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4月19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4月19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8/04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8/04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4月18日法廣第二次播音-北京時間19-2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美中“史上最大貿易談判”協議未見 大豆先行

作者
美中“史上最大貿易談判”協議未見 大豆先行
 
1月31日美中高層經貿磋商資料圖片 路透社圖片

為期兩天的美中兩國高層貿易談判在周四暫告段落。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當天下午於白宮的橢圓形辦公室迎接並會晤了,由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牽頭人、中國國家副總理劉鶴領銜的中方談判團隊。面對眾多記者和閃光燈的包圍,作為“地主”的特朗普再次表達了他對能與中國達成貿易協議的樂觀態度。

特朗普也同時強調,由於美中作為全球第一和第二大經濟體間正在進行的貿易談判,涉及到“史上最大的貿易談判,甚至是史上最大的協議”,因此他提出“有些觀點我們不同意,但我們會達成一致。”作為中方代表,劉鶴則不但向特朗普當面提出希望他能在本月稍後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再次會面,他還表示,中方將在當天起購買大量的美國大豆以示誠意。可以說,特朗普政府對劉鶴一行的到來給予了高度重視。特別是在當天這場給媒體呈現的非正式記者會上,不但美方將這一地點選在了象徵著美國政府最高權利,及最具象徵意義的橢圓形辦公室,而從當天在場的美方高官來看也是關鍵人物頻頻出席。作為貿易戰的發起人,特朗普的在場自不用說,在他身後則同時由副總統彭斯和國務卿蓬佩奧坐鎮。而在這張又名“堅毅桌”、象徵著英美友誼的歷史紀念物前,作為白宮主人的特朗普左手和右手邊則分別給予美中談判團成員座位。在他的左手邊,有被認為是對華強硬派的貿易談判代表萊特希澤、總統貿易顧問納瓦羅,同時也有着同為華爾街出身的商務部長羅斯和財政部長姆怒欽。而在特朗普的右手邊則是由胸前佩戴國徽的中方代表劉鶴、央行行長易綱等出席。

根據白宮新聞辦公室在會後公布的聲明,美方指出,中美兩國高層在會談期間就 (1)美國公司被迫向中國轉讓技術的做法;(2)在中國境內加強知識產權保護和執行的需要;(3)美國公司在中國所面臨的大量關稅和非關稅壁壘;(4)中國對美國商業財產進行的網絡盜竊所造成的傷害;(5)扭曲市場的力量,包括補貼和國有企業,如何可能導致產能過剩;(6)取消限制美國向中國銷售製造業、服務業和農業產品的市場壁壘和關稅的需要;(7)貨幣在美中貿易關係中所起的作用,這七大方面進行了商議。聲明稱,雙方還討論了減少美國對中國的數額巨大,且不斷增長的貿易逆差的需要。而中國則從購買美國的農產品、製造業商品等問題上對美方的要求做出回應。同樣就雙方的談判內容,中國官媒央視在周五的報道中指出,雙方在這次磋商中討論了貿易平衡、技術轉讓、知識產權權保護、非關稅壁壘、服務業、農業、實施機制以及“中方關切問題”。報道稱,中方將積極回應美方關切的創造公平競爭市場議題;雙方並已針對有助落實協商決議的雙向實施機制的框架和基本要點達成共識原則。

央視報道還表示,雙方高度重視知識權保護和技術轉讓問題,同意進一步加強合作。與此同時,雙方還明確了下一步磋商的時間表和路線圖。此外,新華社的通告則提到,“中方將有力度地擴大自美農產品、能源產品、工業製成品、服務產品進口,滿足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和人民美好生活需要”。事實上,在劉鶴到訪華盛頓前就有包括路透社在內的媒體報道,中方在先前的談判中曾向美方提出將以在未來6年內,購買一萬億美元美國商品的計畫,來達成在2024年之前將美中貿易逆差降至為零的目標。而在當天的記者會上,劉鶴還特意當面向特朗普承諾,中國將從當天起立即購買500萬噸美國大豆。由於受到聲音嘈雜等環境影響,特朗普則聽成了中方同意將從美國每天購買500萬噸大豆,錯知這一喜訊的他也興奮地向面前的媒體重複,“這是會令美國農民高興的,巨額金額的出口量”。面對這一理解的差錯,好事的記者們隨後紛紛指出,美國每年出口的大豆總量約為5620萬噸(其中3286萬噸出口到了中國),約佔全球出口總量的36.73%。

如果中國真的一天進口500萬噸美國大豆,這樣一來就算把全美國豆農,甚至是全世界的豆農產量都加起來,也不會成真。面對這一明顯的錯誤,白宮也在會後數小時內做出更正,強調是從“即日起,而並非每天”。在當天會中,萊特希澤還當著中方代表團和特朗普及媒體的面多次強調,美方除了看重與中方在上述談判內容中能取得實質性進展外,同時還強調這些內容能被履行的重要性。萊特希澤說,“雙方都同意如果得不到實現,就算美中達成協議也毫無價值”。就這一中方屢受美方詬病的執行問題,劉鶴訪美後中國又採取了哪些行動呢?單就購買大豆來看,據路透社周五獨家消息,在劉鶴結束訪美後,中國企業在周五一天就購買了至少超過100萬噸的美國大豆。一名消息人士更是將中方此次購買美方大豆的總數定在220萬噸。值得一提的是,中國當局曾在去年對包括大豆在內的多種美國農產品,採取了徵收25%關稅的貿易反制措施。不過報道顯示,由於中方此次出面採購美國大豆的是國有企業,被購大豆將用於國家儲存,因此將不會受到己方關稅制裁的影響。

但對於兩國經貿摩擦之間,美方始終強調也是分析人士嚴重雙方最難達成共識的結構性改革問題,特朗普也直言稱,雖然中國在保護知識產權和技術方面有了進展,但這不意味着雙方已經達成協議。他說,兩國將繼續會談。他在當天會前曾通過推特強調,“如果我們不為(美國)農民和製造商打開(中國)市場,如果沒有這樣的進一步開放,協議將是不可接受的!”對此,萊特希澤也在會上表示,“如果我們要達成協議,還有很多工作要做,但我們取得了實質性進展”。另就備受媒體關心的雙方談判大限是否將得到推遲的問題,特朗普回應稱,他認為沒有必要將3月1日談判大限延長,還說在雙方談判團隊的繼續接觸下,或將很快會與習近平見面,屆時一切分歧將化為共識。針對雙方的談判進展,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在周五接受彭博社採訪時稱,美中貿易談判有“良好的氛圍”,但就敲定一項緩解兩國貿易戰的協議,他認為還有很多工作要做。庫德洛具體說道,“星期三和星期四的會談總的來說有一種良好的氛圍”(“good vibe”)。但他也直言,“我們還沒有準備好把事情寫在紙上,坦率地說,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很多艱苦的工作仍擺在面前-但儘管如此,在談及中國人此前不願意討論的具體問題方面,我們的確開拓了一些新領域。”

有消息顯示,在未來“特習會”再次舉行被敲定前,萊特希澤和姆努欽將於2月中旬赴華磋商。對於這一消息,中國外交部並未在周五的記者會上做出肯定性回應。但在會談當中特朗普和萊特希澤確有提到,剛過去的中美高層貿易磋商在關稅和非關稅壁壘問題上均取得了實質性進展。針對目前美方最為關注的問題,庫德洛則介紹稱,任何協議都要包括“明確的”方式確保協議能夠得到執行。他還重申,如果不能達成協議,特朗普政府將在3月1日如期上調對中國商品的關稅。雖然庫德洛本人並未出現在周四與劉鶴等中方代表共同出鏡的美方高層當中,但他的發言也繼續保持了特朗普政府在對華貿易談判上“話不說絕”的態度。針對庫德洛再次重申的執行問題,路透社曾在上月援引消息人士透露稱,美方正在尋求讓中方接受其希望定期審查,中國在履行貿易改革承諾所取得進展的機制,並以此作為雙方達成貿易協議的條件。報道稱,美方同時還提出,如果美國認為中國違反了協議,將保留再次採取對華關稅措施選項。

  • 修復巴黎聖母院 現代派與復古派激辯

    修復巴黎聖母院 現代派與復古派激辯

    巴黎聖母院遭火劫,尖塔坍塌,法國總統馬克龍誓言五年內重建,捐款雪球般滾滾而來,但是,圍繞着恢復原狀還是融進二十一世紀的新技術新概念,在“復古派”和“現代派”之間展開一場激烈爭議。所有的焦點目前集中在如何修復完全燒毀的尖塔上面。

  • 五年重建巴黎聖母院法國行嗎

    五年重建巴黎聖母院法國行嗎

    巴黎聖母院遭火劫引起世人痛心,尖塔坍塌化為灰燼,大半個教堂屋頂燒毀,不幸中的萬幸,主體結構完好,尖塔上的銅公雞也已找到,而且,雙鐘樓健在,大玫瑰窗無損,耶穌荊冠等珍寶俱在。法國已向全球建築師徵求尖塔設計。法國總統馬克龍莊嚴表示,不負世人期望,五年內重建聖母院。但馬克龍為此也面臨因為求快可能冒着使聖母院失去原有外觀的批評。

  • 鮑彤談六四(三):李鵬非法將我排除在外的4-24政治局常委會

    鮑彤談六四(三):李鵬非法將我排除在外的4-24政治局常委會

    聽眾朋友,在前兩次節目中,鮑彤先生為我們復盤30年前胡耀邦逝世後兩次學生上街的情況。據李鵬日記的記載:在1989年4月23日趙紫陽出訪朝鮮後,鄧小平與當時代理主持中央工作的李鵬和軍委負責人楊尚昆可能有一次“密商”,並召開一次政治局常委會,但卻將時任政治局常委“政治秘書”的鮑彤非法排除在外,該會成立“中央制止動亂小組”,之後出台的人民日報“4,26”社論,將學生運動定性為“動亂”,被激怒的學生則第二次上街遊行抗議。

  • 鮑彤談六四(二):四二六社論激怒學生再次上街

    鮑彤談六四(二):四二六社論激怒學生再次上街

    1989年4月15日,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逝世,胡耀邦逝世引發大學生自發悼念並成為“六四”天安門慘案的導火索。但這中間50天時間中,中共高層發生了什麼?誰是“六四”鎮壓的決策人?學生運動是否過激而遭致鎮壓?我們今天繼續播出對鮑彤先生的採訪:

  • 鮑彤談六四(一):學生為何兩次上街?

    鮑彤談六四(一):學生為何兩次上街?

    今天2019年4月15日是曾擔任中共總書記的胡耀邦逝世30周年,胡耀邦逝世當時震動了中國民眾,引發大學生的自發悼念活動,也成為之後“六四”天安門慘案的導火索。以鄧小平為幕後指揮的“六四”鎮壓,徹底斷送了中國上世紀80年代思想解放的社會氛圍和政治體制改革的最初嘗試,並以非正常方式將反對暴力鎮壓的時任中共總書記趙紫陽排除出局,逮捕了學生民主運動領袖。

  • 聲援許章潤教授:海內外聯手後浪推前浪

    聲援許章潤教授:海內外聯手後浪推前浪

    中國知名法學家、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敢在習近平定於一尊之時公開發文批評,而遭校方打擊報復停職處罰。這之後,海內外學者聯手掀起的一波波聲援許教授的浪潮,可說是後浪推前浪。

  • “一帶一路”論壇前國際質疑挑戰不斷

    “一帶一路”論壇前國際質疑挑戰不斷

    本月底將在北京舉辦的一帶一路論壇仍然面對國際質疑和挑戰,有的國家如馬來西亞警惕中國的債務陷阱外交而不斷砍價,有的國家如蘇丹因獨裁統治被推翻而使原定項目出現潛在風險。而美國政府已經宣布將不會派代表團出席4月25日到27日在北京舉行的一帶一路峰會。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