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4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4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9/04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9/04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4月19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經濟50人論壇 “妄議中央“還是“呼籲常識”?

作者
中國經濟50人論壇 “妄議中央“還是“呼籲常識”?
 
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現身活動現場資料圖片 DR網絡圖片

9月16日,中國經濟50人論壇在北京舉行了紀念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周年暨論壇成立二十周年研討會。這是最受中共高層關注的民間會議,“產官學”三界老大及頂級經濟學家雲集,被國內外公認為中國高層經濟決策智囊的與會者們 言辭犀利,極為少見,直面中國當下的經濟問題,對政策制定者的批評指名道姓,借用網絡自媒體一位作者的話說 可謂上演了一場經濟版的“華山論劍”。

與會者表示“消滅私有制是一種不和諧音”,“民營企業的財產權不可侵犯”,“中國宏觀稅負可能使中國經濟走向崩潰邊緣”……

此次會上的發言部分流出後,很多網友直呼全是“妄議”中央。但仔細梳理各方發言內容就不難發現,會議並未對中國經濟未來走向提出前瞻性的研判,更多地是在審視反思,重申市場經濟幾十年來對中國經濟的深刻塑造,呼籲政府減政,減權,減稅,減少干預, 淡化國企、民企以及外企的所有制分類,在法律上一視同仁,政策上平等對待。讓司法獨立,權力接受人民的監督,把資源交由市場配置。

一位網友在發帖中這樣寫道:“一邊強調國企是黨執政的經濟基礎,一邊又說市場配置資源,這本身就是一個悖論。如果堅持和鞏固黨的執政基礎,怎麼會有真正市場配置資源的結果呢?如果真正讓市場配置資源,豈不是動搖了黨的執政根基,又怎麼能堅持和加強黨的領導呢?現在是一邊打右燈,安撫市場,一邊向左走,討好國企派,兩邊討好,兩邊通吃。因此這個悖論無解。”

一篇題為《洗洗睡了》的網文在總結了各方發言要點後寫道:“他們說的,都是這四十年來改革開放形成的常識啊,現在已經到了呼籲常識的地步,而且到了大家都驚嘆,現在這些體面人這麼說話,是不是不想混了的地步!?這說明啥?說明統計部門的數據,其實也沒必要看了”。

一篇題為《中國經濟50人論壇,幼稚園教學研討會》的網文這樣寫道:“比照人類社會發展的歷史坐標,這種討論處在什麼階段?比照西方,1930年代凱恩斯的水平?非也。18世紀斯密的水平?非也。我們還在圍繞國王能不能隨意徵稅和沒收財產而展開爭論。毫無疑問,我們處於13世紀英國無地王約翰簽署大憲章之前的水平。比照中國,我們在歷史上處於什麼發展階段?中國自秦朝起,就已經事皆決於法,實行了土地私有制,就已經有了系統的法律保護產權。”

一篇題為《五十人經濟論壇存在一個大問題》的帖文這樣寫道:“五十人經濟論壇存在一個大問題,那就是只在短期經濟分析中轉圈圈,而不敢涉足真正解決體制性缺陷的長期經濟分析。

短期分析方法原本只適用於自然科學家對部分自然現象的分析,在西方發達國家,在人類社會領域,最渴望向科學靠攏的經濟學,面對複雜多變的經濟現象,也採用了這種假設一些因素不變的短期分析方法。雖然不同的西方經濟學流派假設了不同的不變因素,但是他們也假設了共同的不變因素,那就是民主法治政治體系。各種以短期經濟分析為基礎的政策建議,都是供民主法治政治系統中的民選政府 相機抉擇時使用的。

非常遺憾的是,中國經濟學家引進西方經濟學時,完全沒有對分析方法的指導性認識,更沒有意識短期經濟分析的各種假設前提,尤其沒有意識到在現代信息化條件下中國日益落後的政治體系不可能被假設為不變戰略要素,中國根本不適合採用短期分析方法。中國需要將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全部納入共變考量的長期經濟分析方法。將政治因素剔除在外的短期經濟分析方法與頑固維護落後政治體制的利益集團不謀而合,導致經濟分析結果在實際操作中演化為政治掠奪的外衣,更導致經濟全面的畸形化發展,並且沒有有效的政治糾偏機制。中國出現了當代世界罕見的經濟越發展民怨越沸騰的國家治理現象。

當然了,中國經濟學家迴避長期經濟分析也區分為兩種情況。一種情況是,有些對方法論缺少研究的經濟學家並沒有意識到自己是在運用短期分析方法。 
另一種情況是,有些經濟學家迫於壓力不敢涉足長期經濟分析方法。”

發帖作者朱奇最後的結語是:“說話就說真話,不敢就不說話。一個有科學精神的經濟學家,與其用短期經濟分析轉移和積累矛盾,誤導民眾,不如自我禁言。“改開”四十年的實踐表明,中國經濟學只是非民主法治的政治系統的華麗外衣。”

  • 在文革2.0版進行時的當下......

    在文革2.0版進行時的當下......

    在文革2.0版進行時的當下,被禁聲被整肅被被清洗的名單在快速拉長,各種花式罪名開始以當年的文革風範粉墨登場,我們不妨先複習一下文革時期中共為清洗異己分子而曾經使用過的罪名,如:反動派、牛鬼蛇神、反革命分子、右派分子、陰謀反黨集團、反動學術權威、反黨反社會主義、反馬克思主義、走資派、死硬派、頑固派、保皇派、兩面派、托派、黑幫、黑線、黑五類、黑爪牙、投降主義、分裂主義、官僚主義、教條主義、無政府主義、賣國主義、爬行主義、享樂主義、唯心主義,野心家、陰謀家、叛徒、特務、內奸、工賊、黨閥、學閥、 …

  • 中國教育部的高級黑

    中國教育部的高級黑

    本周,中國教育部再度昭示了它製造高級黑的能力,正值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歐,努力打造文明開放及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領軍者形象之際,教育部卻傳出幾位教授學者相繼被整肅下課甚至遭軟禁的消息,其中最著名的是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許章潤。一時間,許教授的多篇雄文在社交平台瘋轉,如《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保衛“改革開放”》,《重申共和國這一偉大理念》;這幾篇原本只迎合小眾口味的文章拜教育部打壓言論自由所賜,贏得了眾多讀者的關注和廣泛傳播。

  •   “響水經驗”

    “響水經驗”

    3月21號下午,江蘇省鹽城市響水縣陳家港化工園區發生一起嚴重的爆炸事故。目前事故已造成47人死亡,90人重傷。根據官媒介紹,陳家港化工園區是蘇北第一家取得環保入戶許可“綠卡”資格的化工園區,是響水縣的納稅大戶,但同時也是爆炸污染事故頻發的工業園區。

  • 年利潤上億的成都七中實驗小學食堂給孩子吃黴變食品

    年利潤上億的成都七中實驗小學食堂給孩子吃黴變食品

    中國兩會期間,官媒與自媒體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官媒就像人民大會堂,一片祥和一片自豪,滿滿正能量,什麼突發群體事件負面新聞一概免談,而自媒體反而變成攸關百姓切身利益的信息載體。

  • 兩會期間 鐵絲網隔離人民和人民代表過分嗎

    兩會期間 鐵絲網隔離人民和人民代表過分嗎

    中國第十三屆人民代表大會及政治協商會議本周在京召開,說北京進入“戰時”戒備狀態一點不過分。人大代表下榻酒店外及周邊居民小區三步一崗五步一哨,隨處可見協警特警的身影,聽北京“的哥”說,每天早上,從人大代表下榻的各個酒店到人民大會堂的行車路線一律封路。

  • 一幅漫畫 一段視頻

    一幅漫畫 一段視頻

    一幅漫畫這兩天刷屏社交網絡,畫面是一輛正在過橋的火車,車頂上坐着一頭舉杯自嗨的豬,火車所經之處,行人車輛為之讓路,一看就是配合越南川金峰會的諷刺畫。川金會不歡而散的結局似乎是中國網民意料中的事,只需看看這幅漫畫投射出的嘲諷與荒誕,就不難對八零後獨裁者金正恩做出一個基本判斷: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 一個視頻引發的爭議

    一個視頻引發的爭議

    近日,中國東方衛視聯手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打造播出了一檔政論節目,圍繞中國政治,社會,經濟敏感議題,邀請中國研究院特聘教授張維為,以討論會的形式予以解答,可以看出,這是中共文宣努力講好中國故事的又一次嘗試。為宣傳這套節目,編導組以編前會的形式拍攝了一個短視頻,這個視頻日前在社交平台引發不少爭議。首先看到的是獨立學者榮劍的發帖:“煞有介事,裝腔作勢,自以為是,一本正經地討論吃屎比吃飯好!”這話聽來粗糙,但觀看視頻後就發現這些用詞並不為過。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