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6月24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4/06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4/06 11h00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6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6月24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陳破空:中國在中美新冷戰格局中相形孤立

作者
陳破空:中國在中美新冷戰格局中相形孤立
 
中美關係 路透社

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退出美俄中導條約引發反響。針對特朗普的相關決定,各方評論也紛紛做出分析。美國總統的真實意圖何在?特朗普如何通過此一決定將矛頭瞄準中國?一場新的冷戰是否已經打響?對此,旅美政治評論家陳破空先生向我們闡述了他的看法。

法廣:您如何評判特朗普宣布退出美俄中導條約的決定?美國總統為什麼會選擇此一時機宣布這個決定?

陳破空:中導條約是美國與前蘇聯簽署的一個條約,是1987年美國總統里根和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簽訂的。當時美蘇不僅是最大的核大國,也是最大的導彈大國。尤其是中程導彈的大國。中程導彈可以搭載核彈頭,具有相當大的危險性,尤其對歐洲。因此當時,作為冷戰結束的標誌之一,美蘇簽署了禁止中導條約。後來俄羅斯繼承蘇聯,所以條約就成了美國與俄羅斯之間的條約。

這個條約實施之後出現了一些問題。一個問題就是俄羅斯多次違反這一條約,尤其在普京時代發展陸基導彈。在奧巴馬政府時期,對普京有所批評,但是奧巴馬並沒有採取行動進行反制。因此川普上台以來,會檢視所有這些國際條約。俄羅斯的違反是一個方面,但是在這個時候宣布,不僅僅是(因為)俄羅斯違反,這只是一個借口。因為中導條約導致了一個空檔,就是只有美國和俄國簽訂了這個條約,中國並不是這個條約的簽約國。因此中國在中程導彈方面異軍突起,發展迅猛。使美國受到制約,俄羅斯受到半制約,中共卻不受制約。到目前為止,據統計,中國恐怕已經成為最大的中程導彈國家。因此在這樣的時候,(特朗普)宣布退出中導條約,表面上針對俄羅斯,實際上瞄準的是中國。

法廣:實際上,特朗普的真實意圖對準的就是中國?

陳破空:他的真實意圖就是因為美中現在全面的對抗,從貿易、經濟領域到地緣政治、到軍事領域的全面對抗。這個對抗的結果是美國開始檢視自己軍事的短板,美國就發現,在海陸空加強的同時,在太空成立太空軍、網絡成立網絡反擊能力的同時發現,中程導彈是美國的短板。由於美國受制於美俄中程導彈條約,美國不僅不能發展中程導彈,而且難以在西太平洋部署中程導彈。這就使太平洋地區,中程導彈成了中共的一家的天下。所以美國要急於彌補這個戰略短板。修補軍事上的這個漏洞。為未來的美中對抗、甚至對決做好準備。因為美中現在已經進入新冷戰。鑒於在南海和台海的軍事對峙,隨時可能發生戰爭。因此美國退出中導條約,事實上是(不一定發生),但是做了一個完全的軍事準備,那就是針對中共。所以目標當然是針對中共。

法廣:美國近期加緊在南海採取行動,行動的背後意義何在?

陳破空:美國在南海加緊行動,那是因為要宣誓、因為過去很多年,中共在南海擴張,威脅鄰國,進一步地造人造島,而且把人造島軍事化。尤其是習近平違背了他當面向美國總統奧巴馬的承諾(他在2015年承諾說不會軍事化),但是很快就軍事化。而奧巴馬僅在口頭譴責,並沒有採取實際行動進行反制。因此川普上任以來,決定要改變奧巴馬的做法,要採取行動反制。所以美國不斷派出軍艦和轟炸機飛臨南海。這樣來表明:南海有廣闊的公海,而且有很多爭議海域,與很多國家都相關。因此美國一方面有必要保持航行自由,另外有必要保持區域平衡,維護世界和平。不能縱容中國的擴張繼續下去。而在台海,中國不斷地滋擾台灣,軍機擾台、軍艦擾台,因此美國在研究了反制措施之後,在下半年開始反擊。兩次派軍艦穿越台灣海峽,一次在7月份,兩艘軍艦,神盾級的,最近又是兩艘軍艦穿越南海,而且有航空母艦在旁邊戒備。就是說,美國在南海和台海同時採取了反制措施。美國採取了反制措施之後,下半年,中共騷擾台灣的軍事威脅就大幅減少。因此可以說美國的艦艇是對中共的一個測試,一下暴露了紅色中國紙老虎的面目。

另外我們看到11月有兩次重要的選舉,一個是台灣的九合一大選,是台灣歷史上規模最大的大選,涉及到6個直轄市和12個縣市的地方首長和議會。在美國,有一場中期選舉,是對川普和執政黨的一次考驗。但是顯然中共對這兩方選舉都採取了干預措施。美國指控中共試圖干預美國的中期選舉,從中獲利,這對美國政治是一種干涉。而中共對台灣的選舉的滲透、干預、干涉、影響,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可以說是大規模地入侵,大規模的干預。派水軍、王軍、五毛黨製造假消息,同時冒寫繁體字、冒寫台灣的網民,製造網絡民意、泡沫民意來力挺中共所需要的人。而且辱罵、或者是反對中共所不願看到的人。在台灣選戰中造成了撲朔迷離的現狀。在這個時候,中共在大舉干預台灣選舉的時候,我想,美國軍艦的出現也是對台灣安全的一種保障。即便是中共在大選中,按照他大量的金錢和人員的注入有所收穫的話,美國一定要預防中共自軍事上有所蠢動。比如說選舉,如果說真的發生某種意外,由於中共的金錢和人員所發揮的作用,使選舉朝着有利於中共的方向發展,中共有可能在軍事上採取一些蠢動。美國不得不防。所以這種防範措施也是對台灣民眾的安定、對民心的安定。對台灣民主的保衛和鞏衛。對中共試圖顛覆台灣民主企圖的一個有力回擊。

法廣:美國總統的最新決定將對美、俄、中關係產生怎樣的影響?難道特朗普不擔心中俄兩國結盟、共同對付美國?

陳破空:美國總統特朗普當局絕不擔心中俄結盟。美國方面所作的就是聯俄抗中。事實上,就在美國宣布退出禁止中程導彈條約之後,立即派遣了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飛往莫斯科,向普京和俄羅斯做說明。隨後看到的消息是:俄羅斯對此基本上表示理解。儘管俄羅斯在口頭上表示了不滿,甚至譴責,但是俄羅斯已經不管是從經濟實力、還是軍事實力,都無力與美國再進行軍備競爭。而且這種軍備競賽對俄羅斯也沒有必要,是額外負擔。

因此我認為,博爾頓作為美國政府的鷹派、而且是親俄派,也是力主聯俄抗中的一位政壇蜀將,他飛往俄羅斯向普京所作的說明,應該說他們關起門來說的非常清楚即:美國退出中導條約絕不是針對俄羅斯,完全是針對中共。因此俄羅斯對這一戰略意圖完全理解。俄羅斯實際上在戰略上把中共也視為他的潛在對手。俄羅斯媒體宣稱他們有三大敵人,一個是伊斯蘭恐怖主義,一個是西方,再一個就是中國。但西方只是一個意識性的矛盾,因為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格魯吉亞所導致的西方的譴責和制裁,實際上真正的、實質上的威脅並沒有發生。“伊斯蘭恐怖主義”就是車臣問題,俄羅斯已經得到相當大的解決。剩下的威脅、實際上的威脅來自他最大的鄰國、擁有最長共同邊境線的鄰國-中國。俄羅斯的潛在敵人實際上就是中國。這是俄羅斯媒體一再披露的(信息)。所以在這個時候,美國退出中導條約,又派遣國家安全顧問去安撫俄羅斯,這形成的趨勢不是要逼中俄聯盟,而是美俄聯盟,去對付中國。而俄羅斯最近在南海已經跟越南聯手開採石油。又向越南和印度大規模出售武器。這些都顯示:普京政府表明上跟中國友好,但實際上所採取的行動都不利於中國。俄羅斯在戰略上逐漸顯露與美國結盟的態勢。而美國官員最近表示,俄羅斯在2016年跟美國的大選,並沒有影響大選結果,並沒有造成實際上的影響。但美國政府越來越多地指控中共對美國的大選構成影響。這種差別可以顯示:美俄在走進,一旦越過了“通俄門”這個陷阱的制約,聯俄抗中的大趨勢有可能成型。

法廣:請就新冷戰形勢下的世界未來局勢走向談談您的看法?

陳破空:我們知道,以前冷戰是美國和蘇聯之間。蘇聯是最龐大的紅色帝國。它不僅有15個加盟共和國,而且裹挾了東歐8國,還有世界上其他的紅色陣營。連中國曾經一度都是它的附庸。後來中蘇翻臉,形成新的格局。

現在的新冷戰指的是美國跟紅色中國之間。而紅色中國、也稱紅色帝國、或者以最後的共產主義的堡壘自居,但是,雖然紅色中國在經濟上比以前的蘇聯更強大,軍事上也接近於前蘇聯,但是它在地緣政治上卻不如前蘇聯。因為它所能籠絡的國家很少。其他的社會主義國家所剩無幾:朝鮮、越南、古巴。但這些國家都在發生變化。越南在改革,古巴在轉型,朝鮮也在轉向。因此中共要聯絡其他的紅色國家對抗美國,在國際聯盟上可以說是沒有本錢。它唯一可與美國對抗的就是它的居於世界第二的經濟體,還有急劇暴增的軍費、軍備等等,跟美國分庭抗禮。另外還有在過去幾十年,大規模地盜竊美國的高技術,包括軍事和科技技術。因此在這樣的情況下形成的新冷戰,主要是以美國為代表的民主價值、以中國為代表專制價值在意識形態上的對決。具體地體現為:在經濟貿易等領域、在軍事、地緣政治等領域的全面對決。

我想,這一場新冷戰,我實際上早在5年前,講中美開戰(時)就已經預見一場新冷戰。現在,這場新冷戰的說法越來越多地提上議事日程。不僅美國副總統做了這樣的宣示,中共的內部文件也做了這樣的宣示。所以,新冷戰已經到來。也就是說美中全面對抗的時代已經到來。在這個新冷戰的情況下,跟美蘇冷戰不同,最大的不同在於:現在不是兩大陣營,而是大多數國家都會以美國為中心、靠近美國,而中共會相形孤立。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所以,美國在形成不同的防線來對抗中共,比對抗前蘇聯遏制更具有全面性和徹底性。不僅有亞洲小北約-美日韓,還有印太聯盟,更大的區域-印度、澳大利亞、日本,還有更廣闊地國際陣線-跟歐洲、跟其他國家的國際陣線,以及東南亞國家。所以美國對中共形成的防堵、國際陣線比以前更為廣闊。

這場新冷戰,從地緣政治上來看,中共(與美國的力量)相當懸殊。只不過中共現在與蘇聯相比,更缺少理想主義,而更多地是統治集團的既得利益,它的權力、它的政權,把中共政權的生死看成重中之重。因此在這樣的對決下,雙方都是核大國,也都是一個恐怖平衡,這樣的認知下將走向何方?有幾個模式:一個是清朝末年的模式,由於對外戰爭而導致清王朝瓦解;還有一個模式就是前蘇聯的模式,由於長期的冷戰和軍備競賽導致蘇聯虧空,最後解體。中共在相當程度上正在重複這兩個模式。但中共還有它新的特點,這便是:不顧一切地捍衛政權的、魚死網破的這種所謂最後的”沉船計畫“。因此,新的冷戰恐怕更具有危險性和爆發性。

  • 陳破空:百萬大抗爭,香港如燈塔,照亮黑暗中國

    陳破空:百萬大抗爭,香港如燈塔,照亮黑暗中國

    六月份,為反對政府修訂“逃犯條例”,香港爆發了主權移交後22年來最大規模的示威抗議,從六月九日的百萬人上街,到六月十六日的兩百萬人的抗議,在警方催淚瓦斯的威脅打擊下,反對聲浪不減反增,凸顯了香港民眾的勇氣,引發了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迫於巨大壓力,港府終於決定讓步。特首林鄭月娥宣布暫緩修訂“逃犯條例”。如何看待香港本次大抗爭活動?這場抗爭為13億中國人民帶來了怎樣的啟迪?對此,旅美政治評論家陳破空先生向我們闡述了他的看法。

  • 茉莉:在時光河流上回望一九八九——讀曹旭雲《愛爾鎮書生》有感

    茉莉:在時光河流上回望一九八九——讀曹旭雲《愛爾鎮書生》有感

    “八九六四”天安門事件剛剛送走了第三十個年頭。在歷史的長河中,三十年雖然不算長,但也絕非是一個可以令人輕易忽略的數字。三十周年的前夕,許多回憶當年這場轟轟烈烈的民主運動的新書問世。其中,一部由曾親自參與了天安門事件的當事人曹旭雲所著《愛爾鎮書生》一書吸引了人們的關注。

  • 陳破空:蔡英文政府能夠意識到:中國民主化是台灣安全的最大保障

    陳破空:蔡英文政府能夠意識到:中國民主化是台灣安全的最大保障

    一支由八九民運參與者、倖存者及政治犯組成的中國民運代表團-“台灣民主人權參訪團”,在八九六四天安門事件迎來三十周年的前夕抵達台灣訪問。代表團得到台灣總統蔡英文等政要的會見。台灣方面向代表團介紹了台灣的民主化發展進程,同時期盼中國大陸儘早邁入民主化道路。代表團在台灣期間,還出席了在台灣舉辦的89六四30周年紀念活動。代表團名譽總顧問、旅美政治評論家陳破空先生接受了本台的採訪。

  • 廖天琪:八九民運和六四屠殺直接間接地催生了中國的公民運動

    廖天琪:八九民運和六四屠殺直接間接地催生了中國的公民運動

    “八九六四”天安門民主運動今年迎來三十周年。三十年,在歷史的長河中,雖然並不算十分漫長,但在人的一生中,三十年可謂不算短。當年投身這場運動的熱血青年,如今已進入中年,許多人流落他鄉,在期盼中度日,有些人承受着生活的壓力,有些人經受着精神鬱悶的煎熬,更有些人不堪流亡生涯的重壓,英年早逝。他們渴望六四得到正名的美好願望,一年年落空。

  • 朱耀明牧師與黃雀行動:港人做了一件很光榮的事

    朱耀明牧師與黃雀行動:港人做了一件很光榮的事

    1989年發生在北京天安門廣場上的大規模青年學生爭民主和平示威活動曾意外地成為團結海內外華人的一條特殊紐帶。當時主權尚未正式回歸北京的香港迅速捲入其中,從捐款、送帳篷等各種形式的聲援活動,到5•21百萬人大遊行,港人始終滿腔熱情地關注和支持着這場自1949年以來,中國最大規模的街頭民主運動。六四屠殺發生後,香港更成為眾多被北京當局追捕的民運人士的逃生跳板。來自各界的不同人士迅速組成“地下通道”,成功地幫助不少處境危險的學運領袖由香港逃往海外。這也就是後來人們常說的“黃雀行動”。2014年隨香港爭普選和平佔領中環行動而重新站到民主前線的朱耀明牧師,當年就參與了地下通道的救援行動。他接受本台電話採訪,介紹了他參與救援行動的經歷,以及八九六四事件對香港社會的深遠影響。

  • 王丹談“六四”三十周年:重新記憶、再次出發

    王丹談“六四”三十周年:重新記憶、再次出發

    2019年6月4日,八九天安門學運迎來三十周年。三十年前的這一天,大批中國學生與民眾走上街頭,發出反對腐敗、要求民主的疾呼。這一大規模的民主運動最後以血腥鎮壓而告終。三十年來,為“六四”平反的呼聲始終未斷、期盼卻年年落空;當年衝在運動最前列的年輕的學運領袖如今也已進入知天命之年。他們中的許多人至今仍流落他鄉,有家不能回。“六四”三十周年之際,當年的學運領袖人物之一王丹接受了本台的採訪。

  • 廖天琪:科隆研討會首次敢於直接面對港台問題

    廖天琪:科隆研討會首次敢於直接面對港台問題

    以中國人權與民族問題為主題的2019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不久前在德國科隆落下帷幕。本屆論壇為該組織舉行的第九屆研討會議。中國民運敢於直接面對港台問題與民族問題,構成本屆會議的特點。與會各方人士密切關注中國人權狀況以及台灣與香港面臨“新殖民化”的局面。主持了論壇的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女士向我們介紹了本屆會議的情況。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