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1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1月17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7/0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7/0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1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烏合之眾的分析家勒龐第四節: 群體行動背後的觀念

烏合之眾的分析家勒龐第四節: 群體行動背後的觀念
 
勒龐『烏合之眾』 網絡照片

[提要] 群體之採取行動,從表面上看往往是突然發動,迅速蔓延的。但他們之所以能夠行動,背後有觀念力量的推動。這個力量是隱藏在群體心理中的。經過漫長時間的潛移默化,在某一具體事件的觸發下,突然爆發為具體的事變,變做群體的直接行動。

問:前幾次我們談到群體行動的各種特徵,但我們還想知道,是什麼因素在背後促進行動呢?

答:前幾次我們所談的,確實是群體行動的表面特徵。但是你如果仔細想一想,人的任何一種行動都是由大腦支配的,哪怕是烏合之眾。他們的行動也要受某種觀念的支配,或者說要實現某種想法,比如我們前次提到的突尼斯茉莉花革命,小攤販瓦吉吉的死,激起的大規模群體運動,其背後隱藏的觀念,其實是個正義原則,是突尼斯民眾認為政府警察對他的處置是不公正的。這種不公正導致了一個年輕人的死亡。大多數突尼斯人可能並未察覺這裡有個正義的原則,甚至他們根本不知道正義這個觀念的複雜性,卻人人心中都感覺這件事政府錯了。他們心中想的是,要分個是非,其實衡量這個是非的標準,就是個公正正義的觀念。勒龐把這個群體行為之後的觀念因素,分為間接因素與直接因素。所謂間接因素,是指一些被群體接受的信條,也就是一些標誌着時代特點的新思想。在勒龐看來,法國大革命之前的那些啟蒙哲人的著作,就屬於這種間接因素。我們在前面介紹啟蒙哲人時,已經提到過這些思想。聽友們應該能記住盧梭對平等的論述,伏爾泰對宗教的批判,孟德斯鳩對三權分立的探討,狄德羅對科學發展、知識普及的呼籲。這些觀念性的東西在人們心中漸漸積澱,可能一時未發覺它已經改變了人的某些傳統觀念,但當革命爆發時,你會發現全社會對這些看起來很抽象的觀念很熟悉,很認同。而直接因素則指能讓群體行動起來去實行上述觀念的事件。這兩種因素無疑對研究群體心理和行為有重要意義。依我個人看,弗洛伊德對勒龐的群體心理學的解讀,完全忽略了這些因素。他只提勒龐群體心理學中對無意識行為的關注,卻忽略了勒龐群體心理學中的社會歷史要素。因為弗洛伊德從人的性本能出發來發現群體心理,所以他的研究偏重個體心理的動力,如何彙成群體心理的動力,而不大關注社會歷史對群體的影響,我想這是一個缺失。

問:社會歷史因素一定會影響到個體聚集成群體的過程。

答:是這樣的。我覺得勒龐最聰明的地方,是他花了很多的篇幅去研究這些觀念怎麼樣在群體中起作用,怎麼樣引起群體的心理反應。他注意到群體最容易引起直接反應的是一些語言形式。他把它們歸結為形象描述詞語和套話,他說:“我們在研究群體的想象力時已經看到,它特別易於被形象產生的印象所左右。這些形象不一定隨時都有,但是可以 利用一些詞語和套話巧妙地把它們激活”。比如,在文革中,最易激起群體革命鬥志的詞,恐怕就是階級敵人。只要給某人貼上這個標籤,他就成了階級敵人的形象代表。群體對階級敵人作鬥爭,是可以六親不認的。我們這些人在文革中也參加過那些所謂批鬥會。只要押幾個人上台,掛上牌子,帶上高帽,說他是階級敵人,你看台下廣大革命群眾咬牙跺腳、振臂高呼,恨不能把台上的階級敵人撕成碎片。如果你是一個自我意識足夠堅強清醒的人,你的理性強大到不受群體情緒的影響,你會很奇怪周圍人哪來的這麼大仇恨,這就是勒龐所謂的間接因素的影響。中共這麼多年日復一日地教導人民,階級鬥爭你死我活,這樣一個觀念和眼前具體的一個階級敵人結合起來,就會激發群體內心的獸性,出現批鬥會上的群情激憤的情景。所以勒龐說:“詞語的威力與它們所喚醒的形象有關,同時又獨立於它們的真實含義。最不明確的詞語,有時反而影響最大”。在中國,我們都知道,最流行的一些詞語,例如階級敵人、境外敵對勢力、漢奸等等詞語,其含義根本就含混不清,沒有明確的定義。它們卻最好使用,最能激起烏合之眾的共鳴,但是聽友們請注意,聚集的群體往往行動沒有方向,目標也不明確,因此要成就一件事業,自然會出現領頭人。勒龐的分析,就轉向了對群體領袖的人格分析。

問:前面你已經提到過野心家會利用群體心理操縱大眾,實現他的個人目的。

答:野心家當然是操縱群體的高手,但是在勒龐看來,群體領袖在一開始並不一定是有明確目標的野心家,勒龐說:“就人類的群體而言,所謂的頭領有時不過是個小頭目,或者煽風點火的人。但即使如此,他的作用也相當重要。他的意志是群體形成意見並取得一致的核心,他是各色人等形成組織的第一要素。他為他們組成派別鋪平了道路,一群人就像溫順的羊群,沒了頭羊就會不知所措”。這種群體對領袖的自然需求,會讓那些相比較而言在群體中意志最堅定,信念最激進的人成為領袖。所以勒龐認為,領袖在一開始的時候,他可能也是群體中的普通一員,他對一些觀念格外着迷,然後成為了它的忠實信徒。勒龐舉了個例子就是羅伯斯庇爾,說“他對盧梭的哲學觀念如醉如癡,在傳播它們時居然採用了宗教法庭的手段”。

問:這麼說,勒龐認為,群體和它的領袖之間有一種天然的彼此需求。

答:是這樣。在勒龐看來,群體聚集時往往還並不明確知道要幹什麼。有一個人出來領頭,大家就會順着他指的方向走。勒龐相當看不起烏合之眾的素質,乾脆認為:“在群體的靈魂中,佔上風的並不是對自由的要求,而是當奴才的慾望。他們是如此傾向於服從,因此不管誰自稱是他們的主子,他們都會本能地表示臣服”。在我看來,他這是純屬激憤之言。群體需要領袖,但並不因此而天生地傾向當奴才。我們在歷史上見過許多群眾運動,是以爭取自由為目的的。大批民眾甚至為此犧牲生命,領袖可以操縱民眾,但民眾也可以左右領袖。這個過程比勒龐的論述要複雜得多。勒龐傾向於把群體看作是被動的,卻忽略了群體在很多情況下是主動地參與到事件中,甚至創造事變。領袖,特別是野心家,往往是借群體之勢而成為首腦,然後以他們慣用的手法,比如推出口號、不斷重複、敢下斷言、輕易許諾等等操控手段來俘獲民眾。勒龐雖然注意到了媒體出版物對民眾心理的影響,但在勒龐的時代,傳媒遠不如現在之發達,所以對群體心理的變化起重大作用的,在當今世界上,媒體的作用,有時超過領袖個人的作用。世界上所有專制國家的首腦,都直覺地要控制宣傳工具,比起勒龐時代的那些領袖人物所使用的操控手段,當今世界上的洗腦術,才是操控群體心理的最有效手段。

 


同一主題

  • 法國思想長廊

    烏合之眾的分析家勒龐第三節 群體心理的情感方式和思考方式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烏合之眾的分析家勒龐第二節: 什麼是群體的特點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法國思想長廊之十六 勒龐——烏合之眾的分析家

    想了解更多

  • 介入的旁觀者雷蒙·阿隆第六節 克拉夫琴科審判

    介入的旁觀者雷蒙·阿隆第六節 克拉夫琴科審判

    [提要]蘇聯的擴張姿態,使西方國家的政治領袖明白,雅爾塔會議上羅斯福的設想,由和平共處的大國合作,來保障世界和平,已完全落空。蘇俄共產體制根深蒂固的輸出革命的衝動,使他們一有機會就來試驗民主國家的勇氣。北大西洋公約的簽訂,為戰後格局的穩定建起一道防線,但很多人看不清楚它的意義。雷蒙阿隆為此大聲疾呼,此時維克多·克拉夫琴科審判,更撕裂了法國知識界。

  • 介入的旁觀者雷蒙·阿隆第五節 面對冷戰的阿隆

    介入的旁觀者雷蒙·阿隆第五節 面對冷戰的阿隆

    [提要] 1946年冷戰開啟,這是以兩個講話為代表。歐洲的知識分子面臨站隊的問題,從當時陣營的畫分看,是集權暴政的蘇俄與自由民主的英美相對峙。從表面上看,是個簡單的非黑即白的問題,但在現實中,尤其在思想理論層面上,卻要複雜得多,呈現出多層次的灰色地帶。

  • 介入的旁觀者雷蒙·阿隆第四節  戰後時代的分化與對峙

    介入的旁觀者雷蒙·阿隆第四節 戰後時代的分化與對峙

    [提要] 二次大戰之後,反納粹德國的統一戰線迅速瓦解,雅爾塔會議對東西方勢力範圍的畫分,實際上是西方民主國家與集權國家和平共處的幻想。同樣面對納粹,對英美來說,保家衛國是捍衛民主自由的普世價值,對蘇聯而言,衛國戰爭事實上是捍衛另一種價值,戰爭的結果是維護了集權統治,甚至在可能時要擴展暴政的範圍。這是人類歷史上的關鍵時刻,對法國知識界當然有極大的影響。

  • 介入的旁觀者雷蒙·阿隆第三節  學習與思考的年代

    介入的旁觀者雷蒙·阿隆第三節 學習與思考的年代

    [提要]從二十年代末到三十年代末,雷蒙阿隆有一個漫長的學習與思考期,他曾去德國生活工作過幾年,德國哲學給他相當深的影響。三十年代又正是德國納粹主義崛起的時代,法國也社會動蕩不斷,左右兩派激烈鬥爭,左翼聯盟“人民陣線”曾一度掌權,推行改良主義的社會政策。雷蒙阿隆就在這個背景中開始了他的學習與思考。

  • 介入的旁觀者— 雷蒙·阿隆第二節:虛幻的光明

    介入的旁觀者— 雷蒙·阿隆第二節:虛幻的光明

    [提要] 一次大戰結束之後,出現了人類歷史上第一個共產黨執政的社會主義國家蘇聯,它給許多不滿資本主義、一心追求人類自由與和平的知識分子帶來希望。那時可以說對共產主義的追求在法國知識分子中激起一股不小的浪潮,人們對蘇聯這個國家既好奇又嚮往,法國知識界中對蘇聯共產體制抱有好感的人不在少數。

  • 介入的旁觀者雷蒙·阿隆第一部分:  雷蒙·阿隆的時代背景

    介入的旁觀者雷蒙·阿隆第一部分: 雷蒙·阿隆的時代背景

    [提要] 在二十世紀的法國思想家中, 雷蒙·阿隆(Raymond Aron,1905年3月14日-1983年10月17日)是相當特殊的一位人物。他是學術精英圈子的一員,在這個圈子裡卻又顯得像個局外人。他是典型的法國知識分子,又和德國近當代哲學社會學聲氣相通。他重新發現托克維爾思想的重要性,舉起自由主義的旗幟,反抗二次大戰前後泛濫於法國知識界的左傾思潮。他繼承法國知識分子介入社會問題的傳統,是一位堪稱典範的公共知識分子。

  • 生命自由的探索者柏格森第三部分: 綿延是自我意識的本質

    生命自由的探索者柏格森第三部分: 綿延是自我意識的本質

    [提要] 柏格森認為,真正的自我意識不是靜止不變的,也不能被看作是一個個思緒的片段。它總是現在包含着過去,並趨向未來,而未來又可能返回過去的根源,所以它是分分秒秒在變異着,生成着,這就是綿延的實質。正是這個綿延使世界從內到外都活躍起來。這也就是生命的本質。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