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6月17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6月17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6/06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6/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廣2019年6月16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官方高調紀念改革40年前夜 塵肺亡屬投信日理萬機習近平

media 圖為中國經濟報導圖片 網絡照片

中國官方應於明天舉行隆重儀式,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中國面臨經濟減速困頓以及美國貿易戰,未來何去何從持續討論,但40年中國經濟成長建立在普通百姓民眾生命代價之上,後果嚴重,也在此時引發批評。

據中央社今天報道指,中國飛速發展光環的背後充滿弱勢民眾付出生命代價。北京大張旗鼓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並宣揚中國高速發展取得的成就之際,路透社最近一
篇報導從另個角度揭示,在中國令人眼花撩亂的經濟光環背後,一些普通人為此付出了生命代價。

據中國的非政府組織「大愛清塵」 說,保守估計,中國大陸至少有600萬人罹患塵肺病,其中農民佔90%。該組織還說,塵肺病痛苦程度極高,許多人是活活憋死的。

來自湖南、名叫王兆宏(Wang Zhaohong,音譯)的農民工說,他雖然才50歲,但塵肺病卻即將奪去他的生命,他可能撐不過明年春節。他說,「農村裡沒有什麼文化(學歷較低),只有干苦力。老闆10天給一個口罩,(工地上)全是灰,粉塵」。來自湖南3個縣的數百名農民工,過去幾年一直在向深圳市政府抗議並要求賠償。

這些農民工的一名談判代表顧福祥(Gu Fuxiang,音譯)說,當時他們幾乎沒有人簽過合約,所以沒辦法追到足夠的賠償。深圳政府已經根據病情嚴重程度給一些工人最多人民幣22萬元的賠償,但這點錢已於事無補。顧福祥說,「09年(2009年)我們深圳市的職業病專家就說了,這批塵肺病患者20年之內全部死完,沒有一個幸運的,就跟砍樹似的,那一波樹要全部砍完。現在是應驗了這些專家的說法,確實是這麼回事。這個職業病沒有幸運不幸運,最終只有死亡」。

報道說,在長達近10年的抗爭中,工人的希望越來越渺茫。今年11月初,他們再度到深圳市政府靜坐,但遭到了警方的無情鎮壓。

據報道表示,中國各地偏遠地區的農民工離鄉背井,創造了類似深圳這樣的發展奇蹟,但是一旦病倒了,不得不向銀行借高息貸款或向親友借錢,以支付醫藥費、子女的學費和其他生活費用。王兆宏給路透社記者看了他從一個合作社借錢的收據。他借了5萬元,每一季要付11.27%的利息。

香港大學社會學系教授潘毅(Pun Ngai)告訴路透社,問題不是中國沒錢。他說,深圳政府不認為這些工人是他們的責任,因為他們不是深圳居民,深圳官方擔心若滿足這些(湖南省)工人的賠償要求,其他省分的人也會仿傚。

上個月,聲援深圳佳士科技公司工人維權運動的「佳士工人聲援團」曾公開一封300名佳士塵肺病人及一些亡屬在11月8日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公開信。

公開信說,「如果不是為了急需錢來救命和照料家中妻兒,如果不是昨晚遭遇深圳市政府調動警察,暴力毆打手無寸鐵的塵肺病人至吐血,向老少婦孺投擲煙霧彈,我們是萬萬不願意來打擾日理萬機的您的啊」。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