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11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2018年11月19日 北京時間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8/1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9/1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11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官媒全版都是習近平 美不美

media 8月6日『人民日報』頭版 網絡照片

中國這幾天舉行非洲峰會,峰會之後還有非正式峰會,官媒頭版全被“習近平會見誰誰誰…”黑體標題覆蓋,覆蓋到連縫子也不留。從標題看,習主席權力無邊,名字覆蓋了全版,報紙淪為一張乏味的菜單。看那官媒的樣子,好像並不想讓人看。

9月1日到9月3日,『人民日報』連續三天,每期頭版的11篇文章全是關於習近平的報道。峰會結束後,非洲的許多代表團還繼續留在北京,與中方商談具體援助事宜,『人民日報』9月6日故伎重演,又來了滿滿一版,與3號相比,頭版標題也是一字不差:“習近平會見、出席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的部分非洲國家領導人和國際組織負責人”,也是11則,也都是“習近平會見….云云”。

『人民日報』的做法引起批評,新華社9月5日似乎出來解圍,發表了“連軸轉!習近平的一天這麼過”。『人民日報』不甘落後,6日發表一篇幾乎差不多的長文:“12小時日程滿滿;習近平主席北京峰會的一天”。其實,『人民日報』自媒體號前兩天就發表了“習近平主席這兩天有多忙?看看人民日報一版就知道了!”原來人家把這樣“開列菜單”看的很光榮。

這裡面有多少有趣的內容,沒有,新華社列出幾個數字,自問,“這是什麼?”自答:“這是習近平主席在8月31日、9月1日、9月2日分別與來參加2018年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的外賓進行會晤的場次”。

領導人會見外賓的場次,也成了新聞。然後堆砌了一大堆名字:會見索馬里總統;會見博茨瓦納總統;會見喀麥隆總統;會見尼日爾總統;就這樣一直會見下去,習近平會見了非洲53國總統。

9月3日,沒有雙邊會晤,上午、下午“各一場大聚會”;習近平先出席中非企業家大會,發表『共同邁向富裕之路』演講;接下來出席中非峰會,發表『攜手共命運 同心促發展』演講。“繁忙了幾天,習主席的高密度、高強度節奏仍在繼續…….”

9月4日,習近平與53個非洲領袖,“圍繞着一個超級圓形桌坐了下來”。新華社還讓讀者想象,那張桌子的直徑多大?26米。報道稱,第一階段會議結束,已到正午,“習主席顧不上休息,匆匆吃過午飯,又和非洲領導人們回到了大圓桌上,開始第二階段的會議”。

會議一直開到7點45分,習近平又去與肯尼亞總統“親切握手”。接下來的幾天,“習主席還將分別與20多位非洲國家領導人進行會晤”。習近平大談中國肯尼亞友好餘音未落,肯尼亞警方衝進中國央視內羅畢分部搜索非法勞工;一位中國投資人在肯尼亞諷刺人家的總統長得像猴子,已被肯尼亞當局以涉種族主義罪行逮捕。

這場峰會,中國宣布拿出來六百億美元援助非洲,但是國際上關於非洲落入中國債務陷阱的說法此起彼伏,中國民間大撒幣的討伐聲也沒有間斷過。

再說新華社那篇報道,覆蓋習近平三天的活動,人民日報6日這篇,報道習近平12小時連軸轉。習主席這樣忙,新華社報道稱,這是中國對非洲的深厚情誼,“相信他們也一定感受到了。”人民日報報道稱,習主席“這份忙碌背後,則是中非兄弟般的情誼和中非合作更可期待的美好未來!”

兩大官媒都說得口乾舌燥,說得幾乎重複的內容,幾乎重複的詞彙。人民日報六號還宣告:“峰會雖然已圓滿閉幕,但在接下來的幾天,習主席還將分別與多位非洲國家領導人進行會晤。”

官媒為何如此自倒胃口?有分析稱,人民日報、新華社的報道都是高層定調、審閱的,中宣部把關,王滬寧指示,總之是上有所好。還有分析稱,前一陣子海外有分析稱,習近平在人民日報頭版出現的次數少了,有時偶爾甚至不出現,是不是有點削弱?官媒於是讓習近平的報道鋪天蓋地。但有人批評說,官媒連篇累牘這樣做,為的是追捧,結果讓人厭煩,收到的是反效果。

官媒費盡了心,習近平費了時間。中國拿出六百億美元援助非洲,卻沒有贏得中國民間多少稱讚,他們仍然形容這是“大撒幣”。雖然非洲國家領袖讚揚峰會成果,但他們國家的輿論卻比中國自由的多,肯尼亞大報The Standard刊出了一張漫畫,一隻象徵著中國的巨大母豬,下面是一群代表非洲國家的小豬,趴在母豬身上吃奶。報紙頭版報道指出:“現在是時候了,非洲的領導人應該批判性地審視與中國的關係,他們應該利用這次峰會提出尖銳的問題,這種關係究竟有什麼好處?中國是不是跟以前的殖民者一樣,正在不公正地剝削非洲?”喀麥隆作家也撰文指出,非洲不是不可以同中國進行有利可圖的交易,但是非洲國家應該想清楚,自己的利益究竟在哪裡?在關鍵的時刻,非洲能不能向馬哈蒂爾那樣,向中國說不。

官媒體都是討好式的,都是習主席會見,非洲領袖感謝之類,但一些社交網絡上的批評還是不少。有的認為中國自己還未搞好,就到海外擺闊氣,大撒幣;有的懷疑中國的錢落到非洲貪官手中,並未有效提升當地的經濟。另外,兩位中國學者的言論也在網上不脛而走,比如胡星鬥教授建議制定『對外援助法』的舊文,就被當作新作,瘋狂轉發;北大教授張千帆有關中國免除非洲對華債務,應該由全國人大討論通過的文章也在飛傳。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