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2018年11月19日 北京時間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8/1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9/1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8年11月19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時)北京時間6:00點-7:0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假疫苗人神共憤為何難根除

media 假疫苗醜聞爆發後在全中國震蕩 網絡照片

長春長生假疫苗醜聞引發全體中國人震驚,習近平怒斥“惡劣”,製作假疫苗的公司老闆及一干高管統統被抓捕,然而問題解決了嗎?

中國的問題疫苗歷來有自,為什麼大家這次憤怒到這種程度,差點要人人喊殺?因為假疫苗可能已經注射到自己的孩子身上,因為這讓他們的恐懼和擔憂喪失了底線。

大禍非一日釀成,問題疫苗十幾年前就有記者和維權律師在那裡調查、揭露、報道、以圖引起社會重視,結果調查者最後或被解職、或以某種方式被消失。2010年山西疫苗醜聞曝光後,『中國經濟時報』記者王克勤經過嚴謹深入調查,寫出『山西疫苗亂像調查』,轟動社會,然而不久他就因此被解職了,他所在的報刊老總包月陽也因簽發他的報道被解職了。從此中國少了一名優秀調查記者,疫苗問題越來越嚴重。

敢於出來揭露疫苗醜聞的不止王克勤一人,但他們最後幾乎都遭遇了同王克勤一樣的命運。民眾每一次的憤怒就像一時的大火,熊熊不到幾天,注意力又被別的醜聞吸走,無奈中作別的事去了。

中國類似的醜聞太多,假奶粉、假貨、三氯氰胺、假食品。監管的機構和官員做什麼去了?監管醫藥食品安全的最高機構 中國葯監局這次成了民眾的靶子,曾因三氯氰胺被處分的該局涉事官員孫鹹澤,在民眾關心的熱度減弱之後竟一路高升,一直升到主管藥品安全的副局長,並在這個位置上安然無恙地做到今年二月。

長春長生公司這次被揭露了,老闆和高管被抓了,可是同樣性質,而且比前者流入市場多出二十萬支問題疫苗的武漢生物公司平安無事,問中國葯監局何故,葯監局居然解釋因是“偶發”!有人懷疑武漢生物是央企,在北京有人包庇?

假疫苗醜聞爆發了,有人認為涉事企業重利黑心,問題是這樣的黑心企業多年來揭發出來的還少嗎,說“重利”,當年鄧小平鼓勵一部分人先富起來,開了先河,江澤民的悶聲發大財進一步推動全民逐利,到今天,急功近利的思想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

獨立學者鄧聿文認為這一事件“是中國體制性、系統性腐爛的一個縮影”。在"一人領導"時代,表面上的嚴厲監管實際上會演變成無人監管和無人負責。“沒有公民社會,沒有媒體監督,沒有民眾和行業自治,沒有法律,黨包辦一切,無人負責和作為,只依賴領導意志,中國的體制性和系統性腐爛在疫苗面前顯露無遺。

關注假疫苗的熱度現在差不多過去,但假疫苗的流毒難以散去。您如何看待假疫苗事件的前因後果,歡迎在法廣“大家評說”論壇發表見解。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