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8年10月17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8年10月17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7/10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7/10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8年10月17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時)北京時間6:00點-7:0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王維洛談山東壽光洪災:不是人禍難道是天災嗎?

作者
王維洛談山東壽光洪災:不是人禍難道是天災嗎?
 
山東壽光因上游水庫泄洪導致彌河河堤潰壩,沿岸村莊相繼被淹。2018年8月。 網絡圖片

盛夏季節歷來是中國各地發生乾旱以及洪災的季節,最近幾年來,類似的災難的頻率持續上升,除了氣候變化等因素之外,專家質疑發生洪災的原因同中國當局對水庫管理調度上的失當有關。

以今年八月中旬在山東壽光發生的洪災為例,中國官方報道說,因受颱風“溫比亞”影響,八月18日、19日山東多地連降暴雨。位於彌河沿岸的山東濰坊壽光市因上游水庫泄洪而引發洪災,中國官方公布的數字是洪災造成6人死亡、15人失蹤;1300餘間房屋倒塌,2.4萬間不同程度損壞;農作物受災面積397千公頃。至於造成的洪災的原因,中國官媒的報道一致指出是由於上游的三大水庫同時泄洪。

旅居德國的中國水利問題專家王維洛先生近日在網上發表文章,以翔實的證據及嚴謹的邏輯推理質疑當地的水庫管理部門不僅在水庫調度問題上存在一而再,再而三的技術性失誤,而且還在公布的有關泄洪水庫的數字以及泄洪量上作假。他譴責防洪指揮部在泄洪水庫的名字上作假的目的是試圖掩蓋泄洪水流量超過下游承受度的事實,以此逃避責任追究。

那麼,王維洛先生的上述指控的具體依據是什麼?我們因此電話採訪了目前居住在德國的王維洛先生。

法廣:王維洛先生,您好,非常感謝您接受法廣的專訪。首先,請您解釋一下為什麼您認為防洪指揮部在泄洪水庫的數字以及名稱上作假?

王維洛: 壽光市政府防汛抗旱指揮部辦公室在兩次公布的文件中都提到了泄洪的三座水庫,但是,這三座水庫的名稱卻不盡相同。在第一份文件中提到的泄洪水庫的是冶原水庫、嵩山水庫,黑虎山水庫,這三座水庫是大中型的水庫。而在最後泄洪的關鍵時刻,當水流量達到1700立方米的時候,他把嵩山水庫換成了淌水崖水庫,而淌水崖水庫是冶原水庫上游的一個很小的水庫。之所以,要將水庫掉包,我推測這是由於下游洪水的承受量可能僅僅是1700立方米,而如果官方公布的泄洪數字超過河道的承受能力,這就說明地方政府在指揮水庫調度時出現了失誤。倘若如此,按照規定,地方政府必須承受水災所造成的全部經濟以及財產損失。雖然中外各媒體在報道中都說是三座水庫泄洪,但是具體到哪三座水庫泄洪,有說黑虎山、冶原和嵩山這三座水庫的,也有說冶原、淌水崖和黑虎山那三座水庫的。沒有人注意到其中的區別。黑虎山水庫和冶原水庫在兩個文件中均出現,而淌水崖水庫和嵩山水庫分別只在一個文件中出現。可見,壽光市人民政府防汛抗旱指揮部辦公室文件中提到的彌河上游泄洪的水庫就不是三座,而是四座,即冶原水庫、黑虎山、嵩山和淌水崖共四座水庫。濰坊市防辦計畫加大冶原、淌水崖和黑虎山三座水庫泄洪流量,合計出庫流量1700立方米/秒。這裡就缺少了嵩山水庫的泄洪流量。那麼,增加嵩山水庫的洪流量後,合計泄洪流量又是多大呢?這些具體數字目前外界無從得知,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泄洪的水流量超過了下游的承受量。央視記者在《回應壽光洪災四大質疑》的文章中,準確地指出了造成壽光洪災的直接原因是“漫堤決口”。而“漫堤決口”導致了群眾的被迫轉移。但是,央視記者卻錯誤地把“漫堤決口”的原因歸於降雨,將壽光洪災歸為颱風降雨造成的天災。

法廣:在您看來,壽光洪災並不是一次天災?地方政府即使在泄洪水庫的名稱以及總數上作假,這並不足以說明這次洪災並非天災,您有什麼根據指控這是一場人禍呢?

王維洛:首先,水庫要達到防洪救災的前提是天氣預報必須準確。在當今的技術水平上,天氣預報是不可能做到百分之百的準確的。即使是在西方,也同樣如此。這就是為什麼天氣預報一天要報好幾次。壽光天氣預測完全是錯誤的,因為原先預測的降雨量只是40到50毫米,至多不過80毫米,而實際的降雨量卻達到了200至300毫米,這裡面的數字相差極大,這就意味着必須及時的更正,調整防洪措施。在當時雨量加大的時候,氣象部門必須及時修正,這樣防洪部門才能夠及時回應。水庫應該提前蓄水。當然,我們現在說得都是事後話。

法廣:按照您的解釋,壽光洪災的發生從一開始是一個氣候預報上的一個小小的失誤;這一失誤並沒有得到及時的糾正,再加上水庫管理部門在調度上的失誤,這才一錯再錯,導致這場死傷慘重,經濟損失嚴重的洪災。

王維洛:對,央視記者將此次災難稱為是天災,其實是人禍。因為水庫管理部門故意向壽光民眾提供了虛假信息,使得基層領導和廣大民眾放鬆了災難即將到來的意識,導致基層幹部和廣大民眾的決策遲疑和決策錯誤。

法廣:儘管官方強調這是一場天災,但是,壽光市委書記卻在洪災發生兩周以後被停職,官方說是“另有任用”,但評論認為,這可能與洪災有關。

王維洛:我看到的是市委書記看到洪災時都哭了。官媒當時似乎還表揚了他。說到洪災追責問題,到目前為止,有關洪災的消息還缺乏一個十分重要的信息:彌河的河長是誰?中國現在實行了河流責任制,河長必須對河流上發生的所有的事件負責。長江的河長是湖北省的省長,他不僅對長江在湖北段負責,還必須對整個長江負責。湖南省省長也是副河長。河長的職務一般由當地政府的首腦擔任。中國現在有河長,湖長,和水庫長。但是,到現在為止,我們沒有看到彌河的河長是誰,因為河長必須擔負洪災的主要責任。按照中央的規定,河長對河流上發生的所有的事件負責。

另外,王維洛先生在訪談中再次的水庫的防洪功能提出了質疑,並且強調,自從北京當局對水庫實行承包制之後,中國各地的水災發生次數不斷上升,各地水庫為了經濟效益往往要等到最後不得已時才開閘泄洪。

王維洛先生還評論說,由於中國政府最近推出的改革措施,導致山東壽光的洪災的救災工作進展艱難,原先負責救災的武警水電縱隊卻由於被改編成私營公司而無法調度,這才出現了消防隊抽水以及村長用卡車堵塞堤壩等不可思議的現象。

感謝王維洛先生接受本台的專訪。

  • CaolSwarm最新報告: 中國煤電過度建設威脅全球氣候

    CaolSwarm最新報告: 中國煤電過度建設威脅全球氣候

    就在聯合國氣候變化政府間專家小組再度就地球升溫拉響警鐘的前夕,總部設在美國的全球媒體研究網絡公布了一個有關中國繼續大規模煤電建設的調查報告,這份報告的全民叫做:海嘯警報:中國中央政府能夠阻止井噴式核准導致的煤電建設大潮嗎?報告指出,中國政府在2014年至2016年內核准的煤電開發計畫並沒有如官方所說的被取消,或被延遲,而是正在逐漸建成,有的甚至已經上馬運作。這些新的煤電裝機一旦完成運作,將使中國的煤電產量增加25%,而中國目前的煤電產量已經佔據全球總產量的50%,也就是說,倘若,這些煤電廠完工投產,對嚴重威脅巴黎協定所制定的減排目標。因為中國是全球溫室氣體排放最多的國家,而中國境內所排放的溫室氣體超過70%來自煤炭。這就是為什麼全球煤炭研究網絡的上述報告引發國際輿論的強烈反響,有專家評論說,能否儘快阻止中國的煤電開發才是遏制地球升溫的關鍵。 那麼,全球煤炭研究網絡公布的上述報告的可信度如何?中國官方對此有何反應? 我們就此採訪了全球煤炭研究網絡中國項目負責人於愛群女士。

  • 聯合國公海保護公約談判任重而道遠

    聯合國公海保護公約談判任重而道遠

    聯合國保護公海公約的首輪談判會議本月中旬在紐約結束,聯合國的193個成員國的代表參加了會議。所謂公海,指的是在各國海岸線以外,兩百海里經濟區以外的並不屬於任何國家的海域,公海面積佔地表總面積46%,是國際海運的主要渠道,也是遠洋漁船的捕撈區域,但是,令人不可思議的是面積如此浩大的,對地球生態環境具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的公海到目前為止卻沒有受到國際公約的全面保護。

  • 喜馬拉雅山 冰河消融和水壩建設破壞環境

    喜馬拉雅山 冰河消融和水壩建設破壞環境

    喜馬拉雅山被稱為“亞洲水塔”,是亞洲七大河流的源頭,但是專家指出,喜馬拉雅山上冰河的消融以及中國在該地區建造水壩,正在對當地環境造成破壞,給周邊國家造成環境壓力。因西藏和喜馬拉雅山屬於亞洲戰略地區,因此中國在該地區的行動也備受周邊國家關注。

  • 舊金山舉行大規模全球氣候行動峰會

    舊金山舉行大規模全球氣候行動峰會

    市長,非政府組織協會負責人和企業領袖,他們成千上萬來自世界各地於9月12日至14日聚集美國舊金山,參與為期三天的全球氣候行動峰會,給各國政府施壓,力推《巴黎協議》。

  • 歐盟提出法案 禁止使用一次性塑料

    歐盟提出法案 禁止使用一次性塑料

    根據歐盟委員會5月28日提出的一項法案,所有一次性塑料製品如吸管,杯子等今後將不能由塑料製成,而必須用環保材料製造。該法案在生效前還需獲得歐洲議會和歐洲理事會通過。這也是歐盟為進一步提高公民意識,為減少塑料使用從而減少塑料垃圾,進行環境保護做努力。

  • 太陽能自行車:最逍遙,最環保的旅行方式?

    太陽能自行車:最逍遙,最環保的旅行方式?

    第三屆太陽行(Sun Trip)太陽能自行車比賽6月15日從法國里昂出發,來自法國,比利時,德國,英國,加拿大以及中國等國的42名選手參加了這次不同尋常的比賽。這42名勇士將穿越阿爾卑斯山的高山,哈薩克斯坦和中亞的群山草原,穿越中國西北塔克拉瑪干沙漠、戈壁和中國中部的盆地和平原,一路到達亞熱帶的廣東,抵達中國的 廣州。這是太陽行Sun …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