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2018年9月18日 北京時間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8/09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8/09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第一次播音2018年9月17日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陳破空:美朝已確立了兩國關係改善的大趨勢

作者
陳破空:美朝已確立了兩國關係改善的大趨勢
 
中美朝三國領導人習近平、特郎普、金正恩資料圖片 DR網絡圖片

9月9日,朝鮮迎來建國70周年。像往年的國慶日一樣,朝鮮舉行了閱兵式。按照一般的推斷,70周年是一個值得舉辦重要慶典的日子。但是,朝鮮今次的閱兵規模卻不張揚,金正恩也採取了低調行事的做法。射程可以抵達美國的洲際導彈沒有現身。有分析認為,平壤當局的做法是為了展示與美國舉行和談的良好意願。對此,旅居美國的政治評論家陳破空先生向我們闡述了他的看法。

法廣:朝鮮慶祝建國70周年的規模似乎小於預期,您認為這其中的主要原因是什麼?

陳破空:朝鮮國慶是展示的信號,如果說得個人一點,它在向川普示好。因為它繼續搞了大閱兵、大遊行,也搞了聯歡會,但是跟往年有所不同。往年它都會展示核武力和導彈力量,甚至在前年,就在國慶當天,搞第五次核試爆,去年在國慶前夕,搞第六次核試爆。今年不僅沒有搞核試爆和導彈試射,而且繼續示好,繼續以和平的姿態出現。 這說明,儘管川普叫停了朝鮮問題的談判,主張先解決中美問題、在解決朝鮮問題,但是川普的這一做法並沒有激怒金正恩。這說明美朝關係改善的大趨勢已經決定了,不會逆轉。

自從川普與金正恩舉行了峰會之後,美朝關係改善的大趨勢並沒有因為中國或其他因素而得到改變。儘管有小的反覆,所以金正恩的姿態可以說反映了川普的勝利。在川普開來,是“不戰而屈人之兵”。

法廣:有媒體認為,金正恩採取低調是為了給即將迎來中期選舉的美國總統留面子。您是否認同這種說法?

陳破空:跟中期選舉應該沒有多少關係。我們看到美中朝這次三方關係的互動,對中國來說,它是想極力打朝鮮牌,尤其在中美貿易戰中,打朝鮮牌來牽制美國。川普看到這一點,他就主張把朝核問題放一放,先解決中美貿易問題。這樣中方就打不上朝鮮牌。我想金正恩是另有打算。金正恩是兩頭依靠。他主要依靠中方,因為從中方他可以得到錢、可以得到糧、可以得到它所要的經濟援助,也就是中方的經濟進貢。這對於朝鮮現在來說是解燃眉之急,缺一不可。但是他並不依賴中方,只是利用中方。但他對美國依賴的是,要通過美國獲得它的國際地位,獲得國際承認,這是他的大方向。

金正恩就像上一次、在六月份之前,川普要取消美朝峰會,金正恩就急了,馬上找韓國總統說情,保留了美朝峰會。這一次也一樣。當川普說-因為朝鮮態度反覆、還沒有看到棄核進程-就打算叫停國務卿的訪問,金正恩又着急了,又通過韓國總統舉行韓朝峰會來繼續地穩住美國。同時還提出“第二次川金會”,希望跟川普再一次見面。川普一方面對朝鮮70周年、金正恩的表現表示滿意和肯定,認為他發出了和平信息,另一方面對第二次川金會持開放的態度。所以我想跟中期選舉關係應該不大,還是美朝關係和解的這麼一個大趨勢。

法廣:美朝兩國的談判進展並不順利。8月底,美國國務卿訪問朝鮮的計畫突遭取消,平壤當局在推進無核化進程上是否真有誠意?

陳破空:朝鮮把核武器當成它的生命線。金正恩的父親金正日臨死之前給他留了三句話,第一句話是:核武器是金氏政權的生命線,第二句話是:警惕美國、日本;第三句話是:中國不可靠、不可信。所以金正恩接位以來,他所做的這些、採取的內、外政策都與他父親這三句話有關。一方面,他緊緊地守住核武器,而且繼續搞核試爆、繼續發展洲際導彈來威脅國際社會,或者為他贏得叫板的本錢和籌碼,然後他對美國、日本和其他國家的警惕,就僅僅是警惕,並不認為美國和日本會吞併它。所以他用核武去自衛,同時用核武去緩解與美國和其他國家的關係。通過美朝直接談判來獲得國際承認,進一步鞏固金氏政權。再一個就是“中國不可靠、不可信”,但是中國是可以利用的,在利用中國的時候,中國不僅可以給他進貢,而且他知道中國這個政權不像美國,美國是處處講規矩、講規則,講國際法、國際規則,而中共是不講這些規則,可以違反聯合國決議,向朝鮮提供援助。所以近年來,實際上可以說金正恩是太極拳的大贏家,是處理美中朝三角關係、甚至是處理半島關係的大贏家。金正恩在以核武威脅國際社會的時候贏得了他的籌碼和他的本錢。但是他打和平牌的時候,他迅速地調動了周邊的大國,不僅中國搶先去搞“習金會”,韓國也有“韓朝峰會”,美國也有“美朝峰會”。但是金正恩對核武器始終留一手。外界認為是習近平對他有教唆,又使壞,這是一方面;但是從金正恩本人來說,核武器是他的本錢和籌碼,他不會輕易放棄,他會往後放,但如果他不放棄核武器或者繼續耍花招的話,我想美朝關係不會得到根本的改善。而他政權的危機並沒有解除。所以他遲早是會放,只是他要換取多大的籌碼,他的要價是多少?他向美國和韓國的要價是多少?這是一個問題。而川普會不會給他這個要價?則是另外一個問題。川普對他的要求是:先棄核、再經濟援助。而金正恩試圖要先得到經濟援助再棄核。這樣的遊戲還會繼續進行下去。,

法廣:美朝談判遭遇擱淺,特朗普譴責中國從中作梗。中國在美朝關係中究竟起了怎樣的作用?
 

陳破空:中共歷來把朝鮮當成一張牌來打。尤其習近平政權上來更是如此。習近平跟金正恩的個人關係是互相冷淡,冷淡了五、六年,而且開始時是互相不承認。直到朝鮮發生了變化。韓國總統文在寅發起了和平攻勢。金正恩響應這個和平攻勢。所以韓朝峰會舉行前,中共才着急了。習近平着急了,可以說不顧他與金正恩之間的交惡,或者是冷淡,也不顧金正恩曾經先後殺死了親中派的姑父張成澤、又殺死中方所庇護的他的長兄金正男,不顧過去的這些齷齪和交惡,顯示出了習近平的急迫,他要趕在美朝關係改善前,改善中朝關係。所以中方把朝鮮當成牌來打,對美國來說,它認為美國有求於它。如果它對朝鮮的經濟制裁緊一緊,就能在美國這邊得到好處。如果對朝鮮那邊松一松,朝鮮對美國叫板,中共就會贏得跟美國博弈的一個戰略籌碼,認為美國畏懼它。但是美國偏偏上來一個不尋常規辦事的、獨立特行的川普總統。川普並不吃這一套。一方面他直接地去改善美朝關係,把中國放在一邊,另外如果中國要打朝鮮牌的話,他乾脆就把事情挑明,同時把朝鮮問題放一放,讓中共無從着手。面對川普這種變化多端,神秘莫測這麼一種決策,習近平其實沒有辦法。習近平的確想打朝鮮牌,但是目前看來,朝鮮牌打不起來。現在習近平唯一能做的就是金錢,就是向朝鮮進貢。也就是窮得只剩下錢。金錢成了維繫中朝關係的唯一紐帶。如果習近平不再撒錢,不再撒幣,不再對朝鮮進貢和援助的話,中朝關係立即冷淡下來,朝鮮立即就投降美國。所以習近平也只能用金錢最後一招去穩住朝鮮了。但是穩住朝鮮僅僅是穩住表面上的友好關係。朝鮮實際上已經發生了根本的位移,位移到了美中兩國大國之間,左右逢源,一方面跟中國的關係沒有斷,經濟關係沒有斷;另一方面是面向美國。

所以整體來講,這次朝鮮舉行慶祝(建國)70年的大會,習近平派了特使栗戰書去祝賀,自己也發了賀信去祝賀,也送了大禮-經濟援助。但是金正恩卻向川普送秋波。金正恩對習近平的大禮和特使照單全收;包括賀信。但是對川普卻大送秋波、大肆示好,而川普也予以肯定。這可以看出美中朝三國關係的實質,金正恩是大贏家。而且朝鮮已經變成一個-在中美之間-相對中立的角色。從這些進程來看,無論是中共,還是習近平,打朝鮮牌已經完全打不上, 可以說撲了一個空。

法廣:據韓國官員披露,金正恩首次針對實現半島無核化的時間表做出承諾,表示要在特朗普第一個任期結束之前實現此一目標。您認為,金正恩兌現這一諾言的可信度有多大?關鍵將取決於哪一方?

陳破空:金正恩做出承諾也是迫於川普的壓力的結果。六月初,當金正額或者朝鮮的態度出現反覆,尤其在大連跟習近平進行第二度會晤之後出現了反覆。當時川普一度宣布取消美朝峰會。金正恩就着急了。通過韓國總統求情、取得美朝峰會的恢復。這一次由於朝鮮態度的反覆,川普一怒就決定把朝鮮問題放一放,先解決中美貿易問題。在這樣的情況下,金正恩也是着急了。所以面對川普壓力,金正恩就做出表態表示要在川普任期內解決這個問題、去核。他的這個表態和承諾,到底能不能做到?他要價多少?美方對他的回應是什麼?這還是一個疑問。他之所以做出這樣的承諾,說明他還是決心繼續改善美朝關係,不會再像過去那樣,儘管美國對它冷淡,就是把問題放一放,它也不會回到過去那種核挑釁、核威脅、核訛詐的老路上。因為它手中已經有核武器。所以做出這樣的承諾,是做出一個姿態,希望川普能夠回心轉意。

但是它的目標還是想分階段的棄核。得到多少援助,就做多少事。一手拿經濟援助,一手拿棄核,核武器最終能不能放棄,從金正恩的內心,從他的政權的安穩的內心角度來講,他是不會心甘情願。但是如果他得到了足夠的安全保障,他的政權得到了美國的足夠的安全保障,甚至得到了外交承認,比如美朝如果建交,他也有可能棄核。國際社會希望,朝鮮最終變成一個像瑞士那樣的中立國家。鑒於金正恩在瑞士留過學,他能不能夠這樣做,或者做不做得到,當然是一個問號。不過,這是整個國際社會的一個期待。

  • 潘永忠:習近平發動大規模反腐達到了立威立信的目的

    潘永忠:習近平發動大規模反腐達到了立威立信的目的

    2012年中共第五代領導人習近平掌權,開啟了中國的“新時代”,習近平大力提倡“中國夢”的價值觀,並提出“中國式社會主義民主制”的新概念。旅居德國的獨立中文筆會副秘書長潘永忠先生在其所著《走進中國新聞出版審查禁地》一書中,對習近平時代進行了怎樣的定位?當下的媒體又處於何種境地?潘永忠先生向我們闡述了他的看法。

  • 馮崇義:中國的統戰正削弱澳大利亞的核心價值

    馮崇義:中國的統戰正削弱澳大利亞的核心價值

    2017年底,美國國際民主基金會發表報告:《銳實力:上升的威權主義影響》,提醒民主國家警惕專制國家的銳實力,認為俄羅斯與中國的海外投資發揮着“顛覆與破壞”作用,試圖以此來操縱民主國家的民意走向。兩家德國智庫近期也發表研究報告,提醒歐洲領導人警惕中國在歐洲的擴展影響力戰略。與此同時,澳大利亞政府近期為應對中國影響力滲透,推出新的反外國干涉法;一些美國智庫及學者也陸續提醒警惕中國的影響力滲透……在軟實力與硬實力概念之後,如何理解專指中國與俄羅斯的銳實力概念?它的具體表現形式如何?最終目的是什麼?我們電話採訪了澳大利亞悉尼科技大學國際研究學院中國部主任馮崇義教授。

  • 夏明:如何解決新疆問題事關中國民族生存的大事

    夏明:如何解決新疆問題事關中國民族生存的大事

    最近一個時期來,中國政府在新疆地區採取的高壓政策引發西方媒體的廣泛關注。有媒體披露,當局在新疆設立“再教育營地”,數十萬人受到扣留。被關押在這些營地的人員受到精神和肉體上的雙重摺磨。九月初,香港10多個公民團體舉行集會,抗議中國政府在新疆對維吾爾人的嚴酷打壓。聯合國人權專家最近也對新疆“再教育營”提出警告,呼籲中國立即釋放那些被拘留的維吾爾人。我們就相關話題採訪了紐約市立大學教授夏明先生。

  • 潘永忠談中國新聞媒體曾在胡耀邦時期一度復蘇

    潘永忠談中國新聞媒體曾在胡耀邦時期一度復蘇

    在經歷了十年文化大革命之後,隨着1978年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的召開,中國展開了一系列的經濟改革,文化領域也隨之呈現新氣象。無論是思想言論、自由寫作,還是媒體宣傳等方面,均一改過去死氣沉沉的局面,紛紛顯現改革開放的局面。獨立中文筆會副秘書長潘永忠先生在其所著《走進中國新聞出版審查禁地》一書中,稱此一時期為中國版的“文藝復興時期”。我們在今天的本節目中,請潘先生就此一時期的中國媒體狀況闡述一下他的看法

  • 潘永忠 :警鐘長鳴:防範“文革”惡夢重演

    潘永忠 :警鐘長鳴:防範“文革”惡夢重演

    1949年中國共產黨掌權後,中國的新聞業便步入了一個新的階段。一黨控制下的新聞媒體喪失了自由度。1966年6月,《人民日報》一篇“橫掃一切牛鬼蛇神”的社論,掀起了文化大革命的大潮。文革十年,中國的新聞媒體幾近名存實亡,成為名副其實的宣傳工具。旅居德國的獨立中文筆會副秘書長潘永忠先生在其所著《走進中國新聞出版審查禁地》一書中,對中國新聞媒體在此一時期的地位以及中國文化在這場史無前例的大革命中的遭遇進行了詳盡地描述。

  • 首屆中非防務與安全論壇:中非合作跨入新階段

    首屆中非防務與安全論壇:中非合作跨入新階段

    2018年6月26日至7月10日,首屆中非防務與安全論壇在北京舉行。中國軍隊代表和包括12位來自塞拉利昂、南蘇丹等國的軍隊總參謀長、副總參謀長在內的50個非洲國家和非盟防務部門、軍隊代表參加這次為期15天的活動。中非關係近年來飛速發展,2017年中國第一個海外軍事基地在吉布提正式成立,標誌着中國在非洲大陸軍事存在的進一步推進。中國在非洲大陸的軍事存在一直與中國與非洲經貿關係的發展密切相關,中國軍隊開始越來越多地參與非洲地區的維持和平行動,一些中國軍工企業也在那裡參加修路建橋的民事工程。首屆中非防務與安全論壇的舉行是否意味着中非合作在軍事領域出現轉折呢?我們電話採訪了法國政治與經濟學博士、中非軍事關係專家Raphael …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