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廣2019年7月18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時間19點至20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8/07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8/07 11h00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7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廣2019年7月18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時間19點至2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孟晚舟引渡再掀波瀾 加國駐華大使黯然下台

media 曾擔任加拿大國防部長、移民部長的加拿大駐中國大使麥家廉因孟晚舟引渡案被迫辭職 法新社

自告奮勇為孟晚舟案解套,自己卻落入陷阱。星期六,加拿大總理特魯多斷然解除麥家廉駐華大使職務是孟晚舟案爆發以來最戲劇性的一幕,中加關係目前已經跌至深淵,至於這件事對孟晚舟引渡案產生的影響,目前難以估量,至少這不是一個好兆頭。

當初加拿大根據美加法律協議,應美方要求逮捕華為金融首腦孟晚舟時,大概沒有預想到隨之掀起的一場狂瀾。與中國關係友好、一向親北京的特魯多自由黨政府這下惹翻了北京,北京隨即發動報復,逮捕一名加拿大前外交官,一名奔走在中朝之間,與金正恩關係特殊的顧問,隨後又把一名涉嫌販毒不服判決的加拿大公民迅即改判死刑,加拿大終於深刻地領會了北京如何運用司法的名義報復的迅捷和狠毒。然而,北京稱做這些事與孟晚舟案無關。於此同時,北京加大了營救孟晚舟的力度,除了中國外交部的喋喋不休,據指這件事讓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本人憤怒。一個民營企業家能動用舉國資源營救,顯然非同小可。眾所周知,北京政權從來沒有對之前在外面“犯事”的一些中國官員費過如此大的氣力。

北京一開始認準了罪魁是加拿大,儘管加拿大不能不對美國依照法律提出的要求置之不理,中方想敲山震虎,對“美加之盟”相對軟弱的一環開刀。問題是,孟晚舟已經被拘捕,只能按法律程序走,先是在溫哥華一家法院審理保釋,最後以千萬加元獲准,算是孟晚舟一方一個小小的勝利,可以回到自己在溫哥華溫馨的私家樓房“靜候消息”。孟晚舟在獲保釋當晚,激動地發出了“感謝祖國”的信息。在此前後,中方開始了行動,先後逮捕兩名加拿大人,新年過後,更對一名不服上訴的加拿大人不顧通常“上訴不加刑”原則改判死刑,有人評論“好像以此把對加拿大的仇恨傾瀉了出去。”但是,加拿大方面仍然不完全明白,希望中方遵循法律,讓被拘捕的加拿大人得到應有的公平待遇,當然,第三名加拿大人被中方迅即改判死刑後,引發國際社會大嘩,讓中方的法律外衣裸體掉地。加拿大方面隨後也逐漸提高了語調。

但是,一個長久生活在法治社會環境下的人很難完全理解孟晚舟案引發的中方的報復行動。加拿大的溫和表現,被指為柿子挑軟的捏。其實加拿大方面不一定這樣看。

問題在於中方的做法於事無補,法律程序不啟動則罷,一旦啟動,則循着自己的路徑走完,在有人猜疑美國因政壇紛爭可能不會及時發出引渡孟晚舟令的時候,美國司法部表態,將按照預定程式向加拿大提出引渡孟晚舟請求。就這麼平常的一句話,引發了又一場風暴,中方已不專打加拿大,更把矛頭指向美國,好像以此期望把這一法律進程斷然剎住。這幾日,中國外交部針對美加的抨擊越來越多,但越來越給外界留下中共全力干預的感覺,連趙紫陽時代與中國關係不錯的金融界兼慈善家索羅斯都說出專制政權兼備大數據之力,是一個恐怖的政權,他直指習近平是自由社會最危險的敵人,他呼籲華為等非常危險,自由世界應保持十足的警惕。

麥家廉獻計

北京在孟晚舟事件以來的的種種做法,更讓外界感覺美國指責華為的做法絕非空穴來風。在這時候,加拿大駐華大使麥家廉發言了。說他天真可能過分,說他不懂外交語言也很過分,他明明是大使閣下。但是,23日,他對一群中國記者表示,孟晚舟有足夠的理由對抗美國的引渡,其一,特朗普涉嫌政治干預,這裡指的是特朗普曾在回答路透社提問時暗示在中美貿易戰談判時會考慮到孟晚舟案的因素;其二,此案涉及治外法權;其三,美國的對伊制裁法並不適用加拿大,因加拿大至今還在履行『伊核協約』。麥家廉的話在加拿大政壇掀起風暴,被指為孟晚舟支招,反對黨領袖當即要求開除,但特魯多總理認為無論如何都無助於被中方扣押或者判處死刑的三名加拿大人的命運。

麥家廉次日意識到失言,公開發表聲明,稱自己在孟晚舟引渡案一事上說了錯話。並保證自己“這些話並沒有忠誠地反映出我在這一問題上的真實立場。正如政府明確指出,這一事件沒有發生任何政治干預。”麥家廉繼續寫道:“作為大使,我沒有任何評估論據的作用,更不能對引渡程序發表意見。”他還表示:“加拿大政府的首要任務,也是我的首要任務,就是確保兩名在中國被任意拘留的加拿大人獲釋,並確保我們所有公民的權利得到保護。

然而不知是什麼神秘的力量發生了作用,據『溫哥華星報』,這位大使星期五在一場慈善晚餐之後對媒體說了一句,“如果美國放棄引渡孟晚舟,將對加拿大是一件好事”。他還補充一句:北京和華盛頓在孟晚舟案達成的所有協議都應包括這樣的內容:釋放兩名自孟晚舟被拘捕以來的兩名加拿大人。

這句話出口後,特魯多總理要求他辭職,他隨後遞交了辭呈。麥家廉多次在加拿大內閣擔任部長,特魯多在其辭職後發表聲明讚揚其多年來“為加拿大人提供了卓越服務”,“他擔任移民和公民事務部長是,接受了三萬九千五百多名敘利亞難民,至今仍激勵着加拿大人”。

麥家廉原定周六啟程返回北京任所,但是麥家廉的相關表達已到了很難被理解的地步。他是在為中國說情嗎,他在為加拿大解套嗎?總之,大使閣下走到了盡頭。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