境說:很多人責怪趙紫陽,問:“趙紫陽為什麼不振臂一呼?”其實趙紫陽本人早就處在被監視狀態。趙紫陽到朝鮮去的那一天,也就是胡耀邦追悼會的第二天(1989年4月23日),家裡、辦公室的通訊設備都壞了,接着警衛班全部換人。鮑彤說:“過去我們到他那裡去的時候,警衛戰士都是笑嘻嘻的,一傢伙面孔全換了,全部不認識了。紫陽根本是處在這樣一個狀態。”

鮑彤還說: 5月17日,時任中共中央軍委主席鄧小平在他家召集了趙紫陽、李鵬和姚依林等政治局常委開會,商討針對學生民主運動的應對措施。趙紫陽當天回到中南海的辦公室後對鮑彤和辦公廳副主任張岳琦說:“剛才在小平家裡開了個常委會,做了個決定,打了場官司,姚依林贏了,我輸了。什麼決定我不能告訴你們,因為要保密。” 趙紫陽還說他在會上提出辭職的要求,但未獲得批准。

5月19日早4時50分,趙紫陽在中辦主任溫家寶陪同下,到天安門廣場看望了絕食中的學生,希望學生能結束絕食,並稱“我們的對話渠道是暢通的…我覺得這些問題終究可以得到解決,終究可以取得一致的看法。 ”

5月19日同一天,趙紫陽因頭暈請假三天,沒有參加在北京召開的黨政軍各界幹部大會。三天後(22日),趙紫陽對前來看望的鮑彤說:“我請了三天假,今天是第四天,還沒有人送文件,也沒有人叫我開會。趙紫陽還說:“我看還得開一次政治局會議。我找過溫家寶,要他發個通知開會,他跟我說:‘開不成。現在我中央辦公廳根本沒法子辦公。你要我發通知我可以發,不過發了也沒人會來開會的。’

趙紫陽當時表示:“不管怎麼的,我還是要堅持開個會。如果開會,我要說明一下我的觀點,你給我起草一個東西,我要在政治局會議上講我對學潮的整個看法和意見。”

鮑彤說,他給趙紫陽寫了以上發言之後不久,自己就被抓起來了。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