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1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1月21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1/0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1/0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1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經濟50人論壇 “妄議中央“還是“呼籲常識”?

作者
中國經濟50人論壇 “妄議中央“還是“呼籲常識”?
 
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現身活動現場資料圖片 DR網絡圖片

9月16日,中國經濟50人論壇在北京舉行了紀念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周年暨論壇成立二十周年研討會。這是最受中共高層關注的民間會議,“產官學”三界老大及頂級經濟學家雲集,被國內外公認為中國高層經濟決策智囊的與會者們 言辭犀利,極為少見,直面中國當下的經濟問題,對政策制定者的批評指名道姓,借用網絡自媒體一位作者的話說 可謂上演了一場經濟版的“華山論劍”。

與會者表示“消滅私有制是一種不和諧音”,“民營企業的財產權不可侵犯”,“中國宏觀稅負可能使中國經濟走向崩潰邊緣”……

此次會上的發言部分流出後,很多網友直呼全是“妄議”中央。但仔細梳理各方發言內容就不難發現,會議並未對中國經濟未來走向提出前瞻性的研判,更多地是在審視反思,重申市場經濟幾十年來對中國經濟的深刻塑造,呼籲政府減政,減權,減稅,減少干預, 淡化國企、民企以及外企的所有制分類,在法律上一視同仁,政策上平等對待。讓司法獨立,權力接受人民的監督,把資源交由市場配置。

一位網友在發帖中這樣寫道:“一邊強調國企是黨執政的經濟基礎,一邊又說市場配置資源,這本身就是一個悖論。如果堅持和鞏固黨的執政基礎,怎麼會有真正市場配置資源的結果呢?如果真正讓市場配置資源,豈不是動搖了黨的執政根基,又怎麼能堅持和加強黨的領導呢?現在是一邊打右燈,安撫市場,一邊向左走,討好國企派,兩邊討好,兩邊通吃。因此這個悖論無解。”

一篇題為《洗洗睡了》的網文在總結了各方發言要點後寫道:“他們說的,都是這四十年來改革開放形成的常識啊,現在已經到了呼籲常識的地步,而且到了大家都驚嘆,現在這些體面人這麼說話,是不是不想混了的地步!?這說明啥?說明統計部門的數據,其實也沒必要看了”。

一篇題為《中國經濟50人論壇,幼稚園教學研討會》的網文這樣寫道:“比照人類社會發展的歷史坐標,這種討論處在什麼階段?比照西方,1930年代凱恩斯的水平?非也。18世紀斯密的水平?非也。我們還在圍繞國王能不能隨意徵稅和沒收財產而展開爭論。毫無疑問,我們處於13世紀英國無地王約翰簽署大憲章之前的水平。比照中國,我們在歷史上處於什麼發展階段?中國自秦朝起,就已經事皆決於法,實行了土地私有制,就已經有了系統的法律保護產權。”

一篇題為《五十人經濟論壇存在一個大問題》的帖文這樣寫道:“五十人經濟論壇存在一個大問題,那就是只在短期經濟分析中轉圈圈,而不敢涉足真正解決體制性缺陷的長期經濟分析。

短期分析方法原本只適用於自然科學家對部分自然現象的分析,在西方發達國家,在人類社會領域,最渴望向科學靠攏的經濟學,面對複雜多變的經濟現象,也採用了這種假設一些因素不變的短期分析方法。雖然不同的西方經濟學流派假設了不同的不變因素,但是他們也假設了共同的不變因素,那就是民主法治政治體系。各種以短期經濟分析為基礎的政策建議,都是供民主法治政治系統中的民選政府 相機抉擇時使用的。

非常遺憾的是,中國經濟學家引進西方經濟學時,完全沒有對分析方法的指導性認識,更沒有意識短期經濟分析的各種假設前提,尤其沒有意識到在現代信息化條件下中國日益落後的政治體系不可能被假設為不變戰略要素,中國根本不適合採用短期分析方法。中國需要將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全部納入共變考量的長期經濟分析方法。將政治因素剔除在外的短期經濟分析方法與頑固維護落後政治體制的利益集團不謀而合,導致經濟分析結果在實際操作中演化為政治掠奪的外衣,更導致經濟全面的畸形化發展,並且沒有有效的政治糾偏機制。中國出現了當代世界罕見的經濟越發展民怨越沸騰的國家治理現象。

當然了,中國經濟學家迴避長期經濟分析也區分為兩種情況。一種情況是,有些對方法論缺少研究的經濟學家並沒有意識到自己是在運用短期分析方法。 
另一種情況是,有些經濟學家迫於壓力不敢涉足長期經濟分析方法。”

發帖作者朱奇最後的結語是:“說話就說真話,不敢就不說話。一個有科學精神的經濟學家,與其用短期經濟分析轉移和積累矛盾,誤導民眾,不如自我禁言。“改開”四十年的實踐表明,中國經濟學只是非民主法治的政治系統的華麗外衣。”

  • 中國經濟下行壓力加大

    中國經濟下行壓力加大

    一月十四號,中國總理李克強在京主持國務院第二次全體會議和稍後的國務院黨組會議時,兩次提出經濟下行壓力加大,暗示2019年政府要準備過苦日子。

  • 張扣扣案一審判決引熱議

    張扣扣案一審判決引熱議

    去年除夕,陝西漢中發生一起血親仇殺案,此案日前經由漢中法院開庭審理,一審判處殺人犯張扣扣死刑,這一判決一經公布,立即引爆網絡,社交平台輿情洶湧,有網民甚至發起名為“刀下留人,拯救張扣扣”的網絡投票,據說投票結果是95%以上的參與者認為張扣扣罪不至死。

  • 習蔡隔海峽喊話 引熱議

    習蔡隔海峽喊話 引熱議

    元月2號,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告台灣同胞書》四十周年紀念會上發表講話,以五大原則闡述對台方針,雖然他多次強調推動兩岸和平統一,中國人不打中國人,但同時又明確表示不排除武力統一的選項。  

  • 聖誕和毛誕

    聖誕和毛誕

    12曰25日和12曰26日是兩個非同尋常的日子,一個是聖誕日,一個是毛誕日,一個對應西方普世價值觀;一個對應中國特色價值觀;慶聖誕還是慶毛誕,在中國社交平台引發激烈辯論,對耶穌基督與毛澤東二人各自代表的三觀的認同也成為撕裂網民的分水嶺。 正如微博網友程凌虛所說:“米塞斯認為,人的行動跨越兩個世界,第一個是人的精神世界,第二個是現實世界。而行動的結果是兩個世界共同決定的。過去的這兩天,左右撕逼,不亦樂乎。其實,12月25日,12月26日,這不是一天的距離,而是千年的距離,是文明與蒙昧的距離;是人與類人類的距離。只有良心一點一點的發現,才能回首看清那個荒誕的歲月。可是,幾代人的忍受,換來卻是一個未知的結果!”

  • 中國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灰色調頭像引熱評

    中國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灰色調頭像引熱評

    十二月十八號是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周年紀念日,當天,《財經》雜誌封面圖片在社交平台瘋傳。這是一張中國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的頭像,這張一反中共宣傳基調的灰色調圖片引來各方評論,有網評說:“沒有紅色的慶祝,只有灰色的擔憂。冷峻的目光注視着左方,防止左傾思想。”

  • 華為公主孟晚舟被扣加國 國人議論紛紛

    華為公主孟晚舟被扣加國 國人議論紛紛

    2月13日是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許多社交平台開放公眾留言,以共同銘記歷史為話題,邀請公眾參與互動。有一條轉帖帖文是這樣寫的:“為什麼你能記得南京大屠殺的30萬遇難者,卻會忘記“大躍進”餓死的3755萬遇難者?同時對“文革”2000萬遇難者卻記憶模糊或從不知道存在?為什麼這麼多的中國人對屠殺30萬中國同胞的日本恨之入骨,卻對更殘酷的人類社會絕無僅有的苦難製造者隻字不提?在這個國家,有一個迄今為止人類社會最龐大的工程,叫“洗腦”!這個帖子提醒人們歷史不能有選擇性的被銘記。  

  • 中國網民談華為孟晚舟被加拿大扣押案

    中國網民談華為孟晚舟被加拿大扣押案

    加拿大警方應美國要求在溫哥華將中國華為公司副董事長孟晚舟女士扣押一事,從昨天開始刷屏中國社交平台,引爆熱議,此事發生在國內官媒為G20峰會習近平為中美貿易戰贏得90天休戰期而歡呼雀躍之時,不禁令一眾僅從央視新聞聯播獲取資訊的國民暈頭轉向,有網民認為,此事很可能激發國人樸素的愛國主義情懷,成為中美貿易戰的一個情緒拐點。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