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2/07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2/07 11h00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7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2019年7月22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美中貿易談判好風狂吹 美方仍害怕中方耍太極

media 中美這次談判意義重大級別只是副部級,但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意外出現,讓美方代表驚奇。 網絡圖片

中美貿易北京談判原計畫談兩日,周二還沒有結果,順延一日,但好風狂吹,特朗普又出來表態,談得很順利,倫敦股市閉市大捷,儘管亞洲股市早上閉市時毫無方向。

越來越多的分析人士的預感是,這場談判可能會得出一個較樂觀的結果,有可能在周三就拿出具體信息,有可能拿回去由各自的更高層級定案。

不過,從接近談判渠道的消息來看,除了特朗普的鼓勵式的傳統商人做法,中美雙方都異常謹慎。中方的焦急和期盼可以看得出來,這一點不用特朗普和羅斯點明,觀者自明,中國副總理劉鶴意外出現在首日談判桌上,就十足地傳達出中方希望早日結案的信息,一般認為這是中方在展示“誠意”。

美國商務部長羅斯同日釋放的信息可謂“悲喜交加”,喜的是他也認為達成協議 程度較高,悲的是他解釋稱,就眼前問題達成協議可能性高,但就實質性的結構性問題達成協議比較難,而且協議達成後如何執法更難,美方在這方面有“深刻教訓”。

『華爾街日報』根據知情人士披露,現在美方把重點放在要求中國落實過去談判的承諾上,因為從前北京這方面“記錄太差”。

據指出,雙方官員兩天談判中,主要就特習會雙方領袖達成的多項承諾洽談細節,包括比較容易辦到的中國採購更多美國貨物與服務,比較難辦的包括中國對美國開放更多市場,強化對美國知識產權的保護,減少國家對企業的補貼等等。

知情人士稱,美方代表要求的很細緻,對每項都希望中方確保做到,比如,美方希望中方明確將在哪個日期之前採購那些貨物;其次,如果北京透過修改法規向美企開放本國市場,美方代表希望中國保證不會再利用政府在許可證、環境監管及其他領域的權力來阻撓美國企業,美國還要求中方列出補貼清單,北京本應在2001年加入世貿組織那個時候就要做到。

『華爾街日報』引述知情人士指出,為了確保中國確實執行向美國承諾的所有談判結果,特朗普政府考慮實施多項方案,比如繼續維持對現行中國進口商品課徵關稅,直至北京真正執行貿易談判的承諾後才解除。

美方之所以戒心難除,據美國官員稱,中國實施談判承諾的記錄太差,過去北京每次貿易談判都承諾開放市場,結果是美國與其他外企在中國遭遇的障礙逐年增加。

由此看,這次談判能否達致成功,可能取決於美方對中方是否能夠有效執法的判斷的保證程度。有專家指出,如果沒有監督、保證或執行工具,從前的經驗將影響現任美國政府接受最終談判方案的意願。

其實,在中國一方,對談判可能出現的結果也表現得審慎,中方記憶最深的是去年五月下旬,劉鶴率領的中方代表團本已在華盛頓與美國達成“不打貿易戰”的協議,然而三天後,特朗普宣布對中國500億產品大規模課徵懲罰性關稅,中方作出反擊,特朗普宣布對2000億美元中國產品課徵懲罰性關稅,直逼得中方拿不出任何美國商品來進行“等額反擊”。

有分析指出,中方記憶中的特朗普“變臉”不盡如此。那次談判只達成中方大舉購買美國商品以削減美方赤字,且中方並不願公布數字,至於對知識產權等結構性問題一一忽略。隨後強硬派提醒特朗普,若如此,於事無補,特朗普終於明白這場貿易戰非打下去不可。

香港『明報』1月7日有一段描述很精彩:從習近平與美國總統特朗普會談,達成中美貿易談判的百日計畫看,中方還是應付奧巴馬及之前歷屆美國政府的耍太極策略。所以,當劉鶴赴美談判回國宣布大功告成之際,美方突然宣布沒有共識,大幅加稅,確令北京猝不及防,只能被動地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美方已不能容忍這種耍太極策略,但要讓中方解決結構性問題,非一時半時即可。現在看來,即便中美談判達成協議,也很難是最終協議,反覆周折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