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2019年2月17日 北京時間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7/0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7/0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2月17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陝西省委兩位趙書記 一個升起來一個倒下去

media chine: un haut dirigeant communiste chinois; Mr Zhao Zhengyong est sous le coup d'enquête 網絡圖片

陝西進入多事之秋。大案一個接一個捅出來,先是秦嶺違建別墅,後又爆出千億元礦權案最高法失蹤;官員一個接一個倒台,先有西安市委書記魏明州....現在又有前陝西第一把手趙正永。

秦嶺別墅案剛剛被拍成紀錄片播出,崔永元又捅出一個千億元礦權大案,而且涉及這個大案的卷宗居然在中國最高法院不翼而飛。逼得披露內情、主審這一案子的法官王林清拍視頻自述如何發現卷宗丟失以自保。但是,他還是失蹤了。

千億元大案仍然是一個謎團,或者說在向縱深發展。星期二,中紀委通報原陝西省委書記趙正永涉嫌嚴重違法被查,輿論懷疑涉及秦嶺別墅案和千億元礦權案,騰訊網15日便轉載一篇題為『趙正永為何被查?曾捲入陝北礦權糾紛案,對秦嶺違建別墅整治不力』,似乎暗示與以上兩起事件有關聯。趙正永被查後,有文章指出,其實他是跟現在的中紀委書記趙樂際一塊共過事的,那段時間跟秦嶺違建時間上暗合。

趙樂際2007年至2012年年末調至中央之前,將近六年的時間是在跟趙正永共事,趙樂際擔任書記,趙正永擔任副書記,兼任省長,趙樂際2012年升任政治局委員、中共組織部部長,趙正永成為陝西省委書記。

根據中國央視1月9日播出的秦嶺違建別墅整治始末紀錄片講述,2014年習近平就秦嶺別墅問題作出批示,要求陝西省關注,陝西省委辦公廳5月15日收到批示,但時任陝西省省委主要領導趙正永沒有在省委常委會上進行傳達學習,也沒有專題研究,只是作了簡單批示…秦嶺違建案曾讓習近平震怒,六次批示,最後派去中央工作組,才開始撼動。

但有報道指出秦嶺違建別墅始於2003年,從那時起,到現在跨越16年,有人簡單算了一筆賬,這期間,主政陝西時間最長的省委書記是趙樂際---2007年3月至2012年11月,整整5年零8個月,其次是李建國---1997年8月至2007年3月,4年,下來才是趙正永,2012年11月至2016年3月,總共3年5個月。

因此秦嶺別墅違建問題屢屢爆發,拖延拆除,主要發生在趙樂際與趙正永主政陝西期間。『法制日報』去年8月26日發表“秦嶺人性別墅背後‘故事’須深挖”特別點名,違建別墅從“三五成群”發展到“綿延成景”前後不下十年光景,“敢在素有“國家中央公園”之稱的秦嶺上任性建別墅,這膽子果真不是一般的大”。“秦嶺“長”別墅,問題的關鍵還在於少數領導幹部。”這篇文章被三大官媒新華網、人民網、中國新聞網同步轉載,曾被指是在影射“二趙”。

不知道少數領導幹部暗示的是誰?趙樂際自2007年3月至2012年11月任陝西省委書記,佔了這十年光景中的前五年。後五年,他任政治局委員,中組部長,其大秘魏明州任西安市委書記。

2017年落馬的西安市委書記魏明州在趙樂際擔任省委書記期間,被提拔為任中共陝西省委秘書長,被稱作趙樂際的“大秘”。2012年6月,也就是在趙樂際升任中共中央組織部前夕,魏明州被安排為西安市委書記。新加坡『聯合早報』曾報道,2017年5月,趙樂際陝西大秘魏明州被“雙開”,魏明州一案也是因秦嶺別墅案引發,中紀委通報他“政治投機和政治攀附”,趙樂際本身的“入常”一度被打上問號。但最後他“成果擺脫腐敗疑雲”,不僅入常,而且主管反腐。

從時間段來看,兩位趙書記在陝西一位是書記,一位是省長,一位升到中央,一位繼任書記,前後並行交錯,都是大權在握,在陝西地方人脈深厚,盤根交錯。因此,有人分析,趙正永落馬,恐怕最主要的問題是違反了“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這兩點,習近平上台後,是非常在意的。有分析人士點出,所謂政治規矩,說穿了就是向習核心看齊的問題,用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的話說,就是“忠誠不絕對就是絕對不忠誠”。那麼,趙正永已經退休了,還需要“鞭屍”嗎?分析指秦嶺別墅案,讓習近平六次親自批示,可見他的威力並不如外界所想象的那麼可怕,再查趙正永,就是要以這個“壞榜樣”震懾所有地方的中央的大員們“下不為例”。

中紀委要傳達的正是這樣一個信息:“黨內決不允許存在不受紀律約束的特殊組織和特殊黨員”。“趙正永被查處,再次說明不論什麼人,不論職務多高、資歷多深、背景多大,不論是現職、離任、退休,只要觸犯了黨紀國法,就要一查到底,決不手軟。”

目前正在發酵的千億元礦權案,崔永元爆料的核心問題是卷宗在最高法失蹤,現在,連提供這一核心事實的法官王林清也失蹤了。為什麼會發生卷宗失蹤的事情?據分析這裡面涉及趙發琦實名舉報陝西省主要領導干預此案和『公函發至最高法,誰在干預司法』一文中爆發的密函。崔永元爆出千億礦權案卷宗失蹤後,『中國經營報』去年12月26日在題為“陝北千億礦權案卷宗在審理機關丟失”一文中報道說,“2008年5月4日,陝西省政府向最高院發秘函,《中國青年報》於同年8月2日刊發報道『公函發至最高法,誰在干預司法』,曝光了密函事件。密函是誰發出的?如何干預了案子的判決?有一點很清楚,這件事發生在2007至2008年,當時陝西省委書記是趙樂際,陝西省省長是趙正永。卷宗失蹤曝光。

習近平2012年11月掌權,11月19日趙樂際任中共組織部長,習近平五年來,有王岐山輔佐反貪,清楚了黨內重要對手,而趙樂際幫助習近平清理組織隊伍,坐穩江山,功不可沒。十九大水到渠成,入常,當上中紀委書記。

趙正永省委書記做到2016年3月卸任。4月轉任第十二屆全國人大內務司法委員會副主任委員,至2018年3月退休。官媒報稱:“2019年1月15日,陝西省委原書記趙正永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