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11月1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2018年11月13日 北京時間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3/1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3/1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11月1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陳破空:中國在中美新冷戰格局中相形孤立

作者
陳破空:中國在中美新冷戰格局中相形孤立
 
中美關係 路透社

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退出美俄中導條約引發反響。針對特朗普的相關決定,各方評論也紛紛做出分析。美國總統的真實意圖何在?特朗普如何通過此一決定將矛頭瞄準中國?一場新的冷戰是否已經打響?對此,旅美政治評論家陳破空先生向我們闡述了他的看法。

法廣:您如何評判特朗普宣布退出美俄中導條約的決定?美國總統為什麼會選擇此一時機宣布這個決定?

陳破空:中導條約是美國與前蘇聯簽署的一個條約,是1987年美國總統里根和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簽訂的。當時美蘇不僅是最大的核大國,也是最大的導彈大國。尤其是中程導彈的大國。中程導彈可以搭載核彈頭,具有相當大的危險性,尤其對歐洲。因此當時,作為冷戰結束的標誌之一,美蘇簽署了禁止中導條約。後來俄羅斯繼承蘇聯,所以條約就成了美國與俄羅斯之間的條約。

這個條約實施之後出現了一些問題。一個問題就是俄羅斯多次違反這一條約,尤其在普京時代發展陸基導彈。在奧巴馬政府時期,對普京有所批評,但是奧巴馬並沒有採取行動進行反制。因此川普上台以來,會檢視所有這些國際條約。俄羅斯的違反是一個方面,但是在這個時候宣布,不僅僅是(因為)俄羅斯違反,這只是一個借口。因為中導條約導致了一個空檔,就是只有美國和俄國簽訂了這個條約,中國並不是這個條約的簽約國。因此中國在中程導彈方面異軍突起,發展迅猛。使美國受到制約,俄羅斯受到半制約,中共卻不受制約。到目前為止,據統計,中國恐怕已經成為最大的中程導彈國家。因此在這樣的時候,(特朗普)宣布退出中導條約,表面上針對俄羅斯,實際上瞄準的是中國。

法廣:實際上,特朗普的真實意圖對準的就是中國?

陳破空:他的真實意圖就是因為美中現在全面的對抗,從貿易、經濟領域到地緣政治、到軍事領域的全面對抗。這個對抗的結果是美國開始檢視自己軍事的短板,美國就發現,在海陸空加強的同時,在太空成立太空軍、網絡成立網絡反擊能力的同時發現,中程導彈是美國的短板。由於美國受制於美俄中程導彈條約,美國不僅不能發展中程導彈,而且難以在西太平洋部署中程導彈。這就使太平洋地區,中程導彈成了中共的一家的天下。所以美國要急於彌補這個戰略短板。修補軍事上的這個漏洞。為未來的美中對抗、甚至對決做好準備。因為美中現在已經進入新冷戰。鑒於在南海和台海的軍事對峙,隨時可能發生戰爭。因此美國退出中導條約,事實上是(不一定發生),但是做了一個完全的軍事準備,那就是針對中共。所以目標當然是針對中共。

法廣:美國近期加緊在南海採取行動,行動的背後意義何在?

陳破空:美國在南海加緊行動,那是因為要宣誓、因為過去很多年,中共在南海擴張,威脅鄰國,進一步地造人造島,而且把人造島軍事化。尤其是習近平違背了他當面向美國總統奧巴馬的承諾(他在2015年承諾說不會軍事化),但是很快就軍事化。而奧巴馬僅在口頭譴責,並沒有採取實際行動進行反制。因此川普上任以來,決定要改變奧巴馬的做法,要採取行動反制。所以美國不斷派出軍艦和轟炸機飛臨南海。這樣來表明:南海有廣闊的公海,而且有很多爭議海域,與很多國家都相關。因此美國一方面有必要保持航行自由,另外有必要保持區域平衡,維護世界和平。不能縱容中國的擴張繼續下去。而在台海,中國不斷地滋擾台灣,軍機擾台、軍艦擾台,因此美國在研究了反制措施之後,在下半年開始反擊。兩次派軍艦穿越台灣海峽,一次在7月份,兩艘軍艦,神盾級的,最近又是兩艘軍艦穿越南海,而且有航空母艦在旁邊戒備。就是說,美國在南海和台海同時採取了反制措施。美國採取了反制措施之後,下半年,中共騷擾台灣的軍事威脅就大幅減少。因此可以說美國的艦艇是對中共的一個測試,一下暴露了紅色中國紙老虎的面目。

另外我們看到11月有兩次重要的選舉,一個是台灣的九合一大選,是台灣歷史上規模最大的大選,涉及到6個直轄市和12個縣市的地方首長和議會。在美國,有一場中期選舉,是對川普和執政黨的一次考驗。但是顯然中共對這兩方選舉都採取了干預措施。美國指控中共試圖干預美國的中期選舉,從中獲利,這對美國政治是一種干涉。而中共對台灣的選舉的滲透、干預、干涉、影響,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可以說是大規模地入侵,大規模的干預。派水軍、王軍、五毛黨製造假消息,同時冒寫繁體字、冒寫台灣的網民,製造網絡民意、泡沫民意來力挺中共所需要的人。而且辱罵、或者是反對中共所不願看到的人。在台灣選戰中造成了撲朔迷離的現狀。在這個時候,中共在大舉干預台灣選舉的時候,我想,美國軍艦的出現也是對台灣安全的一種保障。即便是中共在大選中,按照他大量的金錢和人員的注入有所收穫的話,美國一定要預防中共自軍事上有所蠢動。比如說選舉,如果說真的發生某種意外,由於中共的金錢和人員所發揮的作用,使選舉朝着有利於中共的方向發展,中共有可能在軍事上採取一些蠢動。美國不得不防。所以這種防範措施也是對台灣民眾的安定、對民心的安定。對台灣民主的保衛和鞏衛。對中共試圖顛覆台灣民主企圖的一個有力回擊。

法廣:美國總統的最新決定將對美、俄、中關係產生怎樣的影響?難道特朗普不擔心中俄兩國結盟、共同對付美國?

陳破空:美國總統特朗普當局絕不擔心中俄結盟。美國方面所作的就是聯俄抗中。事實上,就在美國宣布退出禁止中程導彈條約之後,立即派遣了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飛往莫斯科,向普京和俄羅斯做說明。隨後看到的消息是:俄羅斯對此基本上表示理解。儘管俄羅斯在口頭上表示了不滿,甚至譴責,但是俄羅斯已經不管是從經濟實力、還是軍事實力,都無力與美國再進行軍備競爭。而且這種軍備競賽對俄羅斯也沒有必要,是額外負擔。

因此我認為,博爾頓作為美國政府的鷹派、而且是親俄派,也是力主聯俄抗中的一位政壇蜀將,他飛往俄羅斯向普京所作的說明,應該說他們關起門來說的非常清楚即:美國退出中導條約絕不是針對俄羅斯,完全是針對中共。因此俄羅斯對這一戰略意圖完全理解。俄羅斯實際上在戰略上把中共也視為他的潛在對手。俄羅斯媒體宣稱他們有三大敵人,一個是伊斯蘭恐怖主義,一個是西方,再一個就是中國。但西方只是一個意識性的矛盾,因為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格魯吉亞所導致的西方的譴責和制裁,實際上真正的、實質上的威脅並沒有發生。“伊斯蘭恐怖主義”就是車臣問題,俄羅斯已經得到相當大的解決。剩下的威脅、實際上的威脅來自他最大的鄰國、擁有最長共同邊境線的鄰國-中國。俄羅斯的潛在敵人實際上就是中國。這是俄羅斯媒體一再披露的(信息)。所以在這個時候,美國退出中導條約,又派遣國家安全顧問去安撫俄羅斯,這形成的趨勢不是要逼中俄聯盟,而是美俄聯盟,去對付中國。而俄羅斯最近在南海已經跟越南聯手開採石油。又向越南和印度大規模出售武器。這些都顯示:普京政府表明上跟中國友好,但實際上所採取的行動都不利於中國。俄羅斯在戰略上逐漸顯露與美國結盟的態勢。而美國官員最近表示,俄羅斯在2016年跟美國的大選,並沒有影響大選結果,並沒有造成實際上的影響。但美國政府越來越多地指控中共對美國的大選構成影響。這種差別可以顯示:美俄在走進,一旦越過了“通俄門”這個陷阱的制約,聯俄抗中的大趨勢有可能成型。

法廣:請就新冷戰形勢下的世界未來局勢走向談談您的看法?

陳破空:我們知道,以前冷戰是美國和蘇聯之間。蘇聯是最龐大的紅色帝國。它不僅有15個加盟共和國,而且裹挾了東歐8國,還有世界上其他的紅色陣營。連中國曾經一度都是它的附庸。後來中蘇翻臉,形成新的格局。

現在的新冷戰指的是美國跟紅色中國之間。而紅色中國、也稱紅色帝國、或者以最後的共產主義的堡壘自居,但是,雖然紅色中國在經濟上比以前的蘇聯更強大,軍事上也接近於前蘇聯,但是它在地緣政治上卻不如前蘇聯。因為它所能籠絡的國家很少。其他的社會主義國家所剩無幾:朝鮮、越南、古巴。但這些國家都在發生變化。越南在改革,古巴在轉型,朝鮮也在轉向。因此中共要聯絡其他的紅色國家對抗美國,在國際聯盟上可以說是沒有本錢。它唯一可與美國對抗的就是它的居於世界第二的經濟體,還有急劇暴增的軍費、軍備等等,跟美國分庭抗禮。另外還有在過去幾十年,大規模地盜竊美國的高技術,包括軍事和科技技術。因此在這樣的情況下形成的新冷戰,主要是以美國為代表的民主價值、以中國為代表專制價值在意識形態上的對決。具體地體現為:在經濟貿易等領域、在軍事、地緣政治等領域的全面對決。

我想,這一場新冷戰,我實際上早在5年前,講中美開戰(時)就已經預見一場新冷戰。現在,這場新冷戰的說法越來越多地提上議事日程。不僅美國副總統做了這樣的宣示,中共的內部文件也做了這樣的宣示。所以,新冷戰已經到來。也就是說美中全面對抗的時代已經到來。在這個新冷戰的情況下,跟美蘇冷戰不同,最大的不同在於:現在不是兩大陣營,而是大多數國家都會以美國為中心、靠近美國,而中共會相形孤立。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所以,美國在形成不同的防線來對抗中共,比對抗前蘇聯遏制更具有全面性和徹底性。不僅有亞洲小北約-美日韓,還有印太聯盟,更大的區域-印度、澳大利亞、日本,還有更廣闊地國際陣線-跟歐洲、跟其他國家的國際陣線,以及東南亞國家。所以美國對中共形成的防堵、國際陣線比以前更為廣闊。

這場新冷戰,從地緣政治上來看,中共(與美國的力量)相當懸殊。只不過中共現在與蘇聯相比,更缺少理想主義,而更多地是統治集團的既得利益,它的權力、它的政權,把中共政權的生死看成重中之重。因此在這樣的對決下,雙方都是核大國,也都是一個恐怖平衡,這樣的認知下將走向何方?有幾個模式:一個是清朝末年的模式,由於對外戰爭而導致清王朝瓦解;還有一個模式就是前蘇聯的模式,由於長期的冷戰和軍備競賽導致蘇聯虧空,最後解體。中共在相當程度上正在重複這兩個模式。但中共還有它新的特點,這便是:不顧一切地捍衛政權的、魚死網破的這種所謂最後的”沉船計畫“。因此,新的冷戰恐怕更具有危險性和爆發性。

  • 王怡:中國實際是一個政教合一的政權

    王怡:中國實際是一個政教合一的政權

    中國政府新《宗教事務條例》2018年2月開始實施以來,中國社會各種宗教信仰顯然面對更嚴峻的形勢。梵蒂岡天主教教廷與北京在中斷關係近70年後終於在2018年9月底達成一項被看作是歷史性的臨時協議,但官方天主教教會與地下教會真正合一未必能即刻實現。而至於新教信徒,政府對家庭教會越來越嚴厲的打壓也正進一步激化人數眾多的游離於官方教會之外的信徒與政府之間的矛盾。從強拆教堂十字架到強行關閉家庭教會活動場所、阻止聚會活動等等,各地家庭教會面對越來越大的壓力。成都秋雨聖約教會牧師王怡9月初在一份視頻中表示,習近平與他領導的政府“大大地得罪了神”,“若不悔改必要滅亡”。如何理解這種表述?家庭教會為什麼不能與官方教會合作?在拆除十字架、關閉活動場所等外在的打壓行為之外,政府對家庭教會信仰生活有怎樣的干預?我們電話採訪了王怡先生:

  • 廖天琪談聯合國普遍定期審查制度及其約束力

    廖天琪談聯合國普遍定期審查制度及其約束力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普遍定期審議(UPR)第三十一屆會議於11月5日在瑞士日內瓦召開。作為聯合國近年來設立的一個人權問題新機制,普遍定期審議制度歷屆會議,自然以審議各成員國的人權紀錄為焦點,主要目的則旨在改善各國的人權狀況,並設法解決發生在不同國家和地區的侵犯人權事件。圍繞此一主題,本台採訪了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女士。

  • 陳破空:中共寄希望於美國中期選舉的算盤將會落空

    陳破空:中共寄希望於美國中期選舉的算盤將會落空

    美國即將迎來中期選舉。中期選舉即是對執政總統的一次測評,也被視為兩年後舉行的又一次大選的風向指標。特朗普當政兩年來,常常不按規則出牌,可謂是一位頗具爭議的總統。隨着選舉日期的迫近,美國兩黨之爭愈發激烈,暴力事件不斷湧現。特朗普將在本次選舉中收穫什麼?選舉是否充滿諸多變數?外來干預能否影響選舉結果?對此,旅美政治評論家陳破空先生向我們闡述了他的看法。

  • 孟宏偉事件意外成為中國人權現狀新案例

    孟宏偉事件意外成為中國人權現狀新案例

    國際刑警組織當時中國籍的主席孟宏偉2018年9月底返回中國後失蹤一時吸引了國際輿論的廣泛關注。中國當局在孟宏偉妻子在法國警局報案並向媒體披露丈夫失蹤消息後,宣布孟宏偉涉嫌違法,正接受調查。國際刑警組織隨後稱接到了孟宏偉的辭職信。一個有着192個成員國的國際組織的高層領導人,在沒有任何事先官方知會的情況下,被中國政府“留置”,可以說在國際舞台公開上演了一出近年來中國國內頻繁發生的強迫失蹤案。顯示在中國現行政權下,任何人的基本人權,無論其身份如何,都缺乏保障。孟宏偉身為中國公安部副部長,可以說是中國碾壓人權機器的一分子,而國際刑警組織也多次被國際人權組織和海外民運團體指責協助專制政權打壓異己。孟宏偉沒能免於他曾服務的專制機器的碾壓,意外地成為中國人權現狀的一個典型例證,激發人權組織的呼籲。

  • 夏明談新疆:剝奪一個族裔的傳統並摧殘他們的文化,是一種文化意義上的種族屠殺

    夏明談新疆:剝奪一個族裔的傳統並摧殘他們的文化,是一種文化意義上的種族屠殺

    近月來,新疆地區“再教育營”的話題引發了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人權團體以及一些西方政府和美國議員紛紛予以抨擊。新疆“再教育營”問題曝光後,北京一改過去數月的做法,首次確認了這些“再教育營”的存在。在不久前公布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去極端化條例》中,這些“再教育營”被稱作“職業培訓中心”。這些中心的目的旨在消除滋生恐怖主義、極端主義的環境和土壤。當局還發起一場大規模的“反清真運動”。

  • 郭育仁:美印太戰略之發展,台灣難脫干係

    郭育仁:美印太戰略之發展,台灣難脫干係

    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一年多以來,美中關係已經迅速轉向,最初的友好熱絡已經隨關稅大戰不斷升級,而日益顯現為一種更為全面的緊張關係。特朗普政府頻繁批評中國政府的貿易行為與政策走向的同時,提出了一項印太戰略設想,希望聯合日本、澳大利亞、印度、越南、菲律賓、新加坡等國,抗衡中國在亞太地區的實力擴展。對於在北京步步緊逼的外交壓力下的台灣來說,這項雛形中的戰略設想似乎打開了一線走出孤立的空間,但其實也不乏風險。特朗普政府對台灣表現出的比其前任更加明確的支持是否只是中美較量背景下的一時之需?美國精英與決策層是否確實有調整對台政策的長遠設想?我們在今天的節目時間裡,邀請台灣國立中山大學中國-亞太區研究所教授郭育仁先生談談他的看法。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