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5/03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5/03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2019年3月25日 北京時間19h00至20h00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3月2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孟晚舟事件 北京為何從隱忍轉而最強硬

media 加拿大溫哥華一處屬於孟晚舟家的宅邸,路透社12月8日拍攝。 路透社

北京對加拿大發出極其嚴厲的警告,不放孟晚舟,將有嚴重後果! 由於北京在第一時間的反應給人的感覺是隱忍,現在給人感覺似乎與加拿大斷交也在所不惜,明明是劍指美國! 這一明顯的變化,令不少觀察人士感到蹊蹺。

中國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九日緊急召見加拿大駐華大使麥家廉,就加國拘押華為公司金融首腦孟晚舟提出嚴正交涉和強烈抗議。樂玉成指責加拿大政府扣人是“於法不顧,於理不合,於情不容,性質極其惡劣”。加國如不放人,後果嚴重。這是中方迄今為止提出的最強烈反應。

有分析指這可視為特習會帶來的“餘震”,孟晚舟被捕應是與12月1日舉行的”特習會晚宴“並行的事件,在那場晚宴上,習近平被認為向美方做出重大讓步,為爭得“休戰”,竟以元首之身,徑自講話三十餘分鐘承諾“改革”,讓美方吃驚。最後達成停火三個月妥協,美方維持對中方徵稅,只是不提升稅率。餘下的九十天談判對中方而言可謂任務艱巨。那麼,孟晚舟被抓的事情特習晚宴飯桌上的各位應該心知肚明?美方知道這一點毫無疑問,習近平不知,中方不知,還是強忍“胯下之恥”?還是有種被矇騙的感覺?美方明白孟晚舟被抓的震撼效應,隨後的表現也是儘力淡化這一事件,力圖把兩者區別開來。北京當局對孟晚舟的心結可能源於此。中國民族主義的憤怒可能也源於此。

孟晚舟事件最初發生時,北京明顯採取了把這一事件與中美貿易談判切割的做法。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證實,中方已明確表示不影響中美貿易談判。而且中國商務部發言人高峰更表示對九十天之內達成協議有信心,外交部發言人耿爽也拒絕把兩件事拉在一起,顯示這是北京下了決心,儘管孟晚舟幾乎與“特習晚宴“同時發生,頗有”辱華“之嫌,但中方仍表現出”忍辱負重“,不要因小失大的大度。從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發言中也可以感到一言難盡。在中方,支持談判的一方深知中國經濟遭遇寒冬,如果九十日之內不能完成談判,美方再施之以重稅,中國經濟雪上加霜,甚或有動搖習近平統治之虞。

據分析,中共高層在如何處置這一事件上一直存在着分歧,在更強硬的一方看來,特習會中方已經認軟,豈能在傷口上再遭對方來捅一刀。如果聽之任之,任由加拿大向美國引渡孟晚舟,中方對這一轟動世界,事關“民族大節”的事件不聞不問,如果委曲求全,將被視為軟弱,說不定還會有其他中國企業領袖、高官遭此際遇,後患無窮。從現在看,似乎這種思路佔了上風。

還有一個重大的原因,中國的民族主義情緒因孟晚舟事件猛烈爆發,從網上許多咒罵加拿大抓捕孟晚舟的網民的反應來看,他們認為華為是民族榮譽,習近平在中興事件發生後,屢屢講話要牢牢掌握“國之重器“,而在這些人眼中,華為在5G領域世界領先,自然是國之重器,美方針對華為的行動,就是壓制中國壯大的陰險行為。中方的反應有無被民族主義情緒綁架上馬的感覺,也是一個疑問。

強硬派的理論從美國方面得到反證,華為的創新能力在很多方面正在趕超或者已經趕超了思科和愛立信等西方品牌,作為5G網絡的生產廠家和世界第二大手機供應商,華為讓美國真正感到了威脅。更深一層的原因是,美方擔心華為在為中國政府服務,歷經幾年偵查調查,抓到了與美國的敵人伊朗偷做買賣的把柄,怪誰?

也許北京可能還有不得已的原因。在此案審訊過程中,許多秘密將逐漸揭開,現在,有關孟晚舟擁有多本護照的細節已經鬧得全世界滿天飛,下一步,這家企業與中國政府的關係,是否與中國軍方存在着秘密關係,都將一一解開。

明鏡集團總裁何頻分析,孟晚舟案件會出現各種各樣的意外,即使是獲得保釋,那也是極為苛刻的條件,無論是在程序式庭審,還是案件正式審訊,都會有大量內幕被披露,不止是華為,任正非家族、中共,而且包括一批中外權貴不想講的故事,可以說是中國頂級政商關係的博覽會…..

下周一,加拿大法庭應作出判決,當然,最終,加拿大是否同意將孟晚舟引渡美國,決定權在加拿大司法部手上,中國的嚴厲抗議究竟在多大程度上能發揮作用也是一個疑問。另外,美加之間雖然有引渡協約,但此類引渡案,因有大量可以上訴的法律條款,往往最快數月,最慢數年才能形成最後決定,假如是這樣,不知那個時候,北京與華盛頓是否達成終止貿易戰的協議否?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