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8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00點至7:00點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7/08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7/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8月17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海航前董事長王健死於意外還是謀殺?

media 海航董事長王健2013年4月28日在海航集團成立20周年大會上。 路透社

海航集團前董事長王健死於意外還是謀殺?這是法國《解放報》多名記者聯合調查希望回答的問題。2018年7月3日,當時還是海航集團董事長的王健在法國東南部普羅旺斯省參觀博尼耶小城一座教堂時,從高出地面8米的一處圍牆墜落,不治身亡。事發之後,法國警方做出了意外墜落死亡的結論,但中國社交媒體上則熱炒各種他殺的可能。《解放報》這篇報道長達三頁。四名記者在梳理各種猜測、法國警方調以及其他私人調查的同時,親自多方走訪相關證人,從王健此行抵達法國後的詳細日程與表現,到事發之後的各方證詞與反應,試圖釐清王健離奇死亡的真正原因。

報道指出,事發之後,除社交媒體上各種猜測之外,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前任顧問班農與流亡美國的中國富豪郭文貴於2018年11月,宣布集資1億美元,調查中國政府的司法濫權行為。在班農看來,毫無疑問,王健之死背後,是北京操縱的一起政治謀殺。他們派出的私人偵探多次前往出事地點,據說是發現了很多不正常的之處,足以質疑法國司法當局的意外死亡的結論。至於殺人動機,郭文貴認為,王健對海航集團與中國政府,尤其是與副主席王岐山之間千絲萬縷的聯繫知道得太多。

那麼,王健之死,到底是政治謀殺,還是意外死亡呢?《解放報》調查之後,認為,政治謀殺之說應當排除,但意外死亡之說可能性也非常小,更何況多名與此案相關人士也都排除了這種可能。

從這篇報道的梳理來看,王健在事發前一天抵達法國,看上去十分疲憊。他此行與以往不同,目的就是休息。他的法國朋友為他安排了影展、歌劇、話劇等各種娛樂節目。當晚在下榻酒店用餐時,餐廳服務負責人Geoffrey注意到他看上去非常疲憊,也很少說話,沒有吃甜點就返回客房了。次日清晨,王健狀況似有好轉,顯得比較平靜。王健與兩名助手早餐時,曾向餐廳服務負責人Geoffrey詢問酒店游泳池的深度。王健一行人隨後前往那座建於12世紀的著名教堂。

他們抵達時,村裡一名55歲的養路工Jacky 正在與教堂比鄰的花園裡維護草坪,就在教堂圍牆邊上。他講述當時的情景時表示,四名中國人穿過花園,一直走到距離圍牆大約7米處的一棵松樹前。突然間,其中一人跑起來。跑道牆邊時,他用手撐着上了圍牆,在圍牆上站起來,大約三、四秒後,他跳了下去。Jacky 明確表示,他當時看到的不是一個人失去平衡,意外墜落。對他來說,此人是在自殺。王健的兩名助手後來向警方表示,王健當時想衝上圍牆去照相。

Jacky當天曾兩次向警方陳述他所看到的。但隨後他就不再接受任何媒體的採訪,也沒有接受與郭文貴派來的偵探交談。《解放報》報道指出,他之所以這次打破沉默,是他不理解警方為何得出了意外墜落的結論,而他明確看到的是一名決心要跳下去的男子。除Jacky 之外,報道指出,當時在場的翻譯滿臉驚慌地跑回村裡一間酒吧求援的時候,用英文說的也是“有人跳下去”。酒吧服務員表示,他當時腦子裡的反應就是此人有意跳下去了。他向警方報警時,因此告訴他們是在教堂的觀景台一側,因為那裡地勢更高。

警方和救援人員抵達時,王健頭部和手臂上滿是兩名助手為他插上的針灸。警方調查人員表示,王健墜落時是雙腳着地,以致其下身插入了腹腔,引發嚴重內出血。屍檢結果也表明,死者身上的傷處顯示他更像是垂直墜落。

在法國警方看來,在排除有人推他墜落的可能性之後,他是自殺還是意外墜落已經不重要。

王健在事發當天清晨曾詢問下榻酒店游泳池的深度讓人感到有些困惑。一名法醫向《解放報》記者表示,自殺者事前往往會考慮各種可能性。

王健的兩名助手後來均向警方表示,王健當時想爬上1.2米高矮牆去拍照,因為失去平衡而跌落。《解放報》記者認為這種說法站不住腳,因為,矮牆旁邊就有不少石塊,他可以輕易藉此登高,完全不需要助跑攀登,除非是出於絕望的衝動,他想擺脫隨行者的注意。

《解放報》這篇調查的結論因此認為,王健之死,既不是政治謀殺,也不是意外事故,而是自殺。而且這也不是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國首次有跨國集團老闆離奇失蹤的事例。一名非常了解海航集團的人士向《解放報》記者表示,自殺的可能性是可信的。習近平為收回對那些快速國際化、也就是西化了的大型企業的控制,不擇手段。對海航如此,對許多其他集團也是如此。他表示,海航此前實現多起大筆海外併購行動,政府開始叫停,讓王健明白,必須到此為止。以後的事情可以任由想象。大家都知道北京能夠施加非常強大的壓力。

王健死後兩天,他在海航集團持有的15%的股份被轉入海航集團的主要股東:海航慈航基金會。

《解放報》還發表一篇分析文章,從中國近年來頻繁發生的跨國公司老闆離奇失蹤事件入手,分析中國政治與經濟不分家的現實,以及這些企業老闆面對的壓力。智庫Cercle Cyclope 的專家Jean-Joseph Boillot 向《解放報》表示,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54歲就宣布辭職,他一直都受到黨的控制。他們可以進入他的所有電腦。他寧願放棄與政權的較量。因為在商業圈,暴力、報復、施壓至自殺或謀殺等,一切都有可能發生。報道認為,海航集團是中國這種體制的一個重要典型。王健本人遊走於世界各地,家人都在美國定居,他擺脫了黨的控制。集團債務高達800億歐元,相當於其營業額的250%,沒有人看得清他能否還債。他成了政府的目標。屍骨未寒,拆借其王國的行動就已經加快了步伐。

不過,《解放報》這份調查報告發表的當天,參與王健死亡案件調查的憲兵隊和檢察院就發表聲明,重申王健之死是意外事故。憲兵隊負責調查的中校Hubert Mériaux強調,沒有什麼線索可以支持自殺的結論。相關調查是按照犯罪調查進行,但沒有發現有他人參與,因此排除他殺的可能。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