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4月19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4月19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8/04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8/04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4月18日法廣第二次播音-北京時間19-2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介入的旁觀者雷蒙·阿隆第七節 知識分子的鴉片1)——必修課:批判性思考

介入的旁觀者雷蒙·阿隆第七節 知識分子的鴉片1)——必修課:批判性思考
 
法國思想家雷蒙.阿隆 網絡圖片

[提要] 雷蒙阿隆從法國知識界的分化與爭執中看出,一個讀書人,哪怕你才華過人,學富五車,也會在一些簡單的問題面前是非不分。因為有一些觀念像鴉片一樣,讓吸食的人陷入幻覺,以至連簡單的事實也分辨不清。他決心去梳理這些觀念。他把這些觀念稱為知識分子的鴉片。

問:這很有意思。我們在現實中確實常看到,許多爭論是違背常識的。

答:觀念這種東西,雖然看不見,摸不着,但你一旦信奉它,它就不知不覺地左右了你判斷事物的角度、立場,尤其是當一種制度需要論證自己統治的合法性時,它會通過構造一種意識形態,藉助權力,推行與灌輸,讓社會通過這套意識形態來認可和臣服於這種統治。這套意識形態就是一個觀念系統。這套運作方式,最突出的表現,就是蘇俄共產制度和納粹制度。在西方的哲學傳統中,有一個概念叫批判,它也是一種方法,就是要對一些人們已經習以為常的觀念系統進行分析,它要告訴人們,你所信奉的一些觀念很可能從根本上就是錯的,或者被稱之為真理的東西,絲毫不具真理性。雷蒙阿隆的名著《知識分子的鴉片》就是這樣一種批判性的著作。他對法國知識界慣常使用的一些觀念作了清理,指出人們囿於這種觀念而生出的種種紛爭,需要審視。他把這些觀念稱作“知識分子的鴉片”。鴉片這個東西,就是讓人上癮,一旦吸上它,就喪失意志力,判斷力,生活在一個虛幻的世界。而最可怕的是,它很難戒除。我們可以想象讓一個有毒癮的人戒毒有多難,我經常在中國的一些網站上,看到對一些事件的評論。他們使用的那些觀念,往往是無理性的、未經批判的、毫無邏輯根據的虛假觀念。他們其實就是最典型的鴉片癮患者。所以我們講阿隆的著作,重要的是要學習他的方法。雷蒙阿隆特別關注知識分子的作用,因為在他看來,既然你們是有知識、有文化的人,在社會中說話有影響力,所以你們就更有責任讓自己的頭腦清醒些,對自己也要有批判的意識。對自己使用的那些觀念,就更要小心,不能以其昏昏,使人昭昭。

問:阿隆的這個態度是一個對社會、對公眾、對思想負責的態度。

答:是的。所以雖然有一段時間,當法國知識界親蘇親共的勢力大時,阿隆是很孤立的。但是他很堅定,不搖擺。他說:“知識分子當然有道理干預政治鬥爭,但可以看出,干涉分兩種方式。一種學教士,一味衛護神聖的價值,一種加入黨派,寧可由此而受種種役使,在任何黨派裡面,作家教授彷彿都是宣傳員,要他們乾的,不是啟發思想,而是煽動情感。他們煽動起激情,而後為他們辯護,但是罕有人致力於凈化激情”。好,下面我們來看看,阿隆怎樣去凈化那些激情,批判性地考察一些最常見卻歧意繁多的觀念。

問: 阿隆如何在在《知識分子的鴉片》一書中梳理某些最常見卻歧意繁多的觀念的?

答:他在《知識分子的鴉片》一書中梳理的第一個觀念是“左派”。他先指出左派一詞的來源:“左派是法國議會中的反對黨,該黨的議員坐在議長的左側”。但他立刻就說明,現在左派一詞已不指反對黨,因為各個政黨輪流執政,左派政黨在成為執政黨時仍是左派,阿隆掉過頭來分析歷史上左右派對立的根源,而且他指出了:“法國被認為是左右對立的故鄉”。而且,他還指出,法國歷史上有一種左派情結,他說:“在法國,左派享有的威望如此之高,以至於溫和的或保守的黨派,也絞盡腦汁,從對手的詞彙表中,借取某些修飾語。人們彼此試着看誰最有共和主義,民主主義,社會主義的信念”。為什麼會如此呢?在阿隆看來,這是因為“有兩種情況,使得左右之間的對立,在法國顯得格外嚴重。舊制度的統治者所遵奉的世界觀,是通過天主教的教育獲得的,而為革命的爆發作準備的新思想,則指責權威的原則,似乎它既是教會的原則,又是王國的原則”。朋友們如果還記得,我們前面介紹啟蒙哲人時,所談到的那些反宗教、反王權的內容,就可以深入體會到法國左右對立的深遠的歷史根基。阿隆馬上就舉出英國為例,以襯托出法國的特點,他指出:“儘管英國人沒有以普羅米修斯式的劇烈行為掙脫鎖鏈,但是法國大革命以疾風暴雨的方式,在整個歐洲大肆推廣的一些觀念,如主權在民,權力的行使要符合規則,議會得通過選舉產生,並擁有最高的權力,取消個人身份的差別,等等。他們在英國卻實現得比法國還早。在英國,民主化成了對立黨派的共同事業”。阿隆的意思是說,英國的歷史沒有出現過大的斷裂,社會也未出現過一分為二的狀況。

問:確實,法國和英國在這一點上不一樣,因為法國大革命造成了歷史上的斷裂。

答:對的。阿隆的分析就是這樣,他認為法國大革命實際上造成了兩個法國。他說:“法國似乎建立起兩個彼此對立的法國。這兩個法國,一個不甘消失,另一個則毫不留情地攻擊過去,兩者均認為自己體現了一種幾乎永恆的、人類社會的類型。他們一個讓人想起家庭、權威和宗教,另一個則讓人想起平等、理性和自由。右派是尊重傳統,維護特權的一派,而左派則是崇尚進步,尊重智力的一派”。但是,阿隆指出,這種區分從歷史上看過於簡單,因為左派彷彿是大革命的繼承者,但這其實是一種光榮的幻想。阿隆說:“從1789年到1815年,從來沒有過一個統一的左派”。我們從法國這幾十年的歷史中,確實能夠看出阿隆所指明的這個事實,沒有一個統一的左派。到19世紀中葉,馬克思主義出現了,工人階級又被看作將推翻一切舊制度、實現人類大同的力量,成為理所當然的左派。阿隆指出:“許多把選票投給共產黨的選民堅持認為,共產黨是啟蒙運動的繼承者。共產黨更成功地從事着左派的其他團體也在從事的任務”。隨後阿隆的分析,便轉入了派別的畫分與價值觀念相背離的問題。信奉馬克思主義的左派,以反資本主義自居,他們要求生產資料公有化,反對托拉斯壟斷,反對市場經濟,要求國有化和收入、分配平均化。但是這不過是一種新的左派神話。阿隆認為:“在歐洲大陸,二十世紀具有決定性意義的經驗,顯然是右派內部和左派內部出現的,分別由法西斯主義或納粹主義和共產主義所造成的雙重分裂”。這種現實狀況,造成了左右兩派畫分的混亂。也就是傳統的畫分方式與標準,同左右兩派傳統的價值觀背離了,右派的納粹,在自己的政綱中納入了消滅失業,提高工人階級生活水平的左派訴求,而號稱左派的共產主義的蘇聯卻剝奪了工人階級的一切權利,讓他們成為黨的工具,讓他們的辛勤勞動為黨的官員提供特權生活,而工人本身依然是異化勞動的奴隸。這種變化使傳統的左右派的區分再沒有意義了。好,下一次我們再接着分析。


同一主題

  • 法國思想長廊

    介入的旁觀者雷蒙·阿隆第六節 克拉夫琴科審判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介入的旁觀者雷蒙·阿隆第五節 面對冷戰的阿隆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介入的旁觀者雷蒙·阿隆第四節 戰後時代的分化與對峙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介入的旁觀者雷蒙·阿隆第三節 學習與思考的年代

    想了解更多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