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1月19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2019年1月18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8/0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8/0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1月19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陳破空:中共寄希望於美國中期選舉的算盤將會落空

作者
陳破空:中共寄希望於美國中期選舉的算盤將會落空
 
美國民主黨候選人在一次圓桌會議上 2018年10月26日 路透社

美國即將迎來中期選舉。中期選舉即是對執政總統的一次測評,也被視為兩年後舉行的又一次大選的風向指標。特朗普當政兩年來,常常不按規則出牌,可謂是一位頗具爭議的總統。隨着選舉日期的迫近,美國兩黨之爭愈發激烈,暴力事件不斷湧現。特朗普將在本次選舉中收穫什麼?選舉是否充滿諸多變數?外來干預能否影響選舉結果?對此,旅美政治評論家陳破空先生向我們闡述了他的看法。

法廣:首先請談談,您認為本次中期選舉競選運動中的最大看點是什麼?

陳破空:這次中期選舉是特朗普上任兩年來的一次選舉,所以這次選舉對特朗普來說,可以說是一次測試、一個中期考試。最大的看點就是會不會翻盤。也就是說在現在共和黨控制參、眾兩院的情況會不會變化?

從美國歷史上來看,多數時間都會發生變化。如果民主黨總統執政,兩年後,大多數、可以說四分之三以上都會發生由反對黨掌握國會的情況,很少有不發生翻盤的情況。所以這次最大的看點就是:翻盤還是不翻盤。是參院和眾院都翻盤,是民主黨掌控、還是其中一院被民主黨所掌控?這是大家高度關注的焦點。

法廣:中期選舉進入倒計時之際,匹茲堡猶太教堂遭遇襲擊,這與選舉是否有直接關聯?此前,許多民主黨人士以及特朗普的對手也先後傳出接獲裝有炸彈包裹的消息。您如何看待這些暴力事件?

陳破空:關於教堂槍擊案,美國時不時就會發生一些槍擊案。因為美國是一個並不禁止槍支管制的國家。美國憲法修正案的第二條規定,人民有合法擁有槍支的權利。這從美國建國以來就有這一條。這主要是要保障人民要有槍支以防政府專制、或者壓迫人民。人民擁有槍支最早的原因是:可以推翻專制政府。後來,擁有槍支也成為一個安全保障。尤其在美國的中、西部,遠離大城市的鄉區,有槍支是一種安全保障。所以任何闖入住宅者或者遇到違反犯罪分子,可以正當防衛。由於美國幾乎是全世界擁有槍支權利最強烈的國家,因此時不時就會發生槍擊案。這次猶太教堂發生的槍擊案是多年來眾多的槍擊案之一。會不會影響選舉?我認為,在一定程度上對選民會有影響,因為美國一直分為兩派:一個是禁槍派,另一個是擁槍派。這個爭議還是會“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就是支持擁槍的、還是支持禁槍的,還是要求禁槍,這個在選舉前可能對兩派本身的選念有影響。

另外,給民主黨人炸彈郵包這個事件,現在很難判斷對民主黨或對共和黨哪個有利,因為這是佛羅里達州幾乎一個無家可歸的人所搞的惡作劇。他對民主黨的領導人不滿,所以對民主黨領導人寄炸彈郵包。但是已經被迅速破案。這件事造成的影響究竟對民主黨有利還是不利,還很難判斷。因為此事畢竟與共和黨無關。也與現在的執政當局無關。而執政黨也迅速破案。因此這個事情很難下結論。

法廣:一些共和黨人士出於對特朗普的不滿,選擇轉往民主黨陣營。這種做法在過去的選舉中是否常見?

陳破空:這非常常見。因為在歷次的選舉或中期選舉中,民主黨和共和黨跑票的情況存在。儘管民主黨和共和黨都強調忠誠,但是如果執政當局或執政的總統民望下跌、或者民意支持度下跌,反對黨有可能在議會中取勝的時候,往往總統所在的政黨有可能跑票。比如共和黨總統執政,共和黨議員或者支持者有可能反過去、支持民主黨候選人。這種情況很常見。可以說歷年在美國政治中都出現,並不是一件新鮮的事情。

法廣:如果執政黨在本次中期選舉中失利,將對特朗普未來兩年執政方針產生怎樣的影響?

陳破空:這次選舉有三種可能:一種可能性就是共和黨當然期望選舉情況不變,共和黨仍然保住參院和眾院的多數席位。但是這種情況的可能性在下降。另一種可能性就是完全翻牌,就是共和黨在眾議院、參議院(失利),都有民主黨成為多數,由民主黨來掌控議會。這在過去的總統執政兩年之後經常發生的事情。實際上今年最大的可能性是出現中間狀態。就是眾議院可能由民主黨贏得多數,民主黨成為多數黨,但是參議院仍然由共和黨來控制。共和黨在參議院成為多數。這樣在國會構成一種制衡。這當然會對總統特朗普將來執政構成影響。

如果民主黨全面佔領國會優勢的話,特朗普的許多內、外政策都會受到牽涉和羈絆。很多議案、法案有可能通不過。尤其關於國內的法案、有關移民這類的法案。如果在參院和眾院各有其中一個黨占居多數的話,對特朗普來說,情況會好一點。但是沒有目前的情況好。因為那種情況下,他仍要在其中一個、比如眾議院,跟民主黨人去討價還價。因此他的政策有可能往中間靠一些。如果維持目前的狀況,那就要全面執政,對特朗普最有利。所以特朗普在執政的頭兩年,全面地推動他的政策,而且迅速推進。就在他有執政優勢、有執政的條件,而且又有國會的多數,共和黨在國會所佔據的多數。

法廣:特朗普公開指責中國干預美國中期選舉。中國究竟做了什麼,令其做出這樣的表態?來自外部的干預最終將在多大程度上影響選舉結果?

陳破空:我認為中國對美國中期選舉的干預有明的方面和暗的方面。明的方面比如說,他們花巨資在美國的報紙上購買版面,來宣傳中國的政策,來譴責特朗普政府,號召當地的人來(表示)認為美國總統不好。比如:中國在西部的一個州,買下了得梅因報報紙的四個版面,說美國總統十分愚蠢,讓中美兩國陷入爭端。然後還說中國的模式是一個成功的模式,值得效仿。像這樣的(做法)就會對特朗普和共和黨的票倉構成影響,對他的農業州或製造業州直接地深入、去試圖對選民發生影響。還有一種明的做法就是中共在對特朗普對中共的貿易反擊戰、而中共的反制中,專門針對特朗普和共和黨的票倉的州、對農業州和製造業州、中西部州下手。就在其中的產品報復中,專門針對這樣的產品進行報復,試圖動搖共和黨的票倉。這也被視為在干預特朗普的政府,反對特朗普政府,干預中期選舉。另外中國還有一套暗的做法。那就是網絡間諜、網絡攻擊和其他一些特務活動。美國的各個情報局都表示掌握了大量的證據,時不時會公布,像美國副總統在講話中也表示,很多情報部門掌握的情況顯示,中國在網絡攻擊、網絡間諜這方面試圖、或者正在進行的干預美國中期選舉的活動遠遠超過俄羅斯。真正能夠影響美國選舉的,是中共,而不是俄羅斯。詳細來說,俄羅斯的做法非常地笨拙。與中共相比,是小巫見大巫。

法廣:美國中期選舉結果會對中國有怎樣的影響?

陳破空:現在中國政府正在寄希望於美國的中期選舉,尤其是聽說國會可能翻牌、尤其眾議院可能翻牌的情況下,特朗普的政策可能受到制約。其實,特朗普的內、外政策當然會受到制約、如果說國會翻牌的情況下。但是關於中國的方面,其實政策幾乎是得到兩黨的一直支持。因為這是整個美國的覺醒。覺得中國侵犯知識產權,不遵守世界規則,或者軍事地緣政策上進行擴張,這是美國一直反對的大事。可以說大敵當前。把中國和俄國定義為美國的敵人、美國的對手,這已經是朝野的共識。因此即便國會發生翻盤,特朗普的很多政策受到掣肘,但是唯獨在對付中國、對付中共的立場上,兩黨高度一致。其中針對中國的很多的議案,在國會,並不是共和黨提出的,很多是民主黨人提出來的。比如像西藏對等進駐法案,就是民主黨人提出來的。還有很多法案是民主黨人和共和黨人共同提出來的。也就是說中共如果寄希望於美國中期選舉的話,恐怕中國的希望和算盤會落空。

  • 習近平嫁接“九二共識”與“一國兩制”凸顯邏輯漏洞

    習近平嫁接“九二共識”與“一國兩制”凸顯邏輯漏洞

    剛剛踏入2019年,台海兩岸情勢再度陷入緊張,引發各方關注。1月2日,習近平在《告台灣同胞書》發表40周年之際發表講話。提及“九二共識”時強調:將推動“一國兩制”實現統一,並表示不承諾放棄對台用武。又在隨後兩天進一步表示:要“在新的起點上做好軍事鬥爭的準備”。中國主席的表述立即引發台灣及國際社會的強烈反響。

  • 夏明:中美建交對兩國及世界和平均具有重大的歷史意義

    夏明:中美建交對兩國及世界和平均具有重大的歷史意義

    中美兩國在貿易大戰的背景下,迎來建交40周年。從1971年7月,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秘密訪華、到1972年前總統尼克松的北京之行,中美兩國打破了相互隔絕的局面,終於在1979年1月1日正式建立了外交關係,從而結束了長期的對峙。這被視為是中國與西方關係突破的標誌性大事。40年來,隨着兩國關係在各個領域的不斷發展,對抗性競爭也逐漸形成。尤其是2018年以來,中美爆發貿易大戰,致使兩國關係發生微妙變化。如何評判美中關係?兩國關係的變化將對全球局勢產生怎樣的影響?紐約市立大學研究生中心政治學教授夏明先生向我們闡述了他的看法。

  • 張倫:中國80年代改革成就的核心因素是自由

    張倫:中國80年代改革成就的核心因素是自由

    2018年是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40年來,中國經濟飛速發展,取得了驚人成就,但世人對這些成就的驚羨也伴隨着越來越多的不安。經濟實力的強大並沒有帶來民主進程的推進,四個自信引導下的中國一方面要以高壓維穩,應對國內的各種社會緊張關係,另一方面,也在國際舞檯面對越來越多的質疑與防範,中美關係在建交40周年之際更是進入了一種類冷戰的對立狀態。40年後,中國的改革開放之路正走向何方?我們邀請在法國塞爾日-蓬多瓦茲大學教授張倫先生談談他的看法。他認為,中國官方話語今天所說的改革已經與上個世紀80年代的改革南轅北轍,中國進入了一個以改革的名義反改革的時代。當前的執政方略絕對開創不出新時代。

  • 鮑彤:為何11屆3中全會不是改革開放的起點

    鮑彤:為何11屆3中全會不是改革開放的起點

    2018年12月18日,中國政府在北京人大會堂舉行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紀念大會。1978年12月18日至22日在北京召開的中共中央11屆3中全會被普遍看作是中國改革開放的起點。但曾經擔任國務院總理趙紫陽的政治秘書、國家經濟體制改革委員會委員、中共中央政治體制改革研究室主任等職務的鮑彤先生不贊同這種說法,在他看來,11屆3中全會本身並不是一次改革開放的大會,但它掀起了一股懷疑共產黨、懷疑毛澤東的高潮,為後來的改革開放創造了條件。而改革開放也完全沒有頂層設計,其主體更是不願做奴隸的中國人,而不是黨。身在北京的鮑彤先生通過電話向法廣闡述了他的觀點:

  • 丁學良:中國模式核心理念不是個人自由

    丁學良:中國模式核心理念不是個人自由

    1978年底的中共中央11屆三中全會被普遍看作是中國改革開放政策的起點。儘管這種說法頗引爭議,無可否認的是,此後四十年間,一度瀕臨崩潰邊緣中國經濟,已經搖身變成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這種令人眩目的經濟起飛引發對所謂中國模式的關注。有無中國模式的爭論似乎已經讓位於對中國模式是否可以持續的懷疑。而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國正力圖向世界展示這種有別於歐美民主自由體制之外的另一種發展模式。何謂中國模式?其核心內容是什麼?其核心價值是什麼?中國模式是否是可以輸出傳播的模式?我們電話採訪了在香港註冊的公共政策研究機構,博源基金會的學術委員會委員丁學良教授。丁學良教授曾在2012年出版《中國模式:贊成與反對》一書。

  • 夏明:達賴喇嘛力主佛教與科學對話

    夏明:達賴喇嘛力主佛教與科學對話

    西藏流亡精神領袖達賴喇嘛與西方科學家展開定期對話已經進行了三十多年。全球數百位當代科學家先後參加了這些對話。2018年11月1日至3日,達賴喇嘛在印度北部喜馬拉雅山的小鎮達蘭薩拉與華人科學家展開了首次對話。除探討物質和意識本質之外,此類對話的目的還對人類心智的本質和情緒機制等內容進行探索。出席了此次對話的紐約市立大學研究生中心政治學教授夏明先生接受了本台的採訪。

  • 夏明:華為副總裁孟晚舟被捕凸顯美國 “精準打擊”政策

    夏明:華為副總裁孟晚舟被捕凸顯美國 “精準打擊”政策

    中美兩國首腦在阿根廷首都舉行的二十國集團首腦峰會期間,就貿易戰問題達成妥協。美國決定暫緩明年一月一日起加征對中國2000億美元產品的關稅計畫;中國則承諾大量採購以農產品為主的美國產品。美國為此設定了九十天的談判期。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