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6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6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9/06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9/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6月19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歷史關頭 中國百餘公共知識分子為改革奮身吶喊

media 12月26日,哈爾濱中心大道豎立的慶祝改革40周年冰雕 路透社

歲末新年交接之際,中國是否會有真改革,乃是中國人心中最大的疑問。12月29日,社交網絡流傳『中國百位公共知識分子發表“改革開放”40年感言』,雖然很快遭封,但已流入坊間。以下僅抄隻言片語,各位明鑒。

他們為什麼要出來吶喊?北京法律媒體人郭恆忠這樣解釋:”歷史的車輛只能滾滾向前,妄想開倒車的人不可能得逞。讀書人不能沉默,要吶喊,讓天下知曉這一歷史發展的必然規律。“

習近平改革40周年大會上所說的該改的,能改的我們該,不該改的不能改的,我們堅決不改讓許多人失望甚至絕望。中國還有改革的希望嗎?北京學者常凱表示:“中國要應對目前國內外政治經濟壓力並擺脫困境,進而融入並立於與世界之林,唯有實施真正的改革和開放,倒退是沒有出路的”。中央黨校教授蔡霞則說:”一個黨的歷史定位取決於這個黨的歷史作為,是光榮榜還是恥辱榜,皆有自取。”前者寄望於歷史潮流不可阻擋,後者則讓中共在榮辱之間做出選擇

言論不自由改革無意義

什麼是真正的改革和開放,北京獨立時評人蔡慎坤認為:“改革不僅限於人人有飯吃,還要人人敢說話,不因說話而恐懼! 改革還要讓全民分享經濟繁榮 的成功,而不僅限於少數人掠奪斂財” 。

山東媒體人陳寶成:“若言論、思想不自由,則改革開放毫無意義”。浙江前律師和法官陳天庸認為:“有利於私有產權保護與自由市場經濟的才是改革,改革方嚮應該是增加人的自由”。

北京外國語大學教授展江表示:“回到馬克思,‘沒有新聞出版自由,其他一切自由都會成為泡影。’”

人權立國

北京政治學者程光泉說,“全面深化改革,改革無禁區”。至今,中國有諸多禁區,人權領域就是之一。

北京學者儲成仿寫到:”現代文明國家以人權哲學立國,古代中華崇尚天下為公。然而,中國迄今為止與此相差甚遠。值此變制時,吾儕當協力!“

北京歷史學者丁東:”誰在倒行逆施?誰是志士仁人?何為文明常識?心中有了數,落筆才有根。“

重慶獨立媒體人劉虎寫到:“憲法載明言論出版自由,核心價值觀有關於‘自由’之鄭重表述,但我們迄今生活中刪帖封群封號的現實中,信息非充分流通,社會矛盾在增加。”

改革開放就是向文明國家看齊

北京新聞記者賀延光認為:”改革是改自己,開放是向美國日本及一切文明社會學習。若背棄四十年中國巨變這個根本,其異化的結果,一定是獨尊之禍,重蹈覆轍。“

北京理工大學教授胡星鬥則表示:“結束反市場化、反法治化的所謂‘改革’建立真正的市場經濟國家、真正的法治國家,為此,必須開展新一輪思想解放運動”。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江平:“法治不僅是改革的手段,更是改革的目標。市場不僅是社會主義屬性,更是自身的屬性。”

北京法學家李楯寫到:“四十年來,我們想盡一切辦法迂迴改革,但卻一直迴避七十多年前的錯誤選擇。即使不追究責任,也須講清事實,唯知真相,才有前行的基礎。”

湖北企業家李雪原認為“開放就是最大的改革,開放就是向正常國家、文明社會看齊。不開放就是走回頭路。就是死扛,就必然被文明社會和自己的人民所拋棄。”

失望與絕望

山東大學教授馮克利感言:”記得四十年前,我天天活在盼着有人趕緊咽氣的狀態。未曾料如今又回到了那種狀態。悲夫,世事輪迴,竟陷我於不義也。“同濟大學教授朱大可的感言是:“我有一篇墓誌銘,但不知該送給誰。”同濟大學教授朱學勤的感言只有兩個字:“守夜”。

北京法學家郭道暉說:”現在的某些提法似乎又回到’大躍進‘時代假大空的語言。過去和現今出現的違憲行為,迄今仍然聽之任之,未見有關黨政機關出面糾正。憲法責在施行,須’行勝於言‘,不能’言勝於行‘,更不能是一句空話。“

清華大學教授郭於華言:”改革開放峰迴路轉十加三十,立憲治國冬凜夜長二為四六。“

法學教授賀衛方則說:”不走老路,不走邪路,看起來四平八穩,不偏不倚。麻煩在於,也許世上的路只有這兩條,雖然還有第三個選項:不走“。

金融學者賀江兵則認為:”改革開放就是要全面引進和遵守國際規則,不能有選擇性“。

不闖選舉關沒有真改革

北京大學教授張千帆說:“中國社會一切問題的病竈,尤其是近年來的人權與法治倒退,根本上都是因為沒有真正的選舉。不闖選舉關,沒有真改革”;

北京藝術評論家帥好說:“無說話的自由,無投票的權利。四十年過河,改革的言辭遊戲該結束了。革命如果比保守更迅疾,他們會扔掉手裡的‘石頭’”。

北師大教授張曙光認為:”只有政治體制的改革才是真改革,只有思想文化的開放才是真開放。“

北京學者趙國君則說:“改革已死,憲政當立”

知其不可為而為之

北京獨立學者榮劍表示:“四十年改革已然謝幕,三千年變局依舊激蕩,在此時刻,上溯康梁以來,知識人坦然立危牆之下,徒手挽狂瀾既倒,求維新求變法求改革,前赴後繼,不絕如縷,屢戰屢敗,雖敗猶榮…..而今時間輪迴,歷史三峽千迴百折,吾輩已盡天命,踐行人事,徒有努力,不計其功,惟求盡心儘力,知其不可為而為之……天下之大,吾土吾民,豈容一家之姓! 匹夫之責,無求功名,惟求盡心儘力,即使前功盡棄,聽從內心召喚,從頭再來!”

北京勞工學者王江松認為:“譚先生殉於變法維新,劉先生殉於改革開放。他們的死標誌着舊變局的終結和新變局的開端。但願這一次能超越中華民族三千年之專制輪迴。”

獨立評論已笑蜀感言:“今天的中國,是激流中失去方向的巨輪。必須重新找到方向。那即是大海的方向,自由的方向。”

學者們的期望能實現嗎?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表示:“中國的大轉型是擋不住的!”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