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4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8/04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8/04 11h00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4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4月17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分析指2019方向不明 習近平拼力拉緊韁繩

media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路透社

中國最高層近日接連召開會議,先是有年前的連續三天政治局會議,又有周一的政治局常委會議。前次以”政治局委員生活會“為重,向習核心彙報情況,被指“集體表忠”;這次的常委會則聽取全國人大、國務院、政協、最高法最高檢“五大部門”工作彙報,以及”自覺維護習近平總書記“核心地位的情形。習近平似乎“憂心忡忡”?

前次會議除了各位檢討,特彆強調了2019要“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投資、穩預期”,真是“穩定壓倒一切。分析人士指出,以前的“穩定壓倒一切”,主要是政治上的,現在卻是經濟上的,經濟不好,害怕引發社會動蕩;隨後的常委會則強調了今年是”實現第一個百年奮鬥的關鍵之年“,當前國際形勢”複雜嚴峻“,面臨”繁重艱巨的改革發展穩定任務“,要求以上五大“部門”“要帶頭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自覺在思想上和政治上行動上同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保持一致“。“要以優異成績迎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

說了半天,和上一次差不多,最終還是要“自覺維護習近平總書記核心地位”,這多少有點像政治局委員、最近不太說話的那位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所言:“忠誠不絕對,就是絕對不忠誠”,當然,他的忠誠是專指向習近平的。這是他還沒有升入政治局以前的口頭禪。

種種,呈現出最高領導人的擔心,擔心小圈子的忠誠度不夠?擔心社會的潛藏着風暴?歷史學者章立凡分析,現在對習近平的失望可能蔓延到體制內了。

習近平擔心2019年,不是空穴來風。有人曾請社會學者孫立平以關鍵詞的形式回顧2018並展望2019年,他想到兩個關鍵詞:2018:出乎意料;2019:高度不確定性。就後者,他解釋說:“就中國而言,這種不確定性,包括背景的不確定性、方向的不確定性、體制的不確定性和政策的不確定性。”

美國電視台CNN 及一些觀察人士稱習近平去年廢除國家主席任期製成為自毛澤東以來最強大的中共領導人,但他在今年面臨各種各樣中國內外的敏感事件和挑戰。對內,六四天安門事件30周年,達賴喇嘛流亡60周年,中共建政70年,五四運動一百周年。每一個節日,都潛伏着暗流,都有可能刺激人心。對外,習近平遭遇了貿易戰,這次貿易戰已經使得中國出現了“經濟寒冬”,即使談判達成某種妥協,中美爭端是結構性的,不進行結構性改革就無法長期化解,許多觀察人士懷疑習近平肯進行結構性改革,因為他擔心涉及經濟制度的改革最終動搖中共的統治。有不少分析指出,即便3月1日中美就貿易衝突達成協議,也消除不了兩國在2019或以後爆發衝突的可能。

還有南海問題,台海問題。習近平開年對台講話新解“九二共識”,向台灣推行在香港失敗的“一國兩制”,把本來比較親中國大陸的藍營推置於尷尬地位,民調本來低落的蔡英文總統借力打力,“草船借箭”,人氣飆升。

新年前後,傳來不少企業大批解僱,甚至關閉的消息,當局把“穩就業”放在第一位,實在是害怕失業大軍四處流動。中國一位重要的經濟學家、人民大學教授向松祚12月16日警告中國經濟已陷入很糟糕的境地,他說:“國家統計局的數據是6.5%,但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機構的研究小組,他們內部發布的報告書,到目前為止,中國GDP的增長數據為1.67%,而另外一種測算顯示數據為負”。中國經濟成長只有1.67%,甚至有可能是負增長。這就解釋了北京為什麼希望無論如何早日終結與美國的貿易戰,否則有可能雪上加霜,會催發一場經濟危機的爆發。習近平元旦祝詞也凸顯了習近平對基層不穩的憂慮。

有分析指出,習近平的高度集權讓中國人不再對政改有期待,而最嚴重的問題是,社會從上到下對習體制開始失去信心。在這種情況下,就不難理解,新年前後,幾次最高級別會議,不是強調“六穩”,就是在強調維護習核心的地位,一個幾乎掌握了所有大權的強人,還需要要求別人不斷地維護他的地位,這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