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1月17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1月17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7/0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7/0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1月17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張倫:中國80年代改革成就的核心因素是自由

作者
張倫:中國80年代改革成就的核心因素是自由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12月18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主持紀念改開40周年大會。 路透社

2018年是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40年來,中國經濟飛速發展,取得了驚人成就,但世人對這些成就的驚羨也伴隨着越來越多的不安。經濟實力的強大並沒有帶來民主進程的推進,四個自信引導下的中國一方面要以高壓維穩,應對國內的各種社會緊張關係,另一方面,也在國際舞檯面對越來越多的質疑與防範,中美關係在建交40周年之際更是進入了一種類冷戰的對立狀態。40年後,中國的改革開放之路正走向何方?我們邀請在法國塞爾日-蓬多瓦茲大學教授張倫先生談談他的看法。他認為,中國官方話語今天所說的改革已經與上個世紀80年代的改革南轅北轍,中國進入了一個以改革的名義反改革的時代。當前的執政方略絕對開創不出新時代。

以改革的名義反改革

法廣:近些年來不少觀察人士都做出了中國改革已死的判斷。您個人是否也這樣認為?所謂改革已死的具體含義是什麼?

張倫:我同意這樣的看法。這種說法並不是最近幾年才出現,大概進入21世紀之後,就已經有了。上一個十年(註:改革開放30周年)的時候,這種說法就已經被許多人所接受。

事實上,如果分析一下中國最近20年的改革,可以看出來,基本上已經沒有什麼真正意義上的改革措施出台。其實,中國真正的改革、最有活力的改革,大概也就是上個世紀80年代。90年代還有一些,但進入21世紀基本上就沒有沒有看到希望看到的真正的改革措施出台。

今年(2018年)3月份,我為法國《世界報》寫過一篇文章。當時正是中國人大修憲(法廣註:取消領導人任期制)之後。文章的題目就是:中國進入了一個以改革的名義反改革的時代。什麼意思呢?如果說最近40年的改革給中國社會帶來了進步、給中國經濟帶來了活力、讓中國從一個相對貧窮的國家變成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話,這其中最關鍵、最核心的因素,就是兩個字:自由。是鄧(小平)時代允許了中國人享有了毛(澤東)時代沒有的、一些局部的自由,主要是在社會、經濟、文化等領域,在政治上則沒有。但即使這樣,還是給中國帶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也就是說,中國的進步都是來自於這種局部享有的自由。但同時,中國的問題,也正是中國民眾的自由沒有得到充分享有,是自由的不完整和權利的缺失造成的。所以,走到今天這個地步,事實上就是中國的改革、中國民眾的權利、自由,不再能夠繼續深化、享有。相反,習(近平)上台之後這些年,不斷強化國家機器,經濟上,所謂國進民退趨向進一步惡化,民營經濟受到打壓,社會受到嚴格控制,新聞表達和言論自由空間進一步壓縮,在法制建設上,比如709大規模抓捕維權律師等等,也就是中國公民社會,民眾自由受到進一步擠壓。所以我才說,今天所說的改革,事實上與過去所說的改革,已經完全不可以同日而語,完全是南轅北轍、風馬牛不相及的。儘管今天還在以改革的名義講改革,但是,與80年代我們所看到的改革的本質,已經發生根本的錯位,本質上是相衝突的,所以我才說中國進入了一個以改革的名義,但事實上反改革的時代。雖然最近經濟上有些放鬆,這與中美貿易戰壓力有關。

這條路可以走到哪一步,我個人抱持極大的懷疑。曾經有朋友問我如何看海南自貿區的前景。其實,道理很簡單:中國當初,比如深圳、珠海等地的特區之所以能夠取得成果,不外乎是它們先行一步,是與中國其他地區的整體發展方向一致的。而現在,我們很難設想,局部地區、局部行業給予所謂更大的自由,但同時,另一方面,整個社會是以一種嚴控的方式運作的。這種內在的衝突絕對是不可能持續的。所以我對中國下一步的所謂改革能帶來什麼新的成效、新的讓人滿意的成果,抱着極大的懷疑。

鄧式路線已基本走到盡頭

法廣:如何解釋這種打着改革的旗號、行反改革之事這樣一種相互矛盾的局面呢?是習近平本人不願意改革?還是還有其他阻礙?哪些具體的因素阻止改革沿着以前的道路繼續向前呢?

張倫:分析這樣的現象當然比較複雜。但我們也可以這樣歸納一下。從主政者的角度講,習近平在一些理念上絕對是缺乏對現代改革的意識。他的很多思想烙印還有很重的毛時代色彩,這一點大家現在看得已經非常清楚,所以,在他的執政方略里,是以強固黨的執政(地位)、要重新進行社會控制、強化國企、等等這些措施作為其執政的基本走向,從這一點來說,習本人作為主政者絕對是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的,肯定是一個重要原因。

但另一方面,我們也可以看到,中國這種鄧式改革已經走到了一個瓶頸。六-四後,中國的改革實際上就進入了一個相對扭曲的狀態:一方面,政治上高壓,加強控制,另一方面,是經濟發展。這中間缺乏有效的協調,各種各樣的社會利益缺乏有效的制度表達的途徑,造成大面積的惡性腐敗、環境壞損,等等一系列問題。這些問題到了胡、溫的後期,其實就已經看得非常明顯。

在過去的很多訪談中我都提到,鄧的路線已經基本走到頭了,這種路線沒有辦法持續下去。所以,習上台之後,他要麼進行改革,(開始)改革2.0、3.0、4.0……的新時代,也就是要上一個台階,要有一種更深化的改革、更完整的改革,來解決這些問題,解決原來一種局部性的、扭曲性的改革帶來的問題,同時享受繼續改革的成就。另一種可能則是,用毛的方式,來解決改革帶來的問題。遺憾的是,我們現在看到的是,習正是以這後一種方式來應對改革面臨的一些問題。

對此,我們可以遺憾,但另一方面,我們也可以理解這其中一些邏輯。這個邏輯的關鍵問題在於:改革到底是為整個中華民族、為整個中國人民的福祉、中國人的權利的增長、享有更多的自由為最終目標的?還是儘管可以為中華民族帶來強盛、在某些程度上也給中國人帶來一些好處,但前提是不能動搖中共的統治、一切是以中共保江山為前提的?這是兩種不同的改革哲學、改革目標。如果從這個角度看,習的所作所為沒有什麼令人意外的,就是說,中國今天的社會發展已經走到這樣一個階段,需要有一種新的方式,來重新定義國家與社會的關係,重新定義改革,重新定義中華民族未來的文明取向。在這樣的歷史關頭,要麼繼續強化一黨專政,繼續這種黨領導下的、一切以鞏固黨的權力為中心的方式,還是突破這樣的框架,以一種新的架構,來進行改革。在這一點上,習肯定是做出了他的抉擇,這也是造成中國今天再次面對內外交困的一個根本原因。

當然,在這背後也有利益集團的支撐。因為鄧氏的這種半拉子改革(如國內經濟學家周其仁先生所說),當然有利於部分權貴。這些權貴最希望這種改革模式永遠強固下去:既有過去政權的好處,又佔了市場經濟改革的一些便宜,這樣天下難得的好事為什麼不要呢?!

我的意思是,有習的問題,也有意識形態上、改革方略上,做最後抉擇的問題。當然,從政治、社會意義上來說,也有一個利益集團,他們需要這樣一種結果  習在某種意義上也是他們的代表。這幾種因素造成了中國目前改革死亡這樣一種狀況。

改革與文革結婚必生怪胎

法廣:習近平宣布中國進入了一個新時代。在您看來,這個習近平新時代會是怎樣一個時代?如何走出現在這種僵局?

張倫:如果以現在這種方式,所謂創造他的新時代,我敢斷言,他是絕對達不到目的的。因為他的許多措施在某種意義上說是逆歷史而行的。所以,我很難相信他怎麼能解決舊的問題、開創出一個新時代,怎麼能以現在所展現出來的這些執政話語等等,引領這個民族真正走上一個新的台階。比如處理社會矛盾,他是很難以現在這種方式來完成的。毛和鄧他都想要,他想用毛的一些方式來補鄧的方式,用鄧的東西來強固毛的體制,以這種方式來開創新時代,是絕對不可能的。很簡單,我剛才提到,鄧是有局部的自由,還是有一種自由取向,而毛是反自由的體制,這兩種是絕對不可融合的。我曾經說過:改革和文革是不能結婚的。否則,一定會造出一個怪胎。這種執政方略,是絕對開不出新時代,很可能還會給中國埋下一些新的危機,埋下新的災難性的因素。所以,中國肯定是進入了一個更加不確定的時期。

新年之際,我的最大期望不外乎希望這個民族能夠少一些災難,能夠更好的邁上一個現代的台階。但這很可能只是我個人的期望。如果習近平以這種方式繼續執政下去,我個人還是有很大憂慮的:他絕對很難真正地引領這個民族走上一個新的台階,因為內在的邏輯的這種衝突、這種矛盾……我不知道執政集團是否認識清楚,他不能理順這種關係,那最後只能讓這個社會付出更大的成本。


同一主題

  • 要聞分析

    歷史關頭 中國百餘公共知識分子為改革奮身吶喊

    想了解更多

  • 觀察中國

    中國經濟正面臨改革開放40年來最冷的寒冬

    想了解更多

  • 公民論壇

    鮑彤:為何11屆3中全會不是改革開放的起點

    想了解更多

  • 觀察中國

    40年過去,鄧小平改革路線已經要“一分為二”了

    想了解更多

  • 公民論壇

    丁學良:中國模式核心理念不是個人自由

    想了解更多

  • 習近平嫁接“九二共識”與“一國兩制”凸顯邏輯漏洞

    習近平嫁接“九二共識”與“一國兩制”凸顯邏輯漏洞

    剛剛踏入2019年,台海兩岸情勢再度陷入緊張,引發各方關注。1月2日,習近平在《告台灣同胞書》發表40周年之際發表講話。提及“九二共識”時強調:將推動“一國兩制”實現統一,並表示不承諾放棄對台用武。又在隨後兩天進一步表示:要“在新的起點上做好軍事鬥爭的準備”。中國主席的表述立即引發台灣及國際社會的強烈反響。

  • 夏明:中美建交對兩國及世界和平均具有重大的歷史意義

    夏明:中美建交對兩國及世界和平均具有重大的歷史意義

    中美兩國在貿易大戰的背景下,迎來建交40周年。從1971年7月,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秘密訪華、到1972年前總統尼克松的北京之行,中美兩國打破了相互隔絕的局面,終於在1979年1月1日正式建立了外交關係,從而結束了長期的對峙。這被視為是中國與西方關係突破的標誌性大事。40年來,隨着兩國關係在各個領域的不斷發展,對抗性競爭也逐漸形成。尤其是2018年以來,中美爆發貿易大戰,致使兩國關係發生微妙變化。如何評判美中關係?兩國關係的變化將對全球局勢產生怎樣的影響?紐約市立大學研究生中心政治學教授夏明先生向我們闡述了他的看法。

  • 鮑彤:為何11屆3中全會不是改革開放的起點

    鮑彤:為何11屆3中全會不是改革開放的起點

    2018年12月18日,中國政府在北京人大會堂舉行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紀念大會。1978年12月18日至22日在北京召開的中共中央11屆3中全會被普遍看作是中國改革開放的起點。但曾經擔任國務院總理趙紫陽的政治秘書、國家經濟體制改革委員會委員、中共中央政治體制改革研究室主任等職務的鮑彤先生不贊同這種說法,在他看來,11屆3中全會本身並不是一次改革開放的大會,但它掀起了一股懷疑共產黨、懷疑毛澤東的高潮,為後來的改革開放創造了條件。而改革開放也完全沒有頂層設計,其主體更是不願做奴隸的中國人,而不是黨。身在北京的鮑彤先生通過電話向法廣闡述了他的觀點:

  • 丁學良:中國模式核心理念不是個人自由

    丁學良:中國模式核心理念不是個人自由

    1978年底的中共中央11屆三中全會被普遍看作是中國改革開放政策的起點。儘管這種說法頗引爭議,無可否認的是,此後四十年間,一度瀕臨崩潰邊緣中國經濟,已經搖身變成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這種令人眩目的經濟起飛引發對所謂中國模式的關注。有無中國模式的爭論似乎已經讓位於對中國模式是否可以持續的懷疑。而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國正力圖向世界展示這種有別於歐美民主自由體制之外的另一種發展模式。何謂中國模式?其核心內容是什麼?其核心價值是什麼?中國模式是否是可以輸出傳播的模式?我們電話採訪了在香港註冊的公共政策研究機構,博源基金會的學術委員會委員丁學良教授。丁學良教授曾在2012年出版《中國模式:贊成與反對》一書。

  • 夏明:達賴喇嘛力主佛教與科學對話

    夏明:達賴喇嘛力主佛教與科學對話

    西藏流亡精神領袖達賴喇嘛與西方科學家展開定期對話已經進行了三十多年。全球數百位當代科學家先後參加了這些對話。2018年11月1日至3日,達賴喇嘛在印度北部喜馬拉雅山的小鎮達蘭薩拉與華人科學家展開了首次對話。除探討物質和意識本質之外,此類對話的目的還對人類心智的本質和情緒機制等內容進行探索。出席了此次對話的紐約市立大學研究生中心政治學教授夏明先生接受了本台的採訪。

  • 夏明:華為副總裁孟晚舟被捕凸顯美國 “精準打擊”政策

    夏明:華為副總裁孟晚舟被捕凸顯美國 “精準打擊”政策

    中美兩國首腦在阿根廷首都舉行的二十國集團首腦峰會期間,就貿易戰問題達成妥協。美國決定暫緩明年一月一日起加征對中國2000億美元產品的關稅計畫;中國則承諾大量採購以農產品為主的美國產品。美國為此設定了九十天的談判期。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