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3月22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2/03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2/03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3月22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3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王軍濤:孟宏偉案“好戲”還在後頭

作者
王軍濤:孟宏偉案“好戲”還在後頭
 
孟宏偉及其妻子展示的含有刀子圖案的短信 網絡照片 DR

中國前公安部副部長,國際刑警組織前主席孟宏偉案繼續受到高度關注。從孟宏偉9月底回國後失聯,他的妻子(格蕾絲·孟)Grace Meng向法國警方報案後又召開記者招待會,最終逼迫中國官方做出反應的過程讓全世界感到震驚,中國政府“處理”涉嫌貪腐官員的獨特方式昭然於天下,由於孟宏偉特殊的身份,讓提升了事件的國際關注度。

官方信息封鎖,外界只能從官方公布“孟宏偉涉嫌違法,目前正接受國家監委監察調查”這句話,以及公安部連夜開會後公布的的相關公告,以及自稱知情媒體或網絡爆料中捕捉到一些蛛絲馬跡,無疑使案件卻愈發撲簌迷離。而分析一致的看法是,孟妻向法國警方報案堪比比當年王立軍投奔美國領事館。

本台專訪流亡美國的中國民主活動家王軍濤就此案做出他的分析:

王軍濤:其實孟宏偉案件既正常也不正常。每個國家都有罪犯,美國也常發生警局裡辦理緝毒案件的警員與毒販攪在一起的案例,民主國家是這樣,共產黨國家就更不用說了,大家都知道共產黨國家裡的警察機構幾乎都是和黑道綁在一起的,從目前掌握的材料也知道,當年香港廉政風暴前,英國人派來的最高級管理人員之間也有和罪犯混在一起的,也就是說,管罪犯,抓罪犯的人本身是罪犯,這個現象本身並不出奇,屬於正常範疇。但是從另一方面看,這件事不正常或讓人感到滑稽的地方是,中國出了大事,但居然事先並沒有給相關國際組織(註:國際刑警組織)一個交代,這就會讓人覺得這個國家缺乏責任感。

孟宏偉是中國“派”到機構的,但出了事以後卻毫無交代,我並不認為這是中國輕視這個組織,因為顯然國際刑警組織主席的這個職位也是中國費了不少力氣搞到手的,但他人於9月26號失蹤,到10月5號他的太太向法國警察報案前,十天時間都不給這個組織一個交代,這就說明中國的領導人或者決策者腦子裡絲毫沒有國際法的概念。

另外,從他的太太向法國警方報案這一點看,我認為這可能是王立軍事件後,中國的又一個可能會產生深遠影響的事件。

法廣:你認為是什麼樣的緊迫局勢促使中國最高領導人冒着在國際上“丟臉”的危險也要將孟宏偉拿下呢?

王軍濤:可能對習近平或中國當局來說,事情的發展是一個意外。意外並不是他們要整孟宏偉,之前比孟官職大的人也沒有逃過,今年四月份實際上已經將他黨組成員的頭銜拿掉,應該說那時候就已經要開始整他了,習近平上台後就一直進行高密度的反腐,所以我認為如果孟宏偉有問題他要開始整他並無意外。

但不正常的是孟宏偉的太太採取這樣的方式將事情揭露了出來,或者說這件事被揭露出來的方式確實與王立軍案由相似之處。這一點很不正常,由此也引發人們的關注,所以我同意一個觀點,就是說這件事情的看點不是習近平要冒多大的風險,而是共產黨當局在國際上發生這麼大事件的時候,他們不太會按照國際社會的規則去進行解釋。可以設想,美國或法國這樣的西方國家發生類似事件時,他們會在第一時間通報國際機構並作出一定的解釋,而中國政府絲毫沒有這樣做,而且當事情被揭露出來後,中國政府還是採取僅僅對中國人民解釋的方式。比如,在國際組織正式要求中國做出解釋後,公安部長主持開了一個會,隨後發出了一個對內進行解釋,語焉不詳的公告,且沒有給出任何具體事實,僅對國際刑警組織做出了一個交代表示他已經被撤職了,我認為這是很不正常的方式。中國以國家作為後盾,讓自己的人當選為國際刑警組織的主席,但同時又不遵守規則,不給一個交代。
 

法廣:國際刑警組織在收到孟宏偉辭職信後,立即就讓一個韓國代表代任主席一職,但這個事件讓國際刑警組織的形象有所損壞?

王軍濤:我認為,警察在集權國家充當國家機器的打手,公安機關也被認為是出酷吏的地方,所以公安機關顯得很重要.但實際上在世界各國,警察機關並沒有如此大的重要性,在維持社會治安問題上的確十分重要,但是我們也知道在民主社會,越是這樣的機構,受到的限制就越多,所以在日常生活中並沒有那麼重要,所以國際刑警組織在中國就具有一種神秘感和威嚴,但這只是中國的老百姓心中造成的一個高大的形象,這個組織給中國人造成的震撼大概比西方人的震撼要大得多。

法廣:剛才您也提到了公安部的這個公告,你如何看這個公告的內容?不少評論都注意到其中提到“消滅周永康的遺毒”這句話,公告中並未提到他“違紀”,僅說是“違法”,您認為這裡透露出什麼樣的信息呢?

王軍濤:這個公告有三方面的內容。在中國謀逆罪最大,周永康是謀逆罪,傳說中他要扶植薄熙來替代習近平,這被列為孟宏偉的第三宗罪。第一是收受賄賂,一意孤行,還提到他管不好自己的家裡,第三點就是跟周永康的關係。

但是現在至少有兩個信息來源,這兩個來源可以說和中國高層有一定的關係,一個就是明鏡的何頻先生,他明確表示孟宏偉和周永康沒有直接的聯繫,除了工作關係以外,他並不是周的人。另一個就是《南華早報》,這個報紙可以說是中國的一份特殊報紙,有人說背景是馬雲,但馬雲並沒有那麼大的背景,《南華早報》是一個爆出孟宏偉出事的消息的,比西方媒體還要早,這就說明南華早報對這個事情還是有一定了解的;另外,這也是這個報紙說孟宏偉案並不牽扯周永康案,這就更點出案件的更多背景,由《南華早報》澄清與周案無關,就是和公安部長趙克志對着幹了。因為趙代表的是習近平的意見,而《南華早報》到底代表誰呢?如果是馬雲,馬雲上有栗戰書,但南華早報也曾對栗戰書女兒的資產有所爆料,因此《南華早報》的背景更加撲簌迷離。

其實孟宏偉的案件在民主社會沒有什麼分量,倒是對中國人的心理造成更大的衝擊,所以也可以看出中國政壇上又有一些大事要發生,因此這幾天大家議論的焦點是孟宏偉的妻子掌握了什麼材料,會不會也像令完成和令計畫一樣,因為令完成手裡握有“核彈”,共產黨必須給令計畫一條活命,或者像郭文貴一樣持續爆料,不管爆料真假如何,但確實給中國政壇炸開了一個口子,造成了很大的震動。

所以大家都在熱炒說她究竟掌握了什麼情況,有人說是高官的貪腐情況,海外的資產分布情況等。 也有人把孟宏偉事件後,緊接着香港就爆出了習近平家族在香港擁有6.4億資產的報道聯繫起來。而且從爆料的媒體看,這可能不是一個普通的八卦新聞,所以我覺得的這件事情都中國政壇的意義要比對國際社會的影響要大得多。

我注意到公安部提到的三方面的問題中,第二個問題最重要,就是從違背政紀的角度說,他沒與關注自己的家屬,而他太太將事件曝光也很有意思,而且他的太太本身就十分神秘,他們有一對七歲的雙胞胎,大致推算一下就知道,他太太於2011年懷孕,習近平大規模反腐始於2012年。網上有一個署名“匿名”的網友爆料稱知道孟妻的身份,說她真名叫高歌,比孟宏偉小19歲,還透露他的里昂花巨資租房的情況。而格蕾絲 ·孟這個名字就顯示她是從夫姓,這種做法在中國高官中就很少見。大家都知道,共產黨成立之初就倡導男女平等,可以推測,格蕾絲·孟這個名字像是在香港註冊的名字,這就說明孟宏偉這個官從開始就不一般,不像共產黨的高官。

這個曝光的跟帖首先出現在一個很不顯眼的地方,隨機被廣泛轉貼,如果將這件事和《南華早報》炒作孟宏偉沒有周永康背景和這個消息連在一起,就似乎看到共產黨內部的兩股力量,正在圍繞孟宏偉案件在較勁,海外社交媒體就是戰場。
 

法廣:對孟宏偉妻子在法國要求警方保護您如何看?

王軍濤:關於孟宏偉還有一個角度值得玩味,如果媒體報道屬實的話,他是1979年北大法律系的學生,讀大學期間其實是中國思想解放最自由最暢通的時候,那幾屆大學生都在社會上有不少歷練。他的簡歷中還說,他1972年開始參加共產黨的活動,75年加入共產黨,這種說法就十分奇怪。他79年進入北大,實際上跟袁鴻兵是同學,這一屆也有一個人叫劉大生,這個人後來也走自由化的道路,89年之前為共產黨做了一些事,89後就覺醒了,成了一個在思想理論界比較重要的異議人士。所以,他的這一屆應該說是比較自由的一屆,後來他本科畢業後,他轉讀工科碩士,進而進入公安部。所以他的背景比較奇怪。

從他太太說的話一聽就不是臨時訓練出來迎合西方媒體的,她的這段話如果放到七九年北大法律系的學生嘴裡我一點兒都不奇怪,所以有人說一個共產黨的官兒,一個儈子手怎麼會說出這種話,一定是編出來的,但是如果將其放到他當時受教育的背景上看,就不應該感到奇怪,而且我也相信這種教育背景對他一生不會沒有影響,我認識很多北大出來的官,有些已經做到了部級,其實不論他們後來說了多少共產黨官方的話,甚至為了往上爬不惜幹壞事,但實際上他們在大學期間接受的教育還是留在了心理,有一定的是非觀,雖然他們不顧是非和良心往上爬幹壞事,但是他們心裡知道還是有個是非判斷的。從這個角度上看,孟宏偉的這個官職從共產黨的官場上看也是一個異數。

從格蕾絲 孟要在法國申請政治庇護來看,整個路數,她的解釋和說法都非常符合西方的政治文化和政治倫理。
 

法廣:孟宏偉的案子反應出中國政壇依然暗潮湧動,如何結局尚難以預料?

王軍濤: 從國際上看,孟宏偉的案子在國際刑警組織選出主席後就結束了,而且這個組織最近也解釋說,日常工作實際上由秘書長管,也就是說這件事對國際社會的衝擊差不多到此為止了,而國際社會的興趣實際上也是中國政治出了個八卦新聞。這個事件對國際社會的影響也不是關注的焦點。這個事件的看點也在於對國際社會的衝擊對中國政治的折射。

我認為這個案子大概有兩點可以肯定,首先孟宏偉的政治生涯到此結束。即使他的問題並不大,但他太太的作為也可能讓他受到嚴懲。從他發給他太太的匕首這個圖片可以看出,他之前對他太太有所交代,他太太的做法也是兩人商量的結果。但是他們這樣的處理方式一定會受到嚴懲,但是這個嚴懲也是有底線的。因為如果他的確跟太太商量過,她的手中一定掌握着一些情況,如果他們認可的底線被突破的話,他的太太會不會將材料拿出來是一個關注的焦點。

其次,如果孟宏偉事件是一個政治事故的話,按照共產黨的規矩,他的舉薦人,這件事的負責人會被問責。牽扯麵會朝兩個方面走:跟他一派的人會受牽連,在他的太太問題上做過安排的的人也會被問責。共產黨對 高官的家人都有編控,他們出去時家人留在國內做人質,但是很顯然孟宏偉的太太不在這個安排之列,這就意味着有人可能要對此承擔責任。另外一個要查的就是誰應該對孟宏偉事件在國際社會給中共造成如此被動的局面和負面影響負責。

另外一方面,習近平可能要進行危機管理,進行控制,但另一派可能就要極力擴大這件事。既然這個事件在民眾心裡和國際社會造成了震撼性的影響,他們會藉助這個影響問責習近平。

最近有些消息傳出來說孟宏偉的太太手裡有多少材料,我覺得這些可能都是真的,即使不是確切的材料,但起碼可以提供一些線索,包括高官在海外的財產分布等,可以供國際媒體予以查證。

這就會讓不希望習近平掌權的人建立起反對習近平獨裁的力量,擴大他們的力量,將習近平試圖捂住的真相暴露出來。
 

法廣:好戲還剛剛開始?

王軍濤:習近平能夠捂住的也只是官場上的一些表面的東西,但社交媒體上的炒作就很難控制。我個人對這個事件有些學術興趣。我在哥倫比亞大學的學術研究方向就是在全球化市場化信息化的時代,共產黨如何維護他的統治和政治穩定。這個事件就提供一種很好的觀察,雙方都在社交媒體上進行較量,而在看了目前媒體上的相關報道後,我的感覺的確是”好戲剛剛開始“。
 

有人將此事與王立軍事件衝擊效果進行對比,因為孟宏偉的級別比王立軍高,而且我們也知道反腐的過程中也有很多黑暗內幕。應該說王岐山開始搞反腐是迅雷不及掩耳,很多高官沒有給自己留後路,但孟宏偉親眼看到這個反覆過程,地位在持續上升,他應該會了解不少反腐過程中的陰暗和腐敗內幕,這些材料可能會更對習近平有爆炸性的衝擊效果。獨裁者需要英明領袖的形象,這些消息就可以說明他創建英明領袖的過程並不是簡單地代表民意,做了反腐這件事,實際上內幕非常腐敗。
 

毛澤東形象垮台也是與他在成為領袖的過程中乾的陰險狠毒的壞事有關。這就應驗了“出來混總是要還的”這句話,最後一切都要歸零。習近平本人應該十分清楚他在將自己變成偉大領袖的過程中幹了哪些缺德事。

我覺得孟宏偉是19大以後的權利鬥爭中逐步下來的,那他在2012到2018年初這段時間,作為一個正部級的公安部副部長,他應該知道很多內幕,他手裡的資料可能是前面的高官不知道的。

感謝王軍濤接受法廣專訪。


同一主題

  • 要聞分析

    孟宏偉案:海外親中媒體炮轟吐槽北京輸掉“公關戰”

    想了解更多

  • 公民論壇

    陳破空:孟宏偉事件背後的中國政治黑幕

    想了解更多

  • 要聞分析

    楊建利:孟宏偉案顯示改革國際刑警組織的必要性

    想了解更多

  • 2019年巴黎書展面臨如何振興出版業難題

    2019年巴黎書展面臨如何振興出版業難題

    又是春天,又是讀書季。法國最大的圖書沙龍巴黎書展從3月15到18號在南部的凡爾賽門國際展覽中心舉行,這個每年一度的圖書盛會在四天的時間裡有望吸引近20萬讀者。

  • 洛桑尼瑪:高壓政策控制不了藏人的靈魂

    洛桑尼瑪:高壓政策控制不了藏人的靈魂

    六十年前,1959年3月10號,成千上萬西藏拉薩民眾為了阻止他們的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前去觀看軍區的文藝演出,包圍了他暫時居住的羅布林卡,民眾認為這是中共要誘騙劫持達賴喇嘛的騙局,類似“達賴已經被帶走”的謠言四起,藏民控制了羅卜卡林內的三位噶倫,並在街上貼海報,喊口號,要求共產黨離開,這個突發事件最後演變成了大規模起義。解放軍隨後實施的鎮壓行動造成了多少藏人死亡的數據根據不同的來源說法也不同,最終導致達賴喇嘛決定出走印度達蘭薩拉,組成流亡政府。這個事件被北京定性為“暴亂”,藏人稱其為“起義”,無論何種稱呼,不可否認的是,它改變了達賴喇嘛和所有藏人的命運,也完全改寫了西藏的歷史進程。

  • 李子薇:巴黎出色的當代藝術女策展人

    李子薇:巴黎出色的當代藝術女策展人

    李子薇來自中國廣東,學習藝術和管理,隨後來到巴黎繼續深造。李子薇於2005年在巴黎六區的開設A2Z的畫廊並且從事當代藝術策展,15年來她辛勤耕耘,推出不少青年當代藝術家,也展出了如馬德升,越南裔Hom等具有代表性來自中國和亞洲的藝術家。李子薇接受本台三八婦女節的專訪,與大家共同分享自己作為女性策展人的經歷。請聽法廣專訪。

  • 達瓦才仁:3.10血寫的歷史不能讓墨寫的歷史掩蓋

    達瓦才仁:3.10血寫的歷史不能讓墨寫的歷史掩蓋

    1959年3月10日達賴喇嘛走出西藏,流亡到印度的達蘭薩拉。作為藏人的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在此後的半個多世紀里,為保護西藏的文化奔波勞碌。走出西藏五十周年後,達賴喇嘛退出政壇,專心弘法。那麼六十年前達賴喇嘛走出西藏的那天,對藏人來說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日子呢?今天的西藏特別節目中,請到了達蘭薩拉藏人政府駐台灣辦事處主任、達賴喇嘛宗教基金會代表達瓦才仁。

  • 達賴喇嘛:“我們從未提出大西藏的概念”

    達賴喇嘛:“我們從未提出大西藏的概念”

    解決西藏問題的困難之一在於歷史與現實、傳統與現代之間的衝突。歷史上,西藏地區的領域包括現在的西藏自治區以及青海、甘肅、四川、雲南的藏區。西藏流亡政府以保護藏文化為由要求重新統一各藏區,這被中國政府批評為“大西藏的野心”,是名副其實的“藏獨”設想。此外,儘管第十四世達賴喇嘛表示致力於改革傳統的政教合一制度,將政治上的領導權交給流亡政府民選產生的首長,中國官方輿論卻始終批駁達賴喇嘛制度代表着政教一治。就此爭議,在接受本台特派印度達蘭薩拉記者雅尼克的專訪中,達賴喇嘛指出:(1)流亡政府從未提出“大西藏”的概念,所強調的是在宗教與文化保護上而考慮統一所有藏區;(2)作為政教合一的達賴喇嘛制度已經結束,但宗教上的達賴喇嘛傳統是否延續,將由西藏人民來決定。

  • 達賴喇嘛:“熱比婭贊成我以非暴力方式尋求自治的立場”

    達賴喇嘛:“熱比婭贊成我以非暴力方式尋求自治的立場”

    繼2008年三月西藏發生大規模騷亂後,2009年七月新疆又爆發了嚴重的維漢衝突,潛伏在中國經濟繁榮背後的政治訴求衝突、族群矛盾以及宗教信仰分歧等問題日益凸顯,而西藏與新疆這兩個邊疆重鎮成為火山噴發的出口。面對相似的困境,藏民族是否考慮與維族形成某種形式的聯合,共同謀求走出困境的策略?他們又是如何爭取達賴更多漢族民眾的理解與支持?在接受本台特派印度達蘭薩拉記者雅尼克的專訪中,就上述問題,達賴喇嘛強調接觸與對話的重要性  通過交談,他贏得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主席熱比婭對其以非暴力方式尋求自治的政策的支持;通過交流,他使更多的人消除誤解、放下成見,了解西藏的真實狀況和藏人的真正需求。

  • 達賴喇嘛:“民主是世界趨勢 中國應順勢而行”

    達賴喇嘛:“民主是世界趨勢 中國應順勢而行”

    在世界各國發展日趨密切的今天,西藏問題的解決已不再僅僅是中國的“內政事務”。西藏民眾對民主與人權的追求與全球的民主發展趨勢遙相呼應,而就如何回應西藏人民的訴求與如何推動經濟上崛起但政治上滯後的中國轉入民主的軌道,國際社會實質上面對的是同一個問題。作為流亡海外的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是西藏人民追尋民主、自治和自由的象徵,是中國與西方外交糾紛中的“爭議性”人物,而在很多人眼裡,他更是解決西藏危機的希望。在接受本台特派印度達蘭薩拉記者雅尼克的專訪中,達賴喇嘛表示,民主是世界發展的趨勢,中國應該順勢而行。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