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4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4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9/04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9/04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4月19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查韋斯幽靈揮之不去 特朗普談美國出兵委內瑞拉

作者
查韋斯幽靈揮之不去 特朗普談美國出兵委內瑞拉
 
委內瑞拉已故總統查韋斯肖像與繼任者馬杜羅資料圖片 路透社圖片

連日來備受國際輿論關注,作為石油出口國組織(OPEC)成員國的委內瑞拉目前所經歷的,“一國兩總統”治下的政治緊張期,在周日又再次受到了外力的影響。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當天由哥倫比亞廣播公司播出的一檔,面向全美民眾在超級碗收視黃金期播出的專訪節目中再次談及,雖然他並不願意提到美國對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政權動武的可能性,但他重申這“確實是一個選項”。特朗普並透露稱,事實上馬杜羅曾在幾個月前就向他提出過會面邀請,但遭到了他的拒絕。此外,他還指出委內瑞拉曾是南美北部最富有的國家,但在馬杜羅治下的該國現在那裡只有貧困、痛苦和犯罪。

作為全球已知石油儲存量最大的國家,以及當今世界上最大的原油出口國之一,委內瑞拉的經濟發展在新世紀以來,可謂經歷了前十餘年驚人的增長,以及在近年來隨着國際油價的極度下跌,石油經濟占國家收入比例的巨幅膨脹,及龐大且無可持續性的社會福利模式崩盤而遭受重創。顯然,委內瑞拉今天國內經濟局勢動蕩的現狀,離不開其已故前總統、拉美極左翼領導人代表之一的查韋斯(Hugo Chávez)在當政時的政策方向選擇。他在1999年2月2日至2013年3月5日期間,直到他去世時被選上四任委內瑞拉總統,是一名著名的與卡斯特羅時代古巴相好的拉美“反美旗幟”。也正是在他的任期內,委內瑞拉的人均GDP從1999年的4077美元,一度漲至2013年的13545美元。受到人口基數巨大等因素影響,身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人均GDP在2014年,曾達到目前最高的10840美元。顯然,委內瑞拉的經濟和民眾收入水平在查韋斯的總統任期內有所提高。但他在領導國家經濟快速增長的同時,也看到了通過集中政府權力和利用石油產業,作為相對不需太多努力就能立刻獲得經濟回報的發展模式,能給他在政治上所帶來的其他國際領導人可望而不可即的政治優勢。

正因如此,以拉美左派先驅標榜的查韋斯在任內明確把社會主義定為,本國的發展道路。他並提出構建“21世紀社會主義”的治國理念。他提出,“21世紀社會主義”的本質屬性應是,將國家主權、社會正義、公平分配和真正民主;把經濟社會化,建立新的生產模式,使勞動高於資本;強調社會所有制,創造新的生產關係,使生產滿足所有人的需求。在這一極左的民粹主義模式下,查韋斯政府確實通過巨額石油收入,並向該國國內的窮困和普通民眾,提供了大規模的社會開支和服務保障。有統計顯示在他的任期內,委內瑞拉政府在社會開支投入了大約4000億美金。而該國在2014年GDP登頂時,也只是全年GDP超過4824億美金,可想這一政府社會開支數字的額度之大。儘管很多委內瑞拉民眾在政府開支的幫助下比過去更為富有,他們對政府的依賴程度也隨之加大。與此同時,委內瑞拉當局對石油經濟的依賴程度同樣也在逐年攀升。以查韋斯死後不久的2014年委內瑞拉經濟統計數據為例,該國對外貿易在當年佔全年GDP的48.1%,而其對外出口則佔GDP的16.7%,其中超過95%的都是石油產品出口。

這樣的發展模式無論是從經濟、社會還是政治層面都是極具危險性的,猶如手持定時炸彈。正如老話說“不要把所有的雞蛋都放在一個籃子里”,當查韋斯的副總統,現任官方總統馬杜羅繼任後,與前者相比又嚴重缺乏個人魅力的他,僅能在查韋斯死去不久後以類似“先知託夢”的方式,並稱查韋斯曾在夢中化成鳥來祝賀他勝選,從而來提升自己的政治合法性。在上任一年多後,馬杜羅卻迎來了2014年下半年國際油價的暴跌。當年最後一天,紐約商品交易所將原油期貨價格記錄於每桶53.27美元,而在2008年,國際原油每桶價格曾高達147美元。經濟的嚴重衰退和通貨膨脹的急速惡化也引起了委內瑞拉普通民眾的不滿和傷痛。根據聯合國在今年一月發布的數據顯示,迄今已有超過300萬委內瑞拉人(約佔其總人口的十分之一)逃往其他國家,這是拉丁美洲近代史上最大的人口流動。與此同時,為了確保對政府權力的控制,馬杜羅在2017年甚至不惜以修憲和自立國會的方式,來確保自己的權利不受動蕩局勢影響。2017年春天,委內瑞拉首都加拉加斯有上百名抗議者在與效忠馬杜羅的軍警對抗中被打死。

儘管這場街頭運動在稍後得以緩解,馬杜羅也在備受爭議的2018年總統選舉中宣布勝選,但引起該國國內動蕩的經濟、政治和社會因素並未得到解決。這也給予了作為反對派領袖,以及由反對派控制的國會議長鬍安•瓜伊多(Juan Guaido)在今年1月23日公開宣誓成為委內瑞拉臨時總統,與馬杜羅政府分庭抗議的歷史機遇和民意支持可能。瓜伊多的臨時總統頭銜目前已得到美國和歐盟立法機構,歐洲議會的支持。而在西方國家中包括法國、德國、英國等大國,都在近日要求馬杜羅宣布提前選舉,否則將承認瓜伊多的合法地位。此外,在近年來飽受委內瑞拉難民潮影響的南美洲巴西、哥倫比亞、巴拉圭、阿根廷、智利、秘魯等國都已在馬杜羅和瓜伊多之間選擇占隊,紛紛承認後者的合法地位。

綜合各方報答來看,目前對瓜伊多臨時總統地位持有反對態度,或尚不明確的國際勢力僅為俄羅斯、中國和歐盟執行機構歐盟委員會。而在他們其中,瓜伊多已向北京表示他的政府願意履行所有該國與中方簽署的協議承諾,並願意與中國官員儘快進行接觸。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也在上周五的講話中作出了,“我們也願同各方相向而行,勸和促談,共同努力,為委內瑞拉問題的妥善解決創造有利的條件”的模糊表態。另在歐盟委員會方面,歐盟外交事務負責人莫蓋里尼(Federica Mogherini)則於近日提出了,歐盟將主導一個國際聯絡小組,以試圖調解委內瑞拉緊張局勢的方案。俄羅斯方面,儘管克林姆林宮堅決否認已對該國出兵,但1月底已有包括來自路透社的消息稱,一些俄籍武裝人士已經或正在進入加拉加斯。當特朗普於周日再次談及美國出兵委內瑞拉的可能,俄外交部拉美司司長亞歷山大•謝季寧(Alexander Shchetinin)則立刻回應稱,“國際社會的目標應是幫助委內瑞拉,而不是在超出其邊境的情況下,以破壞性的方式介入局勢。”

值得一提的是,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博爾頓記事本上,“向哥倫比亞派遣5000士兵”的字樣在近期的一次記者發布會上被記者現場拍到,更是引發外界對於美國軍事干預委內瑞拉局勢的猜想。

  • 聖母院火劫之後馬克龍對黃背心的回答

    聖母院火劫之後馬克龍對黃背心的回答

    法國總統馬克龍原準備好星期一發表電視講話,對歷時三個月的大辯論以及對黃背心危機作出一個回答,巴黎聖母院同日遭遇火劫,迫使法國政壇短暫休戰。悲劇之後,法國開始思考如何重建聖母院,法國政治重回以往軌道。現在是馬克龍表態的時刻了。

  • 修復巴黎聖母院 現代派與復古派激辯

    修復巴黎聖母院 現代派與復古派激辯

    巴黎聖母院遭火劫,尖塔坍塌,法國總統馬克龍誓言五年內重建,捐款雪球般滾滾而來,但是,圍繞着恢復原狀還是融進二十一世紀的新技術新概念,在“復古派”和“現代派”之間展開一場激烈爭議。所有的焦點目前集中在如何修復完全燒毀的尖塔上面。

  • 五年重建巴黎聖母院法國行嗎

    五年重建巴黎聖母院法國行嗎

    巴黎聖母院遭火劫引起世人痛心,尖塔坍塌化為灰燼,大半個教堂屋頂燒毀,不幸中的萬幸,主體結構完好,尖塔上的銅公雞也已找到,而且,雙鐘樓健在,大玫瑰窗無損,耶穌荊冠等珍寶俱在。法國已向全球建築師徵求尖塔設計。法國總統馬克龍莊嚴表示,不負世人期望,五年內重建聖母院。但馬克龍為此也面臨因為求快可能冒着使聖母院失去原有外觀的批評。

  • 鮑彤談六四(三):李鵬非法將我排除在外的4-24政治局常委會

    鮑彤談六四(三):李鵬非法將我排除在外的4-24政治局常委會

    聽眾朋友,在前兩次節目中,鮑彤先生為我們復盤30年前胡耀邦逝世後兩次學生上街的情況。據李鵬日記的記載:在1989年4月23日趙紫陽出訪朝鮮後,鄧小平與當時代理主持中央工作的李鵬和軍委負責人楊尚昆可能有一次“密商”,並召開一次政治局常委會,但卻將時任政治局常委“政治秘書”的鮑彤非法排除在外,該會成立“中央制止動亂小組”,之後出台的人民日報“4,26”社論,將學生運動定性為“動亂”,被激怒的學生則第二次上街遊行抗議。

  • 鮑彤談六四(二):四二六社論激怒學生再次上街

    鮑彤談六四(二):四二六社論激怒學生再次上街

    1989年4月15日,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逝世,胡耀邦逝世引發大學生自發悼念並成為“六四”天安門慘案的導火索。但這中間50天時間中,中共高層發生了什麼?誰是“六四”鎮壓的決策人?學生運動是否過激而遭致鎮壓?我們今天繼續播出對鮑彤先生的採訪:

  • 鮑彤談六四(一):學生為何兩次上街?

    鮑彤談六四(一):學生為何兩次上街?

    今天2019年4月15日是曾擔任中共總書記的胡耀邦逝世30周年,胡耀邦逝世當時震動了中國民眾,引發大學生的自發悼念活動,也成為之後“六四”天安門慘案的導火索。以鄧小平為幕後指揮的“六四”鎮壓,徹底斷送了中國上世紀80年代思想解放的社會氛圍和政治體制改革的最初嘗試,並以非正常方式將反對暴力鎮壓的時任中共總書記趙紫陽排除出局,逮捕了學生民主運動領袖。

  • 聲援許章潤教授:海內外聯手後浪推前浪

    聲援許章潤教授:海內外聯手後浪推前浪

    中國知名法學家、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敢在習近平定於一尊之時公開發文批評,而遭校方打擊報復停職處罰。這之後,海內外學者聯手掀起的一波波聲援許教授的浪潮,可說是後浪推前浪。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