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4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4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9/04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9/04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4月19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紐時:中國網絡審查嚴重缺人成立“工廠”培訓新人

media 很多中國網絡媒體公司都有自己的內部內容審查團隊 路透社/Kacper Pempel/Illustration

根據紐約時報報道,剛從大學畢業不久現年24歲的李城志,之前對1989年六四事件知之甚少,也從未聽過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這個人,但面上仍然長有青春痘的李城志,經過培訓之後,現在已經知道他在網絡上應該刪掉那些內容,他也知道政府不希望網民談論一些什麼議題。他還相信自己的工作,可以“肯定幫助凈化網絡空間”。

報道指,對中國企業來說,在網絡審查上確保順從政府意願是關乎生死的大事。同時,政府要求企業進行自我審查,不少公司不得不僱傭數千人來監管其內容。這催生了一個增長快速、利潤豐厚的新行業:審查工廠。

報道指,李城志為總部在北京的科技服務公司博彥科技工作,其業務包括為其他公司承擔審查工作。他在該公司位於成都市的辦公室工作。那裡位於高科技產業區的中心,光線充足,很像北京和深圳等科技中心那些資金充裕的初創企業的辦公室。公司是最近才搬到這個地方,博彥的客戶抱怨它以前的辦公室太擁擠,員工沒法好好工作。

報道引述博彥互聯網服務業務主管楊瀟說:“漏出去一條就是嚴重的政治錯誤。”(博彥以簽署了保密協議為由,拒絕透露其為哪家中國媒體或網絡公司工作。)

中國建立了世界上最廣泛、複雜的網絡審查制度。在中國主席習近平的領導下,這個審查體系變得愈加強大。習近平希望互聯網在加強共產黨對社會的控制方面發揮更大作用。更多的內容被認為是敏感的。懲罰變得越來越嚴厲。

李城志這樣的從業人員展現了網絡審查的極端  它控制着中國8億多互聯網用戶每天看到的內容。

楊瀟把自己的公司比作為蘋果生產iPhone和其他產品的最大代工廠,“我們是數據行業的富士康”。博彥科技在其內容審查工廠僱傭了4000多名像李城志這樣的員工,日夜瀏覽和審查網絡內容。2016年,這樣的員工只有200名左右。

報道指出,很多網絡媒體公司都有自己的內部內容審查團隊,有時可以多達數千人。他們正在探索讓人工智能來做這項工作。一家大型網絡媒體公司的人工智能實驗室負責人說,該公司有120種機器學習模型。

但成果是不穩定的。用戶可以很容易地欺騙算法。李城志說:“機器人雖然智能,但沒有人的思維靈活,它們審查內容的時候漏掉了很多東西。”

博彥科技在成都有一個160人的團隊,每天分四個班次,在一個新聞聚合應用程序上審查可能帶有政治敏感性的內容。在成都的辦公室,工作人員必須把自己的智能手機放在走廊的儲物櫃里。他們的電腦上不能截屏或發送信息。

工作人員幾乎都是20多歲的大學畢業生。他們通常不了解政治,或是對政治漠不關心。在中國,許多家長和老師告訴年輕人,關心政治只會帶來麻煩。

為了克服這個問題,楊瀟和同事們開發了一個複雜的培訓系統。新員工從為期一周的“理論”培訓開始,在此期間,老員工會向他們傳授他們以前不知道的敏感信息,楊瀟說:“我隔壁就是一個大培訓室,經常會聽到裡面的嗷嗷嗷驚訝的聲音。”

由於很多年輕人不知道六四事件是什麼,楊瀟說,博彥科技基於這些信息開發了一個龐大的數據庫,楊瀟稱其為公司的“核心競爭力”之一。他們還使用反審查軟件定期訪問被中國政府屏蔽的所謂反革命網站,然後更新數據庫。新員工就像準備高考一樣學習這個數據庫。兩周後,他們必須通過考試。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