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2月23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2月22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3/0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3/0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2月23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美國如何中了北京的公關計謀

作者
美國如何中了北京的公關計謀
 
美國資深參議院範士丹Dianne Feinstein與江澤民合影 網絡

長期以來,美國朝野在對中國政策上分成了不同派別,不論是在共和黨還是民主黨的內部,都有一批有頭有臉的“親中派”。但在特朗普上台,人權等意識形態議題被淡化,只拿中美貿易“說事兒”後,原先美國的那些“親中派”卻不見了,甚至連“親中派”鼻祖基辛格都在改弦易轍。

“親中派”臉變的這麼徹底,並不妨礙美國朝野深入反思:在過去的幾十年里,美國是如何中了北京的“公關計謀”的。“公關”這個概念是在美國創造的,它把赤裸裸的商業金錢因素包裝成中性並潔凈的“公共關係”,也成了共產黨中國手中的利器之一。

美國媒體最近曝光:中國情報機構曾經買通美國資深參議員範士丹加州辦公室的一名僱員司機。該僱員向中國報告本地政治機密,並代表範士丹跟中國官員聯繫,跟華人社區打交道。特朗普在推特說,範士丹領導通俄門調查,“現在她是否要調查她自己呢?”

倫敦政策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文嘉頓(Ben Weingarten)在《The Federalist》撰文說,在過去40年,沒有一個美國政界人物比資深參議員範士丹(Dianne Feinstein)跟中共最高層維持着更深厚、更長久、更友好的關係。他們的關係可以追溯到1979年美中建交時。美中建交之後不久,時任舊金山市長範士丹就跟上海建立了“姊妹城”關係。之後範士丹帶領一個市長代表團、並攜帶投資者丈夫(Richard Blum)來到中國。

在八十年代,作為舊金山市長,範士丹跟上海市長江澤民建立了密切友誼。這極大提高了範士丹的外交地位。就在範士丹升遷到參議院外交和國家安全領域重要位置之時(先是擔任外交委員會成員,後擔任情報委員會主席),江澤民也升遷為中共最高領導人。範士丹和江澤民在1980年代經常互訪。江澤民曾經在舊金山停留,跟範士丹及其丈夫共度感恩節。江澤民據說曾經跟範士丹共舞。範士丹夫婦也多次受邀訪問北京。其中一次是在1996年跟江澤民在中南海舉杯共飲。在2000年五月,範士丹遊說給予中國永久最惠國待遇。

文嘉頓撰文說,範士丹跟中共的交易必須受到調查。他也提醒說,除了範士丹之外,北京還跟美國政客培養了多少關係?僱傭了多少間諜?

新聞和政治網站“The Daily Beast”日前還發表一篇調查性文章說,中共不但在華盛頓政治圈聘請遊說和公關公司為其利益代言,而且也僱用了眾多的前美國官員和議員作為遊說者,其中包括前眾議院議長博納(John Boehner)。

博納在2015年卸任眾議院議長後,加入了“Squire Patton Boggs”公司,擔任戰略顧問。這家遊說公司長期代表中國駐華盛頓大使館,為其提供美國國會事務方面的諮詢。

今年6月4日,美國國會眾議員史密斯等6名跨黨派聯邦眾議員,共同提出了《反制中國政府及共產黨的政治影響力行動法》草案。提案指出,中國透過“組織協作、隱蔽方式,利用虛假信息,輿論操縱,經濟脅迫,有目標的投資,腐敗,或學術審查,來脅迫和腐化美國的機構或個人,使他們做出有利於中國的決定。”

提案首次要求國務院和情報機構,調查中國操縱政治影響力的情況,編寫報告提交給總統,同時提供應對方案。

除了將反思目標放在美國政客之外,越來越多的美國人現在也反思2000年美國國會給予中國永久性最惠國待遇的決議,懷疑該決議為之後的中美貿易不平衡及其衝突埋下了種子。

前美國國防部官員、哈德遜研究所中國戰略中心主任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7月19日出席國會聽證時表示:北京在1995至2000年期間是通過系統性造假,欺騙美國國會,才使得美國國會通過給予中國最惠國待遇的決定,為中國加入世貿鋪平道路。

白邦瑞提到一位化名李女士的“中國出走者”透露的信息:她曾參加中國政府的多次秘密會議,當時中國領導人江澤民的策略是“不遺餘力”地支持美國國會擬投贊成票的人,同時有意壓制有股中國政府重商主義經濟戰略的信息。北京研究了美國政治上的錯誤路線,並利用美國外交政策界的內部分歧進行滲透和操作。北京的這項含宣傳和間諜的項目,其複雜程度甚過美情報界對此做出的最大猜疑。

北京的“公關計”取得了成功,連美國總統克林頓都深信不疑。而據白邦瑞透露,在關於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辯論中,美國總統克林頓未同意在貿易協議中加入國會提出的條件  要求中共改變兩千至三千名中國政治犯的命運。
 


同一主題

  • 美國專欄

    “愛國華人”把美國華人推入險境

    想了解更多

  • 明鏡書刊

    美國手握兩大殺手鐧,劍指北京人權問題

    想了解更多

  • 中國/美國

    美國親中生意人誤導習近平看特朗普走眼 貿易戰陷尷尬

    想了解更多

  • 特朗普會劉鶴氣氛樂觀 美中談判細節不詳

    特朗普會劉鶴氣氛樂觀 美中談判細節不詳

    美國總統特朗普周五晚間會晤了中國貿易談判團領頭人,習近平特使劉鶴。兩人均對中美談判達成協議表示樂觀。不過,談判往後推遲到星期天,似乎透露出樂觀情緒籠罩下的談判仍然有一些十分棘手的細節難以化解。

  • 沙特王儲訪北京 北京利雅得各有所求

    沙特王儲訪北京 北京利雅得各有所求

    因卡舒吉事件在西方聲名狼藉的沙特阿拉伯王儲薩勒曼21日來到亞洲之行的終點站 中國。他將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薩勒曼此行被視為向西方顯示“沙特在亞洲有朋友”,他到北京前訪問了巴基斯坦和印度,但訪問北京大約是這次亞洲行的高峰。

  • 美中貿易談判第八輪:醜媳婦見公婆還是皆大歡喜?

    美中貿易談判第八輪:醜媳婦見公婆還是皆大歡喜?

    已經進行了七輪的美中貿易談判一直是撲朔迷離,因為議題敏感重大不可對外泄露干擾談判進程,所以外界一直不得要領。中美雙方一方面要告訴外界談判艱難,另一方面又不能讓國際股市過於失望而一瀉千里,所以矛盾的信息不斷傳出。現在臨近3月2日的時間大限,如果不能談出皆大歡喜的結果,醜媳婦見公婆的時候也是要到的,中美雙方的第八輪談判不得不加快節奏進入主題。

  • 中國科技新用途:成人手機學習洗腦/孩子讓機器人代抄寫

    中國科技新用途:成人手機學習洗腦/孩子讓機器人代抄寫

    今年元旦後,中國強力推動中共黨員在手機上下載宣傳習近平思想金句的“學習強國”App,並透過積分制變相強迫黨員使用。另一則令人腦洞大開的消息是:一些中國的中小學生購買一款機器人當作“抄寫神器”,以完成春節後寒假的一大堆低級重複的抄寫作業。把兩件風馬牛不相及之事連在一起的,無疑是體現高科技新用途的中國特色。

  • “求是”傳出習近平“黨大”強音,說給誰聽?

    “求是”傳出習近平“黨大”強音,說給誰聽?

    中共理論刊物“求是”雜誌最新一期刊出習近平去年8月在中共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第一次會議的部分講話。 這篇體現習近平“黨比法大”思想的黨內舊文為什麼要在現在發出?說給誰聽?這是否與中美貿易戰有關係?如果有,那麼特朗普總統是否能聽懂呢?

  • 慕尼黑安全會議:美國副總統彭斯直話直說

    慕尼黑安全會議:美國副總統彭斯直話直說

    第55屆慕尼黑安全會議本月15日至17日在德國城市慕尼黑舉行,今年該會主題包括美中俄之間的大國競爭。美中緊張關係也被會議組織者列為今年10個主要安全議題之一。美國副總統彭斯在慕尼黑安全會議上直話直說,不迴避所有具爭議的安全問題。

  • 美中貿易談判漏網之魚:美教授吳修銘指出是中國互聯網貿易壁壘

    美中貿易談判漏網之魚:美教授吳修銘指出是中國互聯網貿易壁壘

    紐約時報英文版觀點專欄最近發表哥倫比亞大學法學教授吳修銘(Tim Wu)的評論,認為美國在和中國進行貿易談判的時候忽略了一個重要的領域,那就是中國的互聯網貿易壁壘。中國當局屏蔽了幾乎所有的外國互聯網競爭對手,而中國互聯網公司卻利用美國的開放市場開疆拓土。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