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1月17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1月17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7/0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7/0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1月17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張扣扣案一審判決引熱議

作者
張扣扣案一審判決引熱議
 
辱母案開庭張扣扣一審被判死刑民間憤怒 網絡

去年除夕,陝西漢中發生一起血親仇殺案,此案日前經由漢中法院開庭審理,一審判處殺人犯張扣扣死刑,這一判決一經公布,立即引爆網絡,社交平台輿情洶湧,有網民甚至發起名為“刀下留人,拯救張扣扣”的網絡投票,據說投票結果是95%以上的參與者認為張扣扣罪不至死。

為什麼一個簡單的仇殺案引發輿情風暴,為什麼有那麼多人支持一個手上有三條人命的殺人犯?

讓我們把時間軸拉回到1996年,年僅13歲的張扣扣目睹了母親被鄰居王正軍用木棒打死。母親被打後,倒在張扣扣懷裡斷氣。張扣扣曾告訴他的辯護律師,有三個場景深深印刻在他的腦海,時常浮現:一是王正軍打他媽媽的那一棒;二是媽媽在他懷裡斷氣的時候,鼻子、口裡都是血,鮮血在喉嚨裡面“咕咕咕咕”地作響;三是媽媽的屍體被當地公安辦案人員當街解剖,現場幾百人圍觀。張扣扣親眼看到媽媽的頭皮被人割開,頭骨被人鋸開。面對這一慘絕人寰的血腥場面,張扣扣發誓為母報仇。

案發後,時任鎮幹部的王家父子,買通法院,最終獲得輕判,王家用未成年小兒子頂包,被判七年徒刑,實際只服刑四年就獲釋。王家從來沒有為殺張母道歉,也沒有足額賠償。張扣扣父親對法院判決不服提出上訴,但被法院剝奪上訴權。

司法不公使張扣扣不再相信法律,他曾向律師表示,遇到不公,要麼自行解決,要麼自己忍受。

有網帖這樣總結張扣扣的生命軌跡:“參軍報國,這是忠;不忘母仇,這是孝;面對王家婦孺,張某並未濫殺,只殺弒母的三個仇人,不動無辜者絲毫,這是仁;手刃三仇人之後,先到母親墳前拜祭告慰,這是禮;殺人後並未潛逃,而是吃上一碗最愛的家鄉小吃後,從容自首,這是信;不婚不子,不拖累別人,這是義;隱忍二十二年,擇機而動,這是智。

網易評論道:“好一個忠孝仁義禮智信!可惜了這個人!”

一篇題為《法制解構的時代》的網文這樣寫道:“

一千多年前,李白的《俠客行》膾炙人口。那是一個法制並不健全,也不完全公平,更無法完全覆蓋,社會正義有時候必須靠江湖豪客來伸張判決的時代。

其實每個時代,當社會開始祈盼俠客代決人權的時候,一個法制解構,人民被迫憤而切換人權自決模式的時代便呼之欲出了……
今天的中國社會,就是又一個這樣的時代。

而無論是官媒還是黨媒都仍然還在不厭其煩地鼓吹依法治國。除了自欺欺人之外,他們也許真的並不知道法與法之間竟還有如此重大的區別。

依法治國和以法治國是迥然不同的兩個政治概念。今天當局所極力鼓吹的“依法治國”實際上是“以法治國”的魚目混珠。

依法治國指的是建立在憲政制度基礎上的法制秩序。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王在法下。
而以法治國則指的是建立在專政制度基礎上的法制秩序。百姓遵紀守法,但法不及君,法在王下。

法的權威本來是建立在公眾讓渡私權給公權的基礎之上的。人們讓渡一部分私權建立公權是為了能最大限度地保護私權……

但當公權不能保護私權甚至欺壓、侵犯私權時,人們取回讓渡給公權的那部分私權,自行採取行動保衛私權就是天經地義的……”

文章作者江南樵夫繼續寫道:“種種跡象表明,由於法制建設遠遠落後於社會發展而造成的法制對人權保護的缺失,今天的中國法制正在解構,社會正在滑向一個人們祈盼、讚美俠客,被迫取回讓渡給公權的那部分私權,切換人權自決模式來求得生存安全的時代。 楊佳殺人、胡文海殺人、於歡殺人、陳建湘殺人、張扣扣殺人……。

這個法制解構的社會,正迅速切換成人權自決的叢林生存模式,這是人道災難,也是歷史規律。

除了變革社會制度,這種趨勢將不可阻擋!”

張扣扣死刑判決書公布後,有網友發帖說:“張扣扣需要法律時,法律轉身離去,當他拿起刀時,法律又回來了”。

網名石訥的微友發帖說:“張扣扣事件揭示了這個歷史階段深刻的社會危機,涉及人倫與制度,自然法與制定法,政治倫理與權力盤算等等,簡單說,事件發生情景究竟是一個現代法治社會還是叢林法社會?後者,張扣扣無罪,前者,張扣扣罪不至死。張扣扣入罪是二十年前枉法裁判和獸性操作的邏輯後果,它僅僅悲劇性地證明,中國民間熱血未冷。若張扣扣必死,社會瓦解將不舍晝夜。”

另有微友發圖文說:“ 在一個文明的民主法治國家,我們不主張用什麼 仁義道德 用私刑 來代替法律規則,但,如果是在一個腐敗墮落的國度、一個昏暗獨裁政權統治下的、無法無天的社會環境下, 作為普通的老百姓,在人身安全 人格尊嚴受到侵害、得不到保障的情況下,通過暴力維護自己的人權尊嚴,這就成為正當的行為,應該受到全社會的褒獎。”

自媒體作者徐之漢在題為《貪贓枉法 天理不容》的網文中這樣寫道:“我們吶喊,並不是想干涉司法審判,我們發出聲音,抗議當年枉法埋下今天的兇案,需要有人負責。我們抗議是為了防微杜漸,防止不公的審判會有一天降臨到我們的頭上。”

  • 習蔡隔海峽喊話 引熱議

    習蔡隔海峽喊話 引熱議

    元月2號,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告台灣同胞書》四十周年紀念會上發表講話,以五大原則闡述對台方針,雖然他多次強調推動兩岸和平統一,中國人不打中國人,但同時又明確表示不排除武力統一的選項。  

  • 聖誕和毛誕

    聖誕和毛誕

    12曰25日和12曰26日是兩個非同尋常的日子,一個是聖誕日,一個是毛誕日,一個對應西方普世價值觀;一個對應中國特色價值觀;慶聖誕還是慶毛誕,在中國社交平台引發激烈辯論,對耶穌基督與毛澤東二人各自代表的三觀的認同也成為撕裂網民的分水嶺。 正如微博網友程凌虛所說:“米塞斯認為,人的行動跨越兩個世界,第一個是人的精神世界,第二個是現實世界。而行動的結果是兩個世界共同決定的。過去的這兩天,左右撕逼,不亦樂乎。其實,12月25日,12月26日,這不是一天的距離,而是千年的距離,是文明與蒙昧的距離;是人與類人類的距離。只有良心一點一點的發現,才能回首看清那個荒誕的歲月。可是,幾代人的忍受,換來卻是一個未知的結果!”

  • 中國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灰色調頭像引熱評

    中國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灰色調頭像引熱評

    十二月十八號是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周年紀念日,當天,《財經》雜誌封面圖片在社交平台瘋傳。這是一張中國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的頭像,這張一反中共宣傳基調的灰色調圖片引來各方評論,有網評說:“沒有紅色的慶祝,只有灰色的擔憂。冷峻的目光注視着左方,防止左傾思想。”

  • 華為公主孟晚舟被扣加國 國人議論紛紛

    華為公主孟晚舟被扣加國 國人議論紛紛

    2月13日是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許多社交平台開放公眾留言,以共同銘記歷史為話題,邀請公眾參與互動。有一條轉帖帖文是這樣寫的:“為什麼你能記得南京大屠殺的30萬遇難者,卻會忘記“大躍進”餓死的3755萬遇難者?同時對“文革”2000萬遇難者卻記憶模糊或從不知道存在?為什麼這麼多的中國人對屠殺30萬中國同胞的日本恨之入骨,卻對更殘酷的人類社會絕無僅有的苦難製造者隻字不提?在這個國家,有一個迄今為止人類社會最龐大的工程,叫“洗腦”!這個帖子提醒人們歷史不能有選擇性的被銘記。  

  • 中國網民談華為孟晚舟被加拿大扣押案

    中國網民談華為孟晚舟被加拿大扣押案

    加拿大警方應美國要求在溫哥華將中國華為公司副董事長孟晚舟女士扣押一事,從昨天開始刷屏中國社交平台,引爆熱議,此事發生在國內官媒為G20峰會習近平為中美貿易戰贏得90天休戰期而歡呼雀躍之時,不禁令一眾僅從央視新聞聯播獲取資訊的國民暈頭轉向,有網民認為,此事很可能激發國人樸素的愛國主義情懷,成為中美貿易戰的一個情緒拐點。

  • 首例基因編輯嬰兒為什麼會出現在中國?

    首例基因編輯嬰兒為什麼會出現在中國?

    這兩天,“基因編輯嬰兒”話題在國內社交平台刷屏,從人民網以“厲害國”炫耀體報道此事,到官方24小時內徹底反轉,涉事單位出面撇清關係的一系列動作來看,不能不令人懷疑賀博士團隊的研究項目並非像官方聲稱那般“不知情”,有網友提出以下幾種理由來支持上述質疑,第一,上億以上研究經費,不是一個副教授能爭取到的,背後必有科技部支持;第二,賀博士作為千人計畫引進南科大,能長期留職停薪做”基因編輯嬰兒“研究和經營活動,沒上層支持不可能辦到;第三,科技部有專項經費支持這類不能公開的研究項目。既然賀博士團隊的研究項目是在不公開不透明狀態下進行的,那麼任何質疑都不為過。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