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2018年11月15日 北京時間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5/1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5/1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8年11月16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時)北京時間6:00點-7:0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西安千億國企 80後、90後“小鬼”當家引輿論熱議

作者
西安千億國企 80後、90後“小鬼”當家引輿論熱議
 
中國國企西安高新控股公司所發布的人員調動公告截圖 DR網絡圖片

西安高新區管委會在11月4日發布消息,就其旗下的西安高新控股有限公司在今年9月的一次,看似平凡的管理層人事變動的內容對外公布。或許令該管委會未曾想到的是,這份照例擬寫的公告在面世後立即使古城民眾,乃至在全國範圍內引發社會大眾的廣泛關注和熱議。這則是因為,公告明確的標出有一名“84後”被任命為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另有兩名年輕的“90後”於同期進入該公司的7人董事會。而要知道,這是一家總資產已經達到1270億元,光註冊金就超過11.3億元的國企。

根據相關資料顯示,西安高新控股於2003年10月17日在西安市工商局高新分局登記成立。按照官方文件中的介紹,該公司是西安高新區最重要的基礎設施建設主體和主要公用事業運營主體,在高新區內獨家從事基礎設施建設投融資和管理業務,並同時擁有供水、供電、污水處理等主要公用事業的經營權。與此同時,該公司還對高新區內中小企業進行扶植,從它的業務定位來看,這一公司的發展與其背靠的西安高新區存在着緊密的關係。而後者則是在1991年就經國務院首批批准的國家級高新區。有報道顯示,截至2017年底,西安高新區GDP總值已經突破1200億大關,成為了繼其營業額收入超萬億元、外貿進出口額超過千億元、財政收入超百億元後,的又一個重大突破。據該公司的主管方、西安高新區財政局披露的信息顯示,其公司註冊資本11.3億元,其中西安高新區管委會佔70%,西安高新區科技投服中心則佔30%。而截至到2018年6月底,該公司凈資產403億元。

這一規模龐大、資金雄厚並在當地受到地方政府補助的國企,如若發生正常的人事變動,似乎並沒有什麼會引起輿論強烈反響的理由。但值得注意的是,正是該公司在近日就其在人士調動所發布聲明中提到,其公司法人代表、董事長兼總經理竟由一名“80後”女子擔任,而兩位新任董事也皆為“90後”年輕女子,一名出生於1993年,另一名出生於1995年,後者大學畢業僅一年。該消息被媒體報道後,立刻引來部分西安民眾的強烈質疑。眾多網民紛紛表示,是什麼人在如此年輕的情況下被予以重任,其背後又是否存在着不可告人的內幕呢?根據西安高新控股發布的公告顯示,1984年出生的李甜在今年9月4日起開始出任該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長兼總經理;1993年出生的趙雪瑩則於同期成為該公司董事;另一名1995年出生的朱玥並同樣出任了西安高新控股的董事。要知道,就在2017年10月,現擔任該公司董事長李甜的前任是一個出生於1970年,名叫閻玲的人士。後者則曾歷任西安高新區創業園發展中心綜合管理部經理、西安高新區創業園發展中心副主任、西安高新區創業園發展中心主任。在當時,該公司管理層年齡最小到年齡最大的主管均在1980年至1957年出生之間。

那麼根據西安高新控股於近日公布的“新增人員簡歷”來看,上任董事長僅3個月的李甜為大學本科學歷,曾是西安佰仕達人才服務有限責任公司員工;而在兩名“90後”董事中,93年的趙雪瑩於2016年畢業於西安建築科技大學華清學院,並在畢業後曾於2016年8月至2018年3月間,就職於華夏銀行銀川分行,整體工作經歷不足兩年;另一位95年的朱玥則於去年才在陝西師範大學畢業,並無公開的工作經歷。媒體經調查發現,掌管西安高新控股的80後不止3位,而是達到了10位之多。在該公司目前的管理層中,年紀最大的是一名1981年出生名叫郭晶的董事。但如若依據西安國資委所引發的《西安市國有企業領導人員管理暫行辦法》要求,“擔任正職領導人員應具有三年以上工作經歷,且為中層及以上管理崗”。明顯該公司對她們的任命有違這一地方管理辦法的要求。那麼這三名不光從學歷還是履歷上來看都不出眾的年輕人,怎麼就當上這家擁有上千億資產國企要員的呢?該事件中所反映出來的強烈對比成為了燃起輿論質疑的導火索。

對此,西安高新區在11月3日晚通過一份說明稱,三人身份均為高新區會計核算中心企業身份的工作人員。該聲明指出,“對網友關注的3名管理人員的相關問題,我們做了調查了解,未發現影響公司正常運營的社會關係。”該部門還表示,“在選用企業管理人員的方法上,我們還存在不科學、不完善等問題,我們誠懇接受網友及社會各界的監督。”由此可見,西安高新區在事件初期並未對民眾所關心的,這三名所謂“嫩總上位”的真正緣由加以解釋。而在隨後,網民對其背後真相的追尋也未被放棄。分析人士指出,像這樣一個有如此巨額資產的國企,讓這三個年輕的女性擔任高層的重要領導職務。問題並不在她們的年齡,而是在於選拔和任命這幾個人時,是否有按照有關國企主要領導人的選拔程序和標準規定。面對輿論的壓力,11月4日下午,西安高新區財政局發布聲明稱,已決定對該公司三名爭議高管停職,並啟動相關法律程序。聲明指,同時,高新區紀工委已經介入調查。此外,管委會還特意曝光了這三位高管的薪資待遇情況。該機構稱,“李甜目前月工資4351元人民幣,朱玥目前月工資3600元人民幣,趙雪瑩目前月工資4200元人民幣,在任職前後薪資無變化。”

值得一提的是,涉事的西安高新區管委會還在5日凌晨進一步發布聲明,稱其已初步核實西安高新控股變更董事一事,並表示接下來將繼續深入調查相關情況,並及時向社會公布。聲明則特意強調,“本次輿論關注的李甜等3人,並無特殊家庭背景,整個任職過程中也並沒有發現有打招呼等違紀違規現象”。顯然,官方的解釋還是沒有說明,這三個資歷尚淺的年輕人是如何走上所謂“人生贏家”的道路呢。綜合各方分析來看,除了有人懷疑她們有着不凡的背景,所謂“上面有人”才獲取如此高位,還有的則認為這三人被委以重任實際上只是“影子高管”。這則是因為,“西安有些事業編的領導,按規定不能繼續擔任公司董事等領導職務,由於‘幹部青黃不接’,所以就安排了若干年輕人在台前代為履職”。贊成這一解釋的人說,雖然從文件表面上看,擔任董事長和公司最高決策機構董事會成員的是這些年輕人,但其背後的實際控制人還是西安高新區財政局。也就是說,在上級要求“行政官員不能兼任高管”的規定下,官員主動讓位,讓企業中的年輕人代為掛名,這樣豈能一石二鳥職權、公權兩不放,還符合上級規定。很顯然,如若這一說法被得以證實,並非因為年輕人強硬的背景而上台掌權,但該事件也同樣揭露了在這一形勢之下,“掛名影子”高管模式會給國企經營帶來的諸多隱患。還有,這些所謂實際控制人就真的人如其名嗎,同樣也耐人尋味。

也就是說,如果出了事或企業經營不善是應該由國企名單上的高管人員負責,還是由其掛靠的相應所謂實際控制人單位的領導人負責?而5日凌晨,西安高新區管委會發布的聲明稱,高新區財政局違反管委會國有企業管理人員任用的相關規定,擅自變更企業法人代表及董事,經研究決定免去王進傑同志,西安高新區財政局局長職務。同樣就這一事件,據多家媒體通過中國企業平台“天眼查”調查發現,該事件中擔任西安高新控股董事長的李甜,還同時是另外 6 家公司的高管。她在包括西安高新產業園發展有限公司、西安高新區軟件新城發展有限公司、西安高新軟件新城北區建設開發有限公司等6家公司擔任要職。而這 7 家公司共計註冊資本約 44 億元,註冊地址均在西安市高新區。有報道稱,這些新被發現與李甜有關的6家公司都是西安高新控股的子公司,且此前出任相應崗位的是西安高新控股前任董事長、總經理閻玲。報道稱,閻玲同時還有另一個身份,是西安高新區財政局原局長。而上述 7 家公司均是在 今年9 月 15 日到 10 月 8 日一個月內,完成了將李甜任命為公司管理層的變更。因此,該事件的進一步發展及其背後所隱藏的事發邏輯,仍值得各方的繼續監督和關注。

  • 國防軍槍口調轉 羅興亞危機讓昂山素季走下民權聖壇

    國防軍槍口調轉 羅興亞危機讓昂山素季走下民權聖壇

    2017年8月,位於緬甸西部的若開邦境內爆發了一場嚴重的民族武裝衝突。緬甸國防軍以打擊恐怖團體“若開羅興亞救世軍”的名義,在居住了上百萬少數族群羅興亞人的若開邦等地,開展了大規模暴行。緬甸政府軍此後在數月中,對這個穆斯林無國籍群體的迫害被聯合國畫分為“種族清洗”。其不但造成大量羅興亞人在自己居住的國家中於和平時期受到戰爭罪行,他們中還有三分之二的民眾在緬甸軍方的圍堵下,被迫逃離家園來到了領國孟加拉國避難。據聯合國難民署於事件發生一周年後,在今年夏天的統計顯示,現有超過90萬的羅興亞難民生活在孟加拉國境內。

  • 歐盟擁有獨立防衛?特朗普猛批馬克龍

    歐盟擁有獨立防衛?特朗普猛批馬克龍

    法國總統馬克龍有關建立一支歐洲軍隊的表述恰恰在特朗普前往巴黎參加一戰百周年途中發出,特朗普當時立刻發推指責馬克龍主張歐盟建立自己的軍隊旨在預防俄羅斯和中國,甚至包括來自美國的網絡攻擊。美國二次大戰時是歐洲的解放者,故此特朗普指責馬克龍的話具有侮辱性。隨後,馬克龍在巴黎親自向特朗普解釋,表明對方對他的話語有所誤解。這句話至少影響了特朗普來巴黎的情緒,特朗普與馬克龍兩人之間那種過往很親密的姿態消失了。特朗普回到美國後,仍然憤憤不平,發推對馬克龍做出從未有過的嚴厲指責。

  • 英國脫歐敏感的時刻

    英國脫歐敏感的時刻

    英國脫歐進程可能走到最關鍵的一周。儘管英國國會異議四起,對一個即將出籠的方案充滿懷疑,但根據布魯塞爾消息,歐盟27國星期一的確向英國首相特蕾莎梅提出一個“最後方案”,希冀說服英國政府終結談判,雙方好說好散。

  • 一戰好似遙遠 然而就在昨天

    一戰好似遙遠 然而就在昨天

    第一次世界大戰,70多國涉入,前後投入7千萬軍人,其中1000萬戰死。11月11日,一戰停戰百周年紀念進入高潮。在巴黎凱旋門為無名戰士燃燒的火炬前,法國總統馬克龍在莊嚴地致辭中不斷地重複:“不能忘記”!他沉重地重複着:這場戰爭“似乎已很遙遠,然而就在昨天”,“百年之後,給世界留下的創傷仍然清晰可見”。

  • 一戰百周年前夜法美德領袖在巴黎

    一戰百周年前夜法美德領袖在巴黎

    在隆重紀念一次大戰百周年前夕,法國總統馬克龍與德國總理在距離巴黎八十公里的貢比涅森林空地共祝法德重歸於好;稍早些時候,馬克龍與前來巴黎參加一戰百年紀念的美國總統特朗普愛麗舍宮唔談,竭力淡化因開創歐盟防衛力量一段話引起的誤解。

  • 中美對話話中有話 明槍暗箭笑容可掬

    中美對話話中有話 明槍暗箭笑容可掬

    周五,在華盛頓出席會談的中美四名高官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美國防長馬蒂斯;中國國務委員楊潔篪以及中國防長魏鳳和會後面帶笑容出現在記者們面前,一方表示要“尋求合作”,一方表示要 “避免冷戰”。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