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廣2019年1月22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時間19點至20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廣2019年1月22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時間19點至20點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2/0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2/0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1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王怡:中國實際是一個政教合一的政權

作者
王怡:中國實際是一個政教合一的政權
 
對華援助協會的一段視頻顯示山西臨汾金燈台基督教會教堂十字架被拆除。影像拍攝日期不詳。 對華援助協會 / 法新社

中國政府新《宗教事務條例》2018年2月開始實施以來,中國社會各種宗教信仰顯然面對更嚴峻的形勢。梵蒂岡天主教教廷與北京在中斷關係近70年後終於在2018年9月底達成一項被看作是歷史性的臨時協議,但官方天主教教會與地下教會真正合一未必能即刻實現。而至於新教信徒,政府對家庭教會越來越嚴厲的打壓也正進一步激化人數眾多的游離於官方教會之外的信徒與政府之間的矛盾。從強拆教堂十字架到強行關閉家庭教會活動場所、阻止聚會活動等等,各地家庭教會面對越來越大的壓力。成都秋雨聖約教會牧師王怡9月初在一份視頻中表示,習近平與他領導的政府“大大地得罪了神”,“若不悔改必要滅亡”。如何理解這種表述?家庭教會為什麼不能與官方教會合作?在拆除十字架、關閉活動場所等外在的打壓行為之外,政府對家庭教會信仰生活有怎樣的干預?我們電話採訪了王怡先生:

教會目前面對的迫害是文革以來前所未有

法廣:9月初在網絡上看到一個視頻,您在其中說“有責任告訴習近平,他是一個罪人”……感覺您好像很憤怒。是否可以簡單解釋一下這種憤怒的理由?

王怡:“我不是憤怒。我在(視頻)裡面講了,實際上是一種憐憫。就是如果你看見一個人、一個國家、一個領袖走在一條錯誤的道路上,按照基督教信仰來講甚至是一條邪惡的道路。《聖經》當然認為每個人都是罪人,在上帝的面前,每個人都是犯了罪的,需要向上帝悔改。但是一個國家,一個政府,一個領袖有可能是系統地、甚至是積極地、主動地對信仰、對教會、對上帝和他的教導採取一種敵對的態度,迫害教會,剝奪一個人內心的信仰和他的良心。這是人類最邪惡的犯罪之一。我們看到中國政府就走在這樣一條路上。”

“教會願意在身體上順服政府的管理,不管是什麼樣的政府。因為上帝給了政府管理的權柄,他們有刀、劍,他們維護社會的基本秩序。但是,一是在中國的傳統文化里,中國古代的皇帝和西方政治傳統不太一樣,他們不滿足於管理人的身體、人的行為,他們還希望管理人的靈魂。他們希望操控、管理、甚至去主宰人的心靈、信仰和良心。這是中國傳統專制主義的一個本質。二是在現代社會,西方出現一種現代極權主義。這一點比較多地(體現)在希特勒的身上,或者在共產主義身上。”

“在習近平上台以後,我們看到,他的身上和他的政府是兩個傳統的合一:一個是中國傳統的專制主義,要掌控人的心靈,另一個是現代的共產主義極權主義,也是要掌控人的心靈,用無神論,也就是它自己的一個官方宗教,來取代每個人自由的信仰。我們看到,最近這一年,或者最近半年,共產黨和習近平政權很明顯地在這樣做:對教會的迫害、對基督徒信仰的打擊,有很多是文革以來前所未有的。這也表明這個國家走在一條與40年改革開放完全相反的道路上。所以,作為牧師,作為教會,在針對到我們的信仰的時候,我們根據自己的信仰,不同意,我們認為這是不對的。對於他們來講,我們呼召他悔改。不是為了審判他,因為審判的權力在上帝那裡。我們是真的希望他悔改。因為,不然的話,不單是他,不單是這個政權,這個國家其實都會遭受非常可怕的審判。”

中國實際是一個政教合一的政權

法廣:中國憲法承認信譽自由的權利。在家庭教會和官方認可的教會之間,具體的分歧是什麼?為什麼家庭教會不能與官方教會合作?

王怡:“因為“教會”和“官方”這兩個詞本身就是反義詞。教會或者任何一種信仰都基於人的良心,和上帝在人的裡面對人的統治,而不是在外面的統治。所以在任何情況之下,如果教會和官方,也就是和政府的強制性權力結合在一起,那都是錯誤的。在西方近代以來的所有國家裡,都有基本的政教分離的原則。雖然中國憲法里寫了保護中國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但是中國憲法也非常明確地將無神論、唯物主義、共產主義視為這個國家最基本的意識形態,也就是說它(中國)是有國教的。今年2月的修憲甚至把共產黨的統治地位寫在憲法正文里,把國家主席的任期限制取消……這實際上是一個政教合一的政權。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家庭教會要持守的就是:信仰是我良心的自由,我不能被任何強制性的權力所管理。官方的教會就是把教會變成政府部門,甚至是共產黨的黨務部門,比如統戰部門下屬的一個機構。也就是除非你承認共產黨或者這個國家是你的更高的主人,然後我才許可給你,按照中國古代皇帝的話,就是賞賜給你一點點的宗教信仰自由……這不是人類共同的對宗教信仰自由的基本理解。”

梵蒂岡與北京達成的協議是與魔鬼的交易

法廣:關於誰應該是某一個宗教信仰的最高精神領袖的問題,羅馬天主教廷與北京中斷外交關係近70年後,近期與北京達成了一項關於主教任命問題的協議。中國政府是否對天主教信徒比對新教信徒更加寬容?您怎麼看梵蒂岡近期與北京達成的這項協議?

王怡:“我最近看到一些消息,一些地方天主教堂的十字架也在繼續被拆除,這表明共產黨對天主教的打壓並不比對新教的打壓力度小。當然,在中國,新教的家庭教會從數量規模和影響 上來講,比天主教會要大得多。所以,人們看到的消息肯定是共產黨對新教家庭教會的打壓比天主教多,因為兩者間的規模不太對等。”

“如何看梵蒂岡與北京達成的協議?很簡單,從信仰的角度、從教會自身的角度來看,可以說我很憤怒:我認為羅馬天主教會背叛了他們的信仰,背叛了他們在中國的千萬天主教會的基督徒。因為這是一項與魔鬼的交易。同時,從共產黨的角度來講,這不過是他們的一個謀略,他們不會真的給教會一些寬容。從歐洲歷史來看,11世紀的時候,教會就已經從諸侯手中拿到了信仰的堅持,就是教會的主教(任命)一定是由教廷、不是諸侯來做出判斷。這實際上是歐洲中世紀一千年前已經完成的政教之間的基本關係。天主教會在1949年以後也持守了這樣一個基本立場。但他們今天居然分歧了這樣的立場,這是非常令人遺憾、甚至是非常令人憤怒的。”

法廣:關於家庭教會目前在中國面對的形勢,除了教堂十字架被拆、教堂被拆、活動場所被關閉等這些外在的打壓形勢之外,政府對信仰生活的干涉有什麼其它具體的表現么?

王怡:“的確,這些外在的比如拆除十字架當然是讓教會傷心的事,但並沒有觸及信仰的內核。可是,有很多做法,比如對學校里老師和學生中的基督徒進行信仰調查、檢 測、甚至要求他們做出不信教、不參加教會聚會活動等承諾,這也蔓延到醫生、大學教師等公職或者體制內的工作單位中……這是對基督徒個人信仰的直接迫害;還有,教會受到各種壓力,比如剛才我們說到教會的主教或牧師是一個聖職任命;還有教會的崇拜如何舉行、聚會如何舉行:共產黨現在要求很多教會必須掛國旗、舉行升國旗儀式、要求講道要讓信仰與社會主義價值觀配合、要講愛國主義,要講……等等的東西。所以是一種全面的對教會(的管控):它信什麼、怎麼信、教義是什麼、講道講什麼、崇拜如何舉行、神職人員怎麼產生,一個有宗教信仰的人在這個社會能不能作為一個平等的公民被給與非信教公民一樣的平等權利保護……在這一切問題上,今天其實都在剝奪和損害基督教信仰在中國的實質性內容。”

 

 

面對打壓,北京家庭教會今年7月發表聯合聲明呼籲政府尊重信教公民的信仰自由及權利。9月,全國各地牧師發起牧者聯署:《為基督信仰的聲明》,已徵得數百名牧師簽名。


同一主題

  • 中國打壓宗教 關閉錫安教會還要求付530萬費用

    想了解更多

  • 中國

    中國家庭教會終敢質疑官方打壓

    想了解更多

  • 梵蒂岡/中國

    梵蒂岡要求兩主教讓位中國自選主教 傳教會震蕩

    想了解更多

  • 中國/宗教

    浙江蒼南基督教三自教會發聲抗議政府強拆十字架

    想了解更多

  • 潘永忠:中國民運是一項偉大而艱巨的歷史使命

    潘永忠:中國民運是一項偉大而艱巨的歷史使命

    1978年的“北京之春”在中國開啟了一場倡導自由、民主、人權、憲政的政治運動,被稱為“中國民主運動”。隨着1989、天安門“八九民運”受到打壓,許多民運領袖流亡海外,形成了一股海外民運力量,這股力量一直堅持不懈地繼續着爭取人權、民主的鬥爭,在捍衛中國人權領域起到了不可小覷的作用。

  • 習近平嫁接“九二共識”與“一國兩制”凸顯邏輯漏洞

    習近平嫁接“九二共識”與“一國兩制”凸顯邏輯漏洞

    剛剛踏入2019年,台海兩岸情勢再度陷入緊張,引發各方關注。1月2日,習近平在《告台灣同胞書》發表40周年之際發表講話。提及“九二共識”時強調:將推動“一國兩制”實現統一,並表示不承諾放棄對台用武。又在隨後兩天進一步表示:要“在新的起點上做好軍事鬥爭的準備”。中國主席的表述立即引發台灣及國際社會的強烈反響。

  • 夏明:中美建交對兩國及世界和平均具有重大的歷史意義

    夏明:中美建交對兩國及世界和平均具有重大的歷史意義

    中美兩國在貿易大戰的背景下,迎來建交40周年。從1971年7月,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秘密訪華、到1972年前總統尼克松的北京之行,中美兩國打破了相互隔絕的局面,終於在1979年1月1日正式建立了外交關係,從而結束了長期的對峙。這被視為是中國與西方關係突破的標誌性大事。40年來,隨着兩國關係在各個領域的不斷發展,對抗性競爭也逐漸形成。尤其是2018年以來,中美爆發貿易大戰,致使兩國關係發生微妙變化。如何評判美中關係?兩國關係的變化將對全球局勢產生怎樣的影響?紐約市立大學研究生中心政治學教授夏明先生向我們闡述了他的看法。

  • 張倫:中國80年代改革成就的核心因素是自由

    張倫:中國80年代改革成就的核心因素是自由

    2018年是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40年來,中國經濟飛速發展,取得了驚人成就,但世人對這些成就的驚羨也伴隨着越來越多的不安。經濟實力的強大並沒有帶來民主進程的推進,四個自信引導下的中國一方面要以高壓維穩,應對國內的各種社會緊張關係,另一方面,也在國際舞檯面對越來越多的質疑與防範,中美關係在建交40周年之際更是進入了一種類冷戰的對立狀態。40年後,中國的改革開放之路正走向何方?我們邀請在法國塞爾日-蓬多瓦茲大學教授張倫先生談談他的看法。他認為,中國官方話語今天所說的改革已經與上個世紀80年代的改革南轅北轍,中國進入了一個以改革的名義反改革的時代。當前的執政方略絕對開創不出新時代。

  • 鮑彤:為何11屆3中全會不是改革開放的起點

    鮑彤:為何11屆3中全會不是改革開放的起點

    2018年12月18日,中國政府在北京人大會堂舉行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紀念大會。1978年12月18日至22日在北京召開的中共中央11屆3中全會被普遍看作是中國改革開放的起點。但曾經擔任國務院總理趙紫陽的政治秘書、國家經濟體制改革委員會委員、中共中央政治體制改革研究室主任等職務的鮑彤先生不贊同這種說法,在他看來,11屆3中全會本身並不是一次改革開放的大會,但它掀起了一股懷疑共產黨、懷疑毛澤東的高潮,為後來的改革開放創造了條件。而改革開放也完全沒有頂層設計,其主體更是不願做奴隸的中國人,而不是黨。身在北京的鮑彤先生通過電話向法廣闡述了他的觀點:

  • 丁學良:中國模式核心理念不是個人自由

    丁學良:中國模式核心理念不是個人自由

    1978年底的中共中央11屆三中全會被普遍看作是中國改革開放政策的起點。儘管這種說法頗引爭議,無可否認的是,此後四十年間,一度瀕臨崩潰邊緣中國經濟,已經搖身變成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這種令人眩目的經濟起飛引發對所謂中國模式的關注。有無中國模式的爭論似乎已經讓位於對中國模式是否可以持續的懷疑。而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國正力圖向世界展示這種有別於歐美民主自由體制之外的另一種發展模式。何謂中國模式?其核心內容是什麼?其核心價值是什麼?中國模式是否是可以輸出傳播的模式?我們電話採訪了在香港註冊的公共政策研究機構,博源基金會的學術委員會委員丁學良教授。丁學良教授曾在2012年出版《中國模式:贊成與反對》一書。

  • 夏明:達賴喇嘛力主佛教與科學對話

    夏明:達賴喇嘛力主佛教與科學對話

    西藏流亡精神領袖達賴喇嘛與西方科學家展開定期對話已經進行了三十多年。全球數百位當代科學家先後參加了這些對話。2018年11月1日至3日,達賴喇嘛在印度北部喜馬拉雅山的小鎮達蘭薩拉與華人科學家展開了首次對話。除探討物質和意識本質之外,此類對話的目的還對人類心智的本質和情緒機制等內容進行探索。出席了此次對話的紐約市立大學研究生中心政治學教授夏明先生接受了本台的採訪。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