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12月1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2018年12月11日 北京時間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1/1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1/1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12月1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王維洛談山東壽光洪災:不是人禍難道是天災嗎?

作者
王維洛談山東壽光洪災:不是人禍難道是天災嗎?
 
山東壽光因上游水庫泄洪導致彌河河堤潰壩,沿岸村莊相繼被淹。2018年8月。 網絡圖片

盛夏季節歷來是中國各地發生乾旱以及洪災的季節,最近幾年來,類似的災難的頻率持續上升,除了氣候變化等因素之外,專家質疑發生洪災的原因同中國當局對水庫管理調度上的失當有關。

以今年八月中旬在山東壽光發生的洪災為例,中國官方報道說,因受颱風“溫比亞”影響,八月18日、19日山東多地連降暴雨。位於彌河沿岸的山東濰坊壽光市因上游水庫泄洪而引發洪災,中國官方公布的數字是洪災造成6人死亡、15人失蹤;1300餘間房屋倒塌,2.4萬間不同程度損壞;農作物受災面積397千公頃。至於造成的洪災的原因,中國官媒的報道一致指出是由於上游的三大水庫同時泄洪。

旅居德國的中國水利問題專家王維洛先生近日在網上發表文章,以翔實的證據及嚴謹的邏輯推理質疑當地的水庫管理部門不僅在水庫調度問題上存在一而再,再而三的技術性失誤,而且還在公布的有關泄洪水庫的數字以及泄洪量上作假。他譴責防洪指揮部在泄洪水庫的名字上作假的目的是試圖掩蓋泄洪水流量超過下游承受度的事實,以此逃避責任追究。

那麼,王維洛先生的上述指控的具體依據是什麼?我們因此電話採訪了目前居住在德國的王維洛先生。

法廣:王維洛先生,您好,非常感謝您接受法廣的專訪。首先,請您解釋一下為什麼您認為防洪指揮部在泄洪水庫的數字以及名稱上作假?

王維洛: 壽光市政府防汛抗旱指揮部辦公室在兩次公布的文件中都提到了泄洪的三座水庫,但是,這三座水庫的名稱卻不盡相同。在第一份文件中提到的泄洪水庫的是冶原水庫、嵩山水庫,黑虎山水庫,這三座水庫是大中型的水庫。而在最後泄洪的關鍵時刻,當水流量達到1700立方米的時候,他把嵩山水庫換成了淌水崖水庫,而淌水崖水庫是冶原水庫上游的一個很小的水庫。之所以,要將水庫掉包,我推測這是由於下游洪水的承受量可能僅僅是1700立方米,而如果官方公布的泄洪數字超過河道的承受能力,這就說明地方政府在指揮水庫調度時出現了失誤。倘若如此,按照規定,地方政府必須承受水災所造成的全部經濟以及財產損失。雖然中外各媒體在報道中都說是三座水庫泄洪,但是具體到哪三座水庫泄洪,有說黑虎山、冶原和嵩山這三座水庫的,也有說冶原、淌水崖和黑虎山那三座水庫的。沒有人注意到其中的區別。黑虎山水庫和冶原水庫在兩個文件中均出現,而淌水崖水庫和嵩山水庫分別只在一個文件中出現。可見,壽光市人民政府防汛抗旱指揮部辦公室文件中提到的彌河上游泄洪的水庫就不是三座,而是四座,即冶原水庫、黑虎山、嵩山和淌水崖共四座水庫。濰坊市防辦計畫加大冶原、淌水崖和黑虎山三座水庫泄洪流量,合計出庫流量1700立方米/秒。這裡就缺少了嵩山水庫的泄洪流量。那麼,增加嵩山水庫的洪流量後,合計泄洪流量又是多大呢?這些具體數字目前外界無從得知,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泄洪的水流量超過了下游的承受量。央視記者在《回應壽光洪災四大質疑》的文章中,準確地指出了造成壽光洪災的直接原因是“漫堤決口”。而“漫堤決口”導致了群眾的被迫轉移。但是,央視記者卻錯誤地把“漫堤決口”的原因歸於降雨,將壽光洪災歸為颱風降雨造成的天災。

法廣:在您看來,壽光洪災並不是一次天災?地方政府即使在泄洪水庫的名稱以及總數上作假,這並不足以說明這次洪災並非天災,您有什麼根據指控這是一場人禍呢?

王維洛:首先,水庫要達到防洪救災的前提是天氣預報必須準確。在當今的技術水平上,天氣預報是不可能做到百分之百的準確的。即使是在西方,也同樣如此。這就是為什麼天氣預報一天要報好幾次。壽光天氣預測完全是錯誤的,因為原先預測的降雨量只是40到50毫米,至多不過80毫米,而實際的降雨量卻達到了200至300毫米,這裡面的數字相差極大,這就意味着必須及時的更正,調整防洪措施。在當時雨量加大的時候,氣象部門必須及時修正,這樣防洪部門才能夠及時回應。水庫應該提前蓄水。當然,我們現在說得都是事後話。

法廣:按照您的解釋,壽光洪災的發生從一開始是一個氣候預報上的一個小小的失誤;這一失誤並沒有得到及時的糾正,再加上水庫管理部門在調度上的失誤,這才一錯再錯,導致這場死傷慘重,經濟損失嚴重的洪災。

王維洛:對,央視記者將此次災難稱為是天災,其實是人禍。因為水庫管理部門故意向壽光民眾提供了虛假信息,使得基層領導和廣大民眾放鬆了災難即將到來的意識,導致基層幹部和廣大民眾的決策遲疑和決策錯誤。

法廣:儘管官方強調這是一場天災,但是,壽光市委書記卻在洪災發生兩周以後被停職,官方說是“另有任用”,但評論認為,這可能與洪災有關。

王維洛:我看到的是市委書記看到洪災時都哭了。官媒當時似乎還表揚了他。說到洪災追責問題,到目前為止,有關洪災的消息還缺乏一個十分重要的信息:彌河的河長是誰?中國現在實行了河流責任制,河長必須對河流上發生的所有的事件負責。長江的河長是湖北省的省長,他不僅對長江在湖北段負責,還必須對整個長江負責。湖南省省長也是副河長。河長的職務一般由當地政府的首腦擔任。中國現在有河長,湖長,和水庫長。但是,到現在為止,我們沒有看到彌河的河長是誰,因為河長必須擔負洪災的主要責任。按照中央的規定,河長對河流上發生的所有的事件負責。

另外,王維洛先生在訪談中再次的水庫的防洪功能提出了質疑,並且強調,自從北京當局對水庫實行承包制之後,中國各地的水災發生次數不斷上升,各地水庫為了經濟效益往往要等到最後不得已時才開閘泄洪。

王維洛先生還評論說,由於中國政府最近推出的改革措施,導致山東壽光的洪災的救災工作進展艱難,原先負責救災的武警水電縱隊卻由於被改編成私營公司而無法調度,這才出現了消防隊抽水以及村長用卡車堵塞堤壩等不可思議的現象。

感謝王維洛先生接受本台的專訪。

  • 中法專家談中國的垃圾處理

    中法專家談中國的垃圾處理

    在里昂舉行的第二屆法中論壇上,中法在垃圾處理領域的合作是論壇的一大重點內容,中法雙方在垃圾處理領域的專家以及實業人員參加了相關的討論會。那麼,中法在上述領域的合作進展如何?垃圾處理涉及到國家經濟發展,受政府決策方向的直接影響,中國的政治體制是否可以允許政府在上述領域做出大刀闊斧的決定?怎麼樣處理垃圾對環境最有益,是分類?是焚燒?在不可能一步做到零垃圾的背景下,如何才能夠減少垃圾的產生?我們請參加討論會的專家,企業負責人談談他們對上述問題的看法。

  • 梁子:保護環境的莨綢時裝設計師

    梁子:保護環境的莨綢時裝設計師

    中國時裝設計師梁子善用中國特有的莨綢設計時裝,20多年來梁子特有的設計風格逐漸成熟,她繼續用莨綢這種製作生產過程中零污染,穿在身上舒適有益健康的時裝材料。梁子和她的團隊在中國廣東設立保護莨綢工藝製作中心,還與包括法國巴黎的時裝設計學校等國際社團交流如何保護使用薯莨這種製作莨綢特有植物及其工藝。請聽法廣專訪設計師梁子。

  • 從重慶市萬州區公交車墜江事故看三峽水庫泥沙淤積問題

    從重慶市萬州區公交車墜江事故看三峽水庫泥沙淤積問題

    2018年10月28日萬州一輛公交車突然越過中心線,與一輛相向正常行駛的紅色小轎車相撞,然後衝破萬州長江二橋的護欄,墜入長江三峽水庫,在網絡上引起熱烈的討論。絕大多數中國網民都義憤填膺地痛斥蠻橫毆打司機導致公車墜江的女乘客,也有網民悲觀地將墜江的公車當作是當今中國社會的縮影。但卻很少有人注意到公車墜江的打撈過程中暴露出來的一大重大的隱患,那就是三峽水庫的泥沙淤積問題。

  • 氣候變遷和登山客猛增威脅世界屋脊珠穆朗瑪峰

    氣候變遷和登山客猛增威脅世界屋脊珠穆朗瑪峰

    攀登世界屋脊喜馬拉雅山的聖母峰成為近10年最流行的商業活動,但是遊客漠視環境保護,隨地扔垃圾,讓世界第一峰成為垃圾場。另外,喜馬拉雅山的特產,貴過黃金的冬蟲夏草不斷減少,也標誌着隨着氣候變遷威脅珠穆朗瑪峰的環境。

  • 避免氣候災難 聯合國氣候專門委員會專家呼籲採取緊急行動

    避免氣候災難 聯合國氣候專門委員會專家呼籲採取緊急行動

    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Giec)周一10月8日在公布的一份400頁報告中呼籲各國政府採取前所未有措施,在2030年前控制氣溫升高1.5度。聯合國氣候專門委員會專家呼籲各國政府努力,為避免進一步的氣候災難行動起來。另外,在10月8日同一天,瑞典皇家科學院把201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頒給兩位美國經濟學家,以表彰他們將氣候變化與技術創新納入宏觀經濟分析。

  • 老撾土地捍衛者宋巴・宋蓬為何失蹤?

    老撾土地捍衛者宋巴・宋蓬為何失蹤?

    宋巴・宋蓬(Sombath Somphone)是一位在老撾廣受尊重的公民社會領袖,2012年12月他在老撾的一家警察署神秘失蹤後至今外界沒有他的任何信息。宋巴・宋蓬是參與式發展培訓中心(Participatory Development Training Centre)前主任,曾於2005年獲頒東南亞地區重要榮譽麥格塞塞獎。

  • CaolSwarm最新報告: 中國煤電過度建設威脅全球氣候

    CaolSwarm最新報告: 中國煤電過度建設威脅全球氣候

    就在聯合國氣候變化政府間專家小組再度就地球升溫拉響警鐘的前夕,總部設在美國的全球媒體研究網絡公布了一個有關中國繼續大規模煤電建設的調查報告,這份報告的全民叫做:海嘯警報:中國中央政府能夠阻止井噴式核准導致的煤電建設大潮嗎?報告指出,中國政府在2014年至2016年內核准的煤電開發計畫並沒有如官方所說的被取消,或被延遲,而是正在逐漸建成,有的甚至已經上馬運作。這些新的煤電裝機一旦完成運作,將使中國的煤電產量增加25%,而中國目前的煤電產量已經佔據全球總產量的50%,也就是說,倘若,這些煤電廠完工投產,對嚴重威脅巴黎協定所制定的減排目標。因為中國是全球溫室氣體排放最多的國家,而中國境內所排放的溫室氣體超過70%來自煤炭。這就是為什麼全球煤炭研究網絡的上述報告引發國際輿論的強烈反響,有專家評論說,能否儘快阻止中國的煤電開發才是遏制地球升溫的關鍵。 那麼,全球煤炭研究網絡公布的上述報告的可信度如何?中國官方對此有何反應? 我們就此採訪了全球煤炭研究網絡中國項目負責人於愛群女士。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