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2018年9月18日 北京時間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8/09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8/09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第一次播音2018年9月17日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潘永忠:習近平發動大規模反腐達到了立威立信的目的

作者
潘永忠:習近平發動大規模反腐達到了立威立信的目的
 
走進中國新聞出版審查禁地 獨立中文筆會

2012年中共第五代領導人習近平掌權,開啟了中國的“新時代”,習近平大力提倡“中國夢”的價值觀,並提出“中國式社會主義民主制”的新概念。旅居德國的獨立中文筆會副秘書長潘永忠先生在其所著《走進中國新聞出版審查禁地》一書中,對習近平時代進行了怎樣的定位?當下的媒體又處於何種境地?潘永忠先生向我們闡述了他的看法。

法廣:習近平掌權後,在大規模反腐運動的衝擊下,中國發生了哪些變化?

潘永忠:王維洛先生對我講過這麼一段話:鄧小平發動了“中越之戰”,成功的立威立信,在黨內鞏固領袖地位;江澤民通過抗洪搶險,緊急調動中國人民解放軍和武警部隊到抗洪搶險第一線,成功的立威立信,確立了黨內絕對領導地位(據說汶川地震,溫家寶就調動不了軍隊);習近平發動大規模反腐運動,應該也是達到了立威立信目的,確立了黨內說一不二的領導地位。變“常委制”、“習李制”為一元化領導。

王維洛說:鄧小平的方法成本最大最殘酷,江澤民的方法最經濟最戲劇,習近平的方法最搶眼最贏得民心。

中國式腐敗根源在制度漏洞,屬於制度性腐敗,習近平的反腐運動沒有在制度上動大手術,就不可能剷除腐敗溫床,沒有制度性的保障,比如:新聞監督,民間團體監督,反對黨的監督等等。根據上世紀89年以來的近30年的反腐運動經驗,從江澤民、胡錦濤兩任執政者的持續反腐運動,中國式腐敗反而是愈演愈烈,越反規模越大,越反技術含量越高。實話實說,這樣的反腐,只能淪為權力鬥爭與打擊異己的工具。

中國真要反腐,首先是改制,建立與完善民主政治制度,落實與執行憲政制度,讓真正的議會功能、反對黨、新聞自由、民間社團等各種機制的功能發揮起來,真正起到制衡與監督作用。

法廣:新聞媒體及網絡空間有否享受到了更多的自由度?

潘永忠:英特網絡的出現,是一個科技發展的產物,也是信息時代的標誌。

它提供與傳遞信息的方便、快捷、靈活等,為人類為社會帶來許多便捷與益處,改變了傳統的思維方式,為信息交流與觀點討論提供了無限大的平台。

網絡世界,也對中國百姓來說,打開了無限大的天窗,東西方文化的交流,普世價值觀的學習,憲政民主法制的討論等,這原本是好事。但中國政府建設了“金盾工程”與“防火長城”,這也無可爭議,每個國家都需要保護網絡安全,問題是中國的網絡監控,把社會突發事件、弱勢群體維權的抗議活動、批評政府的言論、民間與學術界的信息交流與憲政民主討論等,都作為封鎖對象,這樣一來,網絡世界能提供的廣泛自由度,被中國官方的“金盾工程”與“防火長城”又杜絕了,封鎖了。

法廣:政府通過709維權律師大搜捕事件傳達了怎樣的信號?

潘永忠:近20年來,各級政府侵害人民權益頻繁發生,民間維權意識的興起,中國自由派律師追求平等、法治、人權理念,逐漸形成一股推動法治和維權的生力軍。他們為民請命,為民伸張正義,逐漸成為推動平等法治及維權的主要力量,與中共官方的法治體系頻繁發生碰撞。習近平執政以來,從抓“槍杆子”和“筆杆子”,到清理網絡“亮劍”,不姑息,不遷就,要求各級政府敢於碰撞,敢於“亮劍”。在政府眼裡,維權人士和自由律師群體成為社會“刺頭”,成為中共執政的“灰色地帶”。

維權律師追求理念與習近平執政思想碰撞與衝突:

《零八憲章》推出來以後,促進與推動憲政法制,也逐漸成為中國各界精英的行動方向,在追求平等、法治、人權的戰場上,逐漸形成推動法治和維權的新局面,應該說這是一步好棋妙棋。

習近平說:“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要有利於加強和改善黨的領導,有利於鞏固黨的執政地位、完成黨的執政使命,決不是要削弱黨的領導。”

不言而喻,在中共執政黨眼裡,中國的維權律師在與政府爭奪奶酪,是可忍也,孰不可忍。709維權律師大搜捕事件,反應的信息特別清晰,如習近平所說的:法治“不能搞‘全盤西化’,不能搞‘全面移植’,不能照搬照抄。”即:杜絕自由民主人權的普世價值觀。

法廣:您如何看待習近平提出的“中國價值觀”的真實意圖和實質意義?

潘永忠:什麼是“中國價值觀”?因為先有普世價值觀,中共一些領導人如溫家寶等也認可這一說法。

這有不少說法,一開始有24字口訣,我是背不下來,後來又提出“中國價值觀”的原則:立足於當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和改革開放的偉大實踐,必須與當前我國進行的全面深化改革相一致、相協調。同時,我們也必須從古今中外汲取正確合理有益的思想觀念,以使我們正在構建的當代中國價值觀成為具有中國特色的人類最先進的價值觀。結果有人擬了20字:“仁愛、秩序、公正、奉獻、家國、敬業、誠信、富強、幸福、和諧”,並指出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對應關係。

習近平是反對“普世價值”,他取而代之的是“中國夢”,國家富強,民族復興,人民幸福。

習近平的意圖與實質應該是:一是拒絕西方“自由民主人權”普世價值觀;二是反對全盤西化,反對中國的政治制度改革;三是繼續維護中共一黨獨裁統治,實現中共統治中國代代相傳,不改顏色。

法廣:習近平修改憲法,恢復國家主席終身制,將對中國的政治改革前景帶來何種影響?

潘永忠:歷史是一面鏡子:極權統治最終把國家引入失敗與消亡。

希特勒把聯邦德國帶上瘋狂之路,雖然一度經濟飛速發展,但最終把德國人民引上了戰爭之路,失敗之路。

斯大林的獨裁統治,製造了數百萬蘇聯人民的血腥死亡,絕對的統治換來絕對的反抗,蘇聯最終還是土崩瓦解了。

習近平修改憲法,恢復國家主席終身制,意味着中國政治再次大倒退,世人一直憂慮中國政治重回毛時代,居然真是出現了。

這會給中國帶來何種影響?

完全背棄了人民、知識精英對社會民主制度追求與期望,同時也加劇了中共黨內自身的權力鬥爭的矛盾與衝突,中國社會原有的各類矛盾持續發酵,不斷尖銳化與危機化,同時在對外擴張方面,與民主國家的傳統文化,及價值觀的碰撞以外,逐步的擴大到資源、地域、經濟利益等方方面面的衝突,特別是近年來中國軍人加快了走向世界的步伐,直接挑戰了美國全球領導地位……

一言以蔽之:這是在加速亡黨亡國的步伐!

  • 陳破空:美朝已確立了兩國關係改善的大趨勢

    陳破空:美朝已確立了兩國關係改善的大趨勢

    9月9日,朝鮮迎來建國70周年。像往年的國慶日一樣,朝鮮舉行了閱兵式。按照一般的推斷,70周年是一個值得舉辦重要慶典的日子。但是,朝鮮今次的閱兵規模卻不張揚,金正恩也採取了低調行事的做法。射程可以抵達美國的洲際導彈沒有現身。有分析認為,平壤當局的做法是為了展示與美國舉行和談的良好意願。對此,旅居美國的政治評論家陳破空先生向我們闡述了他的看法。

  • 馮崇義:中國的統戰正削弱澳大利亞的核心價值

    馮崇義:中國的統戰正削弱澳大利亞的核心價值

    2017年底,美國國際民主基金會發表報告:《銳實力:上升的威權主義影響》,提醒民主國家警惕專制國家的銳實力,認為俄羅斯與中國的海外投資發揮着“顛覆與破壞”作用,試圖以此來操縱民主國家的民意走向。兩家德國智庫近期也發表研究報告,提醒歐洲領導人警惕中國在歐洲的擴展影響力戰略。與此同時,澳大利亞政府近期為應對中國影響力滲透,推出新的反外國干涉法;一些美國智庫及學者也陸續提醒警惕中國的影響力滲透……在軟實力與硬實力概念之後,如何理解專指中國與俄羅斯的銳實力概念?它的具體表現形式如何?最終目的是什麼?我們電話採訪了澳大利亞悉尼科技大學國際研究學院中國部主任馮崇義教授。

  • 夏明:如何解決新疆問題事關中國民族生存的大事

    夏明:如何解決新疆問題事關中國民族生存的大事

    最近一個時期來,中國政府在新疆地區採取的高壓政策引發西方媒體的廣泛關注。有媒體披露,當局在新疆設立“再教育營地”,數十萬人受到扣留。被關押在這些營地的人員受到精神和肉體上的雙重摺磨。九月初,香港10多個公民團體舉行集會,抗議中國政府在新疆對維吾爾人的嚴酷打壓。聯合國人權專家最近也對新疆“再教育營”提出警告,呼籲中國立即釋放那些被拘留的維吾爾人。我們就相關話題採訪了紐約市立大學教授夏明先生。

  • 潘永忠談中國新聞媒體曾在胡耀邦時期一度復蘇

    潘永忠談中國新聞媒體曾在胡耀邦時期一度復蘇

    在經歷了十年文化大革命之後,隨着1978年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的召開,中國展開了一系列的經濟改革,文化領域也隨之呈現新氣象。無論是思想言論、自由寫作,還是媒體宣傳等方面,均一改過去死氣沉沉的局面,紛紛顯現改革開放的局面。獨立中文筆會副秘書長潘永忠先生在其所著《走進中國新聞出版審查禁地》一書中,稱此一時期為中國版的“文藝復興時期”。我們在今天的本節目中,請潘先生就此一時期的中國媒體狀況闡述一下他的看法

  • 潘永忠 :警鐘長鳴:防範“文革”惡夢重演

    潘永忠 :警鐘長鳴:防範“文革”惡夢重演

    1949年中國共產黨掌權後,中國的新聞業便步入了一個新的階段。一黨控制下的新聞媒體喪失了自由度。1966年6月,《人民日報》一篇“橫掃一切牛鬼蛇神”的社論,掀起了文化大革命的大潮。文革十年,中國的新聞媒體幾近名存實亡,成為名副其實的宣傳工具。旅居德國的獨立中文筆會副秘書長潘永忠先生在其所著《走進中國新聞出版審查禁地》一書中,對中國新聞媒體在此一時期的地位以及中國文化在這場史無前例的大革命中的遭遇進行了詳盡地描述。

  • 首屆中非防務與安全論壇:中非合作跨入新階段

    首屆中非防務與安全論壇:中非合作跨入新階段

    2018年6月26日至7月10日,首屆中非防務與安全論壇在北京舉行。中國軍隊代表和包括12位來自塞拉利昂、南蘇丹等國的軍隊總參謀長、副總參謀長在內的50個非洲國家和非盟防務部門、軍隊代表參加這次為期15天的活動。中非關係近年來飛速發展,2017年中國第一個海外軍事基地在吉布提正式成立,標誌着中國在非洲大陸軍事存在的進一步推進。中國在非洲大陸的軍事存在一直與中國與非洲經貿關係的發展密切相關,中國軍隊開始越來越多地參與非洲地區的維持和平行動,一些中國軍工企業也在那裡參加修路建橋的民事工程。首屆中非防務與安全論壇的舉行是否意味着中非合作在軍事領域出現轉折呢?我們電話採訪了法國政治與經濟學博士、中非軍事關係專家Raphael …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