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8月24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4/08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4/08 11h00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8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8月24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袁木已去 謊言猶存

media 圖為中國國務院研究室原主任、六四時期的中國政府發言人袁木向媒體發布新聞的照片。 網絡圖片

袁木,江蘇人氏,新華社記者出身。六四事件發生時任中國國務院發言人。“天安門沒死人”是其“名句”,說此話時面不改色,聲調平穩,令人驚異,一時惡名大噪。近年來,有關袁木已隨女兒定居美國的消息不斷流傳。

袁木那一階段電視露面頻頻,每次都對世界重複同樣的話語,外界有問,不知其是否真的深信謊言說百遍,是為真理?。袁木死後,官媒幾乎沒有公開報道,只有澎湃等引述“袁木同志治喪工作小組”幾行訃文,稱“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久經考驗的忠誠的共產黨戰士、國務院研究室原主任袁木同志,因病於2018年12月13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1歲”。但隻字未提他在六四時期的“傑出”表現。

六四遭通緝入獄的學生領袖、現流亡美國的周封鎖發推說:“袁木死了,死有餘辜。八九六四老賊也熬了三十年,靠的是年輕人的血”。六四參加者憎惡袁木,覺得他是中共政權的幫兇,是六四鎮壓的傳聲筒。官方不多提他,可能因為他和六四身影難離,說道六四鎮壓,許多人回憶當年往事,從電視畫面而言,能記住的最露骨的在前台跳了跳去的形象是李鵬,其次喋喋不休為北京辯護“沒殺人”的便是袁木。官方今天不太提他,是否害怕人們時時想起六四。

袁木六四事件發生後兩日的1989年6月6日主持新聞發布會,在會上念了一串數字,避重就輕,加害者受害者摻在一塊。他稱:“死亡情況初步統計近300人,其中包括部隊的戰士,包括罪有應得的歹徒,也包括誤傷的群眾,當中包括23名是北京各個大學的學生”。6月17日袁木對全美廣播公司NBC更稱:“沒有死一個人,沒有軋傷一個人”,6月4日解放軍進入廣場“一槍未發,廣場沒有死一個人”。“中國沒有新聞檢查制度”。當時便被海內外指為“歪曲事實,掩蓋真相”。

2012年,袁木接受媒體電話採訪時卻稱:“當年的事說不清楚”。袁木惡名難去,袁木妻子、光明日報前編輯王鶴多年後出來辯護,說這些數字都是時任國務院總理李鵬當年向袁木轉達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決定,因此責任不在她的丈夫。不知李鵬聽了此話有何感受?

袁木一度成為香港流行文化的題材,成了香港演員周星馳電影里的一句經典道白:“袁木很誠實”。

袁木六四撒謊,“以人血染紅頂子”,最終也升了官。記者高瑜表示,趙紫陽秘書鮑彤因89年反對武力鎮壓民主運動,5月28日被當時的中共常委宋平親自送入秦城監獄,後來被判刑7年,96年刑滿,又被秘密關押在西山一年,當局“要求他騰出木樨地24號樓的部長住宅,不同意就不讓回家。後來頂替鮑彤入他住宅的就是袁木,袁也落實了六四之後副部升正部的待遇。”

袁木以仇美反美著稱,可是後來發生的一件事讓人大跌眼鏡。六四時期美國駐中國大使李潔明回憶錄第十四章『中國』里寫道美國領事館官員賀士凱接待一位“特殊女士”的經歷,回憶錄寫道,當時,“中國若幹部門對美國的抨擊,特別尖銳。其中攻擊最猛烈者,當推國務院發言人袁木”。然而“該年10月某位青年女子坐到賀士凱面前…”“賀士凱朝這位年輕女子的申請書上一看,她姓袁。再一瞧她父親欄內填的名字,賀士凱悄悄把桌子底下的麥克風音量轉大。他要領事組的華裔僱員以及其他排隊等待的中國人,都能聽到他們的對話。賀士凱以大廳里人人都能聽到的聲音,不敢置信地問:‘你真的是袁木的女兒?’這名女子傾身向前,低聲答說:‘是的,我就是袁木的女兒。’賀士凱以讓領事組全室轟隆作響的聲音說:‘我不敢相信這麼討厭美國、天天詆毀辱罵我們的袁木,會要他女兒到美國留學’此時,領事組的工作幾乎全停下來,人人豎起耳朵要聽聽下文。袁木女兒用普通話怯生生地說:‘他是他,我是我’。”袁木的女兒學業成績不錯,賀士凱最後發給了她留美簽證。袁木怎麼會准許女兒到這麼邪惡的國家念書呢?袁木式的雙重性格,讓西方人感到不可思議。

新華社內曾廣傳,袁氏年輕時曾大鬧新華社食堂,以一碗湯扣於大師傅頭上出氣,雖不能以此列入英雄好漢之列,掌勺的大師傅給多給少便成了饑腸轆轆者的眼中釘,為肚饑打抱不平,六七十年代中國大學、單位食堂常事也。至於後來“百鍊成鋼”,撒謊成癖,被視為李鵬親信,袁氏或有苦衷外人不得而知者,說謊者的形象,從此是無法修改的了。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