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2018年10月18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8/10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8/10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8年10月18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時)北京時間6:00點-7:0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商貿戰 進退兩難 北京情緒低沉

media 這是特朗普去年11月9日在北京回答媒體問題的情景。他那天說:貿易逆差我不怪北京,怪美國前幾任政府沒有及時管控。 路透社

在特朗普公布對中國增課2000億美元關稅幾小時後,北京採取了“不得不“式的反擊。與數周前習近平發出的”以牙還牙“的語氣相比,北京試以主談而不是主戰的面貌出現,以凸顯對方的“霸凌“。有官媒甚至形容特朗普對中國的態度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想想兩年前北京要與美國坐論大國關係、要以G2管理世界的那種氣勢,現在似乎換了一個時代。

中國去年向美國出口五千多億美元產品,而美國出口中國的產品比之少了四倍,差不多1300億美元。這也是特朗普盤算打勝這場貿易戰的心理基礎。在北京一邊,既不能對等還擊,至少如其所言可以做到“同步反擊”。反擊的數額雖然是美國三分之一弱,但有分析指中方數額少,但精挑細選,不在量大,要精準,要擊中特朗普念茲在茲的選民。

特朗普這批針對中國的課稅清單,第一階段一律課之以10%,從明年1月1日起,增課之25%。特朗普現在為什麼把第一時間威脅課以25%減少為10%,據說這是特朗普聽了來自美國國內的經濟界或者企業家的呼聲。一方面,特朗普給在中國的美國企業留了一點時間,讓他們設法尋找替代性辦法;另一方面,特朗普似乎為他的行政部門不厭其煩所說的與中國談判的大門始終敞開着留了一道門縫,但這道門縫很窄,要求很高,用特朗普顧問庫特羅的話說,就是零關稅,零利率,零剽竊,中方向美方敞開市場。如果中國繼續反制美國的話,特朗普威脅將對剩下來的2670億美元中國產品課稅。

北京方面周二做出的”同步“反擊,表面上很堅決,實際上情形比較複雜。一方面可以說是出於無奈,因為中國一方所剩”子彈不多“,另一方面,北京要把剩餘不多的子彈用到最應該用的地方,這可能就是最讓對方感覺疼痛的地方。在稅率方面,與特朗普的整齊畫一相比,北京課徵的稅率一改之前威脅的從5%到25%,而是減為從5%到10%。課徵清單涉及5207種進口美國產品。最早威脅要對美國天然氣課徵25%,現在也縮減為10%。

等到中方宣布反制後,特朗普立刻發推指責北京以課徵稅收的辦法尋求干擾11月份舉行的美國中期大選。推文稱:“中國很明確,想以此來影響我們的大選,進而打擊我們的農民,我們的養殖戶,以及我們工業領域的工人,因為他們是我的忠誠的支持者。”

越是特朗普不擔心這場商貿戰會出現對美國不利的結局,特朗普越是擔心這場距離現在只有50天的中期選舉的結果。這就是特朗普為什麼使用策略性語氣,譴責北京企圖從政治上削弱他。特朗普似乎在說服自己,發推譴責了北京之後又表示,他相信承受北京制裁後果的美國人都是“偉大的愛國者”,他們理解必須經過這樣一場商貿戰才能迫使中國放棄不正當的商業競爭。

特朗普政府在擔心商貿戰衝擊經濟活動的美國企業家壓力下,加征關稅時把一些最普遍使用的消費品剔除在外,包括紡織品、農產品、給兒童使用的高位椅子和汽車座位,以及騎車人所要戴的頭盔等等。另外,蘋果產品全部免除加稅。

當然,即便排除中國反制課稅的因素,即以特朗普對中國出口美國產品施加的稅收而言,毫無疑問將對美國消費者的生活產生影響。這一點,美國政府心知肚明,過去歷屆美國總統,也曾經把懲罰中國掛在嘴上,但誰也未能像特朗普這樣真的去實施,而且打擊的程度如此之廣,如此嚴重,顯然,特朗普已認定,這樣做從根本上是為了維護美國切身的利益,既然這樣,斷無短期停戰的可能性。

對於中國內部指望特朗普中期選舉,共和黨敗北一事,不少分析認為,這一計算並不實際,因為現在對中美貿易戰方面,美國兩黨的觀點可怕地一致。美國前貿易代表佐利克甚至認為,即便共和黨11月選舉失敗,也不會改變特朗普繼續貿易戰的基本態勢。

北京那邊多少有點宿命感

中國這次做出的反應或者公布的反制措施,相對而言比之前的發出的威脅明顯溫和,為什麼?沒有多少牌可打了?中國官媒把這解釋成是“淡定”,“不是軟弱,而是更胸有成竹”。也不是嘴硬手軟;是不想戰但不怕戰;且做好了“沉着應戰”的準備,而且中方深信這場貿易戰結果是兩敗俱傷,人民日報就稱這是”傷人傷己的雙輸“,最終還是要回到談判桌前的,多少有點宿命感。

從中國國內彌散的氣氛看,民間遠沒有官媒這樣“淡定”,貿易戰持久下去,中國不但面臨經濟發展遭衝擊,更有可能引發金融危機。曾有人預想專制國家不怕打商貿戰,因為人民無足輕重。但今非昔比,這種情況也許適用於毛時代的中國。清華大學教授魏傑就認為,貿易戰對中國帶來的形勢很嚴峻,一個是因股市大跌等隨之產生的因素,會產生嚴重的社會恐慌情緒,二是這一情緒會傳染到其他方面,比如金融領域,未來三年,中國面臨金融危機的風險很高。

官媒人民日報公眾號俠客島稱,“貿易戰中暴露出的核心技術被卡脖子、金融安全存在風險、國內社會存在的危機等問題,已經給中國敲響了警鐘。”怎麼辦,該報的結論是“該乾的總要干”,“在‘危’中找到新的增長之‘機’”,也似乎有一種難言之隱。

準備明年退休的馬雲18日說的一句話也不太讓人鼓舞:這場貿易戰將比大多數人認為的持續更久、衝擊更大。這場貿易戰恐怕要打20年。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