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廣第二次播音2018年8月5日北京時間晚上19點至20點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0/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0/08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8年8月21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時)北京時間6:00點-7:0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習近平回到北京 麻煩事知多少

media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7月26日在南非金磚國峰會上 路透社

許多觀察家注意到30日『人民日報』醒目的頭版頭條:“習近平回到北京”! 使用這一題目,給人似乎以某種歷史感。比如,文革後期鄧小平回到北京,意味着重新出山,暗示毛時代快要終結了;這一題目好像還有另外的含義,既報平安,又有點像五八年大躍進時髦的那句話那樣威赫:“我來了,喝令三山五嶽開路”。習近平回來了,可是貿易戰才開始,還有北戴河...

官媒用“習近平回到北京”這樣的題目也許只在於強調習近平訪問非洲凱旋而歸。但讓人難免聯想到題目後面的複雜包容。習近平離開北京前,傳言橫飛,有說江澤民等元老不滿習搞個人崇拜,忘記了韜光養晦,弄得中美貿易戰開戰,中國進退失據,上書勸退的;有傳言“一號下課,大海接班”的,所謂大海,指的是汪洋;但有些事情不是傳言,比如“梁家河大學問”的宣傳在官網不見了蹤影;民間發生了塗抹習近平畫像的作為;官方已下令取下在一些公共場所的習畫像,崇拜熱在悄悄降溫;還有一件特別的事情,中國全國人大委員長,習近平的親信栗戰書出來高喊,要確保習核心“定於一尊”,明顯的針對上述說法或現象而去。

習近平回到北京之前還發生了幾件比較重大的事情。假疫苗事件讓中國人心惶惶,憤怒不已,最後,連遠在非洲的習近平都急急出來表態,把假疫苗製造廠家的董事長及一批高管抓了起來,可是同類的武漢生物製品研究所公司被發現造假的情況更嚴重;長春長生的十多個高管和大股東被抓捕,武漢生物的高管和大股東卻安然無恙。而且,武漢生物照舊通過了中國的藥品生產質量管理規範(GMP)藥品生產認證。有人懷疑這是武漢生物“直通北京”的緣故,假疫苗的事,遠遠沒有解決。

假疫苗事件可惡,跟最高領導人關係也許不大吧?但是獨立學者鄧聿文這樣表述:這一事件的爆發,“是中國體制性、系統性腐爛的一個縮影”。在"一人領導"時代,表面上的嚴厲監管實際上會演變成無人監管和無人負責。“沒有公民社會,沒有媒體監督,沒有民眾和行業自治,沒有法律,黨包辦一切,無人負責和作為,只依賴領導意志,中國的體制性和系統性腐爛在疫苗面前顯露無遺。”的確,是習近平終結了中共後鄧時期的集體領導,現在是真正的一人領導時代。

“一人領導”,栗戰書還要高喊確保習核心定於一尊。話語既出,有人預料將會出現“表忠潮“,結果沒有出現這樣的事情,除了公安部長等二三人外,外省大員包括鎮守天津的李鴻忠、北京的蔡奇、上海的李強、重慶的陳敏爾這些親信大員沒有跟着做,軍隊也沒有跟上;沒有出現表忠潮。

比起假疫苗,個人崇拜,接班人問題,定於一尊等等都是直接跟習近平掛鉤。但讓一些觀察家驚嘆的是,當局高壓重重,欲定於一尊,敢於出面直言的仍有人在,就在習近平快要回國之際,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一文在海內外網絡廣泛流傳。這位學者提出四個底線,八個擔憂和八個期待,痛批當局倒行逆施,導致中國政治倒退,突破底線,引發全民範圍一定程度的恐慌。這位學者尖銳地指出:“最為世詬病並令人膽戰心驚的,便是修憲取消政治任期制,等於一筆勾銷了三十多年的改革開放,一巴掌直要把中國打回那個令人恐懼的毛時代……”。

如何制止亂象,平息恐懼,穩定人心,作者提出恢復國家主席任期制,制止個人崇拜和實施官員財產陽光法案,平反六四。

習近平回來了,怎麼辦?下一步是北戴河的閑談會,習近平去不去?去了談什麼?安撫元老還是制服元老?元老們最不滿意的其實有兩大問題,個人崇拜,以及接班人問題,個人崇拜習近平似乎有後退的餘地,接班人問題習近平會不會做出讓步?廢除國家主席任期制的前奏,就是在十九大上奏響的,在習近平王岐山強力作用下,首先廢除了中共幾十年摸索出的唯一一個黨內程序性接班規則:隔代指定接班人。

習近平能否按照學者許章潤所提,在今年召開特別人大會議,或者利用明年兩會機會,重新恢復國家主席任期制?

許凱認為:接班人問題不解決,習近平就會永遠面臨黨內元老和黨外“謠言”的雙重“折磨” “在接班人問題上,習近平是趁熱打鐵直指二十大連任,同時讓習家軍全面佔據要職為自己保駕護航,還是以“緩兵之計”暫時妥協讓位,以老人干政的方式影響下一任最高領導人甚至等待機會重新出山,我們可以拭目以待。”

香港明報則報道政協主席汪洋近來異常活躍,令人猜測他或者成為習近平的潛在接班人。這種說法與前述傳言似乎不謀而合,但令人懷疑習近平廢除國家主席制度,廢了那麼大勁,難道是在給汪洋鋪路不成?

在一些觀察人士看來,從知識人出面批評,到“定於一尊”響應者寥寥,顯見習近平的權威受到了削弱和動搖。香港時評人林和立指出:“最說明問題的是地方諸侯拒絕習總親信發起挺習的‘表態運動’……”“習總權威備受動搖也可以從眾多知識分子冒險撰文批評他復辟帝制、在國內建立超級警察國家,在國外奉行‘亮劍’等危險動作”體現出來。

“習近平回到了北京”,在官媒大標題異常醒目警醒中國人的時刻,中國國內批評他此次非洲行一如繼往的“大撒幣”的聲音此起彼伏:有人批評領導人不顧國內人民在教育、醫療等方面艱難的生存條件,仍然搞虛榮帝國那一套。當然,最嚴重的還是那個中美貿易大戰,像一把懸劍...

習近平現在回到了北京,對上面提到的這些事,作為中國的“一人領導”,掌握着軍權、警察,習近平會等閑視之?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