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7月21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7月21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0/07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0/07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7月20日法廣第2次播音-北京時間19-2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黃背心”運動:馬克龍就任總統以來最大危機

作者
“黃背心”運動:馬克龍就任總統以來最大危機
 
2018年11月24日巴黎香街“黃背心”運動 費加羅報

法國再度爆發反對馬克龍總統的示威,這一所謂“黃背心”運動至今無全國性領導人,從外省各地蔓延到首都巴黎,卻在最著名的商業文化大道香榭麗舍上演暴力悲劇,也正成為馬克龍就任總統一年多以來面臨的最大危機和考驗。

反對加征燃油稅的“黃背心”抗議活動在一個星期前爆發時,有將近二十八萬抗議人士身穿黃色馬甲,在全國各地封鎖了道路,第一天就不幸導致兩人死亡,但大體和平進行。很多示威者來自被忽視的鄉村地區,運動訴求從取消燃油稅,到抱怨家庭收入低失業和生活上的各種困難。現在不少“黃背心”抗議者喊出要求馬克龍下台的口號,譴責馬克龍總統是代表富人的總統,“不是我們的人”。“黃背心”抗議言論很多反映法國底層和小市鎮農村民眾的心聲,也獲得法國多數輿論的理解支持。

超過百分之七十以上民意支持的“黃背心”抗議活動從自發的網絡串聯開始,還沒能走多遠,就已在一周後發生嚴重問題。和平抗議運動被有暴力傾向的極端組織勢力滲透參與,周六一天在巴黎香榭麗舍大道發生的暴力局面,給“黃背心”抗議活動今後的走向蒙上一層陰影。

11月24日是法國民間反對燃油加稅“黃背心”運動的第二個抗議周六,首都巴黎最著名的香榭麗舍大道從10點半開始出現抗議者與警方的對壘,大約5千到8千個“黃背心”人士把香街當作建立路障與警方對壘的陣地。越來越魚龍混雜的“黃背心”行動,幾乎完全失去控制。至少幾百個極端派別人員混入“黃背心”運動,甚至還有不少具暴力傾向的打砸分子,他們把香街上土木工程所用的設施材料等物搬來做成堵路堵警察的路障,然後點火讓香街火光衝天濃煙滾滾,還把鋪路石塊撬下來投向警察。但是最令人恐怖的行為-砸商店,在入夜前沒有報道發生,令人慶幸。但入夜後,卻傳來香街本身和附近街區上有奢侈品商店玻璃被打碎,甚至商品被搶的報道。

警察方面一天來釋放大量水炮和催淚彈,但有些發射的催淚彈被“黃背心”又投了回去,甚至造成一名警察受傷。總體來說極為克制的防暴警察主要防守的是香街下端與總統府相近的地段,警察好像避免與“黃背心”發生身體衝突,這被內政部長所證實,他和警方都強調:防暴警察一天來冷靜沉着有步驟的行動,力爭避免激化矛盾,避免不必要的傷亡,所以直到傍晚,全法國被警方抓捕的人只有130人,其中42人在巴黎受傷人數為24人。內政部長認為在這麼大規模的街區面對幾百個暴力分子,沒有出現嚴重的死傷,應該感謝防暴警察的專業水平。

應該指出的是,面臨暴力局面,警察多次驅趕香街上的“抗議者”,但由於香街兩側有多條街道,使得“抗議者”與警察一直進行貓捉老鼠的遊戲。有記者問,為什麼沒有封閉香街整個街區?內政部長卡茲奈爾回答,封閉香街整個街區,幾乎等於封閉半個巴黎,在聖誕節前,這非常困難。

內政部長譴責是極右民粹黨的暴力犯罪混進“黃背心”,瑪麗勒龐鼓勵一些人不顧禁令到香街抗議。瑪麗勒龐馬上反駁是內政部長在香街維持治安不力不稱職。內政部長則在晚間再次指出:並沒有人申請在香街遊行,所以不存在警方是否應當允許在香街遊行的問題。是瑪麗勒龐自顧自地提出這個設想,有出謀畫策之嫌。有關抗議地點的問題前一天已經引發爭議,極右民粹政黨主席瑪麗勒龐曾經發推質疑為什麼警方不讓“黃背心”運動去香榭麗舍大道抗議?

“黃背心”運動曾經要在靠近總統府愛麗舍宮附近協和廣場抗議的要求未得到同意,巴黎警方允許的抗議地點只有為埃菲爾鐵塔附近的戰神廣場,因為只有在那裡可以保證遊行者的安全。

正如法國內政部長卡斯達內(Christophe Castaner)所說:自從1934年2月6日發生反議會體制的大遊行以後,香榭麗舍大道事實上除了有新年等節慶活動以外,再也沒有被允許舉行過任何抗議示威。這也是為什麼幾十年來任何法國政府都沒有允許在香榭麗舍大道上進行示威活動。

周六全法國範圍內“黃背心”運動參加人數為106000人,大大低於一周前的280000人,香街混亂暴力局面沒有死人傷人也不多,但卻非常混亂,嚴重威脅巴黎民眾的安全,也危及民主政體的威信。一直支持“黃背心”運動的法國民意是否會出現變化?對“黃背心”運動的支持度是否下降?法國總統馬克龍如何反應?如何化解社會矛盾?都是受到極大關注的嚴峻問題。

 

 


同一主題

  • 法國社會

    民調:“黃背心運動”分裂法國 總理支持率大幅下滑

    想了解更多

  • 法國世界報

    法國政府或將冒稅收起義的風險

    想了解更多

  • 特朗普會晤宗教自由部長級會議國際人士其中4人來自中國

    特朗普會晤宗教自由部長級會議國際人士其中4人來自中國

    美國國務院本星期主辦了第二屆宗教自由部長級會議,期間,主管國際宗教自由的美國無任所大使布朗貝克,陪同與會的來自17個國家的27位人士在白宮與特朗普總統會面。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以來,對人權和宗教信仰自由等敏感議題比較低調,使得這次會晤更加引人注意。

  • 港人持久戰遍地開花北京噩夢伊始

    港人持久戰遍地開花北京噩夢伊始

    如果說六月的香港人“反送中”抗爭基本是有組織發動部署的話,7月份以來,這一自發運動則有“遍地開花”之勢。進入僵持階段後,北京官方可能期待該運動逐漸進入銷聲匿跡的末路,因此低調卻頑固地不接受林鄭下台等訴求,但港人的抗爭熱情未減反增,北京可能面臨夜長夢多的局面。

  • 張倫:胡錫進“相對寬鬆自由”背後仍意在強調維穩

    張倫:胡錫進“相對寬鬆自由”背後仍意在強調維穩

    中國官媒環球時報及其主編胡錫進7月14日通過微信公眾號發表一篇文章標題為“中國和平了太久,以至很多人忘了它的珍貴”。文中談到:“什麼叫好的時代?好的時代第一要和平,第二要發展,第三是相對寬鬆、自由。胡錫進把“相對寬鬆自由”當作好時代的第三個指標,實在難得和罕見,因而受到一些媒體的關注。就這個話題,我們邀請巴黎賽爾其-蓬圖瓦茲大學教授張倫先生與我們進行分析。

  • 巨浪衝擊下華為等來兩項利好

    巨浪衝擊下華為等來兩項利好

    中國電信設備製造業巨頭華為公司目前的狀態可說是在巨浪中翻滾而起伏不定,好消息,壞消息不斷接踵而來。對華為利好的最新消息:一是美國公司可能在近期被獲准重新向華為銷售部件,二是華為將在未來三年投資意大利31億美元。而有關華為公司的壞消息也不少,比如華為將在美國裁員1000人。

  • 林鄭月娥欲下不下 習近平騎虎難下

    林鄭月娥欲下不下 習近平騎虎難下

    香港示威者”遍地開花“,特首林鄭月娥公開露面的機會顯得稀少,有關她下台指日可待的傳言甚囂塵上。讓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尷尬的是,可出面收拾香港局面的替代人選非常難找。

  • 北約還是俄羅斯 土耳其必須作出選擇

    北約還是俄羅斯 土耳其必須作出選擇

    7月12號,土耳其訂購的俄羅斯首批S-400地對空導彈防禦系統到貨,土國國防部長情不自禁地在國防部網站展示了一張正在卸貨的照片,出貨只是剛剛開始,根據塔斯社的報道,其他的S-400導彈將在夏季不斷船載而來。

  • 中國對外貿易重挫經濟前景晦暗

    中國對外貿易重挫經濟前景晦暗

    正在與特朗普較量的北京公布了一個不好的消息,六月份對外貿易遇挫,上半年中美貿易總值下降9%。而且,多位經濟專家預估中國第二季度的經濟增長率將繼續放緩。經濟局面變壞,這是一個臨時的還是持久的現象?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