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8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00點至7:00點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7/08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7/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8月17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支聯會聲援王全璋批評“秘密審判” 庭審外聲援者陸續被捕

media 王全璋案天津二中院庭審外的警察及便衣人員資料圖片 路透社圖片

“709案最後一人”、被羈押近3年半的中國維權律師王全璋案於當地時間周三上午,在天津第二中級人民法院進行不公開審理。一直以來為其丈夫呼籲的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及友人被圍困於北京無法前往現場,天津庭審外有數名聲援者遭到現場大量警察和便衣的相繼帶走。

王全璋案於當地時間聖誕節過後的周三清晨8點半開庭,這也是王全璋自2015年8月3日“709”大抓捕被官方帶走並羈押的第1265天。他的妻子李文足通過推特表示,她在25日下午就有國保要求她留在家裡不要前往天津,但她還是在第二天凌晨5點半與另一名“709”家屬王峭嶺計畫前往天津,不過在她們剛出樓門就被當地的國保人員堵截,並有少數記者用閃光燈記錄下了這一幕。國保稱,“願意送李文足去天津,但由於王全璋案是非公開審理,她去了也聽不了”。期間他們試圖將李文足強拉到車中,李文足堅決拒絕。她表示:“我不會坐你們的車去!而且就算不公開審理,家屬也有權旁聽。” 她與王峭嶺在庭審期間被困在家中,李文足的電話自25日傍晚起處於關機狀態。

而在當天清晨的庭審過程中,儘管當局在法院各路口設置關卡,限制車輛進入,路透社的報道也指出,新聞記者被在場警察告知無法接近天津二中院大門,但其附近還是吸引了海外媒體和駐華使館人員的駐足。王全璋的姐姐王全秀並於早7時左右抵達法院附近,發現現場有不少警察和便衣,她並於庭審開庭不久後電話關機與外界失聯。同樣到場的還包括希望旁聽的維權律師余文生的夫人許燕,現場還出現一名來自杭州叫張哲誠的聲援者高舉“無罪釋放王全璋”的標語牌,及一名來自黑龍江的維權人士王春林,在高呼“支持王全璋”後等人都被警方相繼帶走。另有各地希望前往天津的維權人士,包括曾與王全璋被押在同一拘留所的另一名“709”律師謝燕益被圍困阻止。

根據網上曝光的起訴書顯示,當局指王全璋“接受境外資金,在國內培訓人員,扶植對抗力量,受境外反華勢力培訓,並試圖顛覆國家政權”。他被控犯有“顛覆國家政權罪”。但王全璋作為“709”案中最後一名受審人員,他被首次庭審的事件還是得到了多方媒體關注和認為他無罪的支持者們的聲援。在香港,包括支聯會在內的多個團體約30餘人,在庭審期間從西區警署遊行至中聯辦,要求立即釋放王全璋,並要求當局就侵害人權的行為向王全璋夫婦作出賠償。聲援者還將王全璋的肖像和示威標語、請願信等物件貼在中聯辦門前。據當地媒體報道稱,支聯會主席何俊仁表示,“王全璋在被羈押期間沒有獲安排見律師和家人,更被屈打成招,他批評今次並非公平、公開的審訊,反映內地對維權人士打壓越趨嚴重,已達無法無天的地步,因此必須站出來向內地當局表達憤怒”。

同樣就這一事件,國際特赦組織中國研究員盧利安表示:“這是一場虛假的審判,王全璋僅僅是因和平地捍衛人權就受到迫害。” 她說,“王全璋已被不公地羈押了3年多,在此期間,他的家人因不知他是否尚在人間而承受着痛苦,這份痛苦一直延續至今。因此,他必須立即無條件獲釋。” 中國政府則拒絕國際社會對其人權紀錄的批評,堅稱當局依法辦案,外國無權干涉內政。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